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世 纪》
--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得 主 享 誉 国 际 千 禧 钜 作

(德 国) 钧 特 · 葛 拉 斯 著 / 蔡 鸿 君 译

简 介

以 "但 泽 三 部 曲" 闻 名 于 世 的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得 主 钧 特 · 葛 拉 斯 (Gunter Grass), 以 其 敏 锐 多 感 的 叙 说 方 式, 钜 细 靡 遗 地 描 绘 二 十 世 纪 的 时 代 流 变, 引 领 读 者 回 顾 百 年 来 的 历 史 轨 迹。 书 中 每 个 故 事 都 有 不 同 的 诠 译 者, 作 者 也 多 次 化 身 各 种 角 色, 洗 练 地 道 尽 当 时 社 会 景 况。

重 新 抚 视 走 过 的 二 十 世 纪, 再 现 时 代 记 忆 点 滴, 本 书 以 一 百 篇 小 品 为 架 构, 从 1900 年 一 路 蜿 蜒 到 1999 年, 抒 发 对 全 人 类 的 关 怀 及 新 世 纪 的 期 许。

"一 百 年, 一 百 个 故 事", 一 个 简 单 的 想 法

中 文 版 前 言

"一 百 年, 一 百 个 故 事。" 一 个 简 单 的 想 法, 我 最 初 是 这 么 想 的, 然 后 就 开 始 工 作。 我 不 得 不 再 一 次 地 埋 头 在 历 史 的 进 程、 杀 人 的 战 争、 思 想 迫 害 的 故 纸 堆 里, 把 那 些 通 常 很 快 就 会 被 遗 忘 的 东 西 昭 示 于 众。 对 我 来 说, 重 要 的 是 按 照 巴 罗 克 式 年 历 故 事 的 传 统 写 一 些 短 小 的 故 事, 在 这 里 不 让 那 些 有 人 说 是 他 们 推 动 了 历 史 的 有 权 有 势 的 人 发 言, 而 是 让 那 些 不 可 避 免 地 与 历 史 相 遇 的 人 出 来 说 话: 这 是 一 个 把 他 们 变 成 牺 牲 品 和 作 案 人, 变 成 随 波 逐 流 的 人, 变 成 猎 人 和 被 猎 物 件 的 历 史 过 程。 我 的 目 的 是 要 让 这 段 由 德 国 人 在 两 次 世 界 大 战 中 决 定 的、 并 且 在 德 国 继 续 产 生 影 响 的 历 史 发 出 响 声。 男 人 和 女 人, 年 轻 和 老 年 人, 直 接 地 或 者 与 事 件 保 持 一 段 距 离 地, 倾 吐 心 声。

《我 的 世 纪》 在 德 国 的 读 者 中 引 进 了 巨 大 的 回 响, 我 自 然 也 会 问 自 己, 中 国 的 读 者 可 能 会 对 此 有 多 大 的 兴 趣。 在 同 葡 萄 牙 作 家、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得 主 约 瑟 · 萨 拉 马 戈 的 一 次 谈 话 时, 我 建 议 他 也 考 虑 考 虑 这 个 -- 如 上 所 述 -- 简 单 的 想 法, "一 百 年, 一 百 个 故 事", 从 各 自 不 同 的 角 度, 从 葡 萄 牙 的、 墨 西 哥 的、 俄 罗 斯 的、 南 非 的 观 点, 同 样 也 用 文 字 来 记 录 这 个 临 近 结 束 的 世 纪。

为 什 么 不 应 该 有 一 位 中 国 的 作 家 也 来 考 虑 考 虑 这 个 "一 百 年, 一 百 个 故 事" 的 想 法, 根 据 中 国 的 历 史 经 验, 把 一 百 年 的 希 望 和 悲 伤, 战 争 与 和 平, 行 诸 笔 墨 呢? 这 个 想 法 并 不 属 于 我, 可 以 说, 它 就 躺 在 大 街 上。 至 少 是 我, 作 为 一 个 德 语 读 者, 将 会 怀 着 紧 张 的 心 情 和 好 奇 的 兴 趣 阅 读 这 样 一 本 书。

2000 年 4 月 17 日 于 吕 贝 克

返 回“书 刊 推 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