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寻 天 才 的 轨 迹
《杨 振 宁 传》 作 者 江 才 健 访 谈 记
台 湾 以 撰 写 科 学 家 传 记 著 名 的 作 家 江 才 健 先 生 , 继 《吴 健 雄 传》 之 后 , 穷 四 年 功 力 ,新 近 又 推 出 一 本 力 作 《规 范 与 对 称 之 美 - 杨 振 宁 传》。 全 书 共 分 16 章 , 500 多 页,称 得 上 体 大 思 精 , 内 容 丰 富 。正 如 1986 年 诺 贝 尔 化 学 奖 得 主 李 远 哲 先 生 所 评 论 的: 这 本 传 记 不 仅 详 实 叙 述 杨 振 宁 先 生 的 际 遇 作 为 , 勾 勒 杨 振 宁 的 家 国 之 思 、 亲 情 之 爱 、 科 学 品 味 与 人 格 信 仰, 还 尝 试 赋 予 所 有 事 件 伦 理 与 文 化 意 义 ,意 图 藉 此 带 领 读 者 进 入 杨 振 宁 先 生 的 心 灵 世 界 与 价 值 体 系。 这 是 这 本 传 记 特 别 引 人 入 胜 的 地 方。

华 专 网 《名 人 信 息》 专 栏 编 辑 日 前 电 话 采 访 了 江 才 健 先 生 ,撰 写 了 以 下 独 家 报 道, 以 飨 读 者 。

江 才 健 先 生 简 介

1950 年 生 , 台 湾 辅 仁 大 学 数 学 系 毕 业 。 曾 在 台 湾 《中 国 时 报》 从 事 科 学 报 导 和 论 述 工 作 22 年 , 为 《中 国 时 报》 前 主 笔 。

过 去 在 世 界 多 国 采 访 科 学 家 、 科 学 实 验 室 以 及 重 要 科 学 活 动 。 1991 年 曾 至 中 东 地 区 采 访 波 斯 湾 战 争 , 历 约 旦 、 埃 及 和 伊 拉 克 等 地 。

近 年 特 别 关 心 科 学 在 文 化 中 的 影 响 和 定 位 问 题 , 发 表 了 论 文 和 专 文 讨 论 , 并 在 台 湾 大 学 新 闻 研 究 所 兼 任 教 职 。

著 有 《大 师 访 谈 录 》、 《吴 健 雄 - 物 理 科 学 的 第 一 夫 人》 等。

江 才 健 先 生 访 谈 实 录

问: 您 的 新 作 《杨 振 宁 传》 出 版 后 , 各 界 反 应 热 烈 。 请 介 绍 一 下 这 本 书 大 致 的 采 访 及 写 作 过 程。
答: 我 是 1998 年 9 月 到 美 国 停 留 一 年, 对 杨 先 生 以 及 他 的 同 事 、 朋 友 、 学 生 和 家 人 进 行 访 谈 , 然 后 回 到 台 湾 经 两 年 多 时 间 撰 写 , 在 2002 年 7 月 完 成 , 写 作 期 间 还 继 续 进 行 访 问 格 查 证 资 料 的 工 作 。这 本 传 记 虽 然 在 写 作 期 间 与 杨 先 生 有 密 切 联 系 , 也 同 意 他 的 要 求 , 将 草 稿 给 他 看 过 , 不 过 这 本 书 并 不 是 "Authorised Biography ",最 后 的 资 料 取 舍 、 文 稿 写 法 , 都 是 由 我 做 最 后 决 定 的 。
问 : 您 采 访 过 许 多 科 学 家, 请 谈 谈 杨 振 宁 教 授 有 别 于 其 他 人 的 地 方, 及 留 给 您 深 刻 印 象 的 方 面。
答 : 杨 振 宁 先 生 是 一 个 非 常 重 要 的 物 理 学 家 , 在 世 界 物 理 学 界, 许 多 人 都 说 他 是 现 在 还 活 着 的 最 重 要 的 物 理 学 家 。 他 是 物 理 学 大 师 , 在 国 际 上 有 这 样 的 地 位 ,我 认 为 是 不 容 易 的。他 在 美 国 不 过 半 个 世 纪 时 间, 就 已 经 在 科 学 成 就 上 达 到 一 个 非 常 高 的 境 界。个 人 的 能 力 , 他 的 识 见 ,对 科 学 的 品 味 ,都 是 很 难 得 的 。

