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 着 兴 趣 走
- 访 诺 贝 尔 奖 物 理 学 获 得 者 Rudolf L. Mossbauer
Rudolf L. Mossbauer 完 全 是 靠 着 自 己 的 兴 趣 走 上 科 学 家 之 路 的。 "我 对 许 多 学 科 都 感 兴 趣, 包 括 数 学, 我 那 时 也 并 不 十 分 清 楚 自 己 要 进 入 哪 个 领 域,但 我 对 物 理 的 兴 趣 持 续 的 时 间 最 长, 我 参 与 了 很 多 物 理 研 究, 我 最 终 选 择 了 物 理。"

Rudolf L. Mossbauer1929 年 生 于 德 国 的 慕 尼 黑, 并 在 那 里 度 过 了 自 己 的 童 年。 还 是 在 中 学 时 他 就 对 物 理 发 生 了 兴 趣, 几 乎 所 有 的 闲 暇 时 间 都 用 来 阅 读 有 关 物 理 学 的 书 籍。 1948 年, 他 考 入 了 慕 尼 黑 技 术 大 学 物 理 系 学 习, 三 年 后 以 优 异 的 成 绩 提 前 毕 业。 1955 年 硕 士 毕 业 后, 他 去 了 海 德 堡 的 Max Planck 物 理 研 究 所 担 任 研 究 助 理, 并 开 始 了 博 士 论 文 的 准 备 工 作。 1958 年, 他 顺 利 拿 到 了 博 士 学 位。

海 德 堡 的 工 作 经 历 铸 造 了 他 一 生 中 最 光 辉 的 成 就。 "我 很 喜 欢 那 里 的 工 作。 我 和 许 多 研 究 者 建 立 起 了 良 好 的 合 作 关 系。 在 那 里 我 学 习 到 了 许 多 电 子 方 面 的 东 西, 我 亲 自 购 置 实 验 室 设 备, 亲 自 动 手 做 实 验, 这 是 我 最 大 的 收 获, 因 为 科 学 研 究 的 理 论 只 有 在 实 践 中 才 能 继 续 扩 展, 才 能 成 功。"

海 德 堡 的 研 究 成 果 使 他 摘 取 了 诺 贝 尔 奖 的 贵 冠, 获 奖 时 他 年 仅 32 岁, 如 此 年 轻 就 获 得 此 项 殊 荣, 这 在 科 学 史 上 也 非 常 的 少 见。 "我 认 为 大 多 数 诺 贝 尔 奖 获 得 者 的 研 究 成 果 都 是 在 30 岁 之 前 完 成 的, 因 为 年 轻 人 可 以 尝 试, 通 过 尝 试 接 触 许 多 新 的 东 西, 遇 到 不 明 白 的 就 要 去 研 究。" "一 个 年 轻 人 比 一 个 年 长 的 人 更 容 易 获 得 知 识, 因 为 年 轻 人 敢 于 探 索, 敢 于 实 验。 事 业 中 最 重 要 的 是 人 的 好 奇 心, 年 长 的 人 在 这 方 面 比 年 轻 人 欠 缺。"

一 个 人 获 得 成 功 的 要 素 是 多 方 面 的。 "我 认 为 人 的 个 性 并 不 是 很 重 要。 重 要 的 是 人 要 努 力 工 作, 也 要 有 运 气。 我 那 时 只 是 单 纯 地 做 实 验, 做 研 究, 只 是 出 于 这 样 的 目 的, 区 别 于 其 他 获 奖 者 , 我 想 我 是 利 用 数 学 方 法 找 到 了 实 验 发 生 的 错 误 的 原 因。 另 外, 动 手 能 力 和 好 奇 心 也 是 很 重 要 的 因 素。"

在 谈 到 给 当 今 年 轻 的 科 学 研 究 者 的 建 议 时, 他 认 为, 年 轻 人 要 有 好 奇 心,要 敢 于 应 对 挑 战。 "如 果 是 我, 我 今 天 就 不 会 选 择 物 理, 因 为 今 天 生 物 领 域有 很 多 新 的 东 西 可 以 进 一 步 探 索。 新 的 领 域 并 不 是 一 座 不 可 跨 越 的 大 山, 通过 实 验, 能 过 新 的 方 法, 可 以 探 索 出 很 多 新 的 未 知 的 东 西。"

Rudolf L. Mossbauer 通 过 研 究 伽 玛 射 线 吸 收, 特 别 是 核 振 吸 收, 发 现 并 解释 了 以 他 的 名 字 命 名 的 效 应, 即 伽 玛 射 线 无 反 冲 核 共 振 吸 收 效 应, 并 因 此 分 享 了 1961 年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返回 “教育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