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 楼 梦 醒 会 有 时
访 《红 楼 梦 醒 时》 作 者 赵 同
 
赵 同 自 撰 简 介

赵 同 , 字 铎 宏 , 又 字 徒 红 。 原 籍 江 苏 镇 江 , 1923 年 生 。 出 身 书 香 门 第 , 自 幼 受 家 庭 教 育 熏 陶 , 酷 爱 读 书 。 抗 战 八 年 , 辗 转 求 学 , 选 择 电 信 工 程 为 专 业 。 胜 利 后 , 台 湾 光 复 , 百 事 待 兴 , 奉 派 赴 台 参 加 接 收 工 作 ,从 此 远 离 家 乡 。 为 建 设 台 湾 , 献 身 工 程 工 作 三 十 余 载 。

公 余 之 暇 , 除 练 习 书 法 外 , 喜 爱 古 典 文 学 , 尤 其 爱 读 《 红 楼 梦》, 卓 有 心 得 。 退 休 后 侨 居 美 国 , 未 免 故 旧 情 怀 , 撰 写 了 一 付 "嵌 字" 对 联, 送 给 当 地 的 美 华 中 文 学 校 :

立 足 "美" 东, 无 分 "中" 外 皆 朋 友
关 心 "华 夏", 勿 忘 "文" 章 教 儿 孙

表 示 自 己 与 侨 胞 们 共 勉 的 心 声。
 
------ 撇 开 了 曹 雪 芹 , 改 用 "红 楼 梦 作 者 是 曹 兆页" 为 考 虑 的 基 础, 来 重 新 检 讨 红 学 里 那 些 数 不 清 又 解 不 开 的 难 题, 就 忽 然 间 变 得 顺 利 起 来。 "势 如 破 竹" 似 的, 一 件 件 都 迎 刃 而 解。 畅 快 得 很。
- 赵 同

