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 劳 死":中 青 年 科 学 家 不 可 承 受 之 "累"
(2005年3月)据 中 国 报 道, 2 月 初 短 短 4 天 内, 清 华 大 学 相 继 有 两 位 年 龄 不 到 45 岁 的 教 师 "突 然" 死 亡。 今 年 1 月 到 2 月 底 不 足 两 个 月 的 时 间 里, 仅 在 北 京 有 报 道 的 中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死 亡 现 象 就 有 四 起: 除 了 清 华 的 两 名 教 师 外, 一 位 是 中 国 科 学 院 科 学 家,年 仅 38 岁; 另 一 位 是 社 科 院 的 学 者, 年 仅 32 岁。

本 是 生 命 力、 创 造 力 最 旺 盛 的 年 华, 为 何 就 这 样 一 个 接 一 个 地 匆 匆 "离 去" ? 探 究 产 生 这 种 死 亡 的 起 因, 引 起 决 策 部 门 及 社 会 各 界 的 关 注。这 已 经 不 是 国 内 媒 体 第 一 次 集 中 关 注 中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早 逝 的 问 题 了。 上 世 纪 80 年 代, 蒋 筑 英 的 病 逝 曾 引 起 更 大 范 围 的 关 注 与 讨 论。 时 隔 20 年, 当 系 列 突 发 事 件 把 我 们 的 注 意 力 又 吸 引 到 这 个 话 题 上 来 的 时 候, 情 况 已 经 产 生 了 很 大 的 变 化。

中 青 年 科 学 家 有 多 累 ?

与 蒋 筑 英 不 同 的 是, 今 年 去 世 的 这 几 位 中 青 年 科 学 家 更 加 "年 轻 化", 他 们 中 有 三 位 不 足 40 岁。 其 死 亡 的 缘 由 也 并 非 由 于 长 期 病 魔 缠 身, 而 是 "毫 无 征 兆"。 此 外, 比 起 20 年 前, 知 识 分 子 的 物 质 生 活 条 件 已 有 极 大 改 善, 营 养 不 良 的 问 题 已 经 不 再 是 谈 论 的 范 围。 一 位 科 研 工 作 者 在 谈 到 这 些 猝 死 事 件 时, 感 叹 说 : "他 们 是 累 倒 的 一 代。"

北 京 《新 京 报》 在 报 道 清 华 两 位 教 授 的 死 亡 原 因 时, 明 确 使 用 了 "过 劳 死" 一 词。 根 据 另 一 则 报 道, 32 岁 的 学 者 萧 亮 中 死 亡 前 一 天 刚 刚 从 野 外 回 来, 就 去 所 里 参 加 了 一 个 会 议, 晚 上 回 到 家 尽 管 很 累, 还 要 坚 持 写 文 章, 其 妻 在 梦 中 被 他 的 呼 痛 声 惊 醒, 送 到 医 院 几 个 小 时 后 他 还 是 抢 救 无 效 去 世 了。 而 在 两 个 月 前, 萧 亮 中 的 体 检 结 果 还 是 身 体 状 况 良 好。 医 生 说 死 亡 是 由 于 太 过 劳 累 导 致 的。

中 科 院 政 策 所 曾 联 合 心 理 学 专 家 做 过 一 个 调 查, 其 中 包 括 中 青 年 科 学 家 的 生 存 状 况 问 题。 根 据 这 份 报 告, 上 世 纪 90 年 代 末, 中 国 科 学 院 实 行 全 员 聘 用 合 同 制 以 来, 科 技 人 员 平 均 每 周 工 作 时 间 为 65.37 小 时, 是 国 家 法 定 工 作 时 间 - 每 周 40 小 时 的 1.63 倍, 甚 至 有 15% 的 科 技 人 员 每 周 工 作 超 过 80 小 时。 而 在 清 华 大 学 加 班 的 教 师 更 是 "通 宵 达 旦"。

一 位 年 轻 博 士 生 在 受 访 时 说, 他 在 前 几 天 一 直 加 班 到 晚 上 9 点, 而 在 前 几 个 月 任 务 压 下 来 的 时 候, 经 常 连 续 几 天 工 作 到 夜 里 12 点。 尽 管 他 只 有 25 岁, 已 经 担 心 自 己 会 "过 劳 死" 了。 他 认 为, 目 前 科 研 人 员 的 工 作 强 度, 甚 至 超 过 了 以 "拼 命" 著 称 的 外 企 公 司。

是 什 么 让 他 们 "马 不 停 蹄" ?

