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 延 龄 行 医: 寻 求 医 学 人 文 合 一
据 新 加 坡 消 息, 新 加 坡 国 家 心 脏 中 心 总 监 林 延 龄 教 授 说, 他 希 望 自 己 能 做 到 "中 西 医、 东 西 看"。 而 林 教 授 这 一 生, 不 只 站 在 中 西 医、 东 西 方 之 间, 也 穿 越 了 科 学 与 艺 术 的 无 形 分 界、 横 渡 国 与 国 的 有 形 边 境。

林 延 龄 教 授 在 国 家 心 脏 中 心 的 办 公 室 里, 挂 了 一 幅 他 自 己 的 摄 影 作 品 《树 上 八 哥》, 落 日 余 晖, 孤 鸟 停 歇 在 枯 枝 上。 意 境 很 美 的 一 张 图 片, 在 墙 上 却 是 倒 挂 着 的。与 枯 树 倒 图 交 相 辉 映 的, 是 办 公 桌 上 摆 着 的, 心 脏 冠 动 脉 立 体 模 型。

"拍 这 张 照 片 的 时 候, 焦 点 纯 粹 是 树 枝 和 枝 头 上 的 鸟。 1995 年 筹 备 出 版 第 一 本 摄 影 集, 有 一 天 这 张 照 片 摆 在 桌 上, 我 刚 好 从 对 面 的 门 口 走 进 来, 一 看, 这 不 就 是 我 天 天 在 做 手 术 的 冠 动 脉 图 吗?"盘 根 错 节 的 枝 桠, 倒 转 过 来 看, 跟 冠 动 脉 血 管 图 竟 是 完 全 一 致 的。 自 然 界 的 一 个 静 止 镜 头, 凝 聚 了 自 然 与 人 类 的 契 合、 摄 影 艺 术 与 心 脏 专 业 的 结 合; 从 更 高 层 次 看, 是 医 学 与 艺 术 的 一 体 化。

这 位 享 誉 国 际 的 心 脏 病 学 著 名 教 授, 在 心 脏 病 学 专 业 上 的 成 就 与 贡 献, 已 是 众 所 周 知 了。 然 而 行 医 30 年, 林 教 授 所 追 求 的, 却 正 是 医 学 人 文 一 体 化 的 境 界。

视 达 文 西 为 精 神 典 范: 艺 术 和 科 学 并 行

"艺 术 和 科 学 并 行, 始 于 达 文 西。 这 位 文 艺 复 兴 时 代 的 伟 人, 对 我 的 人 生 影 响 最 深。 他 开 创 了 人 体 解 剖 学、 心 脏 冠 心 病、 冠 动 脉 研 究, 也 同 时 是 出 色 的 音 乐 家、 歌 唱 家, 早 在 400 年 前 就 开 始 了 医 学 和 艺 术 的 融 合。"

达 文 西 的 画 像, 也 挂 在 林 延 龄 的 墙 上, 同 一 组 构 图 中 还 有 另 外 三 个 人 物 的 画 像: 诺 贝 尔 和 平 奖 得 主、 音 乐 家 兼 神 学 家 史 怀 哲 (Albert Schweitzer), "内 科 之 父" 欧 氏 (William Osler), 英 国 医 生 兼 宣 教 士 戴 德 升 (HudsonTaylor), 都 是 林 教 授 的 精 神 典 范。

他 对 艺 术 的 爱 好, 是 自 小 奠 定 的。 第 一 个 志 愿 不 是 当 医 生, 而 是 画 家。 从 13 岁 完 成 南 洋 美 专 文 凭 课 程 建 立 起 来 的 美 术 修 养, 到 后 来 对 摄 影、 音 乐、 文 学、 书 法, 都 有 一 定 的 爱 好 和 研 究。

艺 术 与 人 文 是 人 生 总 括

他 说, 艺 术、 人 文, 是 人 生 的 总 括, 医 学 同 样 脱 离 不 了 艺 术, 他 的 使 命 是 把 医 学 人 文 化, 实 现 The Art of Medicine, 医 学 的 艺 术。从 最 直 接 的 说 起, 跟 学 介 入 手 术 的 学 生 上 课, 他 总 会 先 问 学 生 两 个 问 题: 一、 会 不 会 摄 影? 二、 写 不 写 书 法 和 小 楷?