问:你 写 《红 楼 梦 醒 时》 的 动 机 是 如 何 产 生 的?
答:我 年 轻 的 时 候, 一 直 都 是 个 盲 目 的 "红 迷"。 后 来, 也 许 是 由 于 读 多 了 有 关 "红 学" 方 面 的 资 料 的 关 系, 逐 渐 对 "红 楼 梦" 产 生 了 怀 疑。 我 发 现 凡 是 谈 红 楼 梦 的 文 章, 几 乎 全 是 赞 美, 虽 然 偶 尔 也 有 批 评 其 中 情 节 不 妥 的, 但 都 轻 描 淡 写, 表 示 这 些 不 过 是 作 者 疏 忽 产 生 的 错 误 而 已; 甚 至 还 认 为 这 些 错 误, 不 但 "瑕 不 掩 瑜", 还 颇 有 "烟 云 模 糊" 的 灵 意, 似 乎 是 应 该 有 的。 这 使 我 觉 得 纳 闷 : "红 楼 梦 真 的 是 那 么 完 美 吗?"但 不 久, 我 就 得 到 了 答 案: 原 来 红 楼 梦 是 并 不 完 美 的, 不 但 不 完 美, 而 且 还 非 常 不 完 美。 有 些 不 合 理 的 地 方, 也 许 看 上 去 可 以 称 之 为 "错 误",实 际 上 未 必; 而 更 多 的 地 方, 都 不 能 用 "错 误"两 字 来 搪 塞, 只 能 称 为 "缺 点" 。我 发 现 书 中 大 大 小 小 的 缺 点, 数 量 之 多, 遍 布 全 书, 简 直 可 用 "体 无 完 肤" 来 形 容。 这 个 出 乎 意 外 的 发 现, 使 我 产 生 进 一 步 深 入 探 讨 的 兴 趣。 当 时 我 想, 如 果 列 举 其 中 的 缺 点, 找 到 造 成 这 些 缺 点 的 原 因, 也 许 会 有 新 的 发 现。 这 想 法 没 有 错, 新 的 发 现 很 快 便 增 多 起 来, 后 来 就 写 成 了 一 本 书。
问:你 在 书 里 举 出 红 楼 梦 的 很 多 缺 点, 大 都 是 从 来 没 有 别 人 谈 论 过 的。 为 什 么 你 会 找 到 那 么 多 缺 点, 别 人 却 找 不 到 呢? 包 括 那 些 专 业 的 、 甚 至 穷 毕 生 精 力 在 钻 研 "红 学" 的 专 家 学 者?
答:不 是 别 人 找 不 到, 而 是 根 本 没 有 人 存 心 去 找。 由 于 红 楼 梦 的 故 事 太 吸 引 人 了, 读 者 往 往 入 迷, 发 表 评 论, 总 是 拣 好 听 的 话 说 ;其 他 的 人 好 话 听 多 了, 在 下 意 识 里, 都 认 为 红 楼 梦 必 定 是 极 为 优 秀 的 作 品; 既 然 优 秀 了, 就 不 会 有 错; 有 些 自 认 为 红 迷 的 朋 友, 由 于 爱 护 备 至, 根 本 不 愿 听 到 反 对 的 意 见, 自 然 更 不 会 去 找 什 么 缺 点 了。
问:找 缺 点 的 工 作 是 不 是 很 艰 难?
答:那 倒 不 是。 找 缺 点 的 工 作 并 不 困 难, 只 是 需 要 对 整 体 故 事 有 深 刻 的 印 象。 因 为 红 楼 梦 篇 幅 很 长, 情 节 很 多, 头 绪 繁 杂, 必 须 前 前 后 后 反 复 的 琢 磨, 自 然 比 较 费 力。 我 因 为 读 红 楼 梦 的 次 数 多 了, 书 中 情 节 大 都 很 熟 悉, 所 以 所 提 出 来 的、 较 重 要 的 几 项 缺 点 , 在 起 初 的 一 两 年 里, 就 已 经 找 齐 了。 比 较 困 难 的, 乃 是 如 何 处 理 这 些 缺 点 的 问 题。 首 先, 为 了 追 究 这 些 缺 点 的 成 因, 需 要 一 连 串 的 推 理 过 程。 可 惜 在 我 日 常 生 活 里, 能 集 中 思 绪 作 全 盘 考 虑 的 机 会 不 很 多, 所 以 耽 搁 了 不 少 年 月。 不 过 后 来 经 由 这 些 成 因, 继 续 推 想 的 结 果, 竟 然 把 历 来 困 扰 红 学 的 所 有 问 题, 顺 利 的 一 一 解 决。 这 实 在 是 件 值 得 高 兴 的 事。
