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 振 宁 八 十 寿 辰 赠 书 法 讲 话
熊 秉 明
各 位 女 士、 各 位 先 生、 各 位 朋 友:
首 先, 请 允 许 我 念 一 下 写 的 这 几 句 话。

"一 九 五 七 年 诺 贝 尔 物 理 奖 公 布 后, 我 写 了 一 幅 大 字 寄 给 你, 写 的 是 ' 君 子 任 重 道 远 '。 我 以 为 你 的 贡 献 超 越 物 理 与 数 学, 而 涉 及 中 国 文 化 的 人 文 理 想。 在 生 命 的 暮 晚, 我 要 写, ' 你 是: 任 重 道 远 的 科 学 家 '。"

在 不 同 的 年 代, 我 曾 写 过 一 些 字 送 给 杨 振 宁 教 授。 大 概 以 七 十 寿 辰 那 一 年 的 较 有 意 思。 因 为 我 和 振 宁 是 小 学 同 学, 那 时 我 们 七 岁, 我 不 是 学 物 理 的, 如 何 以 一 个 小 学 时 的 同 伴 来 赞 美 一 个 当 今 的 大 物 理 学 家, 这 是 很 困 难 的 事。 但 是 我 用 童 话 故 事, 借 用 诗 的 语 言, 委 婉 地 表 达 出 我 的 想 法 和 感 情。 那 幅 字 写 的 是:

"我 们 七 岁 时, 你 从 厦 门 来 到 清 华 园, 给 我 看 从 海 滩 上 拾 来 的 蚌 和 螺, 今 年 我 们 七 十 岁, 你 在 另 外 的 海 滩 拾 到 更 奇 异 的 蚌 和 螺。 童 话 与 寓 言, 真 实 与 象 征, 物 理 学 与 美。"

说 明 一 下: 有 人 赞 美 牛 顿 的 伟 大 贡 献 时, 他 说, 我 不 过 是 个 孩 子, 在 海 边 拾 到 几 枚 好 看 的 蚌 和 螺。

聂 华 桐 教 授 在 给 我 的 邀 请 函 中 提 到 这 幅 字, 说: "杨 先 生 很 喜 欢 这 幅 字, 你 如 能 以 另 一 幅 相 赠, 他 一 定 会 特 别 高 兴。" 这 一 说, 我 感 到 很 紧 张, 压 力 很 大。 我 觉 得 那 一 幅 字 已 把 重 要 的 话 都 说 了。 到 了 八 十 岁, 将 怎 么 说 才 好 呢 ? 这 简 直 是 一 个 考 试。 我 用 了 两 个 月 的 时 间, 写 了 一 房 间 的 纸, 一 再 尝 试 和 推 敲, 后 来 妻 丙 安 (Anne) 说: "照 你 这 样 写 下 去, 怕 要 写 到 九 十 岁, 我 再 给 你 两 天, 不 能 再 写 不 完 了。"

这 幅 字 我 不 能 说 十 分 满 意, 但 我 想 不 是 我 的 错, 因 为 我 们 现 在 已 没 有 适 当 的 词 汇 来 表 达 了。 这 一 次 我 所 写 的 可 以 说 是 一 个 老 年 人 观 察 另 一 个 老 年 人, 八 十 年 之 后, 所 发 出 的 赞 叹。

振 宁 的 物 理 学 已 扩 展 到 形 而 上 学, 把 诗 和 美 包 容 进 去。 他 在 《 物 理 学 与 美 》 一 文 中 说: 物 理 学 以 极 度 浓 缩 的 数 学 语 言 写 出 了 世 界 的 基 本 结 构, 可 以 说, 它 是 造 物 者 的 诗 篇。 有 一 种 庄 严 感, 一 种 神 圣 感, 一 种 宇 宙 奥 秘 的 畏 惧 感。 像 建 造 哥 德 式 教 堂 的 建 筑 师 所 要 歌 颂 的 崇 高 美、 灵 魂 美、 宗 教 美、 最 终 极 的 美。 而 振 宁 的 生 活 实 践 是 入 世 的, 有 着 强 烈 的 忧 患 意 识 和 历 史 使 命 感。 他 的 许 多 散 文 弥 漫 着 对 祖 国、 对 民 族 的 关 切, 并 且 在 实 践 中 表 现 出 来。 曾 有 记 者 问 过, 什 么 是 他 最 大 的 贡 献, 他 说 "我 最 大 的 贡 献 是 改 变 了 中 国 人 不 如 人 的 心 理。" "士 不 可 不 弘 毅, 任 重 而 道 远 ", 这 是 传 统 中 国 知 识 分 子 所 拥 有 的 抱 负, 是 一 种 深 远、 博 大 的 人 文 主 义, 是 中 国 文 化 数 千 年 来 所 酝 酿 出 来 的 一 种 品 格。 所 以, 我 想, 称 他 为 任 重 道 远 的 科 学 家 是 最 恰 当 的 了。

2002年 6月 17日

返回 “贺杨振宁教授八秩华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