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 事 诸 多 可 思 可 念
悼 亡 友 李 昭 铭 博 士

钟 文 灵

《联 合 早 报》 现 在 (副 刊) 27/05/2001

早 在 五 月 中 旬, 我 和 挚 友 们 个 别 先 后 到 国 大 医 院 探 病 时, 已 经 得 知 他 患 的 小 肠 癌 要 动 手 术 开 刀, 为 时 已 晚, 原 因 是 癌 细 胞 经 已 扩 散!

5 月 20 日, 我 前 往 那 Ward 76/ Room 2 的 特 别 护 理 病 房 探 望 他 时, 目 睹 他 的 脸 庞 瘦 削, 略 呈 腊 黄 浅 青 之 色, 但 他 的 中 气 还 蛮 充 沛, 开 腔 说 话 仍 旧 清 晰。 一 见 面, 他 微 笑 着 伸 出 左 手 和 我 紧 握 :

"对 不 起 … … 我 不 能 多 讲 话。" 他 以 右 手 点 向 自 己 那 不 便 移 动 的 身 躯, 我 赶 忙 摊 开 一 只 手 掌, 说 :

"我 了 解。 你 不 要 乱 动, 有 话 … … 我 们 过 几 天 再 好 好 地 聊 聊 吧!" 我 突 然 觉 得 自 己 "口 吃" 起 来。

他 频 频 点 头, 低 声 道 : "有 心 … … 谢 谢 你 有 心 来 看 我 … …"

"老 友 一 场, 知 道 你 进 了 医 院, 我 能 不 来 看 看 你 吗 … … 听 说 你 表 示 不 接 见 友 好 探 访, 可 是 我 却 冒 失 地 闯 进 病 房 里 来 了 … "

"谢 谢 你 们 … …" 他 一 边 以 右 手 召 唤 儿 女 递 上 一 个 轻 便 的 水 壶 好 让 他 解 渴, 我 顺 势 闪 在 一 旁, 静 坐 一 张 宽 大 的 沙 发 上, 凝 视 老 友 -一 个 平 易 近 人, 处 世 达 观, 且 为 人 风 趣 的 前 教 育 部 长、 前 南 洋 大 学 校 长, 现 任 多 个 公 司 要 职 的 知 名 人 物。 死 神 没 有 给 他 太 多 的 机 会, 据 知, 他 从 发 觉 患 上 小 肠 癌, 到 入 院 治 疗, 前 后 不 过 一 年 半 载 光 景, 竟 尔 洒 脱 地 撒 手 人 寰。 如 果 说 "好 人 必 有 好 报" 是 一 句 无 可 置 疑 的 循 环 天 理 的 话, 那 我 真 的 梦 想 上 阎 王 殿 告 状 去, 因 为, 李 昭 铭 博 士 是 个 好 人! 眼 见 他 的 五 官 和 上 肢 都 被 诊 疗 仪 器 束 缚 着, 我 心 头 一 阵 酸 疼。

临 走 时, 我 走 到 他 的 病 床 边, 放 声 道 : "昭 铭, 你 休 养 几 天, 出 院 后, 我 们 再 到 颐 年 中 心 去 合 唱 你 最 喜 爱 的 歌 曲 《保 卫 黄 河》 吧!" (《黄 河 大 合 唱》 的 第 6 段。 光 未 然 词, 冼 星 海 曲)

是 的, 我 曾 经 和 他 于 好 几 年 前, 在 颐 年 中 心 合 唱 "风 在 吼, 马 在 叫, 黄 河 在 咆 哮 … …", 而 且 还 轮 唱 了 两 三 遍, 兴 味 盎 然, 彼 此 留 下 不 易 磨 灭 的 印 象。 记 忆 中, 他 似 乎 比 较 喜 欢 壮 烈、 激 昂 和 雄 浑 的 歌 曲, 这 或 可 反 映 出 他 那 为 人 豪 爽、 个 性 坚 毅 的 品 格 与 风 度。

