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 界 文 坛 一 颗 耀 眼 的 华 人 新 星

1999年“ 全 美 书 籍 奖” 文 学 奖 得 主 哈 金

“全 美 书 籍 奖”(The National Book Awards) 是 和“普 利 策 奖” (The Pulitzer Prizes) 并 列 于 当 今 美 国 文 坛 的 最 重 要 的 两 大 奖 项 之 一。 一 年 一 度 的“全 美 书 籍 奖” 颁 奖 典 礼 向 来 为 众 所 瞩 目 的 文 坛 盛 事。 1999年 第 五 十 届“ 全 美 书 籍 奖” 颁 奖 典 礼 于 11月 17日 在 纽 约 举 行。 当 文 学 奖 得 主 之 一 哈 金 的 名 字 被 念 出 来 时, 全 场 一 片 惊 呼。 哈 金, 来 自 中 国 东 北, 现 为 美 国 公 民, 是 继 汤 亭 亭 (其 作 品 《中 国 佬》 1981年 获 奖) 之 后 第 二 个 摘 下 这 项 桂 冠 的 华 人。

参 加 本 届 评 选 的 各 出 版 社 推 荐 作 品 达 280多 件, 经 过 五 位 担 任 评 委 的 文 学 名 家 的 审 慎 筛 选 , 哈 金 的 长 篇 小 说 《等 待》 (Waiting) 和 其 他 四 部 入 围 作 品 一 起 夺 得 此 项 殊 荣。 这 不 仅 是 对 一 个 作 家 的 最 高 肯 定, 也 标 志 着 他 从 此 正 式 跻 身 于 文 学 大 家 之 列。

长 篇 小 说 《等 待》 并 不 是 哈 金 的 唯 一 作 品,“全 美 书 籍 奖”也 不 是 哈 金 得 到 的 唯 一 奖 项, 在 此 之 前 他 已 出 版 了 两 本 诗 集, 两 本 小 说 集 及 一 部 小 说。 他 的 短 篇 小 说 《红 旗 下》 (Under the Red Flag) 获 1996年 福 兰 诺 芮·奥 康 纳 奖 (The Flannery O'Connor Award for Short Fiction), 小 说 集 《词 的 海 洋 -- 军 队 的 故 事》 (Ocean of Words: Army Story) 获 1997年 国 际 笔 会 海 明 威 奖。

梅 花 香 自 苦 中 来

从 刚 到 美 国 时 英 语 连 说 都 说 不 好, 到 如 今 用 英 语 成 功 地 写 诗 歌、 写 小 说, 哈 金 走 过 了 一 条 漫 长、 艰 辛 而 曲 折 的 道 路。

哈 金 (本 名 金 雪 飞) 只 读 到 小 学 四 年 级, 便 碰 上 了“文 化 大 革 命” 。 这 场 史 无 前 例 的 人 间 浩 劫 改 变 了 无 数 人 的 命 运, 使 他 们 那 一 代 丰 华 正 茂 的 年 轻 人 历 尽 磨 难。 十 四 岁 时 哈 金 参 了 军, 军 旅 生 活 使 他 跑 遍 了 北 大 荒 的 许 多 角 落。 这 段 难 忘 的 经 历 磨 炼 了 他 的 意 志, 也 使 他 开 始 认 真 地 思 考 个 人 的 命 运, 国 家 的 命 运, 民 族 的 命 运。 1977年“文 革” 结 束 恢 复 高 考, 凭 着 平 日 里 的 闭 门 苦 读, 哈 金 靠 自 修 考 入 了 山 东 大 学 研 究 所 研 究 美 国 文 学。

1985 年 哈 金 来 到 美 国, 在 布 兰 迪 思 大 学 (Brandeis University) 读 书, 为 了 生 活 他 边 上 学 边 打 工, 在 餐 馆 里 做 过 侍 者, 帮 人 除 杂 草 扫 院 子 做 过 杂 役, 做 过 守 夜 ...... 甚 至 有 段 时 间 连 房 租 都 付 不 出, 多 亏 好 心 的 房 东 太 太 收 留。 他 有 过 苦 闷, 有 过 彷 徨 不 安, 有 过 困 惑 挣 扎, 但 是, 对 文 学 的 热 爱、 对 信 念 的 持 着 最 终 战 胜 了 一 切。 同 为“ 全 美 书 籍 奖” 得 主 的 E. B. 怀 特 (E. B. White) 曾 经 说 过, 写 作 就 是 信 念 的 行 动, 别 无 其 他。 哈 金 的 执 着 追 求、 辛 勤 耕 耘 终 于 换 来 了 丰 硕 的 成 果, 换 来 了 社 会 的 承 认 和 尊 敬。

恩 师 的 栽 培, 亲 人 的 支 持

哈 金 能 有 今 日 的 成 就, 除 了 他 自 身 的 努 力, 也 离 不 开 恩 师 的 栽 培, 亲 人 的 支 持。 他 还 在 布 兰 迪 思 大 学 读 书 时, 便 向 波 士 顿 大 学 的 艾 普 斯 坦 教 授 求 教。 艾 普 斯 坦 教 授 同 意 让 他 旁 听 一 年, 并 且 不 收 学 费, 但 规 定 他 要 和 其 他 学 生 一 样 交 作 业。 后 来, 艾 普 斯 坦 教 授 正 式 收 他 为 学 生, 给 他 奖 学 金, 还 给 他 一 份 教 职, 教“诗 歌 创 作” 。 这 无 异 于 雪 中 送 炭, 解 决 了 他 的 生 计 问 题。 也 正 是 这 份 授 课 履 历, 使 他 后 来 获 得 了 乔 治 亚 州 艾 默 雷 大 学 的 教 职。 艾 普 斯 坦 热 爱 文 学, 非 常 器 重 哈 金, 欣 赏 他 的 才 华, 称 他 是 个“天 才”, 事 实 也 证 明, 艾 普 斯 坦 教 授 的 眼 光 没 有 错, 他 的 弟 子 没 有 辜 负 他 的 一 片 爱 意。

诗 人 比 达 特 (Frank Bidart) 向 来 我 行 我 素, 从 不 和 外 界 联 络, 可 是, 哈 金 的 诗 歌 创 作 却 得 到 了 他 的 耐 心 指 点。 比 达 特 每 个 周 末 都 会 和 哈 金 会 面, 谈 作 诗, 修 改 琢 磨 他 的 文 章, 四、 五 年 来 一 直 如 此。 哈 金 在 负 有 盛 名 的 杂 志“ Paris Review” 上 发 表 的 第 一 首 诗 就 是 他 向 主 编 推 荐 的。

每 个 成 功 的 男 人 背 后 总 是 站 着 一 个 好 女 人, 有 了 妻 子 卞 丽 莎 的 默 默 陪 伴 和 无 私 支 持, 哈 金 才 得 以 全 副 精 力 地 投 入 写 作, 无 论 碰 到 怎 样 的 困 难 , 夫 妻 俩 总 是 同 心 协 力, 共 渡 难 关。

任 何 成 功 都 不 是 偶 然 的。 在 英 语 文 学 天 地 里 占 有 一 席 之 地, 对 一 个 母 语 为 中 文 的 华 人 来 说, 更 是 意 味 着 无 数 的 汗 水 和 拼 搏。

让 全 球 黄 皮 肤 、 黑 眼 睛 的 华 人 一 起 为 他 喝 采 吧。

哈 金 -- 世 界 文 坛 升 起 的 一 颗 耀 眼 的 新 星!
返 回“获奖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