林 教 授 说, 专 科 心 脏 科 经 常 必 须 靠 影 像 检 查 (Imaging)。 "从 核 子 心 脏 学 到 介 入 心 脏 专 家, 用 X 光 照 血 管 供 应 心 脏 的 图 片, 如 果 有 一 双 摄 影 师 的 眼 睛, 快 而 灵 敏, 就 能 准 确 地 把 毛 病 诊 断 出 来。" 而 介 入 心 脏 学 的 动 作, 跟 写 小 楷 是 一 样 的 功 夫。 能 懂 摄 影 和 书 法, 学 起 心 脏 学 就 多 了 份 细 致 敏 感。

视 觉、 触 角 之 外, 还 讲 究 听 觉 艺 术。 "心 脏 医 生 天 天 听 病 人 的 心 脏, 常 得 问 病 人, 心 怎 么 跳 法? 有 什 么 规 律? 如 果 学 生 懂 得 音 乐、 玩 乐 器, 音 律、 音 感 强, 对 诊 断 心 脏 病 是 非 常 有 帮 助 的。"

医 生 应 追 求 仁 智

但 是 最 重 要 的, 在 于 医 生 的 人 文 素 养。 五 年 前 在 厦 门 大 学 医 学 院 成 立 典 礼 上, 林 延 龄 教 授 以 创 办 人 和 院 长 身 分 致 词 时, 列 出 了 医 生 必 须 具 备 的 四 个 基 本 条 件: 一、 临 床 功 夫, 二、 科 学 知 识, 三、 文 学 熏 陶, 四、 人 文 修 养。

他 当 时 说: "医 学 生 必 须 具 备 求 知 的 热 情, 诚 实 与 谦 卑 的 精 神, 辨 别 是 非 的 能 力, 不 只 追 求 科 技 与 知 识, 更 要 有 内 涵 的 智 慧, 有 仁 爱 的 心, 怜 悯 的 精 神。 中 国 早 有 '智 者 仁 也' 的 说 法, 仁 与 智 可 说 是 作 为 医 生 所 求 的 总 括。"

所 以 厦 大 医 学 院 第 一 年 就 给 学 生 开 了 人 文 课 程。 林 教 授 告 诉 学 生, 要 区 别 好 "医 生" 和 光 有 技 术 的 "医 匠", 关 键 就 在 于 人 文 修 养。 如 何 贯 彻 人 文 修 养 当 一 名 "医 生" 而 非 "医 匠", 是 他 的 教 学 理 念, 也 是 人 生 观。

"我 常 说, 英 文 的 Doctor 等 同 于 '博 士', 是 对 医 生 学 术 上 的 认 同。 但 是 中 国 人 把 Doctor 称 为 '医' 而 '生', 不 仅 '医 治', 而 且 赋 予 '生 命'。 这 就 是 中 国 人 所 谓 的 '气', 人 文 精 神。"

对 于 科 学 与 人 文 的 结 合, 他 是 这 么 理 解 的: "科 学, 无 论 哪 一 科, 工 程、 医 学、 数 学 什 么 都 好, 到 了 最 高 层 次, 颁 予 PhD (Doctor of Philosophy), '哲 学 博 士'。 为 什 么 是 '哲 学 博 士'? 因 为 从 科 学 再 上 去 的 最 高 境 界, 就 是 哲 学 了。 '哲 学' 是 知 识 的 最 高 境 界。"

神 学 与 宗 教 是 他 生 命 的 动 力

哲 学 以 后 还 能 往 上 吗? 他 说, 就 看 你 信 不 信 有 神 了。 如 果 信 有 神, 再 上 去 就 是 "神 学" 了。

对 林 教 授 而 言, 神 学 与 宗 教 就 是 他 生 命 里 最 大 的 动 力, 也 是 人 生 的 终 极 目 标。

"我 53 岁 了, 从 现 在 到 60 岁, 还 有 许 多 计 划 要 完 成: 在 新 加 坡 盖 了 心 脏 中 心、 美 专 校 舍; 在 中 国 把 厦 大 医 学 院 搞 起 来, 开 展 遍 布 大 陆 的 冠 心 病 训 练 中 心; 在 澳 洲, 协 调 澳 洲 和 亚 洲 之 间 的 医 学 研 究。 能 完 成 的 话, 我 这 一 生 的 专 业 任 务 也 差 不 多 了。 但 是 人 生 最 终 的 目 标, 还 是 基 督 教 信 仰, 人 存 在 的 意 义 和 价 值。"