认 识 李 昭 铭 博 士, 是 在 1973 年 间。 当 时 我 主 编 的 《电 视 与 广 播》 双 周 刊, 基 本 上 负 有 宣 传 政 府 各 部 门 活 动 的 任 务, 内 容 除 了 刊 登 广 播 与 电 视 的 节 目 介 绍、 娱 乐 新 闻、 益 智 漫 画、 小 品 文 章, 以 及 散 文 小 说 之 外, 刊 首 前 面 四 至 八 页 是 介 绍 政 府 各 部 门 的 系 列 图 文。 这 样 的 内 容 编 排 一 直 都 是 局 外 人 无 法 理 解 的 : 为 什 么 娱 乐 性 杂 志 刊 载 政 治 色 彩 的 文 章 与 图 片 ? 当 年 兼 为 《电 视 与 广 播》 出 版 委 员 会 主 席 的 前 内 阁 部 长 王 邦 文 说 得 好 : "杂 志 如 果 纯 粹 报 道 娱 乐 消 息 和 消 闲 文 章 的 话, 那 就 应 该 交 给 民 间 去 办 好 了。"

《电 视 与 广 播》 每 逢 周 年 纪 念, 照 例 在 总 统 府 举 行 "刊 庆 晚 宴", 受 邀 者 包 括 部 长、 国 会 议 员、 政 府 长 官 与 新 闻 界、 文 教 界、 娱 乐 界 人 士, 以 及 各 有 关 社 团 的 代 表 和 广 告 商 家 等 等。 我 便 是 在 1973 年 的 "刊 庆 晚 宴" 上 结 识 身 为 教 育 部 长, 却 丝 毫 没 有 官 架 子 的 李 昭 铭 博 士。

有 一 回, 我 们 几 个 腻 友 相 聚 品 茗 聊 天, 李 博 士 问 我 :

"作 家 笔 下 有 许 多 感 人 的 故 事, 是 不 是 故 事 的 主 人 公, 原 本 就 是 作 家 本 人 的 化 身 呢 ?"

我 回 答 : "那 不 一 定, 小 说 的 情 节, 有 真 有 假, 有 些 假 里 带 真, 有 些 真 中 带 假。"

他 谑 而 不 虐 地 笑 道 : "你 们 作 家 最 拿 手 的 功 夫, 就 是 写 了 不 少 似 是 而 非 或 虚 中 有 实 的 作 品, 让 读 者 上 当!"

我 没 敢 拿 美 国 一 位 亚 裔 女 作 家 筑 山 盖 尔 回 答 记 者 所 说 的 - - "每 一 个 进 行 小 说 创 作 的 作 家, 都 是 伟 大 的 撒 谎 者!" - - 作 为 回 话。 心 想 : 博 士 级 人 物 的 言 谈 话 语, 往 往 是 别 有 含 意, 教 人 警 省 深 思 的。

和 李 昭 铭 博 士 的 交 情, 虽 谈 不 上 十 分 深 厚, 然 而, 一 向 来 我 们 不 论 在 什 么 场 合 碰 头, 彼 此 都 会 热 情 地 握 手 言 欢。 还 不 过 是 数 月 前, 我 们 邂 逅 于 史 丹 福 路 的 前 首 都 戏 院 旁 店 屋 门 外, 依 然 一 见 如 故; 他 坦 言 说 我 比 以 前 瘦 了 一 些, 我 同 样 也 回 应 他 一 句 : "你 也 瘦 多 了!"

言 毕, 彼 此 不 觉 莞 尔。

今 午, 获 悉 李 博 士 魂 归 天 国, 我 在 深 夜 伏 案 撰 写 本 文 时 不 胜 唏 嘘。 屈 指 算 算, 匆 匆 地 晃 过 了 20 多 年, 往 事 诸 多 可 思 可 念, 而 他 的 形 影 他 的 慈 颜, 我 此 后 只 能 在 旧 照 片 堆 里 去 寻 找 了。

安 息 吧, 我 的 老 友, 你 应 该 晓 得 这 温 馨 的 人 间, 还 有 众 多 的 友 好 在 怀 念 着 你 … …

2001 年 5 月 23 日 丑 时

 

