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 外 思 潮 在 全 球 蠢 动
据 英 国 评 论 家 指 出, 一 旦 经 济 不 景, 失 业 者 日 益 增 多 时, 人 们 便 会 把 矛 头 指 向 外 来 移 民, 怪 罪 于 新 移 民。 作 者 认 为, 排 外 主 义 已 是 一 种 全 球 化 的 现 象, 不 论 在 哪 一 个 国 家, 都 会 出 现 极 端 排 外 主 义 政 治 势 力 兴 风 作 浪, 在 经 济 不 景 时, 他 们 的 势 力 就 更 为 可 怕。

自 法 国 极 右 派 总 统 候 选 人 勒 庞 (Le Pen) 击 败 社 会 党 总 理 若 斯 潘, 晋 身 第 二 阶 段 投 票 人 时, 世 人 对 排 外 思 潮 显 得 相 当 关 注。 之 后, 荷 兰 排 外 主 义 兼 同 性 恋 者 福 图 恩 (Pim Fortuyn) 又 被 枪 杀, 令 人 感 觉 得 世 界 犹 如 处 在 纳 粹 主 义 崛 起 的 前 夕 一 般。

在 纳 粹 主 义 欧 洲 崛 起 的 前 夕, 主 张 排 外 的 极 右 派 与 左 派 的 共 产 党 人 也 是 争 战 不 休。

其 实 大 家 留 意 到 排 外 主 义 又 成 了 一 股 新 势 力, 皆 因 西 方 传 媒 当 时 对 勒 庞 当 选 的 报 道。 但 排 外 主 义 早 在 不 知 不 觉 间, 在 香 港 和 台 湾 这 两 个 华 人 社 区 滋 长。

台 湾 版 的 勒 庞

族 群 问 题 在 台 湾 是 一 个 尾 大 不 掉 的 问 题, 1947 年 蒋 介 石 镇 压 二 二 八 的 恶 果, 至 今 仍 然 存 在。 由 于 台 独 问 题 的 出 现, 与 族 群 问 题 息 息 相 关, 因 此, 如 果 台 独 运 动 玩 得 太 过 火, 就 很 容 易 沦 为 排 外 主 义 运 动。 在 台 湾, 排 外 主 义 的 代 表, 正 是 奉 李 登 辉 为 精 神 领 袖 的 台 湾 团 结 联 盟。

台 湾 团 结 联 盟 较 早 时 在 立 法 院 提 出 要 求 总 统 和 副 总 统 候 选 人 必 须 是 在 台 湾 出 生, 这 有 人 解 读 为 "排 宋 楚 瑜" 或 "排 马 英 九" 条 款, 因 为 宋 楚 瑜 是 在 中 国 本 土 出 生, 而 马 英 九 则 在 香 港 出 生, 本 身 有 资 格 领 取 香 港 永 久 性 居 民 身 分 证 的。

这 样 的 主 张 亦 突 显 了 台 湾 团 结 联 盟 的 强 烈 排 外 倾 向, 因 为 除 了 印 尼 这 种 公 然 歧 视 华 人 的 国 家 外, 没 有 别 的 国 家 会 因 出 生 地 而 剥 夺 一 个 公 民 的 参 政 权 利。 如 果 这 些 主 张 再 进 一 步 发 展 下 去, 迟 点 可 能 要 祖 孙 三 代 在 台 湾 定 居 才 可 参 选 总 统。

台 湾 团 结 联 盟 幸 好 被 民 进 党 籍 的 总 统 陈 水 扁 压 下 去, 虽 然 这 是 一 种 令 人 烦 燥 不 安 的 噪 音, 但 未 构 成 重 大 的 政 治 冲 突 或 难 题。 但 香 港 的 排 外 主 义, 却 是 由 政 府 一 手 安 排, 阻 碍 了 国 家 统 一 的 步 伐。

香 港 的 "民 粹 主 义"

根 据 1999 年 1 月 29 日 香 港 终 审 法 院 的 判 决, 香 港 永 久 居 民 在 中 国 所 生 的 子 女, 都 可 以 成 为 香 港 永 久 居 民。 这 个 判 决 改 变 了 一 贯 用 由 中 国 政 府 发 出 的 单 程 证 来 控 制 人 口 的 制 度, 政 府 当 然 相 当 不 悦。