另 一 方 面 , 除 了 科 学 外 , 他 是 一 个 知 识 宽 广 的 人,他 的 思 想 、 观 念 和 兴 趣 是 多 方 面 的, 对 于 文 学 艺 术 其 他 方 面 ,都 有 相 当 的 造 诣 。 对 他 有 所 了 解 的 人 都 知 道 他 文 章 写 得 很 好 , 演 讲 很 动 人 ,我 听 了 他 的 演 讲 也 受 到 很 大 的 鼓 舞。

他 有 着 不 同 于 一 般 传 统 意 义 上 的 中 国 人 的 想 法 , 比 如 说 , 他 不 认 为 只 有 念 书 是 重 要 的。 他 觉 得 , 做 什 么 事 都 很 重 要 ,觉 得 这 个 社 会 上 许 多 的 职 业 都 有 其 重 要 性, 都 有 不 同 的 价 值。 这 些 观 念 未 必 是 他 在 国 外 学 到 的 , 事 实 上 , 在 他 自 己 的 文 化 里 也 有 这 种 观 点。 他 是 做 理 论 学 术 工 作 的 , 可 是 他 觉 得 一 个 可 以 动 手 的 人 ,也 是 非 常 重 要 的。1987 年 他 在 新 加 坡 就 倡 议、 设 立 了 一 个 "陈 嘉 庚 青 少 年 发 明 奖"。 这 个 奖 就 是 专 门 颁 发 给 会 动 手 的 年 轻 人。 虽 然 他 们 考 试 考 不 好 , 可 是 能 动 手 , 会 发 明。 这 样 的 人 在 中 国 会 觉 得 不 会 考 试、 不 会 念 书 好 像 次 人 一 等, 杨 先 生 认 为 这 个 观 点 是 不 对 的。

他 这 个 看 法 代 表 了 他 与 别 人 有 一 种 不 同 的、更 宽 广 的 见 识, 也 都 显 示 出 他 不 同 寻 常。

另 外 , 他 令 我 印 象 深 刻 的 是,他 是 个 非 常 真 诚 的 人,丝 毫 没 有 架 子。 很 多 的 大 科 学 家 和 人 见 面,会 有 一 种 距 离,是 高 高 在 上 的, 但 是 杨 先 生 很 随 和,从 不 讲 究 一 些 表 面 的 形 式。 他 的 穿 着 也 很 随 和, 对 一 般 给 他 的 接 待、 饮 食、 住 宿 都 不 大 讲 究。不 像 有 些 人 很 计 较, 一 定 要 怎 样 的 吃, 怎 样 的 接 待 ,或 是 坐 怎 样 的 车 子 怎 样 的 房 子。我 觉 得 , 杨 先 生 是 一 个 非 常 平 易 近 人, 非 常 纯 朴, 而 且 没 有 架 子 的 人 。

问: 杨 振 宁 教 授 是 中 国 七 十 年 代 开 禁 后 最 早 进 入 大 陆 的 海 外 学 者 之 一, 而 且 从 那 以 后 , 他 连 续 不 断 地 为 中 国 的 文 化、 教 育、 科 技 等 事 业 做 了 许 多 突 出 的 贡 献 , 直 至 晚 年 定 居 清 华 园, 为 中 国 培 养 未 来 争 取 诺 贝 尔 奖 的 优 秀 人 才。您 是 如 何 认 识 和 理 解 他 这 种 千 方 百 计 回 馈 祖 国 、 报 效 民 族 的 行 为 和 精 神。
答 : 这 需 要 从 几 个 方 面 来 谈。

