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 乐 在 于 和 学 生 分 享 我 的 知 识
- 访 诺 贝 尔 奖 获 得 者 克 劳 德 科 恩 - 坦 诺 奇
"我 和 杰 奎 琳 在 1958 年 相 遇, 那 个 美 丽 的 女 人 后 来 成 为 我 的 妻 子。" 1997年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获 得 者 克 劳 德 科 恩 - 坦 诺 奇 (Claude Cohen-Tannoudji) 将他 事 业 上 的 成 就 和 他 的 家 庭 生 活 联 系 在 一 起, 他 说 : "我 的 夫 人 和 我 一 起 分担 了 所 有 的 困 难 和 快 乐, 她 在 成 为 一 位 成 功 的 中 学 物 理 和 化 学 老 师 的 同 时,抚 养 了 我 们 的 三 个 孩 子 , 也 成 为 我 这 个 有 时 难 以 相 处 和 过 分 苛 求 的 研 究 人 员 生 活 的 一 部 分。"

和 许 多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的 学 者 一 样, 克 劳 德 科 恩 - 坦 诺 奇 是 一 位 犹 太 人, 他 认 为 之 所 以 有 很 多 犹 太 人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与 犹 太 教 重 教 育 的 传 统 不 无 关 系。"犹 太 教 把 教 育 放 在 首 要 的 位 置, 这 是 一 种 生 活 哲 学。 我 的 父 母 非 常 关 注 我们 的 教 育。 我 的 父 亲 善 于 自 学, 不 止 是 对 于 有 关 圣 经 和 犹 太 法 典 的 知 识, 他 还 对 哲 学、 心 理 学 和 历 史 有 着 强 烈 的 好 奇 心。"

科 恩 - 坦 诺 奇 童 年 的 生 活 是 在 阿 尔 及 利 亚 度 过 的。 1942 年 12 月, 美 军 在 阿 尔及 利 亚 的 进 驻 使 得 科 恩 - 坦 诺 奇 一 家 人 逃 过 了 纳 粹 的 迫 害, 1953 年, 他 们 从 阿尔 及 尔 迁 往 巴 黎, 在 那 里 科 恩 - 坦 诺 奇 平 生 第 一 次 真 正 地 接 触 到 了 物 理 学。 在"Ecole Normale Sup rieure" - 这 所 在 200 年 前 法 国 大 革 命 时 就 建 立 的 法 国 著 名 学 府, 他 度 过 了 4 年 的 大 学 时 光。 "那 真 是 一 次 独 一 无 二 的 人 生 经 历。 在 头 一 年, 我 参 加 了 一 系 列 令 人 着 迷 的 讲 座, 数 学 是 由 Henri Cartan 和 Laurent Schwartz 来 讲, 物 理 是 由 Alfred Kastler. 来 讲, 最 初 我 被 数 学 吸 引 住 了, 但 是 最 后 我 回 到 了 物 理。" 他 说。

科 恩 - 坦 诺 奇 不 仅 继 承 了 他 父 亲 学 习 的 口 味, 最 为 重 要 的 一 点 是 他 的 父 亲 还 使 他 懂 得 了 要 会 和 别 人 分 享 这 些 知 识。 直 到 现 在 科 恩 - 坦 诺 奇 先 生 还 是 以 教 学 为 乐 : "我 一 个 很 大 的 乐 趣 就 是 你 可 以 教 很 多 优 秀 的 学 生, 并 且 他 们 可 以 超过 你, 这 也 是 我 不 断 向 上 的 一 个 动 力。 当 你 明 白 一 件 事 情 的 时 候, 你 就 会 很 骄 傲 的 把 它 讲 给 其 他 人。 尤 其 是 比 你 年 轻 的 人, 要 讲 给 他 们 一 些 新 的 概 念,让 他 们 也 懂 得 越 来 越 多 - 这 点 非 常 令 我 开 心。 在 传 授 知 识 的 同 时 , 你 就 不 得 不 学 习 新 的 东 西, 作 新 的 试 验, 发 展 新 的 理 论。 1973 年 我 在 法 国 科 学 院 任 教 授 之 后, 我 每 年 要 讲 不 同 专 业 方 向 的 课 程 ,这 对 我 的 研 究 工 作 也 非 常 有 帮助, 它 督 促 我 能 够 永 远 地 不 断 地 追 求 新 的 领 域。"

他 认 为, 诺 贝 尔 奖 最 为 重 要 的 作 用 就 是 给 了 公 众 一 个 机 会 ,使 得 大 家 了 解 到 科 学 的 重 要 性。 "科 学 与 我 们 的 日 常 生 活 都 是 密 不 可 分 的, 我 们 应 该 更 加 强 调 科 学 在 人 们 生 活 中 的 重 要 性。 正 是 因 为 化 学 家、 物 理 学 家 等 许 多 科 学 家的 发 现, 我 们 的 生 活 才 得 以 改 变。 但 是 现 在 有 一 种 不 好 的 趋 势, 越 来 越 多 的人 们 把 科 学 看 成 是 一 种 与 政 治 相 关 的 东 西。 一 些 人 认 为 科 学 不 安 全 的, 是 科 学 造 成 了 很 多 的 危 机, 所 以 他 们 反 对 科 学。 我 希 望 能 通 过 很 多 途 径 让 他 们 认 识 到, 科 学 不 仅 对 我 们 的 生 活 是 很 重 要 的, 对 于 我 们 的 文 化 也 是 很 重 要 的,是 科 学 完 全 改 变 了 我 们 对 世 界 的 态 度 和 观 点, 他 告 诉 我 们 星 系 的 运 作, 他 使 我 们 了 解 到 宇 宙 的 魅 力, 他 也 改 变 了 我 们 对 人 类 本 身 的 看 法。"
返回 “教育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