问:你 的 思 路 是 如 何 展 开 的?
答: 由 缺 点 的 成 因 直 接 得 到 的 效 果, 是 否 定 了 曹 雪 芹 的 作 者 地 位 。 "作 者 是 谁" 本 是 红 学 中 的 一 个 老 问 题, 但 自 从 胡 适 之 先 生 拍 板, 敲 定 为 曹 雪 芹 以 后, 反 对 的 声 浪 逐 渐 消 失, 几 乎 已 成 定 论, 很 少 有 人 怀 疑 了。 然 而, 这 一 论 点 却 是 红 学 的 致 命 伤。 据 我 的 了 解, 红 学 大 概 是 世 界 上 问 题 最 多, 答 案 最 乱 的 一 门 学 问 了; 而 实 际 上 造 成 红 学 世 界 大 乱 的 主 因, 恰 恰 就 是 作 者 问 题。 所 有 红 学 论 文 所 讨 论 的 题 目, 其 立 论 基 础 都 以 "作 者 曹 雪 芹" 为 前 提。 结 果 是 所 有 题 目 得 到 的 结 论, 都 会 引 起 质 疑, 造 成 纷 乱。 许 多 重 要 问 题, 比 方 说, "甄 士 隐" 谐 音 "真 事 隐", 明 显 的 指 示 出, "隐 射 " 问 题 是 先 天 存 在、 不 可 排 除 的 基 本 问 题; 但 由 于 历 来 "索 隐 派 " 人 士 "索" 出 来 的 "隐", 都 与 作 者 曹 雪 芹 扯 不 上 关 系, 因 此 红 学 家 们 就 彻 底 否 定 了 隐 射 的 存 在; 从 学 术 研 究 的 立 场 来 看, 这 是 很 不 合 理 的。 又 如 脂 批 的 问 题, 批 书 人 脂 砚 和 畸 笏 究 竟 是 谁, 也 是 红 学 里 主 要 的 课 题; 由 于 认 定 作 者 为 曹 雪 芹, 从 他 身 上, 始 终 无 法 找 到 能 适 合 脂 砚 或 畸 笏 条 件 的 人 物 来, 以 致 众 说 纷 纭, 一 直 都 找 不 出 答 案。我 从 否 定 作 者 为 曹 雪 芹 着 手, 找 出 真 正 的 作 者 是 其 父 曹 兆页。 再 从 曹 兆页 的 生 平 际 遇, 参 考 红 楼 梦 书 中 缘 起 的 描 述, 故 事 的 内 容, 脂 批 的 态 度, 以 及 与 红 学 有 关 的 历 史 资 料, 推 敲 演 绎。 撇 开 了 曹 雪 芹, 改 用 "红 楼 梦 作 者 是 曹 兆页"为 考 虑 的 基 础, 重 行 检 讨 红 学 里 那 些 数 不 清 又 解 不 开 的 难 题, 就 忽 然 间 变 得 顺 利 起 来, "势 如 破 竹"似 的, 一 件 件 都 迎 刃 而 解, 畅 快 得 很。
问:你 认 为 你 的 这 套 理 论, 对 读 者 具 有 说 服 力 吗?
答:我 觉 得 这 里 面 并 不 存 在 "说 服 力" 的 问 题。 因 为 我 的 这 一 套 , 并 不 是 什 么 "理 论", 只 不 过 是 我 的 读 书 心 得 而 已, 没 有 想 和 什 么 人 展 开 辩 论 的 意 思。 这 些 心 得 是 在 读 书 读 多 了 以 后, 自 然 体 会 到 的。 采 用 的 资 料, 是 红 学 家 们 常 常 提 起 的, 耳 熟 能 详; 按 照 这 些 资 料 的 逻 辑 推 理, 就 好 像 侦 探 小 说, 剥 竹 笋 似 的, 简 单 明 了 , 没 有 什 么 可 怀 疑 的 地 方。 结 论 是 自 然 出 现 的,无 论 是 谁, 沿 着 这 条 思 路, 顺 藤 摸 瓜, 都 会 得 到 同 样 的 结 论, 所 以 是 不 需 要 具 有 什 么 说 服 力 的。 如 果 有 哪 位 先 生, 反 对 我 的 思 路, 比 方 说, 有 位 认 定 作 者 是 曹 雪 芹 的 红 学 大 师, 来 与 我 辩 论, 那 就 必 然 南 辕 北 辙, 再 大 的 说 服 力 也 是 谈 不 拢 的。
问:难 道 你 的 心 得, 不 属 于 红 学 的 一 部 分 吗?
