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 败 的 推 销 员 成 功 的 物 理 学 家
- 访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获 得 者 Martinus J.G. Veltman
"我 不 是 个 超 现 实 主 义 者, 我 也 不 贪 恋 金 钱, 但 人 只 有 满 足 了 基 本 的 需要, 才 能 做 他 喜 欢 做 的 事 情, 做 他 喜 欢 的 研 究 … … 不 同 的 民 族, 不 同 的 个 人 都 会 遇 到 艰 难 的 时 候"。 对 于 Martinus J.G. Veltman 来 说, 二 战 后 的 大 学 时 光, 是 他 人 生 中 最 艰 难 的 岁 月。 为 了 生 存, 他 在 学 习 之 余 不 得 不 去 打 零 工。最 难 忘 的 他 做 推 销 员 的 经 历, 一 年 中 只 推 销 出 去 了 一 件 产 品。 这 段 艰 难 的 岁月 和 失 败 的 推 销 员 经 历 让 他 明 白, 既 然 自 己 不 能 在 商 界 中 做 出 成 就, 那 么 莫 不 如 从 事 自 己 所 喜 欢 的 事 业 - 物 理 研 究。

Martinus J.G. Veltman 曾 说 过, 每 一 位 物 理 学 家 在 高 中 时 都 会 遇 到 一 位 好 老师, 对 他 来 说, 的 确 如 此。 他 所 就 读 的 高 中 在 荷 兰 是 教 学 质 量 很 高 的 高 中,那 时 他 很 依 赖 老 师, 并 不 清 楚 自 己 要 做 什 么。 幸 运 的 是 他 遇 到 了 布 谊 诺 斯 老 师, 他 们 像 朋 友 式 的 谈 心。 布 谊 诺 斯 先 生 不 赞 成 单 纯 教 给 学 生 知 识, 他 帮 助学 生 了 解 他 们 自 己 的 个 性, 发 掘 学 生 身 上 的 优 点。 Martinus J.G. VeltmanV 听 取 了 他 的 意 见, 考 取 了 大 学, 开 始 了 物 理 研 究 的 生 涯。

对 Martinus J.G. Veltman 来 说, 物 理 研 究 的 博 奕 路 并 不 是 一 帆 风 顺 的。 1961年, 他 来 了 坐 落 在 日 内 瓦 的 欧 洲 高 能 实 验 室 工 作。 最 初 的 日 子 他 很 失 落, 因为 他 没 有 遇 到 像 布 谊 诺 斯 先 生 那 样 的 好 老 师, 而 且 先 前 主 攻 的 是 理 论 物 理,而 实 验 室 则 偏 重 于 实 验 物 理 的 研 究, 但 他 没 有 像 当 初 做 推 销 员 一 样 放 弃 自 己挚 爱 的 研 究 事 业。 一 年 半 以 后, 他 真 正 了 解 了 实 验 室 的 运 用, 并 从 此 突 破 了自 己 的 研 究 框 架, 与 诸 多 优 秀 物 理 研 究 人 才 一 起 投 入 到 实 验 中 去。 他 认 为"实 验 是 学 习 知 识 的 方 式", 并 对 其 乐 此 不 疲。

Martinus J.G. Veltman 先 前 学 习 的 理 论 知 识 对 他 进 行 物 理 实 验 提 供 了 良 好 的理 论 支 持。 "理 论 物 理 学 家 所 了 解 的 东 西 只 有 在 实 验 中 才 能 获 得。 所 以 要 进行 物 理 实 验, 了 解 整 个 事 情 发 生 的 过 程 ,了 解 其 中 发 生 的 微 小 的 变 化, 这 样才 能 真 正 理 解 所 学 的 理 论, 掌 握 其 中 的 本 质。"

1963 年 进 行 的 中 微 子 实 验 是 他 的 研 究 生 涯 中 相 当 重 要 的 一 次 实 验。 "这 个 实 验 很 难, 但 我 们 最 终 成 功 了。 这 个 实 验 给 我 们 带 来 了 全 新 领 域 的 东 西, 那时 我 们 还 没 有 很 好 的 理 论 支 撑, 我 们 不 知 道 在 实 验 中 能 看 到 什 么, 就 像 门 外 汉 一 样, 后 来 我 们 看 到 了 很 多 新 的 粒 子。 这 种 经 历 很 让 人 兴 奋, 在 其 后 的 实验 中 我 再 也 没 享 受 过 那 种 感 觉 了。" 1968 年, Martinus J.G. Veltman 又 去 了 洛克 菲 勒 大 学 继 续 中 微 子 实 验, 这 段 研 究 生 活 为 他 艰 难 的 研 究 带 来 了 曙 光, 他 开 始 潜 心 对 他 所 收 集 到 的 数 据 进 行 整 理 和 深 入 的 理 论 分 析。

1969 年 春 天, 对 高 能 物 理 表 示 出 研 究 兴 趣 的 年 仅 22 岁 的 Gerardus't Hooft 成了 Martinus J.G. Veltman 教 授 的 学 生。 通 过 几 年 艰 苦 的 研 究, 他 们 最 终 取 得 了丰 硕 的 成 果 : 使 得 电 弱 相 互 作 用 的 非 阿 贝 尔 规 范 理 论 成 为 一 个 一 个 非 常 有 效 的 理 论 机 器, 正 像 二 十 多 年 前 的 量 子 电 动 力 学 一 样, 可 以 开 始 对 它 实 行 精 确的 计 算。 这 项 研 究 工 作 为 研 究 人 员 提 供 了 一 个 具 有 很 强 和 很 精 确 功 能 的 "理论 机 器" 来 预 言 和 证 实 各 种 基 本 粒 子 的 存 在 和 行 为, 他 们 最 终 因 阐 明 物 理 中 电 弱 相 互 作 用 的 量 子 结 构 而 荣 获 1999 年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从 理 论 物 理 研 究 转 入 实 验 物 理 研 究 并 最 终 确 定 自 己 的 研 究 方 向, Martinus J.G. Veltman 经 历 了 许 多 艰 难 曲 折。 "我 喜 欢 创 造 性 的 工 作, 喜 欢 接 受 新 事 物, 喜 欢 探 究 事 物 的 本 质。" 而 兴 趣、 坚 持 都 是 取 得 成 功 的 重 要 因 素。 "兴 趣 使 你 永 远 会 关 注 这 件 事, 愿 意 花 时 间 去 了 解 你 想 研 究 的 东 西, 这 样 你 才 能够 有 机 会 获 得 成 功。"

谈 到 孩 子 的 教 育 问 题, Martinus J.G. Veltman 强 调 "读 很 多 东 西, 学 很 多 东西 并 不 重 要", 重 要 的 是 让 学 生 了 解 知 识 的 形 成 过 程。 对 物 理 学 科 来 说,"要 让 学 生 了 解 他 们 研 究 的 是 什 么, 让 他 们 看 实 验, 亲 手 做 实 验, 同 时 年 轻人 之 间 要 进 行 合 作。 太 多 的 理 论 知 识 和 光 学 知 识 并 不 很 重 要, 就 像 我 一 样,1963 年 我 做 的 中 微 子 实 验, 我 一 下 子 就 明 白 了, 这 就 是 我 学 的 东 西。"
返回 “教育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