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外 著 名 科 学 家 谈 科 学 精 神 与 学 术 道 德

据 中 国 消 息, 科 学 精 神 和 学 术 道 德 事 关 一 名 科 学 工 作 者 的 成 败。 科 学 精 神 是 支 持 科 学 工 作者 成 功 进 行 科 学 探 索 的 根 基, 它 们 究 竟 涵 盖 了 哪 些 内 容 ? 在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获得 者、 清 华 大 学 教 授 杨 振 宁 先 生 80 寿 辰 之 际, 清 华 大 学 盛 邀 海 内 外 著 名 科 学 家云 集 清 华 园, 举 行 前 沿 科 学 国 际 研 讨 会。 在 此 期 间,中 外 科 学 家 就 自 己 对 科 学 精 神 和 学 术 道 德 的 理 解, 发 表 了 如 下 见 解。

热 爱

杨 乐 (中 国 科 学 院 院 士、 中 国 科 学 院 数 学 与 系 统 科 学 研 究 所 研 究 员、 著 名 数 学 家) : 作 为 一 名 科 学 工 作 者 应 该 对 科 学 事 业 有 非 常 深 的 热 爱, 要 有 追 求 真理、 孜 孜 不 倦、 锲 而 不 舍 的 精 神, 而 不 是 将 科 学 看 成 是 自 己 可 以 升 级、 可 以 获 奖、 可 以 为 个 人 谋 取 私 利 的 一 种 手 段。 现 在 有 些 人 受 到 社 会 大 环 境 的 影 响, 在 这 些 方 面 有 些 问 题, 考 虑 自 身 利 益 的 地 方 比 较 多, 这 是 科 学 工 作 者 的 致 命 伤。

执 著 和 兴 趣

朱 经 武 (美 国 国 家 科 学 院 院 士、 中 国 科 学 院 外 籍 院 士、 香 港 科 技 大 学 校 长、著 名 超 导 专 家) : 我 认 为 科 学 工 作 者 所 要 坚 持 的 科 学 精 神 第 一 是 执 著。 执 著 的 基 础 是 兴 趣。 一 名 优 秀 科 学 工 作 者 的 工 作 主 要 是 朝 自 己 的 兴 趣 方 向 发 展, 一 个 人 只 有 当 他 做 自 己 有 兴 趣 的 东 西 时 才 不 会 感 到 厌 烦。 其 实 科 学 家 做 的 工 作 是 世 界 上 最 高 兴 的 工 作, 人 家 给 我 们 钱, 养 我 们 做 自 己 的 嗜 好, 这 是 不 会 有 怨 言 的。 在 科 学 探 索 的 过 程 中, 如 果 要 想 有 大 的 发 现, 就 要 有 执 著 的 精 神。 在 科 学 探 索 整 个 过 程 里 边 得 到 的 满 足 感, 很 多 时 候 比 得 到 结 果 还 要 高 一 层。 要 淡 泊 明 志, 宁 静 致 远, 这 对 从 事 科 学 事 业 的 人 是 最 重 要 的。

李 家 明 (中 国 科 学 院 院 士、 清 华 大 学 理 学 院 教 授) : 要 保 持 对 自 然 界 的 兴 趣, 这 对 科 学 工 作 者 是 最 重 要 的。

乐 观

朱 经 武 : 在 从 事 科 学 研 究 的 过 程 中 一 定 要 乐 观。 即 使 有 失 败, 也 还 是 学 到 了 东 西。 在 人 生 整 个 过 程 中 总 是 会 学 到 东 西、 得 到 东 西, 也 就 是 人 家 说 的 "失 败 乃 成 功 之 母"。 在 失 败 的 过 程 中 我 们 可 以 学 到 许 多 教 训。 一 下 子 就 成 功 是 我 们 所 希 望 的, 但 这 是 不 太 可 能 的 事 情。 杨 振 宁 先 生 本 人 也 曾 说 过, 不 是 每 一 次 碰 到 什 么 就 一 定 能 成 功 的。

好 奇 心

邱 成 桐 (美 国 国 家 科 学 院 院 士、 中 国 科 学 院 外 籍 院 士、 美 国 哈 佛 大 学 教 授、清 华 大 学 名 誉 教 授、 费 尔 兹 奖 获 得 者、 著 名 数 学 家) :最 重 要 的 是 好 奇, 对 基 本 的、 大 自 然 的 现 象 有 很 重 的 好 奇 心。 有 了 好 奇 心 才 会 去 探 索, 去 学 习, 慢 慢 就 会 成 功; 有 了 好 奇 心 才 会 有 创 造 力。 创 造 力 是 我 们 这 个 国 家 的 年 轻 人 最 需 要 的, 没 有 创 造 力 就 不 能 在 科 学 探 索 中 找 到 深 的 方 向, 只 有 找 到 深 的 方 向 , 科 学 才 会 发 展 起 来, 才 不 会 去 依 赖 其 他 国 家。

