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 学 研 究 是 项 孤 独 的 工 作
- 访 诺 贝 尔 奖 获 得 者 韦 尔 菲 奇 先 生
"我 的 童 年 是 在 内 布 拉 斯 加 州 的 一 个 农 场 度 过 的, 那 个 地 方 盛 产 洋 葱。" 年 近 80 岁 的 诺 贝 尔 奖 获 得 者、 美 国 国 家 科 学 院 院 士 韦 尔 菲 奇 (Val L. Fitch) 先 生 对 童 年 生 活 的 回 忆 充 满 了 温 情, 然 而 其 后 他 对 科 学 研 究 的 定 义 - 一 项 很 孤 独 的 工 作, 却 道 出 了 一 位 杰 出 学 者 成 功 的 全 部 奥 秘。

童 年 的 菲 奇 狂 热 地 读 书, 能 读 多 少 就 读 多 少, 拿 到 什 么 就 读 什 么, 他 的 父 母 也 鼓 励 他 这 样 做。 "我 的 父 母 很 宠 爱 我, 对 我 非 常 的 纵 容, 他 们 非 常 赞 同 我 所 做 的 一 切。" 菲 奇 先 生 有 一 位 比 他 大 10 岁 的 哥 哥, 他 是 家 里 第 一 个 出 去 读 书 的 人, 并 在 哥 伦 比 亚 大 学 获 得 了 经 济 学 的 博 士 学 位, 为 当 时 小 小 的 菲 奇 做 出 了 榜 样。

菲 奇 回 忆 说, "1944 年,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的 时 候, 很 多 士 兵 到 欧 洲 去 参 战,我 是 他 们 中 间 唯 一 一 个 被 派 往 位 于 美 国 新 墨 西 哥 州 的 Los Alamos 的 士 兵, 为 曼 哈 顿 计 划 工 作。 我 在 那 里 做 了 很 多 有 趣 的 试 验, 现 在 看 来 在 我 一 生 当 中, 那 都 是 一 段 非 常 有 意 思 的 时 光。" 在 Los Alamos, 菲 奇 先 生 第 一 次 接 触 到 了 真 正 的 物 理 学, 并 且 有 机 会 和 费 尔 米 (Fermi), 波 尔 (Bohr), 查 德 威 克 (Chadwick), 拉 比 (Rabi) 等 一 批 物 理 学 界 的 著 名 学 者 讨 论 学 术 问 题。 "在 那 里 我 主 要 学 习 到 的 是 度 量 新 的 一 些 现 象 的 方 法, 放 任 我 的 思 想 自 由 地 在 创 造 新 方 法 上 进 行 思 考 而 不 是 只 考 虑 利 用 现 有 的 设 备。"

第 一 次 与 物 理 学 的 亲 密 接 触 就 为 他 创 造 性 地 开 展 学 术 研 究 打 下 了 基 础。 后 来 菲 奇 先 生 首 创 了 μ 子 的 研 究, 并 且 用 伽 玛 射 线 精 确 测 量 了 μ 子 的 质 量, 并 致 力 于 K 介 子 的 研 究, 与 James W. Cronin 合 作 研 究 中 性 K 介 子 的 衰 变, 并 发 现 了 其 中 的 CP 破 坏 现 象 , 因 此 共 同 获 得 1980 年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在 谈 到 他 非 常 深 奥 的 研 究 工 作 与 人 们 日 常 生 活 的 联 系 的 时 候, 他 说 : "这 种 研 究 对 我 们 生 活 当 中 的 影 响, 就 是 证 明 了 我 们 的 存 在, 我 希 望 将 来 能 够 产 生 很 多 有 实 践 应 用 意 义 的 研 究 成 果。 事 实 上 我 们 对 宇 宙 有 越 来 越 多 的 了 解, 我 们 就 会 产 生 更 多 的 问 题, 想 了 解 我 们 周 围 事 物 的 更 多 真 相。" 他 还 提 到, 在 最 近 两 年, 斯 坦 福 大 学 以 及 日 本 的 一 些 学 者 发 现 了 一 个 新 的 理 论 体 系, 这 个 新 体 系 的 研 究 范 畴 要 比 他 提 出 的 大 很 多。

"从 事 科 学 研 究 是 一 项 很 孤 独 的 工 作, 所 以 我 所 做 的 一 切 工 作 都 是 出 于 我 天 然 的 本 性, 纯 粹 是 出 于 个 人 的 兴 趣。" 他 强 调 , " 对 于 物 理 学 一 种 强 烈 的 爱 好 是 最 重 要 的。 当 然 这 要 付 出 很 多 代 价, 不 过 也 有 很 多 的 快 乐。"

他 说 : "如 果 一 个 人 在 实 验 室 花 费 了 大 量 的 时 间, 那 他 对 家 庭 生 活 就 关 注 的 比 较 少 了。 如 果 你 对 一 件 事 情 有 着 极 大 的 热 情, 就 会 一 直 地 专 注 地 去 想、 去 做, 并 不 仅 仅 是 一 周 40 小 时 的 工 作。 要 取 得 巨 大 的 成 就 需 要 极 大 的 热 情, 这 才 是 真 正 的 科 学。"
返回 “教育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