畅 谈 华 文 文 学
高 行 健: 没 有 主 义 一 身 轻 松

据 台 湾 消 息 , 抵 台 第 三 天, 高 行 健 于 2 月 3 日 下 午 开 始 以 驻 市 作 家 身 分, 在 台 北 市 政 府 大 礼 堂 发 表 第 一 场 公 开 演 讲, 讲 题 是 "华 文 文 学 的 前 景"。 可 容 纳 九 百 人 的 大 礼 堂, 座 无 虚 席, 来 自 各 地、 各 种 年 龄 层 的 读 者 都 仔 细 聆 听, 踊 跃 提 问, 演 讲 结 束 后, 全 场 听 众 起 立 鼓 掌, 给 予 这 位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桂 冠 得 主 热 烈 的 喝 采。

对 于 演 讲 主 题 "华 文 文 学 的 前 景", 高 行 健 首 先 谦 称 "这 是 一 个 理 论 家 的 题 目", 他 来 谈 并 不 很 合 适; 不 过 他 也 观 察 到, 包 括 台 湾、 香 港 及 海 外 移 民 等 华 人 写 作 风 潮 已 经 遍 及 全 球, 华 文 写 作 已 如 同 英 语 文 学 一 般, "成 为 普 遍 的 国 际 文 学 现 象", 他 说, 这 个 有 趣 的 现 象, 其 实 值 得 讨 论。

高 行 健 说, 回 顾 廿 世 纪 的 华 文 文 学 史, 或 许 可 看 成 一 段 革 命 文 学 或 文 学 革 命 的 "革 命 史", 例 如 为 中 国 新 文 学 开 路 的 五 四 运 动, 它 重 要 的 特 点 就 是 以 文 学 改 造 社 会, 有 强 烈 的 使 命 感, 从 而 扫 荡 了 中 国 的 古 文 学; 但 他 看 来, 当 今 廿 世 纪 的 华 文 文 学 作 品, 还 有 可 看 性 的 恰 是 "不 那 么 革 命 的 作 品", 他 说, "文 学 成 就 和 革 命 恐 怕 没 有 什 么 联 系"。

回 顾 廿 世 纪 的 文 学, 高 行 健 提 出 "革 命 文 学 的 终 结", "尼 采 的 终 结" 以 及 "回 到 个 人" 这 几 个 特 点。 他 说, 这 几 点 体 悟 也 是 得 自 于 他 自 己 的 创 作 经 验。 高 行 健 说, 过 去 一 世 纪 以 来, 中 国 大 陆 高 举 著 历 史 辩 证 法 的 意 识 形 态, 对 一 切 抱 持 否 定、 扫 荡 一 切 的 态 度, 但 是 否 定 的 否 定 不 一 定 是 正 面 的 结 果, 扫 荡 过 后 也 可 剩 下 虚 无, 反 而 是 "导 致 文 学 毁 灭 的 路"。 而 包 括 现 代 性、 现 代 主 义 乃 至 后 现 代 主 义 等 "时 髦 的 原 则", 力 图 颠 覆 一 切, 但 往 往 是 "为 新 而 新", 最 终 却 被 商 品 化 市 场 容 纳, 变 成 空 洞、 僵 死 的 原 则, 对 社 会 的 挑 战 意 义 也 不 存 在 了。

廿 世 纪 初, 尼 采 宣 告 "上 帝 已 死", 对 现 代 文 学 产 生 深 远 的 影 响。 高 行 健 说, 尼 采 是 一 个 有 病 的 "疯 子 思 想 家", 他 的 哲 学 基 础 就 是 一 种 自 恋 的 极 端 膨 胀, 这 种 极 端 自 恋 的 尼 采 哲 学、 超 人 哲 学 或 许 是 社 会 革 命 家 的 哲 学, 但 对 一 个 清 醒 的 艺 术 家 而 言, 不 一 定 是 深 刻 的 哲 学。

高 行 健 接 著 谈 到 所 谓 的 "第 三 世 界" 文 学, 以 及 随 之 兴 起 的 "是 民 族 就 好" 的 观 念。 他 强 调, "民 族 性 的 认 同" 是 个 虚 假 的 命 题, 艺 术 家 追 求 民 族 的 认 同, 往 往 会 抹 杀 或 消 蚀 艺 术 家 个 人 的 创 作 特 性, 因 此 "民 族 性 对 艺 术 家 恰 恰 是 一 个 陷 阱, 也 是 个 政 治 陷 阱"。 高 行 健 说, "回 到 人 性" 才 是 最 重 要 的。

高 行 健 谈 完 上 述 见 解 后, 简 单 地 说: "华 文 文 学 的 前 景, 我 没 有 答 案。" 但 他 建 议, 最 好 是 丢 掉 种 种 的 意 识 形 态, 也 不 必 建 构 新 的 意 识 形 态, 他 笑 著 说 "没 有 主 义, 一 身 轻 松", 倒 是 较 好 的 出 发 点。
返 回“高 行 健 专 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