创 新

朱 经 武 : 我 认 为 科 学 工 作 者 所 要 坚 持 的 科 学 精 神 还 有 创 新。 要 日 日 新 才 行,不 能 跟 着 人 家 赶 时 髦, 这 是 很 重 要 的。

杨 乐 : 科 学 研 究 本 身 来 讲 是 一 个 创 造 性 工 作, 最 重 要 的 是 要 有 创 新 的 精 神。在 人 家 积 累 的 基 础 上 继 续 研 究, 有 所 创 新。 研 究 工 作 本 身 的 好 坏, 很 大 程 度 上 取 决 于 创 造 性 的 程 度 怎 么 样, 越 是 水 平 高 的 东 西 创 造 性 越 强。

诚 实

聂 华 桐 (清 华 大 学 高 等 研 究 中 心 主 任、 美 国 纽 约 州 立 大 学 石 溪 分 校 杨 振 宁 理 论 物 理 研 究 所 荣 休 教 授、 友 谊 奖 获 得 者、 著 名 物 理 学 家) : 我 认 为 真 正 做 出 杰 出 工 作 的 人 的 品 质 是 诚 实。 有 很 多 事 情 是 你 根 本 不 知 道 的, 要 去 探 求 不 知 道 的 事 情, 就 会 有 各 种 各 样 的 可 能 性, 其 中 只 有 一 个 是 对 的。 要 想 真 正 找 到 事 物 的 本 源, 就 要 对 自 己 诚 实。 有 些 人 容 易 骗 自 己, 骗 别 人 是 不 诚 实, 骗 自 己 也 是 不 诚 实。 不 诚 实 的 话, 就 很 难 找 到 真 正 的 答 案。 对 别 人 诚 实, 尤 其 是 对 自 己 诚 实, 这 是 所 有 做 研 究 工 作 做 得 出 色 的 人 的 共 性。

徐 立 之 (加 拿 大 多 伦 多 大 学 医 学 院 教 授、 香 港 大 学 候 任 校 长) : 作 为 科 学 工 作 者 最 主 要 的 品 格 就 是 要 诚 实, 即 使 自 己 的 研 究 结 果 跟 别 人 不 一 样, 也 要 根 据 自 己 的 结 果 进 行 分 析。 许 多 事 实 证 明, 很 多 很 重 要 的 发 现, 都 是 结 果 跟 别 人 不 一 样。 在 科 学 研 究 的 过 程 中 需 要 跟 别 人 交 流, 讨 论, 在 这 个 过 程 中 要 信 任 别 人, 合 作 中 要 有 诚 恳 的 心 态。

怀 疑

聂 华 桐 : 有 些 人 不 喜 欢 研 究 科 学 的 人, 是 因 为 他 们 对 事 物 总 是 持 有 一 个 怀 疑 的 态 度, 但 这 恰 恰 是 科 学 工 作 者 所 需 要 的 一 种 精 神。 要 真 正 想 做 出 杰 出 的 工 作, 就 不 能 碰 运 气。 从 科 学 的 角 度 讲, 真 实 是 最 重 要 的。

不 断 探 索

李 家 明 : 科 学 工 作 者 需 要 不 断 探 索, 要 有 毅 力 去 弄 清 楚, 弄 明 白, 而 且 是 全 面 的。 不 能 只 是 局 部 的、 或 者 像 鸵 鸟 一 样 的。

聂 华 桐 : 作 为 一 名 教 师, 要 使 学 生 具 备 真 正 探 求 真 实 的 基 本 的 态 度; 使 学 生 对 一 些 事 情 能 有 一 些 理 解。 探 求 根 源 的 这 种 态 度 是 最 重 要 的, 这 要 有 兴 趣, 没 有 兴 趣 就 没 有 投 入。

不 怕 困 难

徐 立 之 : 科 学 工 作 者 应 集 中 自 己 的 思 想, 做 自 己 喜 欢 做 的 事 情。 在 探 索 的 过 程 中 有 时 很 遇 到 许 多 困 难, 应 不 怕 困 难。 现 在 的 技 术 也 很 多, 研 究 科 学 应 找 不 同 的 办 法, 跟 不 同 领 域 的 学 者 合 作, 才 会 达 到 自 己 想 达 到 的 结 果。