为 此, 他 在 60 岁 以 后 不 会 停 下 脚 步, 因 为 澳 洲 的 中 文 神 学 教 育 才 刚 刚 开 始, 他 接 下 来 出 来 投 入 澳 洲 中 文 神 学 教 育, 还 要 在 宣 教 和 义 务 医 疗 工 作 上 继 续 行 走 各 地。

对 林 延 龄 教 授 而 言, 人 生 的 演 进 层 次, 从 小 学、 中 学、 大 学、 科 学、 艺 术、 哲 学、 终 究 还 是 神 学。

而 与 他 一 席 谈, 却 像 是 在 一 个 半 小 时 里 上 了 一 堂 人 生 课, 在 科 技 与 精 神、 科 学 与 人 文、 人 类 与 宗 教 之 间, 找 到 了 聚 合 点。

林 教 授 丰 硕 的 成 就

1948 年 1 月 出 生 于 新 加 坡 的 林 延 龄 教 授 是 澳 洲、 中 国 和 新 加 坡 广 受 尊 崇 的 著 名 心 脏 病 学 专 家。 现 任 新 加 坡 国 家 心 脏 中 心 总 监、 国 家 医 疗 研 究 会 主 席、 国 立 大 学 内 科 教 授、 南 洋 艺 术 学 院 副 董 事 长 兼 新 校 舍 建 筑 委 员 会 主 席、 中 国 厦 门 大 学 医 学 院 院 长、 澳 洲 摩 纳 什 大 学 (Monash University) 内 科 教 授。 历 任 澳 洲 墨 尔 本 博 士 山 医 院 (Boxhill Hospital) 心 血 管 部 创 立 主 任, 亚 太 心 脏 基 金 会 主 任, 中 国 国 家 心 血 管 技 术 合 作 与 培 训 中 心 顾 问。

1966 年 圣 安 德 烈 学 校 高 中 毕 业 后, 他 获 颁 哥 伦 坡 奖 学 金, 到 澳 洲 摩 纳 什 大 学 留 学, 考 取 内 科 医 学 院 学 士、 外 科 医 学 士、 博 士 学 位。 而 后 到 美 国 哈 佛 大 学 研 究 核 子 心 脏 学, 科 研 成 果 "定 量 铊" 方 法 受 全 球 心 脏 病 学 专 家 公 认 并 广 泛 使 用。

林 教 授 在 1977 年 成 为 澳 洲 公 民, 定 居 澳 洲。 1993 年 获 摩 纳 什 大 学 颁 予 杰 出 校 友 奖, 称 他 为 "文 艺 复 兴 人"。 1997 年, 他 再 凭 对 医 学 和 教 育 的 卓 越 贡 献, 获 颁 澳 洲 国 家 勋 章。 1998 年 受 邀 重 返 新 加 坡 协 助 创 立 国 家 心 脏 中 心。

从 1986 年 首 次 以 国 际 心 脏 学 家 的 身 分 踏 足 中 国, 林 教 授 便 在 大 陆 全 方 位 推 展 心 脏 学, 至 今 十 几 年 不 歇, 被 誉 为 "中 国 冠 心 病 学 先 驱" 之 一。

他 协 助 建 立 了 北 京、 上 海、 沈 阳、 杭 州、 广 州、 大 连、 西 安、 海 南 和 厦 门 的 "心 脏 介 入 与 搭 桥 治 疗", 在 中 国 超 过 13 所 顶 尖 医 科 大 学 和 医 学 院 担 任 名 誉 院 长、 教 授、 顾 问, 为 中 国 培 训 了 许 多 "现 代 冠 状 动 脉 疾 病 治 疗" 的 当 代 心 脏 病 学 专 家, 并 在 多 个 城 市 提 供 免 费 就 诊 治 疗。

一 次 道 义 上 "背 叛 出 轨"导 致 他 走 向 世 界

他 一 出 世, 患 有 先 天 性 小 儿 麻 痹 症。 与 生 俱 来 的 生 理 缺 陷, 关 上 了 户 外 的 大 门, 却 把 他 引 进 了 室 内 画 室, 使 他 成 为 南 洋 艺 术 学 院 历 史 上 最 年 幼 的 毕 业 生。

高 中 会 考 第 一 天, 他 在 考 场 应 付 第 一 份 试 卷, 44 岁 的 年 轻 父 亲 在 医 院 病 逝。 丧 父 的 打 击, 迫 使 他 放 弃 挚 爱 的 美 术, 立 志 当 医 生。

