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访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获 得 者 默 里 盖 尔 - 曼
"我 对 父 亲 说 我 要 学 习 语 言 学 或 是 人 类 学, 他 却 说 : '那 你 会 饿 死 的!'他 建 议 我 学 习 工 程, 但 是 我 却 回 答 : '我 情 愿 饿 着!' 那 时 正 是 二 战 的 时候, 我 们 的 家 经 济 状 况 很 不 好, 但 是 我 一 直 坚 持 学 什 么 也 不 学 工 程, 父 亲 只 好 和 我 来 个 折 衷, '那 你 就 学 物 理 吧 !' 我 在 耶 鲁 大 学 开 始 学 物 理 的 时 候,特 别 的 头 痛, 真 是 一 点 也 不 喜 欢。" 年 近 80 岁 的 默 里 盖 尔 - 曼 (Murray Gell-Mann) 讲 述 了 自 己 刚 刚 接 触 物 理 的 感 受, 令 人 无 法 相 信 这 就 是 一 位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获 得 者 与 物 理 学 初 次 见 面 的 情 形。

人 们 现 在 看 到 的 默 里 盖 尔 - 曼 和 同 为 诺 贝 尔 奖 获 得 者 的 杰 拉 德 斯 图 夫 特 争 论 学 术 问 题 的 时 候, 语 速 很 快, 声 音 洪 亮, 图 夫 特 根 本 插 不 上 话, 看 来 他 的 倔 脾 气 到 现 在 也 没 有 改。

正 是 这 个 满 头 银 发 的 倔 老 头, 13 岁 考 入 耶 鲁 大 学, 18 岁 大 学 毕 业, 21 岁 就 获 得 了 麻 省 理 工 学 院 的 物 理 学 博 士 - 这 样 的 经 历 给 人 们 勾 画 了 一 个 美 好 的神 话。 他 3 岁 的 时 候 比 他 大 9 岁 的 哥 哥 本 就 开 始 教 他 读 书, 儿 时 的 盖 尔 - 曼 就 很 喜 欢 语 言 学 和 人 类 学, 两 个 孩 子 还 在 一 起 研 究 一 些 包 装 盒, 企 图 找 出 上 面 那些 怪 怪 的 字 母 意 义 所 在, 他 们 对 毁 坏 一 些 东 西 也 很 是 着 迷。

不 过 物 理 学 的 魅 力 最 终 征 服 了 盖 尔 - 曼 : "刚 开 始 我 学 的 一 点 也 不 好, 我 的父 亲 却 说 : '你 会 习 惯 的。' 过 了 一 段 时 间 之 后, 我 的 父 亲 好 像 是 说 对 了,我 尤 其 喜 欢 物 理 学 中 的 基 本 粒 子 理 论。" 他 微 笑 着 说。

"作 为 一 个 出 色 的 理 论 物 理 学 家, 想 象 力 很 重 要, 一 定 要 想 象、 假 设, 也许 事 实 并 不 是 这 样, 但 是 这 样 可 以 使 你 接 着 往 前 研 究。 但 是 想 象 力 需 要 可 信性 来 作 支 撑, 他 们 需 要 确 立 大 家 已 经 接 受 的 公 理, 然 后 悄 悄 地 溜 进 这 些 公 理 中 去, 然 后 寻 找 新 的 发 现, 只 有 这 样 才 能 取 得 进 步。 同 时, 理 论 科 学 家 也 必 须 忍 受 你 当 初 假 设 的 理 论 不 能 获 得 论 证 的 结 果, 这 样 你 就 要 怀 疑 过 去 的 事情。 创 造 力 是 最 为 重 要 的 一 个 方 面, 这 样 你 才 可 以 有 新 的 角 度 去 观 察 事 物。 重 新 来 创 立 一 些 东 西。 要 让 你 的 思 想 摆 脱 以 前 创 立 的 理 论, 这 才 是 重 要的。" 盖 尔 - 曼 对 于 如 何 成 为 一 个 杰 出 的 理 论 科 学 家 提 出 了 很 好 的 建 议, 另外, 他 建 议 现 行 的 教 育 要 鼓 励 孩 子 们 去 开 拓 未 知 的 领 域 : "我 们 不 应 该 告 诉 他 们 这 样 还 是 那 样, 你 一 定 要 通 过 考 试, 否 则 就 … … 我 们 还 应 给 他 们 另 外 一种 教 育。 我 们 要 告 诉 他 们, 什 么 是 未 知 的 领 域, 什 么 还 没 有 足 够 的 发 现, 我们 还 没 有 发 现 什 么 事 实 上 可 能 存 在 的 东 西, 这 对 于 孩 子 是 一 个 巨 大 的 推 动 力, 而 不 是 逼 迫 他 们 一 遍 一 遍 地 去 学 那 些 人 类 已 经 知 道 的 东 西 。 "

正 像 他 的 一 位 朋 友 说 的 那 样 : "在 任 何 存 在 的 一 个 领 域 里 我 们 都 能 看 到 盖尔 - 曼 的 足 迹。" 尽 管 他 是 一 位 理 论 物 理 学 家, 盖 尔 - 曼 先 生 的 兴 趣 扩 展 到 很 多领 域, 如 博 物 学、 历 史 学、 考 古 学、 精 神 分 析 学 和 创 造 性 思 维 等。 他 最 近 的一 项 研 究 集 中 于 一 种 复 杂 的 适 应 系 统, 它 将 以 上 的 很 多 领 域 都 综 合 在 了 一起。 此 外, 他 仍 然 关 注 全 球 有 关 环 境 的 公 共 政 策, 人 口 的 增 长, 全 球 政 治 体制 的 稳 定 性 等 问 题。 "我 的 很 多 爱 好 都 是 受 了 我 哥 哥 本 的 影 响, 我 们 很 小 的时 候 就 担 心 生 物 多 样 性 的 丧 失、 快 速 的 人 口 增 长 等 问 题。 本 是 一 个 非 常 出 色的 人, 但 是 非 常 遗 憾, 他 最 终 成 为 了 一 位 记 者。" 他 说。
返回 “教育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