一 、 历 史 因 素 : 杨 振 宁 的 父 亲 及 他 老 师 那 一 辈 , 在 更 早 的 时 候 就 到 海 外 求 学 , 但 他 们 念 完 书 就 回 中 国 , 因 为 他 们 自 认 肩 负 着 给 中 国 引 进 新 观 念 、 培 育 新 人 才 的 责 任 。杨 先 生 的 父 亲 早 年 在 芝 加 哥 大 学 念 书 , 后 来 回 厦 门 大 学、 清 华 大 学 和 西 南 联 大 教 学, 对 杨 振 宁 的 影 响 很 大。 杨 先 生 也 受 几 位 老 师 的 教 诲 ,包 括 王 竹 溪 和 吴 大 猷, 他 们 都 曾 在 英 国 和 美 国 受 教 育。

1945 年 中 日 战 后, 杨 振 宁 到 美 国 留 学, 最 初 的 愿 望 也 是 要 "念 书 求 学 几 年 后 回 中 国, 贡 献 自 己 给 还 相 当 贫 穷 落 后 的 国 家"。 哪 料 事 与 愿 违, 中 国 时 局 发 生 巨 变,共 产 党 取 代 国 民 党, 随 后 又 是 韩 战 、 冷 战 , 中 美 关 系 形 成 对 立, 在 很 长 时 间 内 甚 至 形 成 一 个 断 裂,而 且 美 国 总 统 杜 鲁 门 下 了 一 道 命 令, 禁 止 所 有 在 美 国 得 到 科 学 技 术 博 士 学 位 的 中 国 人 回 大 陆 去。

杨 先 生 的 情 况 比 较 不 同 一 点。1971 年 他 回 中 国 正 式 访 问 前, 还 是 有 机 会 与 分 隔 在 大 陆 的 家 人 会 面 的, 他 和 父 母 家 人 分 别 于 1957、 1960、 1962 年 在 日 内 瓦 团 聚。所 以 像 他 这 样 出 名 的 科 学 家 , 在 1971 年 属 于 最 早 回 去 的。那 时 候 的 中 美 之 间 还 是 半 冷 战 半 对 立 的 局 面, 所 以 杨 先 生 的 作 为 是 有 很 大 影 响 的 ,因 为 当 时 冒 着 禁 令 回 中 国 的 人 , 是 为 数 不 多 的 。

他 从 中 国 回 来 以 后 ,在 美 国 和 欧 洲 公 开 演 讲 , 讲 他 的 大 陆 之 行。 他 对 大 陆 之 行 有 深 厚 的 感 情 , 他 比 较 26 年 前 离 开 中 国 时 的 情 形 , 觉 得 当 时 的 大 陆 已 有 很 大 的 改 变 和 进 步。 他 的 演 讲 代 表 了 他 的 个 人 观 感 , 也 使 中 国 大 陆 留 给 外 国 人 好 印 象。他 的 演 讲 是 留 给 听 者 关 于 中 国 的 第 一 手 资 料, 从 而 影 响 了 很 多 人, 使 得 后 来 有 更 多 的 华 裔 学 者 回 中 国 访 问 , 也 有 许 多 外 国 人 到 中 国 访 问 , 对 中 国 的 对 外 交 流 有 积 极 的 影 响 。

