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球 化 的 另 一 场 战 争

(2004 年 2 月) 新 加 坡 评 论 员 日 前 撰 文 指 出, “一 开 始, 她 总 是 忘 记 把 钥 匙 放 在 了 哪 里, 接 着 她 的 精 神 总 是 极 度 忧 郁, 对 生 活 丧 失 了 基 本 的 热 情, 再 接 下 来 四 肢 无 力、 无 缘 由 地 歇 斯 底 里, 她 的 肌 体 完 全 失 去 了 自 卫 能 力, 任 何 轻 微 的 感 染 都 可 能 将 她 推 向 死 亡 的 边 缘, 她 还 彻 底 地 失 去 了 理 智, 会 自 己 撕 破 刀 口 上 的 缝 线, 最 终 在 药 物 作 用 下 的 昏 迷 中 她 离 开 人 世 … …” 死 于 1995 年 11 月 底 的 英 国 人 米 歇 尔· 鲍 恩 经 历 了 一 名 克 雅 氏 病 (C J D) 患 者 可 能 遭 遇 的 所 有 苦 难, 科 学 家 对 这 种 罕 见 的 病 症 只 能 解 释 为 患 者 与 “牛 海 绵 脑 状 病” 发 生 了 联 系。 自 此 之 后, “疯 牛 病” 成 为 我 们 生 活 中 最 重 要 的 名 词 之 一, 尽 管 第 一 例 疯 牛 病 最 早 在 1985 年 就 被 发 现, 但 只 有 到 了 1990 年 代 中 期, 人 们 才 惊 恐 地 发 现, 这 一 病 症 的 种 种 变 体 也 可 能 传 染 给 人 类。

在 过 去 的 几 年 中, 我 们 反 反 复 复 地 屠 杀 了 牛、 果 子 狸 与 鸡 鸭 … … 一 部 人 类 的 历 史 就 是 一 部 与 各 种 病 菌 做 战 的 历 史, 在 人 类 征 服 自 然 与 其 他 动 物 的 过 程 中, 这 些 动 物 也 从 未 放 弃 它 们 本 能 的 抵 抗。 麻 疹、 天 花 与 肺 结 核 来 自 于 牛; 流 行 性 感 冒 来 自 于 猪 和 鸭; 百 日 咳 来 自 猪、 狗; 恶 性 疟 疾 来 自 于 禽 鸟; 黑 死 病 来 自 于 老 鼠; 爱 滋 病 来 自 于 非 洲 绿 猴 … … 而 且 全 球 化 与 病 毒 间 的 密 切 联 系 也 绝 非 什 么 新 鲜 事, 在 罗 马 时 代 的 贸 易 路 线 就 把 欧 洲、 亚 洲 和 北 非 连 接 成 某 个 病 菌 繁 殖 场; 一 场 天 花 在 公 元 165 年 — 180 年 间 就 杀 死 了 几 百 万 罗 马 人; 而 中 世 纪 来 自 亚 洲 的 黑 死 病 则 几 乎 使 欧 洲 人 灭 绝。 即 使 时 间 到 了 20 世 纪, 发 生 在 1918 年 的 一 场 流 感 杀 死 的 人 也 比 一 战 中 所 有 交 战 国 的 死 亡 人 口 总 和 要 多 … … 只 不 过, 这 些 流 行 病 在 我 们 时 代 爆 发 得 越 来 越 频 繁, 传 播 的 速 度 也 越 来 越 快, 从 马 车 与 印 刷 机 时 代 到 飞 机 与 计 算 机 时 代, 病 菌 与 我 们 共 处 的 方 式 也 发 生 了 改 变。 它 或 许 不 会 再 像 从 前 “不 文 明 时 代” 时 那 样, 造 成 长 久 与 惨 烈 的 损 失, 但 它 的 频 繁 性 与 迅 速 的 传 播 速 度 与 传 播 范 围, 同 样 令 人 惊 恐。 在 刚 刚 过 去 的 12 个 月 中, 世 界 与 中 国 已 经 领 教 了 两 次 大 面 积 的 恐 慌, 从 S A R S 到 禽 流 感, 整 个 亚 洲 在 不 断 颤 抖, 当 我 们 刚 刚 开 始 忘 却 时, 它 又 卷 土 重 来。