严 谨

杨 乐 : 在 科 学 上 要 有 非 常 严 谨 的 精 神, 这 一 点 应 该 从 学 生 时 代 就 开 始 培 养。科 学 本 身 是 非 常 严 谨 的, 尤 其 是 像 我 所 从 事 的 数 学 研 究, 就 是 一 门 非 常 严 谨 的 科 学, 在 进 行 科 学 研 究 的 过 程 中 要 有 非 常 严 谨 的 学 风, 不 能 凭 大 概 和 想 当 然 这 样 的 态 度 进 行 科 学 研 究。

关 于 学 术 道 德

科 学 工 作 者 是 影 响 社 会 精 神 的 一 支 重 要 力 量, 是 净 化 社 会 的 一 个 重 要 方 面。 他 们 的 职 责 不 仅 仅 是 提 供 科 学 成 果, 更 重 要 的 是 提 供 科 学 精 神、 科 学 思 想 和 科 学 知 识, 给 社 会 以 影 响, 提 升 社 会 道 德 水 准。 在 社 会 大 环 境 日 趋 浮 躁 的 今 天,如 何 使 科 学 工 作 者 能 够 坚 守 自 己 的 职 责, 中 外 科 学 家 们 有 自 己 的 见 解。

朱 经 武 教 授 : 科 研 的 伦 理 对 科 学 工 作 者 来 说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如 果 我 们 把 这 个 伦 理 破 坏 了 的 话, 那 么 这 个 世 界 对 科 学 工 作 者 就 完 全 没 有 信 心 了, 信 心 对 一 个 人 的 成 长 乃 至 整 个 社 会 的 发 展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很 多 人 做 了 东 西 出 来, 实 验 有 很 多 人 去 重 复, 来 验 证 是 不 是 对 的, 但 有 很 多 东 西 并 不 是 每 个 人 都 有 机 会 和 能 力 去 重 复, 所 以 从 事 科 学 工 作 的 人 一 定 要 有 很 高 尚 的 品 德, 不 能 作 假, 不 能 抄 袭。 因 为 创 新 表 示 的 是 一 个 人 最 开 始 做 出 来 的 东 西。 科 学 家 最 主 要 的 是 希 望 到 一 个 别 人 没 有 走 过 的 地 方, 呼 吸 别 人 没 有 呼 吸 过 的 空 气, 看 别 人 没 有 看 过 的 东 西。 抄 袭 就 破 坏 了 这 样 的 原 则。

李 家 明 : 不 论 什 么 行 当, 只 要 本 着 它 自 身 的 道 德 伦 理 去 做 , 就 不 会 出 现 学 术 道 德 问 题。 没 有 搞 清 楚 就 是 没 有 搞 清 楚, 我 们 的 祖 先 都 说 过 : 知 之 为 知 之, 不 知 为 不 知, 是 知 也。 现 在 这 个 社 会 环 境, 由 于 种 种 问 题 和 诱 惑, 使 一 些 人 无 法 坚 持 这 个 简 单 的 常 识。 现 在 已 经 是 21 世 纪 了, 各 行 各 业 的 出 路 也 很 多, 如 果 自 己 不 适 合 从 事 对 自 然 的 探 索 工 作, 不 能 天 天 想 着 去 弄 清 楚 未 知 的 自 然 奥 秘, 还 有 很 多 出 路, 为 什 么 一 定 要 从 事 这 个 行 当 呢 ? 先 要 养 成 习 惯, 要 自 己 做 好 准 备, 也 喜 欢 从 事 科 学 研 究, 那 将 来 就 可 以 干 这 个 行 当。 年 轻 人 要 明 白 这 个 道 理, 有 兴 趣, 就 有 乐 趣。 每 个 行 当 都 有 每 个 行 当 的 基 本 要 求, 有 的 行 当 如 果 从 赚 钱 的 角 度 讲, 比 教 授 赚 得 还 多 呢。