"南 大 之 友" 李 昭 铭

傅 文 义

《 联 合 早 报》 社 论 / 言 论 / 天 下 事 28/05/2001

我 读 了 郑 奋 兴 教 授 在 南 大 之 友 网 站 刊 登 的 一 篇 文 章 : "大 南 大 是 火 凤 凰" 后, 对 李 昭 铭 博 士 和 他 在 1975 年 至 1976 年 担 任 南 大 校 长 的 时 期 对 南 大 的 贡 献, 有 了 进 一 步 的 认 识。 李 博 士 对 南 大 发 展 的 构 想 和 计 划, 是 朝 向 德 国 模 式 的 工 艺 大 学 方 向, 李 博 士 对 这 个 计 划 的 搁 置 感 到 非 常 地 伤 心, 不 久 南 大 校 长 换 了 人, 以 后 数 年, 南 大 历 经 风 雨, 没 有 好 日 子 过, 终 于 在 1980 年 和 新 加 坡 大 学 合 并, 成 为 新 加 坡 国 立 大 学, 原 有 的 校 园, 属 于 南 洋 理 工 学 院, 后 来 升 格 为 南 洋 理 工 大 学。

"大 南 大 是 火 凤 凰" 那 篇 文 章 的 发 表 日 期 是 2000 年 8 月 27 日, 文 中 对 李 昭 铭 博 士 在 南 大 任 校 长 的 功 绩 给 以 肯 定。 郑 奋 兴 教 授 常 常 说 : 希 望 李 博 士 会 在 南 大 之 友 网 站 读 到 这 篇 文 章。 过 后 两 个 月 内, 几 位 南 大 校 友 网 信 来 往, "火 凤 凰" 演 变 成 要 成 立 网 上 南 洋 大 学, 我 们 曾 有 过 一 个 近 乎 梦 想 的 想 法, 想 把 网 上 南 大 很 快 地 办 起 来, 想 跟 着 给 荣 誉 学 位, 接 受 学 位 的 有 功 人 士, 李 昭 铭 博 士 便 是 其 中 一 位, 可 惜, 我 们 还 要 有 一 段 时 间, 才 能 把 网 上 南 大 办 起 来。 我 想, 冥 冥 之 中, 李 博 士 会 知 道 南 大 校 友 的 这 份 心 意。

在 2000 年 9 月, 我 听 说 李 昭 铭 博 士 身 体 不 是 太 好。 不 久, 我 从 报 上 看 到 李 博 士 到 场 观 赏 南 洋 理 工 大 学 的 学 生 排 演 话 剧 : "南 大", 我 感 到 高 兴。 南 大 之 友 网 站 先 后 计 划 出 版 两 本 书, 虽 然 出 版 的 费 用 不 是 很 多, 还 是 一 时 没 法 负 担。 我 们 总 是 说, 有 书 出 版, 一 定 给 李 博 士 送 一 本。 最 近, 真 的 要 出 版 书 了, 我 在 5 月 20 日 给 郑 奋 兴 教 授 的 网 信 中 说 : 李 博 士 身 体 不 好, 书 出 版 后 送 一 本 给 他。 郑 奋 兴 教 授 在 5 月 22 日 寄 网 信, 吩 咐 负 责 出 版 书 的 南 大 校 友 照 办, 想 不 到 5 月 23 日, 李 博 士 却 逝 世 了。

南 大 之 友 网 站 和 将 出 版 的 书, 早 已 经 记 录 了 李 昭 铭 博 士 对 南 大 的 爱 心 和 贡 献, 很 多 南 大 的 校 友 和 朋 友 都 会 读 到 这 些 记 录, 知 道 李 博 士 是 南 洋 大 学 伟 大 的 朋 友, 1975、 1976 年 的 在 籍 南 大 学 生, 很 多 会 给 李 博 士 多 一 份 追 思。 我 和 李 博 士 没 见 过 面, 想 要 有 一 个 机 会 向 李 博 士 请 教 有 关 成 立 网 上 南 大 的 事, 可 惜 的 是, 迟 了。