“这 是 对 人 类 健 康 的 全 球 性 威 胁”, 世 界 卫 生 组 织 总 干 事 李 钟 郁 说, “我 们 现 在 必 须 开 始 一 场 艰 苦、 高 投 入 的 工 作。” 仅 仅 在 几 年 前, 谁 会 在 意 W H O 是 一 个 怎 样 的 组 织, 人 们 谈 论 的 是 I M F 与 世 界 银 行。 在 东 南 亚 金 融 危 机 中, 是 I M F 的 经 济 学 家 们 迫 使 受 灾 国 的 财 政 部 交 出 它 们 的 权 限, 而 现 在, 拥 有 少 得 多 的 资 金 支 持 与 政 治 资 源 的 W H O 驻 各 国 的 代 表 们 却 占 据 了 显 要 的 位 置, 他 们 对 于 信 息 公 开 的 要 求 前 所 未 有 地 改 变 了 这 些 国 家 的 政 治 面 貌。

是 的, 恐 怖 主 义 仍 是 全 球 最 重 要 的 威 胁 之 一, 但 我 们 的 世 界 很 可 能 面 临 一 场 同 样 严 峻 的 考 验。 著 名 的 咨 询 公 司 “全 球 商 业 网 络” 的 创 始 人 彼 得· 施 瓦 兹 (P e t e r S c h w a r t z) 在 2003 年 出 版 的 《不 可 避 免 的 惊 奇》 (I n e v i t a b l e S u r p r i s e) 中 预 言 道, 我 们 很 可 能 不 可 避 免 地 遭 遇 到 过 去 100 年 中 的 第 三 次 全 球 性 瘟 疫 (G l o b a l P l a g u e)。 前 两 次 分 别 是 1918 年 的 流 感, 它 杀 死 了 2000 多 万 人, 第 二 次 是 爱 滋 病, 它 所 造 成 的 死 亡 人 数 已 超 过 1 亿。 根 据 这 两 次 经 验, 施 瓦 兹 总 结 出 新 的 传 染 病 的 基 本 特 色 : 1、 它 有 一 个 很 好 的 孵 化 场 所, 病 菌 可 以 不 断 演 化、 变 形; 2、 有 很 长 的 潜 伏 期; 3、 有 一 个 庞 大 的 可 供 传 染 的 人 群; 4、 有 一 个 很 好 的 传 播 系 统, 现 代 交 通 工 具 显 然 符 合 要 求; 5、 对 于 疾 病 的 无 知; 6、 政 府 与 公 众 否 认 它 的 严 重 性 … …

最 初, 我 们 相 信 疯 牛 病 不 会 传 染 到 人, 禽 流 感 只 在 飞 禽 之 间 传 播; 现 在, 当 我 们 相 信 大 规 模 宰 杀 可 能 染 病 的 鸡 群 就 可 能 控 制 疫 情 时, 一 位 国 际 组 织 的 高 级 官 员 又 说, 这 样 简 单 的 策 略 很 可 能 帮 助 病 毒 演 化 到 对 人 类 具 有 更 直 接 威 胁 的 形 态。

错 综 复 杂、 彼 此 矛 盾、 大 肆 渲 染 的 各 种 信 息, 是 人 类 在 任 何 一 场 威 胁 前 的 本 能 反 应。 但 施 瓦 兹 总 结 出 的 对 待 潜 在 威 胁 两 种 最 可 怕 的 态 度 却 值 得 警 惕 : 无 知 与 否 认 严 重 性。 在 过 度 反 应 与 迟 缓 反 应 之 间, 政 治 家 可 能 越 来 越 被 迫 地 选 择 前 者。 在 一 个 吉 登 斯 所 说 的 “风 险 社 会” 中, 更 为 灵 敏 的 反 应 可 能 比 什 么 都 重 要, 它 既 包 括 开 始 的 迅 速, 也 包 括 结 束 的 迅 速。 在 更 为 宏 观 的 范 畴 内, 我 们 必 须 接 受 的 一 个 现 实 时, 我 们 可 能 必 须 在 相 当 长 的 时 间 内 和 这 些 病 毒 共 存, 直 到 这 次 全 球 性 瘟 疫 的 浪 潮 开 始 衰 落 为 止。 在 这 个 过 程 中, 2003 年 12 月 28 日 《纽 约 时 报》 的 一 篇 文 章 说 的 好 : “如 果 世 界 卫 生 组 织 拥 有 中 央 情 报 局 一 半 的 预 算, 更 多 的 生 命 就 可 能 被 挽 救。” 或 许 在 相 当 长 的 时 间 里, 我 们 要 面 对 恐 怖 主 义 与 全 球 性 的 病 毒 双 重 战 场, 它 们 都 因 我 们 越 来 越 密 切 的 世 界 联 系 而 生, 也 随 时 可 能 终 止 令 我 们 生 活 变 得 日 益 丰 富 与 方 便 的 全 球 化。
返回“焦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