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 轻 人 要 坚 持 自 我
- 访 诺 贝 尔 奖 获 得 者 杰 拉 德 斯 图 夫 特 先 生
当 杰 拉 德 斯 图 夫 特 (Gerardus 't Hooft) 还 是 一 个 8 岁 的 小 男 孩 时, 一 位 老 师 问 他 : "你 长 大 之 后 想 成 为 怎 样 的 人 ?" 他 回 答 : "我 想 成 为 一 个 无 所 不 知 的 人, 想 探 索 自 然 界 所 有 的 奥 秘。"

图 夫 特 的 父 亲 是 一 位 工 程 师, 因 此 想 让 他 也 成 为 一 名 工 程 师, 但 是 他 没 有 听 从。 "因 为 我 的 父 亲 关 注 的 事 情 是 别 人 已 经 发 明 的 东 西, 我 很 想 有 自 己 的 发 现, 做 出 自 己 的 发 明。 我 想 了 解 这 个 世 界 运 作 的 道 理。" 正 是 有 着 这 样 的 渴 求, 当 其 他 孩 子 正 在 玩 耍 或 者 在 电 视 机 前 荒 废 时 光 的 时 候, 小 小 的 图 夫 特 就 在 灯 前 彻 夜 读 书 了。 "我 对 于 一 知 半 解 从 来 不 满 足, 我 想 知 道 事 物 的 所 有 真 相。" 他 很 认 真 地 说。

尽 管 和 物 理 学 没 有 什 么 关 系, 图 夫 特 先 生 在 小 的 时 候 还 是 认 认 真 真 地 学 习 了 古 拉 丁 语 和 古 希 腊 语, 他 认 为 有 必 要 好 好 学 习 西 方 文 明 发 源 地 的 语 言。 "从 某 种 意 义 上 来 说, 你 不 能 把 我 看 成 一 个 非 常 聪 明 和 勤 奋 的 人, 我 也 有 我 的 弱 点。我 只 是 除 了 物 理 和 数 学 之 外, 想 更 多 地 了 解 一 些 新 的 事 物。 这 些 事 情 告 诉 我 如 何 通 过 自 己 的 办 法 来 学 习 知 识, 所 以 我 就 花 了 很 多 时 间 进 行 自 学。"

图 夫 特 先 生 的 叔 叔 是 一 位 著 名 的 理 论 物 理 学 家, 他 成 了 年 轻 的 图 夫 特 的 知 识"宝 库", 图 夫 特 总 是 有 着 问 不 完 的 问 题 在 等 待 他 回 答。 他 鼓 励 图 夫 特 上 大 学 进 行 系 统 的 物 理 学 研 究。 1969 年, 图 夫 特 先 生 开 始 攻 读 他 的 博 士 学 位。 这 是 一 项 有 关 规 范 场 (Yang-Mills 场) 理 论 的 研 究。 而 在 探 讨 研 究 方 法 的 时 候 他 和 他 的导 师 马 蒂 纳 斯 维 尔 特 曼 (Martinus J.G. Veltman) 发 生 了 严 重 的 分 歧。 对 此 他 解 释 道 : "他 的 方 法 非 常 注 重 实 际, 他 希 望 以 非 常 简 明 的 方 式 来 进 行 系 统 的 研 究。 但 是 我 的 风 格 却 与 此 不 同。 我 希 望 能 用 深 层 次 的 方 法 来 探 索 问 题。 我 们 经 常 会 有 长 时 间 的 但 是 却 是 非 常 愉 快 的 讨 论, 我 们 有 时 候 也 会 吵 起 来, 但 这 也 是一 种 非 常 有 益 和 有 趣 的 讨 论。"

诺 贝 尔 奖 对 图 夫 特 先 生 来 说 似 乎 是 一 个 意 外 的 收 获 : "我 从 来 没 有 想 到 过 诺 贝 尔 奖。 因 为 我 真 正 想 到 的 是 能 够 做 出 一 些 真 正 的 研 究 成 果。 使 我 的 工 作 和 努 力 能 够 得 以 承 认。 当 我 得 知 我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的 时 候, 我 感 到 非 常 的 吃 惊, 我 的 亲 戚 和 朋 友 都 说 是 该 轮 到 你 了, 但 是 我 想 没 有 必 要 特 别 地 看 重 这 个 奖, 还 是 让 一 切 照 旧 吧!"

但 是 诺 贝 尔 奖 还 是 改 变 了 杰 拉 德 斯 图 夫 特 的 生 活。 社 交 圈 子 大 了, 变 得 出 名 了, 即 使 是 以 前 非 常 亲 近 的 同 事 也 会 以 不 同 的 眼 光 来 看 他。 图 夫 特 对 此 感 到 困 惑 不 解 : "他 们 为 什 么 要 这 样 ? 他 们 比 诺 贝 尔 奖 的 评 委 更 加 深 入 地 了 解 我 的 工 作。 只 是 诺 贝 尔 奖 的 评 审 委 员 会 做 出 了 这 样 的 一 个 决 定, 仅 此 无 它。 我 与 我 的 同 事 并 没 有 什 么 不 同。"

不 过 图 夫 特 先 生 还 是 认 为 很 多 的 诺 贝 尔 奖 获 得 者 并 没 有 受 到 这 个 奖 项 的 影 响 : "我 认 识 的 很 多 人 在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的 时 候 还 很 年 轻, 他 们 获 奖 之 后 依 然 对 科 学 做 出 了 很 多 重 要 的 贡 献, 我 很 欣 赏 这 样 的 人。 我 有 一 些 同 仁, 在 获 奖 之 后 仍 然 很 谦 虚, 还 是 保 持 他 们 以 前 的 生 活 方 式, 做 他 们 以 前 就 在 做 的 研 究 工 作。 所 以 我 觉 得 更 多 的 人 并 没 有 受 到 诺 贝 尔 奖 的 影 响, 就 像 我 一 样。 他 们 只 是 感 觉 到 更 多 的 责 任, 想 做 更 多 的 演 讲, 告 诉 人 们, 他 们 的 研 究 工 作 和 发 现 有 什 么 样 的 意 义。"

图 夫 特 先 生 建 议 中 国 的 年 轻 人 要 坚 持 自 我。 "最 重 要 的 是 一 定 要 决 定 你 要 走 什 么 样 的 道 路。 你 可 以 成 为 一 名 科 学 家, 可 以 去 做 医 生, 但 是 一 定 要 选 择 你 的 道 路。 世 界 上 没 有 完 全 相 同 的 两 个 人, 这 就 是 人 类 为 什 么 能 够 取 得 各 种 各 样 成 就 的 原 因。 所 以 没 有 必 要 来 强 迫 一 个 人 去 做 他 不 感 兴 趣 的 工 作。 如 果 你 对 科 学 感 兴 趣, 你 要 尽 量 找 一 些 好 的 老 师, 这 点 非 常 重 要。 即 使 是 这 样, 你 也 不 一 定 就 会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这 些 事 情 是 可 遇 而 不 可 求 的, 你 不 能 过 于 注 重 结 果, 你 不 要 期 望 一 定 能 取 得 什 么 样 的 成 就。 如 果 你 真 正 地 投 入 到 一 个 领 域 当 中, 你 的 生 活 将 会 是 无 比 美 好 的。 找 到 你 的 位 置, 这 将 会 使 你 变 得 与 众 不 同, 真 正 使 你 不 同 的 就 是 你 能 够 获 得 快 乐 的 地 方。 我 读 书 的 时 候 最 不 喜 欢 的 就 是 那 些 不 知 道 自 己 一 辈 子 想 做 什 么 的 人。"
返回 “教育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