杨 先 生 一 方 面 在 学 术 上 有 很 高 的 地 位 , 一 方 面 又 有 很 大 的 勇 气 来 做 这 件 事 ,后 来 他 去 中 国 访 问 , 停 留 的 时 间 更 长 , 最 近 几 年 , 他 已 决 定 在 清 华 长 期 居 住 , 在 那 里 培 养 新 的 科 学 人 才。 这 些 其 实 都 是 他 一 贯 的 想 法 ,在 他 去 念 书 的 那 个 年 代 ,就 已 经 立 志 要 回 中 国 培 养 新 的 一 代 人 才 , 在 中 国 做 很 好 的 教 育 工 作。 当 然 , 他 现 在 没 有 完 全 回 北 京 的 原 因 , 是 他 太 太 的 健 康 最 近 有 点 困 难 。 不 过 他 这 些 年 来 来 去 去 , 在 北 京 停 留 较 长 的 时 间 。

总 之, 他 是 一 个 对 于 国 家、 对 于 自 己 的 成 长 社 会 有 着 深 刻 感 情 的 人 。

问: 现 在 中 国 正 大 兴 "海 归" 潮 流 , 除 了 善 用 人 类 共 同 的 "报 效 祖 国"、"叶 落 归 根"等 文 化 情 结 外, 作 为 中 国 政 府, 要 吸 引 大 批 的 海 外 人 才 回 归 , 是 否 还 应 从 一 些 政 策 、 措 施 等 方 面 来 着 手 制 定 长 远 的 方 案 , 以 利 人 才 回 流 。 在 这 方 面 , 相 信 您 也 会 有 自 己 的 看 法 及 建 议 , 愿 闻 高 见 。
答: 现 在 中 国 大 陆 情 况 是 , 很 多 年 轻 的 学 生、 尤 其 是 优 秀 的 学 生, 很 高 兴 有 机 会 到 海 外 去 留 学,这 在 中 国 的 近 代 历 史 上 是 一 波 一 波 的 , 到 现 在 还 是 处 于 方 兴 未 艾 的 情 况 。这 里 面 有 两 个 方 面 , 一 方 面 是 中 国 的 情 况 , 跟 外 面 世 界 差 距 的 问 题 , 在 经 济 条 件 方 面 , 这 些 年 来 都 改 善 得 非 常 快 , 有 些 事 情 必 须 要 有 相 当 的 经 济 条 件 才 能 做 到 , 比 方 说 研 究 , 设 施 , 或 是 生 活 标 准 ,而 近 年 来 国 内 跟 海 外 的 差 距 是 越 来 越 小。

第 二 ,虽 然 近 代 的 科 学 快 速 走 向 前 , 不 过 20 世 纪 以 后 , 整 个 世 界 在 快 速 发 展 , 人 类 面 对 问 题 有 了 改 变: 整 个 世 界 的 形 势 和 经 济 结 构 情 况 在 改 变。我 想, 中 国 现 在 的 条 件 是 非 常 的 好 , 一 方 面 有 稳 定 的 环 境 , 一 方 面 经 济 开 始 蓬 勃 , 国 内 的 社 会 结 构 和 人 对 事 物 的 看 法 , 也 在 渐 渐 的 改 变, 这 些 都 为 中 国 提 供 了 一 个 非 常 有 活 力 的 面 对 未 来 的 可 能 性 。 这 方 面 的 变 化 开 始 吸 引 了 许 多 已 在 西 方 有 成 就、 有 经 验 的, 已 有 十 年、 二 十 年 留 学 历 史 的 中 国 人, 回 流 中 国 。 这 个 情 形 过 去 台 湾 也 发 生 过 , 台 湾 在 六 十、七 十 年 代 大 量 出 国 的 人 , 到 了 八 十 年 代 有 大 量 的 人 回 归。中 国 大 陆 的 条 件 比 台 湾 好 得 太 多 了 , 因 为 它 是 一 个 自 给 自 足 的 环 境 , 在 地 理 条 件上 , 在 历 史 传 承 上 , 是 一 个 自 成 格 局 的 局 面。

