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光 耀 的 耳 朵

李 光 耀 是 有 智 慧 的 人, 但 在 两 岸 关 系 上, 却 被 "烧 到 手 指"。 他 虽 然 有 意 访 问 台 湾, 但 已 无 意 再 做 两 岸 调 解 人。 这 个 经 验, 值 得 陈 水 扁 政 府 好 好 想 一 想。

事 实 上, 以 李 光 耀 在 国 际 间 的 声 望 与 影 响 力, 他 并 不 需 要 在 两 岸 间 扮 调 解 人 的 角 色。 但 他 说: "我 在 尝 试 以 做 善 事 的 心 情 帮 忙 李 登 辉 的 时 候, 灼 伤 了 我 的 耳 朵。" 为 什 么 是 "灼 伤 耳 朵"? 原 因 只 有 一 个, 原 本 拜 托 调 解 人 去 协 助 传 话, 帮 忙 缓 和 的, 但 讲 过 的 话 不 算 数, 调 人 在 前 方 好 话 说 尽, 他 在 背 后 扯 后 腿、 放 狠 话。 让 调 解 人 前 有 狼 后 有 虎, 既 不 能 做 事, 又 失 去 信 用。

这 种 事 在 李 登 辉 身 上 没 少 发 生 过。 一 下 子 讲 两 岸 要 和 平 缓 和, 一 下 子 又 大 骂 中 共 是 "土 匪 政 权"; 前 面 叫 苏 志 诚 去 珠 海 和 曾 庆 红 见 面, 好 像 两 岸 已 经 建 立 密 使 管 道; 后 面 却 在 喊 "戒 急 用 忍"; 辜 汪 会 谈 好 不 容 易 才 恢 复, 不 久 又 搞 出 "两 国 论"。 这 样 反 反 复 复, 几 次 下 来, 不 要 说 中 共 不 相 信 李 登 辉, 恐 怕 连 辜 振 甫 讲 的 话 都 要 被 打 折 扣。 出 去 一 个, 毁 一 个。

这 种 事 如 果 发 生 在 苏 志 诚、 辜 振 甫 身 上 也 就 算 了, 但 以 李 光 耀 的 声 望 与 影 响 力, 却 绝 对 不 能 如 此 对 待。 而 一 个 国 家 领 导 人 居 然 可 以 前 后 矛 盾、 言 行 不 一, 李 光 耀 的 耳 朵 如 何 不 "灼 伤"? 灼 伤 的 绝 对 不 只 是 耳 朵, 而 是 信 心。 李 登 辉 会 把 两 岸 关 系 搞 到 今 天 这 样 紧 张, 又 是 灼 伤 多 少 人 的 耳 朵 所 造 成 的?

陈 水 扁 政 府 是 否 曾 拜 托 什 么 人 去 传 话, 谁 也 不 知 道。 那 些 美 国 智 库、 退 休 官 员 穿 梭 在 两 岸 之 间, 试 图 建 立 第 二 管 道、 第 三 管 道 者 不 乏 其 人, 但 陈 水 扁 一 定 要 注 意 一 件 事: 切 切 不 可 学 李 登 辉, 前 后 不 一, 矛 盾 百 出, 否 则 灼 伤 一 次, 就 再 也 不 会 有 信 用 了。 要 记 住 这 个 教 训: 灼 伤 的 不 仅 是 李 光 耀, 而 是 台 湾 的 信 用。

(转 载 《中 国 时 报》 2000 年 6 月 18 日)

返 回“新闻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