在 留 澳 期 间, 他 在 不 得 已 下 成 了 毁 约 的 奖 学 金 得 主, 一 次 道 义 上 的 "背 叛 出 轨", 却 让 他 走 向 世 界, 30 年 后 再 回 家, 带 回 来 的 已 是 全 然 不 同 的 风 景。

林 延 龄 教 授 这 一 生, 是 用 生 命 的 转 折 点 来 开 创 的。 从 一 出 世 就 与 一 般 人 站 在 不 同 的 起 点 上, 但 是 每 一 次 低 潮, 与 其 任 自 己 沉 陷, 他 选 择 拐 个 弯, 转 过 身 寻 找 另 一 个 起 点, 为 生 命 开 拓 全 新 的 路 子。

"人 类 的 文 明 发 展 不 都 是 靠 转 折 点 吗?"

"人 生 的 转 折 点 很 重 要, 人 类 的 文 明 发 展 不 都 是 靠 转 折 点 吗? 必 须 经 历 转 折 才 有 进 步, 否 则 只 能 停 留 在 原 点。"

回 忆 起 童 年, 他 没 有 丝 毫 自 怜。 "我 自 小 得 小 儿 麻 痹 症, 幼 稚 园 老 师 让 我 不 用 上 体 育 课, 可 留 在 课 室 里 画 画, 从 此 培 养 了 画 画 的 兴 趣 和 对 艺 术 的 爱 好。"老 师 把 他 的 作 品 拿 去 参 加 国 际 儿 童 绘 画 比 赛, 第 一 次 参 赛 就 在 印 度 得 了 个 国 际 奖, 当 时 他 才 6 岁。

母 亲 发 现 儿 子 有 美 术 天 赋, 为 他 报 读 南 洋 美 专。 校 长 不 愿 破 了 规 矩, 只 收 作 学 徒, 在 画 室 里 磨 墨 置 纸, 6 个 月 后 终 于 让 他 上 课。于 是, 小 六 到 中 二 那 几 年, 他 上 午 到 公 教 上 正 课, 下 午 到 美 专 修 美 术, 13 岁 就 考 获 美 术 专 业 文 凭, 从 此 立 志 当 画 家, 或 者 学 建 筑, 朝 艺 术 方 面 走。

父 亲 早 逝 是 林 延 龄 生 命 中 的 转 折

岂 料 高 中 毕 业 前 夕, 才 刚 升 任 为 华 联 银 行 小 分 行 经 理 的 父 亲, 在 没 有 征 兆 的 情 况 下 突 然 病 发, 躺 进 医 院 就 没 有 再 起 来 过。 当 时 林 延 龄 的 两 个 哥 哥 拿 了 奖 学 金 在 国 外 留 学, 家 里 就 数 他 最 大, 下 面 还 有 三 个 弟 妹。 整 整 三 个 月, 他 陪 着 母 亲 在 医 院 里 照 顾 父 亲, 家 里 仅 有 的 积 蓄 几 乎 用 光, 生 活 非 常 艰 苦。

"会 考 前 一 天, 父 亲 病 得 很 重 了。 当 晚 母 亲 坚 持 让 我 到 同 学 家 过 夜, 隔 天 打 起 精 神 应 付 考 试。 结 果 考 完 试 回 家, 家 里 已 搭 起 了 丧 棚, 我 才 知 道 父 亲 已 过 世 了。" 父 亲 的 早 逝, 是 影 响 林 延 龄 最 深 刻 的 经 历, 也 是 林 教 授 生 命 中 最 重 要 的 转 折, 他 边 说 眼 眶 边 泛 红。

"那 三 个 月, 看 父 亲 非 常 痛 苦, 医 疗 设 备 很 简 陋, 打 针 抽 血 都 痛 苦。 每 天 只 能 盼 望 医 生 来 听 他 这 么 一 句 话: 好 点 了 吗? 有 没 有 希 望? 苦 苦 等 一 句 话 来 得 到 精 神 安 慰。 后 来 就 觉 得, 病 人 和 家 属, 竟 是 如 此 地 依 赖 医 生, 有 感 于 这 可 能 比 盖 房 子 更 有 意 义, 从 那 时 起 就 决 定 改 学 医。"

家 境 贫 寒 下 仍 以 亡 父 名 义 送 出 奖 学 金

父 亲 对 他 的 影 响 不 仅 于 此。 父 亲 过 世 后, 虽 然 家 境 贫 寒, 他 和 母 亲 仍 以 父 亲 的 名 义, 为 公 教 中 学 设 立 了 第 一 个 奖 学 金, 奖 学 金 的 第 二 位 得 奖 人, 就 是 今 日 的 新 加 坡 副 总 理 李 显 龙 准 将。 母 亲 当 年 为 李 副 总 理 别 上 徽 章 的 照 片, 他 至 今 还 留 着。

