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 泽 东 已 是 国 家 民 族 象 征 符 号
(2003 年 12 月) 据 中 国 评 论 家 日 前 撰 文 指 出, 毛 泽 东 诞 辰 110 周 年, 这 样 的 日 子 对 中 国 民 众 来 说, 选 择 忽 略 无 疑 是 不 适 当 的。 在 这 个 时 刻, 稍 停 一 下 手 中 的 工 作, 静 静 地 怀 想 与 感 念, 虔 诚 地 向 一 位 故 去 的 老 人 表 达 敬 意, 是 需 要 的。

在 自 鸦 片 战 争 以 来 的 中 国 近 现 历 程 中, 再 没 有 另 外 的 一 个 人, 能 够 对 当 代 中 国 的 进 程 和 中 国 人 的 生 活, 产 生 历 久 弥 深 的 影 响。

今 天, 在 如 何 对 待 这 位 伟 大 革 命 者 的 问 题 上, 中 国 社 会 依 旧 存 在 着 两 种 不 同 的 理 念 和 态 度, 它 们 的 对 立 和 争 论 仍 随 时 可 见。

如 何 理 解 毛 泽 东 和 他 的 事 业 ? 只 有 在 近 现 代 以 来 中 国 的 国 家 民 族 建 构 这 一 框 架 下, 才 能 相 对 合 理 地 评 价 毛 泽 东 和 他 的 事 业。 鸦 片 战 争 以 来 的 中 国 社 会, 面 临 的 最 大 难 题, 就 是 如 何 在 一 个 传 统 的 农 业 社 会 中, 开 拓 出 现 代 的 平 等、 自 由、 民 主、 强 大 国 度。

这 一 "现 代 性 的 转 换" 吸 引 了 无 数 志 士 仁 人, 一 代 代 精 英 雄 杰 前 仆 后 继, 为 这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的 前 途 作 出 了 艰 苦 探 索。 孙 中 山、 蒋 介 石 与 毛 泽 东, 这 三 个 主 要 人 物, 他 们 处 在 同 样 的 一 个 逻 辑 链 条 上, 构 成 了 现 代 中 国 民 族 国 家 建 构 的 三 部 曲, 他 们 是 在 为 相 同 的 目 标, 做 了 不 同 阶 段 的 工 作。

毛 的 事 业 虽 不 完 全 但 最 关 键

毛 泽 东 不 是 这 个 现 代 中 国 的 最 早 和 唯 一 的 开 创 者,但 却 是 最 有 决 定 意 义 的。 他 所 发 展、 坚 持 和 捍 卫 的 那 些 事 物 和 价 值, 今 天 已 是 一 个 国 家 制 度 的 主 要 构 成, 同 时 也 是 一 个 国 家 民 族 精 神 生 活 的 主 要 来 源。

在 承 继 着 几 代 人 的 理 想、 建 构 一 个 自 由、 平 等、 民 主、 强 大 现 代 中 国 的 过 程 中, 毛 泽 东 不 可 避 免 也 犯 过 错 误, 有 过 失 误。 毛 泽 东 要 "为 万 世 开 太 平", 他 的 事 业 命 中 注 定, 不 能 立 即 惠 于 他 的 同 时 代 人 甚 至 他 所 统 治 的 时 代 的 人。

在 毛 泽 东 引 领 江 山 的 年 代 里, 中 国 "发 生 了 天 翻 地 覆 的 变 化", 建 立 起 了 现 代 工 业 体 系,在 全 民 中 普 及 了 义 务 教 育, 兴 修 了 完 整 的 水 利 工 程 系 统 和 提 高 了 工 人 农 民 等 弱 势 群 体 的 地 位。但 作 为 一 个 革 命 者 的 毛 泽 东, 也 制 造 了 历 历 可 数 的 人 间 悲 剧, 饥 殍 遍 野、 内 斗 不 休、 文 化 凋 零 等 等 也 都 发 生 在 他 的 任 内。