这 样 一 个 规 模 的 经 济 体 系 , 中 国 大 陆 新 一 代 的 人, 应 该 有 更 新 的 看 法 ,就 是说:出 国 不 出 国 不 应 成 为 衡 量 这 个 人 最 重 要 的 标 准, 不 是 说 出 国 的 人 回 来 就 是 高 人 一 等 。 在 这 方 面, 中 国 自 己 有 很 多 自 己 要 面 对 的 问 题, 在 文 化 上 的 一 些 传 承, 中 国 自 己 的 发 展 也 是 很 重 要 的 。事 实 上 , 中 国 不 能 认 为 人 才 都 在 海 外 , 也 就 是 说 ,好 像 能 出 国 到 了 海 外, 就 都 变 成 人 才 了。 中 国 如 果 没 有 这 样 的 看 法 , 中 国 这 么 大 的 国 家 , 终 究 还 是 仰 赖 别 人 想 法, 不 会 有 真 正 一 流 的 贡 献 , 这 样 的 国 家 发 展 显 然 不 是 一 个 常 态 的 发 展。

中 国 将 来 长 久 政 策, 应 该 是 一 个 慢 慢 培 养 自 己 人 才 的 政 策 。在 上 世 纪 五 十、 六 十 年 代 , 中 国 大 陆 情 况 比 较 封 闭 ,但 是 在 学 术、 科 学 发 展 方 面 , 也 做 出 了 令 世 界 钦 佩 的 工 作 , 这 代 表 了 人 才 在 国 内 同 样 也 发 展 得 出 来 ,不 一 定 要 到 海 外 去 。中 国 大 陆 也 应 该 有 这 样 的 看 法 , 也 就 是 说 , 海 外 来 人 是 一 个 办 法 , 可 是 自 己 的 环 境 培 养 人 才, 也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而 且 自 己 培 养 的 人 才, 也 不 一 定 就 比 别 国 的 人 才 差 一 点 , 这 样 的 观 念 正 在 慢 慢 改 变 。

观 念 要 朝 这 个 方 向 改 变 ,原 因 是 整 个 世 界 格 局 正 在 改 变 。 中 国 在 世 界 上 的 地 位 已 不 比 从 前,正 形 成 一 个 中 心 的 地 位 。 现 在 世 界 各 个 地 方 的 眼 光 都 放 在 中 国 , 甚 至 许 多 国 家 的 人 要 来 中 国 学 习 。但 是 在 文 化 上 有 没 有 新 的 创 造 精 神 , 能 不 能 够 给 其 他 环 境 的 人 新 思 维,我 认 为 这 个 问 题 值 得 研 究。

我 觉 得 , 杨 先 生 也 相 当 同 意 的,就 是 近 代 西 方 面 对 宇 宙 的 、面 对 生 命 的 看 法,也 有 一 些 困 境。 这 方 面 在 不 同 的 文 化 , 包 括 中 国 和 其 他 的 文 化 里 面 , 事 实 上 也 可 以 提 供 一 些 新 的 视 野; 而 这 些 新 视 野 必 须 要 自 己 文 化 的 人 , 对 自 己 文 化 有 相 当 的 信 心 , 然 后 在 这 个 基 础 之 下 , 做 一 些 比 较 深 入 的 探 究 工 作, 才 可 以 发 展 出 新 的 思 想 体 系 。

其 次 , 再 谈 中 国 如 何 与 其 他 西 方 国 家 竞 争 的 问 题 。近 代 中 国 某 些 经 济 和 政 治 条 件 的 落 后, 有 好 多 历 史 的 因 素 , 并 不 全 然 是 因 为 中 国 的 文 化 在 某 种 程 度 上 是 落 后 的 , 这 个 观 点 不 对 , 中 国 的 文 化 并 不 落 后。 在 20 世 纪 有 些 人 可 能 觉 得, 许 多 地 方 有 大 进 步 , 比 方 说 , 生 活 的 改 变 , 寿 命 的 延 长 等。 可 是 我 们 往 前 看 ,现 在 全 世 界 有 60 多 亿 人 口 , 资 源 的 分 配 是 很 不 平 衡 的 。在 这 种 情 况 下 , 我 们 不 能 期 望, 比 如 ,中 国13 亿 人 口, 不 可 能 像 美 国 那 样 的 发 展 , 以 个 人 交 通 工 具 大 量 消 耗 能 源, 就 已 经 是 全 世 界 都 在 批 评 的 人 类 过 去 面 对 能 源 消 耗 的 方 法 , 美 国 能 源 消 耗 的 方 法, 是 不 健 康 的 。 而 且 不 能 维 持 永 续 的 发 展。