安 息 吧, 我 们 崇 敬 的 前 南 洋 大 学 校 长 李 昭 铭 博 士。

傅 文 义 博 士 是 南 大 物 理 系 第 五 届 毕 业 生。

 

回 忆 李 昭 铭 在 云 南 园 那 段 日 子

郑 奋 兴

《 联 合 早 报》 社 论 / 言 论 / 天 下 事 28/05/2001

我 对 李 昭 铭 校 长 崇 敬, 是 因 为 他 曾 经 全 心 全 力 的 设 法 把 云 南 园 的 南 大 办 得 更 加 出 色, 好 让 南 大 的 毕 业 生 求 职 时 有 更 好 的 竞 争 条 件。

实 际 上, 他 还 未 就 任 南 大 校 长 时, 已 经 非 常 积 极 地 与 薛 寿 生 校 长 里 呼 外 应, 大 力 发 展 南 大。 他 一 方 面 争 取 使 南 大 可 以 创 办 工 程 学 院 及 绘 测 学 院, 另 一 方 面, 大 力 支 持 薛 寿 生 校 长 在 南 大 校 内 办 电 脑 系 及 大 众 传 播 学 系。 在 他 的 影 响 及 安 排 下, 薛 寿 生 校 长 得 以 顺 利 取 得 新 加 坡 德 国 与 法 国 大 使 馆 的 支 持, 让 南 大 能 够 积 极 地 与 法 国 著 名 大 学 建 立 学 术 合 作。 在 许 多 突 出 的 成 就 中, 包 括 邀 请 到 法 国 总 统 的 科 学 顾 问, 也 是 国 际 数 学 协 会 的 秘 书 长 Prof J.Lions 前 来 南 大 担 任 南 大 数 学 系 的 校 外 考 官。 同 时 也 由 Prof J.Lions 的 推 荐, 联 合 国 的 文 教 组 织 正 式 委 定 南 大 李 光 前 数 学 与 电 脑 研 究 所 为 东 南 亚 高 等 数 学 教 育 的 区 域 中 心。

我 对 李 昭 铭 的 崇 敬 不 单 因 为 他 是 一 位 好 校 长, 也 因 为 他 是 一 位 胸 怀 宽 阔, 富 有 人 情 味 的 领 袖。 下 面 是 一 段 少 有 人 知 的 真 人 真 事。

那 是 李 昭 铭 博 士 到 南 大 执 行 校 长 任 务 的 两 个 月 后。 起 初 我 们 对 他 是 "敬 而 远 之", 他 说 什 么 我 们 就 做 什 么。 渐 渐 地 我 们 开 始 认 识 他 的 为 人 和 做 事 方 法。 实 际 上 他 要 我 们 与 他 合 作, 像 朋 友 而 不 是 像 下 属。 之 后 我 们 常 有 真 诚 讨 论, 有 谈 有 笑, 也 常 在 一 起 吃 中 餐。

有 一 次, 他 告 诉 我 们, 他 认 为 南 大 最 大 的 优 点 是 能 够 得 到 好 多 优 秀 的 校 友 回 来 母 校 服 务, 但 南 大 最 大 的 弱 点 是 缺 少 优 秀 的 外 来 学 者 与 在 校 的 校 友 一 起 把 南 大 办 成 国 际 一 流 大 学。 我 也 是 非 常 同 意 他 的 看 法。

当 时, 我 忽 然 想 起 吴 德 耀 教 授 刚 刚 辞 去 东 海 大 学 校 长 职 位, 到 新 加 坡 大 学 当 政 治 系 的 系 主 任。 我 与 吴 德 耀 教 授 很 熟, 而 吴 教 授 并 非 南 大 校 友, 便 建 议 礼 聘 吴 教 授 来 南 大。 李 校 长 原 来 与 吴 教 授 也 是 颇 熟 悉 的, 而 且 他 们 同 是 琼 州 同 乡。 他 听 了 我 的 建 议 很 高 兴, 不 过 有 几 分 怀 疑 : "他 肯 来 南 大 吗 ? 我 曾 邀 请 他 来 南 大 当 校 长, 他 客 气 地 拒 绝 了。" 我 微 笑 说 "我 有 办 法 说 服 他 来 南 大, 只 要 你 答 应 我 去 作 出 邀 请。" 李 校 长 接 着 说 : "南 大 没 有 政 治 系, 我 们 要 请 他 来 当 那 一 系 的 系 主 任 ?" 我 说 : "我 们 请 他 来 担 任 研 究 院 院 长。" 李 校 长 觉 得 这 是 一 个 好 建 议。 "不 过," 他 说 : "你 现 在 是 研 究 院 院 长, 他 会 愿 意 抢 您 的 职 位 吗 ?" 我 微 笑 说 : "我 可 以 试 试。" 李 校 长 说 : "好! 你 就 去 试 试 吧! 祝 你 成 功!"