然 而 瑕 不 掩 瑜, 毛 泽 东 致 力 于 建 设 一 个 自 由、 平 等、 民 主、 强 大 社 会 的 理 想, 具 有 着 普 遍 价 值, 这 也 是 今 天 的 中 国 民 众, 仍 不 曾 忘 记 他 们 的 先 驱 者 的 重 要 原 因。 他 的 那 些 错 误, 更 多 可 能 是 特 定 国 家 民 族 在 其 特 定 历 史 进 程 中 的 无 奈, 或 者 说 是 宿 命。

那 些 因 他 的 政 策 失 误 而 受 害 的 人, 的 确 有 理 由 因 此 记 恨 于 他; 但 他 对 后 来 的 人, 更 多 已 是 财 富。 他 破 除 了 旧 时 代 的 诸 多 羁 绊, 建 构 起 了 新 社 会 的 雏 形, 为 一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迈 向 更 理 想 境 界 提 供 了 可 能 性。

一 代 英 豪 都 曾 经 背 上 恶 名

毛 泽 东 的 意 义, 只 有 放 到 深 远 的 历 史 中, 才 能 更 合 理 地 体 味。 可 以 与 他 相 比 较 的 人 物, 就 有 如 英 国 宪 章 运 动 时 的 革 命 者 克 伦 威 尔。

这 个 以 革 命 起 家 的 一 代 英 豪, 取 得 权 力 后 曾 或 几 多 作 恶, 按 道 德 眼 光 他 已 经 可 以 盖 棺 论 定 是 个 大 恶 人, 且 应 为 英 国 人 所 唾 弃。 然 而, 在 克 伦 威 尔 诞 辰 300 周 年 的 1899 年, 英 国 议 员 却 发 起 为 他 铸 了 一 尊 铜 像, 至 今 此 像 仍 卓 然 而 立 面 向 英 国 议 会 广 场。

中 国 公 众 需 要 察 识 其 中 的 奥 妙。 也 正 是 克 伦 威 尔, 才 将 自 此 之 后 的 英 国 君 主 制 度 改 变 了 性 质, 而 这 又 为 后 来 的 英 国 政 治 制 度 走 向 理 性 化, 创 造 了 可 能, 尽 管 在 他 当 政 期 间, 他 也 并 没 有 解 决 当 时 的 英 国 政 治 问 题。

还 有 如 美 国 独 立 战 争 时 期 的 英 雄 华 盛 顿, 他 是 "战 争 时 期 的 第 一 人, 和 平 时 期 的 第 一 人,同 胞 们 心 目 中 的 第 一 人, 一 位 举 世 无 双 的 伟 人"。

据 严 谨 的 历 史 学 家 近 年 来 的 批 露, 其 实 在 那 个 时 代, 华 盛 顿 曾 经 是 一 位 大 奴 隶 主 和 种 族 主 义 者, 他 家 中 拥 有 大 量 奴 隶, 而 且 视 奴 隶 的 存 在 为 当 然。 但 这 并 无 损 于 他 对 美 利 坚 民 族 的 重 要 意 义, 他 所 开 创 的 东 西, 为 美 利 坚 民 族 成 为 一 个 现 代 的 民 主、 自 由 国 家 提 供 了 条 件。

没 有 华 盛 顿、 杰 弗 逊 及 其 他 美 利 坚 民 族 的 那 些 "开 国 元 勋", 今 天 的 美 利 坚 国 民 就 将 不 知 从 何 讲 述 自 己 国 家 和 民 族 的 历 史, 不 知 从 何 处 建 立 对 自 己 国 家 和 民 族 的 认 同。

中 国 现 代 史 主 要 构 成 部 分

毛 泽 东 已 成 为 中 国 历 史 的 一 部 分、 中 国 现 代 史 的 主 要 构 成。 他 代 表 了 中 国 现 代 史 的 基 本 诉 求, 这 种 诉 求 几 乎 是 全 民 性 的。 如 果 今 天 的 中 国 精 英 知 识 阶 层, 还 将 解 构 毛 泽 东 与 他 的 事 业,作 为 一 种 "志 业", 这 将 是 一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的 新 悲 剧。