香 港 政 府 为 了 争 取 市 民 支 持 人 大 释 法, 竟 然 抛 出 167 万 人 会 实 时 涌 入 香 港 的 言 论, 又 指 这 些 人 在 香 港 是 一 群 大 食 懒。 香 港 政 府 的 麦 卡 锡 式 做 法, 成 功 令 香 港 人 仇 视 由 中 国 来 港 的 新 移 民。 虽 然 未 有 大 型 的 打 斗 发 生, 但 香 港 政 府 若 不 去 好 好 善 后 的 话, 根 据 南 洋 的 族 群 冲 突 经 验, 之 后 要 收 拾 残 局 就 难 乎 其 难, 这 明 显 有 碍 香 港 与 中 国 的 整 合。

香 港 人 和 台 湾 人 都 并 非 未 曾 尝 过 排 外 主 义 的 苦 头 : 英 国 的 排 外 主 义 曾 令 香 港 人 丧 失 英 国 国 籍; 台 湾 外 省 人 的 排 外 主 义, 则 使 台 湾 本 省 人 吃 了 数 十 年 的 苦 头。 为 何 香 港 人 和 台 湾 人 换 了 一 个 角 度, 便 干 出 像 勒 庞 等 人 做 的 事 ?

人 类 共 同 的 劣 根 性

其 实 排 外 主 义 的 主 要 支 持 者, 并 不 是 身 居 高 位 的 商 人。 对 商 人 来 说, 更 多 的 外 来 移 民, 代 表 了 更 多 的 廉 价 劳 动 力, 对 他 们 当 然 是 好 事。 但 基 层 市 民 可 不 是 这 样 看, 外 来 移 民 代 表 了 与 他 们 抢 饭 碗 的 人。很 多 基 层 市 民 都 不 认 为 因 为 经 济 衰 退 和 转 型 才 使 他 们 失 去 饭 碗, 而 只 是 因 为 这 些 外 来 人 抢 掉 自 己 的 饭 碗。

不 论 在 印 尼、 香 港、 台 湾 以 至 法 国、 德 国 等 国 家 或 地 方 都 出 现 这 种 思 想, 这 已 是 一 种 不 论 东 西 方 的 人 类 共 同 劣 根 性。 一 旦 经 济 不 景, 失 业 者 日 益 增 多 时, 他 们 便 会 把 矛 头 指 向 外 来 移 民, 怪 罪 于 新 移 民, 而 当 这 种 不 经 分 辨 的 主 张 有 市 场 时, 就 会 给 那 些 投 机 政 客 制 造 不 用 本 钱 的 机 会, 弃 社 会 安 宁 于 不 顾, 趁 机 捞 取 政 治 资 本, 在 政 坛 上 迅 速 崛 起。

不 论 是 英 国 国 家 党、 澳 洲 的 单 一 民 族 党, 以 至 法 国 勒 庞 的 国 民 阵 线、 荷 兰 福 图 恩 的 名 单, 甚 至 台 湾 的 台 湾 团 结 联 盟、 香 港 的 特 区 政 府, 这 些 都 是 借 排 外 主 义 崛 起 的 新 政 治 势 力。

南 洋 华 人 的 警 惕

只 要 失 业 问 题 仍 没 有 妥 善 处 理, 美 国 经 济 仍 以 牛 步 复 苏, 不 论 在 西 方 国 家 或 在 其 他 地 区, 排 外 主 义 的 情 绪 难 免 仍 会 继 续 滋 长。

将 这 趋 势 放 在 马 来 西 亚 和 新 加 坡 地 区, 马 来 西 亚 的 某 些 政 党 可 能 不 断 以 新 加 坡 甚 至 马 来 西 亚 华 人 作 为 话 题, 制 造 区 域 紧 张 捞 取 政 治 本 钱。

而 在 印 尼 这 个 有 悠 久 排 外 主 义 传 统 的 国 家, 只 要 经 济 出 了 一 点 小 乱 子, 华 人 便 很 可 能 首 当 其 冲, 身 受 其 害。 笔 者 有 不 少 印 尼 出 生 的 华 裔 朋 友, 宁 愿 在 香 港 发 展 也 不 愿 留 在 印 尼, 也 便 是 印 尼 的 排 外 主 义 传 统 太 可 怕。

排 外 主 义 已 是 一 种 全 球 化 的 现 象, 不 论 在 哪 一 个 国 家, 都 会 出 现 极 端 排 外 主 义 政 治 势 力 兴 风 作 浪, 在 经 济 不 景 时, 他 们 的 势 力 就 更 为 可 怕。

大 家 应 时 刻 警 惕, 并 且 强 力 反 对 这 类 危 害 社 会 安 宁 的 主 张, 将 他 们 消 灭 于 萌 芽 状 态, 这 样 世 界 才 会 和 平。
返回“焦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