答:不 能 算, 因 为 我 不 是 红 学 家。 我 可 以 算 是 红 楼 梦 的 "资 深 读 者", 我 的 心 得 是 站 在 读 者 的 立 场, 写 给 其 他 读 者 们 作 参 考 的; 无 论 是 撰 写 目 的, 工 作 态 度, 工 作 内 容, 或 辛 劳 程 度, 我 都 不 能 与 红 学 家 相 比。 红 学 家 有 他 们 自 己 的 任 务, 不 能 像 我 这 样 轻 松。 我 之 所 以 能 有 心 得, 依 靠 的 全 是 红 学 家 们 累 积 下 来 的 成 果。 他 们 收 集 历 史, 精 心 考 证、 分 析、 统 计, 这 些 事 我 一 件 也 未 做 过, 也 做 不 来, 所 以 我 对 红 学 家 总 是 非 常 尊 敬 的。 虽 然 如 此, 我 对 红 学 世 界 的 紊 乱 现 象, 还 是 不 免 抱 憾: 觉 得 红 学 家 们 花 了 那 么 多 心 血, 还 没 有 把 红 学 整 理 清 楚, 看 来 红 学 的 前 途, 很 令 人 忧 虑。
问:那 么 你 能 否 为 紊 乱 的 红 学 世 界 设 法 解 忧 呢?
答:我 倒 是 想 到 一 个 法 子, 不 知 管 用 不 管 用。 常 言 道: 旁 观 者 清, 当 局 者 迷。 我 想 诸 位 红 学 家 们, 都 是 红 学 的 当 局 者, 长 年 在 一 个 固 定 的 圈 子 内 绕 来 绕 去, 很 可 能 是 受 到 "迷" 的 影 响。 我 是 一 个 道 地 的 旁 观 者, 我 的 旁 观 心 得, 也 许 可 以 让 大 家 清 上 一 清。 如 果 再 有 其 他 的 旁 观 者, 也 把 各 自 的 心 得, 多 多 提 供 出 来, 给 红 学 家 们 参 考, 想 必 会 更 为 有 效。 问 题 是 红 学 家 们 会 不 会 认 为 我 这 个 建 议, 有 "外 行 领 导 内 行" 之 嫌。
问:那 么 你 对 广 大 的 红 楼 梦 读 者 们, 还 有 些 什 么 话 要 说 么?
答:的 确, 我 倒 是 真 的 想 对 我 的 同 好 们 说 几 句 心 里 话。 我 要 恳 切 的 提 醒 大 家: 读 者 的 思 想 是 绝 对 自 由 的。 这 句 话, 大 家 都 能 理 解, 但 却 常 被 大 家 忽 视。 读 书 的 目 的 在 于 趣 味, 而 趣 味 是 要 自 己 寻 找 的。 许 多 人 不 爱 读 书, 是 因 为 那 些 书 是 被 迫 接 受 的, 所 读 的 都 是 别 人 的 东 西, 没 有 "自 己", 也 就 没 有 趣 味 了。 作 为 读 者, 应 该 开 动 自 己 的 脑 筋, 寻 找 自 己 的 趣 味, 这 是 读 者 固 有 的 权 利。 别 人 的 意 见, 可 以 参 考, 但 必 须 自 己 判 别, 不 能 盲 从, 更 不 能 迷 信 。 以 红 楼 梦 来 说, 里 面 有 无 数 可 动 脑 筋 的 问 题, 如 果 能 自 己 发 掘 问 题, 自 己 解 决 问 题, 自 己 获 得 答 案, 让 自 己 产 生 成 就 感, 得 到 真 正 的 趣 味, 才 是 真 正 爱 好 红 楼 梦 的 读 者。 所 以, 奉 劝 诸 君, 不 但 不 要 盲 从 或 迷 信 红 学 家 们 说 的 话, 甚 至 连 红 楼 梦 的 本 身 也 不 可 无 条 件 接 受。 诸 位 不 妨 马 上 就 打 开 红 楼 梦 来, 一 定 会 找 到 有 值 得 自 己 怀 疑 的 地 方。 当 然, 由 于 同 样 的 理 由, 我 不 会 希 望 您 轻 易 相 信 我 所 提 出 的 那 些 心 得, 但 我 还 是 很 真 切 的 希 望 您 不 要 放 弃 您 神 圣 的 "读 者 权"。 因 为 趣 味 在 等 着 您 哩。

返回 “独家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