就 这 样, 我 去 把 吴 德 耀 教 授 从 新 大 请 来 南 大 当 研 究 院 院 长。 吴 德 耀 教 授 与 我 同 是 锺 灵 校 友, 他 是 锺 灵 的 老 大 哥。 我 告 诉 吴 教 授 说, 自 从 我 当 上 研 究 院 院 长 便 少 有 时 间 继 续 我 的 数 学 研 究, 要 请 他 帮 我 解 困, 来 南 大 当 研 究 院 院 长。 吴 教 授 是 何 等 聪 明 的 人, 他 当 然 知 道 我 在 "撒 谎", 不 过 他 知 道 李 校 长 与 我 是 诚 心 要 他 来 南 大 帮 忙, 所 以 便 一 口 答 应, 完 完 全 全 不 问 服 务 条 件 与 薪 水 多 少。 吴 教 授 只 是 提 出 一 个 请 求, 因 为 当 时 他 的 老 母 亲 与 他 住 在 一 起, 他 需 要 有 一 间 较 清 静 的 房 子。 李 校 长 听 到 吴 教 授 的 要 求 时 立 刻 说 : "没 问 题, 没 问 题, 我 在 南 大 校 长 岗 的 校 长 楼 好 清 静, 就 请 吴 教 授 住 在 那 里 吧。" 就 这 样, 吴 教 授 到 南 大 后 就 住 在 南 大 校 长 岗 上 的 校 长 楼。

当 时, 南 大 研 究 院 的 院 长 室 是 在 南 大 行 政 楼 的 第 三 楼。 行 政 楼 本 来 是 建 来 作 图 书 馆 用 的, 所 以 每 楼 有 一 楼 半 高。 我 当 时 还 年 轻, 不 过 每 回 从 楼 下 上 到 三 楼 院 长 室 时, 都 要 坐 下 休 息 一 阵, 才 能 接 电 话。 当 时 吴 教 授 己 六 十 岁, 又 有 糖 尿 病 及 高 血 压。 李 校 长 关 心 吴 教 授 上 楼 下 楼 太 辛 苦, 便 找 个 理 由 跟 吴 教 授 对 换 房 间。 李 校 长 说 他 的 校 长 室 在 二 楼 吵 闹 一 点, 他 喜 欢 三 楼 较 为 清 静。 就 这 样, 二 楼 原 有 的 校 长 室 变 成 了 研 究 院 院 长 室, 而 三 楼 的 研 究 院 院 长 室 变 成 了 校 长 室。

后 来 李 校 长 离 开 南 大 后 委 任 吴 教 授 为 代 校 长。 对 吴 教 授 来 说 是 "胜 任 愉 快", 不 须 搬 家 也 不 须 换 办 公 室。

我 常 说 云 南 园 是 世 界 上 最 美 丽 的 大 学 校 园, 因 为 云 南 园 中 充 满 著 许 多 美 丽 感 人 的 故 事。 而 当 年 朝 气 蓬 勃, 果 敢 决 断 的 李 昭 铭 校 长 忽 已 作 古, 悲 伤 之 余, 谨 写 本 文 记 载 前 事, 作 为 我 对 李 校 长 永 远 的 怀 念!

郑 奋 兴 博 士 是 南 大 数 学 系 第 一 届 毕 业 生, 历 任 南 大 教 授 与 研 究 院 院 长。

返 回“南 洋 大 学 专 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