对 于 当 代 中 国 社 会 来 说, 对 毛 泽 东 是 肯 定 还 是 否 定, 直 接 关 系 到 中 国 民 众 对 未 来 前 程 的 感 受、 对 国 家 民 族 历 史 精 神 价 值 的 认 定。 在 评 价 毛 泽 东 的 问 题 上, 不 宜 犯 下 毛 泽 东 本 人 曾 经 犯 过 的 类 似 错 误。

在 建 构 新 的 "中 国" 的 过 程 中, 毛 泽 东 信 奉 "不 破 不 立", 他 所 发 起 的 "文 化 大 革 命",曾 经 严 重 破 除 过 中 国 自 身 的 历 史 文 化 传 统, 传 统 中 国 人 的 精 神 象 征 符 号, 在 他 的 手 下 分 崩 离 析。

中 国 民 众 需 要 理 解 他 急 切 想 在 中 国 实 现 现 代 化 的 心 情, 但 它 的 后 果 无 疑 显 而 易 见, 在 当 代 中 国 民 众 的 精 神 生 活 中, 由 于 缺 少 了 来 自 传 统 的 深 厚 精 神 资 源, 精 神 世 界 的 紊 乱 也 在 困 扰 着 这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如 今, 毛 泽 东 本 身 已 成 为 一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及 其 民 众 精 神 生 活 象 征 符 号 的 一 部 分, 而 且 是 不 可 或 缺 的 一 部。 如 果 毫 不 留 情, 再 消 解 和 放 弃 这 一 象 征 符 号, 那 么, 这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的 迷 失, 还 会 进 一 步 加 剧, 会 更 加 彻 底 地 丧 失 自 我, 忘 记 自 己 的 身 份。

在 经 历 百 余 年 的 损 毁 后, 这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的 传 统 象 征 符 号 与 精 神 资 源, 实 际 上 已 所 剩 无 已, 在 步 入 新 千 年 时, 也 早 已 显 露 出 精 神 生 命 疲 钝 的 征 候。

在 困 难、 挫 折 来 临 的 时 候, 一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就 特 别 需 要 精 神 上 的 安 慰, 而 这 种 安 慰, 更 多 只 会 来 源 于 自 身 的 历 史 和 文 化 传 统, 那 些 伟 大 的 人 物 和 伟 大 的 时 刻 作 为 本 民 族 的 精 神 象 征 符 号, 是 疗 治 心 灵 伤 痛 的 最 好 药 剂。

美 利 坚 民 族 在 九 一 一 事 件 后 的 总 保 守 倾 向 : 在 宗 教 信 仰 上 的 回 归, 对 "自 由 女 神" 的 爱 护, 重 温 伟 大 历 史 时 刻, 就 给 人 们 提 供 了 这 样 的 例 证。 没 有 一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能 够 永 远 地 安 享 太 平, 也 就 没 有 一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为 自 己 的 未 来 而 可 以 随 意 放 弃 自 身 的 精 神 象 征 符 号。

所 以, 我 们 应 该 期 望 这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多 一 些 建 构 的 力 量 和 想 像, 对 自 身 的 历 史、 传 统、 文 化 留 存 和 英 雄 形 象, 需 要 有 更 多 的 爱 护 和 珍 惜。

解 构、 或 者 说 "除 魅" 永 远 都 是 简 易 而 迅 捷 的, 但 "除 魅"、 "重 估 一 切 价 值" 之 后 我 们 又 该 如 何 生 活 呢 ? 没 有 了 对 过 往 时 光 与 人 物 的 相 对 确 定 理 解 与 感 受, 没 有 了 对 自 身 精 神 传 统 的 必 要 尊 重 与 唱 和, 一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注 定 就 永 远 是 浮 躁 的, 将 "无 所 适 从"。
返回“焦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