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战 争 中 走 出 来 的 诺 贝 尔 奖 获 得 者
- 访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获 得 者 Jack Steinberger
人 的 一 生 中, 常 常 会 面 临 许 多 选 择, 而 外 在 环 境 往 往 是 人 做 出 抉 择 的 重 要 因 素。 1942 年 爆 发 的 珍 珠 港 战 争 使 美 国 卷 入 了 二 战, 许 多 美 国 人 的 命 运 也 从 此 改 变。 正 是 这 场 战 争, 改 变 了 Jack Steinberger 的 人 生, 使 他 走 进 了 物 理 学 研 究 的 瀚 海。 "我 的 本 科 是 学 化 学 的, 就 物 理 学 的 研 究 来 说, 仅 仅 因 为 珍 珠 港 的 事 件 促 使 我 做 出 了 这 样 的 选 择, 后 来 对 物 理 逐 渐 产 生 了 兴 趣, 并 继 续 深 入 研 究 下 去。"

Jack Steinberger 生 于 德 国 一 个 犹 太 商 人 家 庭, 母 亲 是 一 位 中 学 教 师, 会 讲 法 语 和 英 语, 这 为 他 童 年 时 期 的 学 习 创 造 了 有 利 的 环 境, 而 聪 明 和 蔼 的 父 亲 也 对 他 的 人 生 产 生 了 重 要 的 影 响。 1934 年, 由 于 其 父 不 满 纳 粹 掌 权, 借 德 国 犹 太 人 商 会 的 机 会 举 家 迁 到 了 美 国。 到 美 国 后, 法 罗 尔 先 生 收 养 了 他 并 给 了 他 很 大 帮 助, 法 罗 尔 先 生 住 在 一 个 富 有 的 社 区, 这 使 Jack Steinberger 有 机 会 接 受 了 良 好 的 高 中 教 育, 为 他 其 后 的 求 学 之 路 和 人 生 发 展 打 下 了 坚 实 的 基 础。

高 中 毕 业 后, Jack Steinberger 考 入 了 芝 加 哥 大 学 化 学 习 系, 1942 年 大 学 毕 业 后, Jack Steinberger 走 上 了 参 军 之 路。 正 是 在 军 队 里, 他 第 一 次 接 触 了 物 理,开 始 了 物 理 学 的 研 究, 1943 年 初, 麻 省 理 工 大 学 的 研 究 所 开 始 研 究 德 国 投 放 的 炸 弹, 有 关 物 理 粒 子 的 研 究 也 成 为 热 门 课 题。 在 学 习 了 几 个 月 的 电 磁 波 理 论 的 特 殊 课 程 之 后, 他 被 送 到 在 MIT 辐 射 实 验 室 工 作, 并 在 此 期 间 第 一 次 接 触 到 固 体 物 理。 当 时 该 实 验 室 正 在 研 制 雷 达 轰 炸 制 导 系 统, 他 参 加 了 天 线 组。 "我 很 荣 幸 能 参 与 到 战 后 有 关 物 理 粒 子 的 研 究 中 去, 因 为 战 后 这 方 面 的 研 究 很 热, 能 参 与 这 方 面 的 研 究 实 在 是 很 幸 运 。 " 在 MIT 良 好 的 研 究 环 境 中, 他 有 机 会 和 著 名 的 物 理 学 家 珀 塞 尔 和 施 温 格 等 学 者 一 同 工 作, 为 他 日 后 深 入 物 理 研 究 奠 定 了 良 好 的 基 础。

如 果 说 战 争 改 变 了 他 的 人 生 选 择, 那 么 Fermi 教 授 则 是 引 导 他 深 入 物 理 学 研 究 殿 堂 的 幸 运 之 神。 战 后, 他 回 到 芝 加 哥 大 学 继 续 攻 读 博 士 学 位, 遇 到 了 Fermi 教 授。 他 渊 博 的 知 识、 对 工 作 的 投 入、 善 于 把 一 切 事 情 深 入 浅 出 的 工 作 方 法、 大 胆 创 新 的 精 神 让 许 多 学 生 受 益 匪 浅, 包 括 Jack Steinberger 和 杨 振 宁、李 政 道 等 教 授。当 时 Jack Steinberger 在 选 择 博 士 论 文 题 目 时 本 想 做 一 个 理 论 研 究, 但 似 乎 感 到 力 不 能 及。 Fermi 教 授 推 荐 他 从 事 宇 宙 射 线 中 的 介 子 问 题,并 鼓 励 他 自 己 做 这 个 实 验, 让 他 独 立 去 收 集 资 料、 数 据 并 对 其 做 分 析, 锻 炼 和 培 养 了 他 独 立 工 作、 独 立 钻 研 的 精 神, 并 为 他 日 后 的 研 究 积 淀 了 良 好 的 科 学 素 养, 也 为 他 日 后 取 得 如 此 大 的 成 就 铺 路 搭 桥 : 他 的 这 个 实 验 为 后 来 的 弱 相 互 作 用 概 念 奠 定 了 实 验 基 础。 他 最 终 因 提 出 中 微 子 束 方 法 和 发 现 第 二 代 中 微 子 因 而 证 实 了 轻 子 的 多 代 结 构, 分 享 了 1988 年 的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社 会 环 境 的 变 化, Fermi 教 授 的 引 导 和 培 养, 让 他 选 择 了 物 理 研 究, 正 如 Jack Steinberger 所 说 : 每 个 人 的 生 活 是 不 能 重 复 两 次, 人 们 无 法 比 较 先 前 从 未 做 过 的 事 情。 战 争 的 机 缘 把 他 带 进 了 物 理 研 究 的 世 界, 但 其 后 的 深 入 研 究 和 成 就 的 获 得 是 与 他 个 人 的 兴 趣 和 艰 苦 奋 斗 分 不 开 的。

说 到 成 功 的 因 素, Jack Steinberger 先 生 认 为, 这 些 因 素 是 多 方 面 的。 "就 我 个 人 来 说, 我 从 来 没 有 觉 得 成 功 是 我 一 个 人 努 力 的 结 果。 我 从 不 急 功 近 利,我 只 想 着 要 把 工 作 做 好, 从 来 没 想 这 要 成 为 一 个 什 么 样 的 人, 对 于 成 功、 权 力、 财 富 我 想 得 不 多, 要 更 多 地 想 着 工 作, 完 全 投 入 于 我 地 工 作, 专 心 于 我 的 工 作, 这 很 重 要。"

"我 能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的 殊 荣 是 因 为 我 比 别 人 稍 许 幸 运, 比 别 人 稍 许 聪 明,比 别 人 有 机 会"。 但 机 会 总 是 垂 青 有 准 备 的 头 脑, 正 是 他 的 上 述 品 格, 使 他 抓 住 了 对 每 一 个 研 究 者 来 说 都 公 平 存 在 的 机 会, 使 他 攀 上 了 物 理 科 学 的 顶 峰, 摘 取 了 科 学 王 冠 上 的 明 珠 - -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返回 “教育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