邱 成 桐 : 有 些 学 问 错 了 也 还 发 表, 这 是 基 本 的 做 学 问 的 人 不 应 当 做 的 事。 学 校 也 好、 国 家 领 导 也 好, 都 很 希 望 科 学 工 作 者 能 赶 快 出 一 些 优 秀 的 成 果, 但 有 些 科 研 是 需 要 一 些 时 间 才 能 出 来 的。 明 知 道 有 错, 也 拿 出 去 发 表, 赶 着 发 表;或 者 急 于 发 表, 抄 袭 也 敢 做。 这 种 风 气 是 不 好 的, 学 生 会 知 道, 慢 慢 会 对 学 生 产 生 不 好 的 影 响。 他 们 会 觉 得, 既 然 学 问 可 以 抄 袭, 他 们 在 考 试 中 也 就 可 以 作 弊, 也 就 没 有 兴 趣 认 真 读 书 了。 我 认 为 一 些 很 出 名 的 导 师 现 在 帮 助 本 科 生 和 研 究 生 不 够, 学 问 做 出 名 之 后, 他 们 花 很 多 的 时 间 在 行 政 上, 去 参 加 种 种 不 同 的 政 治 活 动, 很 多 时 间 是 在 外 面 跑, 占 去 了 许 多 指 导 学 生 的 时 间, 我 觉 得 没 有 这 个 必 要。 评 议 人 可 以 从 国 际 上 找, 不 一 定 要 自 己 做。 有 的 通 过 通 信 的 方 式 就 够 了, 不 用 常 常 开 会。 总 之, 研 究 人 员 主 要 的 时 间 还 是 要 花 在 研 究 工 作 上, 投 入 到 教 学 工 作 中, 这 才 是 最 重 要 的。 本 来 已 经 在 研 究 工 作、 教 学 工 作 中 取 得 了 一 些 成 绩, 由 于 花 一 些 时 间 在 行 政 上, 做 学 问 的 时 间 少 了, 学 问 就 不 大 懂 了, 不 大 懂 了 以 后 又 由 于 你 的 地 位 随 便 讲 话, 影 响 很 大, 应 得 到 重 视 的 人 因 为 你 不 懂 而 否 定 了 人 家, 会 影 响 和 挫 伤 这 一 部 分 人 的 积 极 性, 而 另 一 部 分 不 应 受 到 重 视 而 仅 仅 因 为 你 不 懂 就 受 到 重 视 的 人 可 能 会 很 感 激 你, 但 实 际 上 是 助 长 了 学 术 上 的 浮 夸 之 风。 因 此, 评 阅 人 对 评 阅 的 学 问 要 懂。 有 些 专 家 曾 经 是 内 行, 但 因 为 很 久 没 有 在 一 线 做 研 究 了, 或 者 在 第 一 线 做 研 究 的 时 间 越 来 越 少 了, 就 变 得 不 是 最 好 的 了。 做 学 问 就 是 这 样, 如 果 有 一 段 时 间 不 做, 就 生 疏 了, 就 不 可 能 是 最 好 的 了。 因 此, 要 找 一 直 在 一 线 工 作 的 优 秀 者 来 担 当 评 委, 他 们 才 是 最 有 发 言 权 的。

杨 乐 : 学 术 道 德 现 在 确 实 存 在 一 些 问 题, 但 剽 窃 和 弄 虚 作 假 最 突 出 的 例 子 确 实 是 个 别 人, 应 该 说 普 遍 的 学 术 道 德 标 准 比 较 过 去 严 谨 的 情 况 总 体 有 所 下 降。这 同 你 搞 科 学 研 究 的 目 的 到 底 是 为 什 么 有 关。 如 果 你 从 事 科 学 研 究 本 身 是 你 对 科 学 有 兴 趣, 认 为 自 己 的 工 作 是 整 个 大 的 科 学 研 究 的 一 部 分, 是 使 得 社 会 能 够 进 步, 科 学 能 够 发 展 的 有 意 义 的 工 作, 是 要 达 到 这 样 的 目 的, 而 不 是 从 这 个 中 间 得 到 个 人 的 某 些 利 益, 如 果 是 这 样 一 个 比 较 好 的 愿 望 和 理 想 的 话, 就 不 会 出 现 学 术 腐 败 问 题。 学 术 道 德 建 设 当 然 也 是 一 个 长 期 培 养 的 过 程, 作 为 导 师 来 讲, 在 学 生 年 轻 的 时 候, 就 要 对 他 们 有 比 较 深 的 训 练 和 影 响, 比 如 说 数 学 证 明, 用 到 了 某 一 办 法, 这 个 办 法 是 从 前 某 些 文 献 上 已 经 有 的, 或 者 说 有 些 基 本 思 想 是 人 家 的, 我 们 就 必 须 要 表 明, 而 不 能 含 含 糊 糊 就 写 在 那, 使 读 者 认 为 是 你 自 己 想 出 来 的。 你 所 引 的 参 考 材 料 必 须 要 与 你 的 工 作 有 关, 比 你 早 的, 或 者 你 文 章 中 任 何 一 点 受 到 人 家 启 发 的, 都 必 须 清 清 楚 楚 地 标 明 出 来。 现 在 学 术 交 流 越 来 越 多, 我 们 要 跟 人 家 讨 论, 在 讨 论 中 得 到 益 处, 有 些 观 点 和 思 想 是 人 家 的, 在 文 章 中 间 都 要 标 明 出 来, 要 养 成 严 谨 的 治 学 风 气, 这 对 一 名 科 学 工 作 者 的 成 长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返回 “教育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