1966 年, 他 在 澳 洲 哥 伦 坡 奖 学 金 的 资 助 下 负 笈 澳 洲。 因 为 成 绩 突 出, 经 公 共 服 务 委 员 会 批 准, 继 续 攻 读 博 士。 博 士 后 还 差 一 年 专 科, 就 完 成 了 所 有 专 业 训 练, 委 员 会 却 坚 持 让 他 回 国 履 行 合 约。 他 为 了 一 口 气 念 完 专 科, 终 决 定 毁 约。"国 家 送 最 好 的 学 生 出 去, 一 定 要 让 他 们 接 受 最 好 的 训 练 后 再 回 来, 才 能 提 供 最 高 层 次 的 服 务。 让 最 好 的 人 才 只 完 成 低 层 次 训 练 就 回 来 提 供 低 层 次 训 练, 是 一 种 浪 费。"

学 成 回 国 求 职 不 受 理

合 约 毁 了, 但 是 要 为 国 家 提 供 "最 高 层 次 贡 献", 是 他 自 定 的 新 合 约。 完 成 专 科 后, 他 先 到 哈 佛 进 行 研 究, 后 回 到 澳 洲 工 作, 顺 理 成 章 地 接 受 了 澳 洲 公 民 权, 就 在 社 会 把 他 从 "毁 约 人" 再 降 格 为 "移 民 者" 时, 他 回 国 了, 带 回 了 "核 子 心 脏 学" 开 创 性 研 究 成 果, 到 新 加 坡 大 学 求 职。新 大 的 答 复 却 是, 没 有 空 缺, 没 有 需 要。

那 以 后, 他 回 到 澳 洲 专 心 地 进 行 医 疗、 教 学 和 传 教 工 作, 后 来 更 踏 足 中 国 大 陆, 由 北 到 南 一 路 开 展 冠 心 病 学 之 旅。

而 当 他 的 出 生 地 再 次 向 他 招 手, 相 隔 已 是 30 年。 "新 加 坡 政 府 三 年 前 突 然 邀 请 我 回 来 办 心 脏 中 心, 我 其 实 才 刚 受 澳 洲 封 了 国 家 勋 章, 却 没 办 法 拒 绝, 因 为 这 是 我 出 世 生 长 的 地 方, 当 年 毁 的 约, 还 没 还。"

三 年 来, 他 的 任 务 有 增 无 减, 从 创 办 心 脏 中 心、 为 南 艺 筹 建 新 校 舍、 出 任 全 国 医 学 研 究 理 事 会 主 席, 到 最 近 负 责 协 调 新 中 两 地 的 中 医 药 研 究、 参 与 生 命 科 学 计 划, 他 说: "能 够 回 来 做 这 些 事, 是 对 国 家 尽 一 份 心 … … 你 看 我 怎 么 还 是 说 '国 家'? 其 实 啊, 每 个 地 方 我 都 觉 得 是 我 的 国 家。"

他 在 新 加 坡 长 大, 当 了 澳 洲 公 民, 到 美 国 生 活, 又 深 入 中 国 工 作, 如 今 再 回 到 新 加 坡 服 务, 他 如 此 分 析 自 己 对 新、 澳、 中 的 不 同 情 怀:

"对 中 国, 是 一 种 文 化 认 同 感, 虽 然 那 不 是 我 生 长 的 地 方。 澳 洲 我 住 了 30 年 了, 有 感 情、 有 朋 友, 也 获 得 他 们 的 认 同。 至 于 新 加 坡, 一 个 人 在 哪 里 出 世, 哪 里 就 是 你 的 祖 国。 现 在 终 于 也 能 为 祖 国 做 一 些 事。" 但 是 他 更 希 望 自 己 是 个 超 越 国 界 的 国 际 人。 "换 了 哪 一 本 护 照 其 实 并 不 重 要, 重 要 的 是 什 么 时 候 是 在 哪 里 贡 献 的 最 好 时 机, 我 就 在 哪 里 贡 献。"

"应 该 说 是 对 人 类 的 贡 献 吧。 无 论 在 哪 一 个 国 度, 都 用 尽 我 的 能 力, 医 学、 专 业、 科 学、 人 文, 还 有 文 化 价 值 观, 去 达 到 这 个 目 标。"

返回“医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