我 们 人 类 将 来 要 面 临 的, 是 一 个 生 存 资 源 严 重 短 缺 的 困 境 , 比 如 说 饮 水 资 源 的 匮 乏, 都 可 能 要 发 生 争 夺。 在 这 方 面 , 中 国 有 个 很 好 的 机 会 , 可 以 发 展 成 一 个 新 的 体 系 , 人 与 人 , 人 与 自 然 , 不 同 国 家 的 关 系 ,发 展 出 一 个 新 的 经 济 思 维 和 体 系。中 国 有 这 么 多 的 人 口 , 它 的 标 准, 就 是 将 来 世 界 的 新 标 准,它 所 创 造 出 来 的 新 生 活 形 态 , 就 是 未 来 世 界 的 生 活 形 态 。 目 前 世 界 这 种 竞 争 式 的 、 消 耗 式 的 生 活 经 济 发 展 ,就 长 远 看 , 是 不 可 能 继 续 下 去 的 。

目 前 世 界 的 经 济 根 本 的 问 题 是 一 个 资 源 有 限 而 人 口 过 多 的 情 况 。 现 在 每 一 年 , 在 世 界 各 地 举 行 的 世 界 贸 易 组 织 会 议 , 都 有 几 十 万 人 示 威 , 因 为 大 家 都 反 对 把 世 界 推 到 一 个 贫 富 更 不 均 的 境 地, 让 那 些 消 费 的 经 济 大 国 取 得 更 多 的 资 源。 我 觉 得 中 国 有 个 机 会 , 如 果 中 国 发 展 出 很 好 的 生 存 模 式, 这 13 亿 占 世 界 1/5 的 人 口 所 设 定 的 一 个 标 准 , 它 的 思 维 应 该 可 以 影 响 到 其 他 国 家 人 的 想 法 , 也 可 以 为 未 来 的 世 界 发 展, 人 类 跟 环 境 更 均 衡 的 生 存, 树 立 一 个 典 范 模 式 。

问: 现 在 大 陆 科 技 学 术 界 很 有 一 种 力 争 在 若 干 年 内 夺 下 诺 贝 奖 的 夙 愿 。 根 据 您 的 了 解 及 透 析, 您 认 为 华 裔 学 者 今 后 有 可 能 在 诺 贝 尔 什 么 新 的 领 域 内 再 次 获 奖 ?
答: 杨 先 生 自 己 说 , 中 国 的 学 者 在 未 来 二 十 一 世 纪 前 几 十 年 里 面 , 就 会 有 机 会 得 到 诺 贝 尔 奖。 当 然 过 去 的 华 裔 诺 贝 尔 奖 得 主 都 是 中 国 人 血 统 , 不 过 大 部 分 是 在 海 外 做 的。当 然 许 多 人 说 ,前 些 年 在 医 学 奖、 经 济 奖 方 面 , 还 没 有 中 国 人 得 到 ,最 近 有 文 学 奖, 物 理 化 学 奖 , 都 得 过 了。事 实 上 这 个 诺 贝 尔 效 应 在 许 多 国 家 都 深 受 注 意,各 国 都 在 问: 什 么 时 候 我 们 可 以 得 到 这 个 诺 奖 ? 像 韩 国 就 有 极 大 的 焦 虑, 因 为 他 们 一 个 诺 奖 都 没 有 , 所 以 整 个 国 家 都 在 注 意 哪 一 位 可 能 是 韩 国 诺 奖 得 主 。

诺 奖 是 一 个 代 表 , 这 里 面 有 荣 誉 ,也 有 个 近 代 学 术 成 就 的 标 准 意 义 在 里 面 , 是 有 它 正 面 的 价 值 。 可 是 在 另 一 方 面 , 完 全 把 诺 奖 当 成 一 个 标 准 , 事 实 上 也 有 其 负 面 影 响 。大 家 如 果 重 新 衡 量 一 下,我 们 可 以 说 许 多 得 诺 贝 尔 奖 的 科 学 家 不 一 定 就 一 定 是 最 了 不 起 的 科 学 家 。 有 许 多 很 好 的 科 学 家 ,比 如,美 国 重 要 的 物 理 学 家、 包 括 女 物 理 学 家 吴 健 雄 ,他 们 没 有 得 到 诺 贝 尔 奖 ,可 他 们 在 科 研 上 都 创 立 了 非 常 高 的 地 位, 许 多 人 认 为 他 们 的 贡 献 并 不 比 任 何 一 位 诺 贝 尔 得 主 低。

过 分 的 强 调 诺 奖 ,应 该 要 认 识 到, 事 实 上, 它 的 选 择 也 是 有 一 个 文 化 价 值 观, 在 这 个 文 化 价 值 的 后 面 也 牵 涉 到 文 化 价 值 的 精 神 和 创 造 力 。 所 以 我 觉 得 更 重 要 的 是 自 己 的 学 术 和 文 化 , 能 不 能 产 生 一 个 自 己 的 传 统 和 自 己 的 创 造 力 。 如 果 这 两 个 方 面 可 以 创 造 出 来 , 也 许 可 以 得 到 一 个 比 诺 奖 还 要 重 要 的 东 西。这 样 才 能 够 产 生 巨 大 的 影 响 , 在 自 己 的 文 化 学 术 里 面 , 产 生 和 形 成 自 己 的 传 统,在 自 己 的 文 化 里 面 产 生 创 造 力 , 这 比 去 等 待 一 个 诺 奖 得 主 来 得 更 重 要 。 也 就 是 说 , 对 一 种 民 族 文 化 来 讲 , 如 果 只 是 培 养 几 个 诺 奖 , 事 实 上 对 这 个 文 化 来 讲 是 很 表 面、 很 浮 面 的 。

问: 在 新 闻 行 业 中,据 说 采 访 及 撰 写 科 技 领 域 的 新 闻 人 物 是 最 不 易 的。 因 为 这 要 求 记 者 在 采 写 能 力 外 , 还 要 具 备 相 当 的 科 学 专 业 知 识 。而 您 能 建 立 在 华 文 世 界 "大 科 学 家 传 记" 作 者 的 重 要 地 位,是 否 得 益 于 您 所 受 的 专 业 教 育、 从 事 新 闻 采 访 的 有 关 经 历 等 ?
答 : 在 写 作 杨 先 生 传 记 以 前 , 因 为 22 年 时 间 都 是 从 事 科 学 报 导 和 评 论 工 作 , 和 杨 先 生 也 有 17 年 的 交 谊 , 对 于 近 代 物 理 科 学 和 杨 先 生 的 工 作 , 确 实 有 较 多 的 认 识 。 这 种 认 识 对 于 写 杨 先 生 的 传 记 , 自 然 是 有 甚 大 助 益 的 。

当 然 , 新 闻 报 导 也 讲 究 资 料 的 多 元 客 观 来 呈 现 事 实 真 相 , 所 以 这 本 传 记 也 希 望 由 更 多 元 的 面 相 , 尽 可 能 客 观 的 立 场 , 来 描 摩 出 杨 先 生 的 真 实 生 命 面 貌。

返回 “独家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