在 研 究 问 题 产 生 的 原 因 时, 记 者 采 访 了 包 括 一 位 院 士、 两 位 政 策 所 的 研 究 人 员、 两 位 所 长 在 内 的 10 位 专 家 学 者。 他 们 中 的 大 多 数 认 为, 主 要 原 因 是 目 前 的 科 研 政 策 和 体 制 存 在 一 些 问 题。

这 位 院 士 说, 目 前 的 科 技 政 策 给 中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太 多 的 任 务 压 力, 评 价 体 制 和 与 之 相 关 的 两 极 分 化 的 分 配 制 度, 又 使 中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间 的 竞 争 近 乎 于 残 酷。

据 了 解, 目 前 在 同 一 院 所 内, 年 龄 和 学 历 相 仿 的 知 识 分 子 间 月 收 入 水 平 形 成 了 从 1000 多 元 到 10000 多 元 的 巨 大 差 距。 评 价 和 绩 效 标 准 又 使 每 个 人 的 收 入 可 能 在 一 两 年 内 产 生 激 烈 的 变 化, 1000 多 元 的 可 能 会 暴 涨 到 10000 多 元, 而 10000 多 元 的 也 很 有 可 能 会 迅 速 回 落。 因 此, 谁 也 不 敢、 也 不 知 道 在 什 么 时 候 可 以 松 一 口 气。 紧 张 和 焦 虑 情 绪 的 产 生 和 恶 化 是 在 所 难 免 的。

中 科 院 政 策 所 科 技 政 策 研 究 室 主 任 段 异 兵 博 士 说, 目 前 在 我 国 制 度 体 系 中 的 匹 配 政 策 是 一 种 "锦 上 添 花" 式 的 : 一 个 国 家 级 的 项 目 申 请 下 来 后, 院 里、 所 里 等 许 多 部 门 会 对 这 个 项 目 进 一 步 给 予 经 费 支 持, 这 样 滚 动 下 来, 科 研 资 源 在 少 数 人 手 中 高 度 集 中。 这 些 少 数 人 的 任 务 压 力 也 特 别 繁 重, 他 们 除 了 拼 命 研 究 外, 还 要 向 所 有 支 持 该 课 题 的 部 门 进 行 多 头 汇 报, 光 是 各 种 会 议 就 在 时 间 和 体 力 上 对 他 们 构 成 了 很 大 的 压 力。 对 科 研 人 员 考 核 结 果 产 生 重 要 作 用 的 指 标 之 一, 就 是 申 请 到 多 少 经 费, 而 考 核 结 果 将 直 接 影 响 他 们 来 年 的 收 入。 因 此, 段 异 兵 说, 当 资 源 集 中 在 少 数 人 才 手 中 之 后, 另 一 些 人, 面 对 的 是 相 当 大 的 生 存 压 力。

直 接 影 响 考 核 结 果 的 另 一 个 内 容 是 论 文, 这 也 是 中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压 力 的 一 个 重 要 来 源。 接 受 采 访 的 那 位 院 士 说, 我 国 急 于 和 国 际 接 轨, 在 短 期 内 对 在 SCI 刊 物 上 发 表 的 论 文 数 量 提 出 了 相 当 高 的 要 求。 SCI 上 发 表 论 文 的 数 量, 也 极 大 地 影 响 了 科 研 人 员 考 核 结 果 和 收 入。

如 果 科 研 人 员 在 这 两 个 指 标 上 没 有 出 色 的 成 绩, 甚 至 会 面 临 "无 岗" 危 险。 一 些 科 研 人 员 表 示, 他 们 拿 着 1000 多 元 钱, 在 所 里 混 着, 也 不 是 不 可 以, 而 自 尊 和 荣 誉 却 不 允 许 自 己 这 样 做, "压 力" 有 时 就 来 自 这 种 内 驱 力。

在 谈 到 竞 争 时, 郭 可 信 曾 说 过, 竞 争 虽 然 是 好 事, 但 竞 争 也 应 当 有 个 限 度。 如 果 竞 争 过 于 残 酷, 那 么 不 仅 落 后 者 因 为 "末 位 淘 汰" 而 被 迫 出 圈, 再 没 有 了 "反 败 为 胜" 的 机 会, 就 连 优 胜 者 也 要 大 伤 元 气, 影 响 到 工 作。

成 长 的 空 间 被 挤 压 了

过 度 的 竞 争 和 压 力 除 了 导 致 人 员 的 损 失 外, 最 大 的 损 失 是 科 研 人 员 有 可 能 "发 育 不 足"。 其 实, 在 科 研 领 导 层 的 中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身 上, 这 种 "发 育 不 足" 与 压 力 是 互 为 因 果 的。

段 异 兵 说, 现 在 担 任 领 导 工 作 的 中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大 多 是 77 届、 78 届, 甚 至 是 60 年 代 以 后 出 生 的, 他 们 本 应 该 再 多 磨 练 几 年, 再 担 负 这 么 重 的 责 任。 世 界 上 的 科 研 机 构 中, 没 有 一 个 像 中 国 这 样, 有 这 么 多 的 青 年 科 学 家 和 年 轻 院 所 长。 而 由 于 十 年 "文 革", 我 国 的 科 研 人 才 出 现 一 个 断 层, "文 革" 前 毕 业 的 知 识 分 子 陆 续 退 休 了, 现 实 逼 迫 我 们 过 早 地 把 这 些 三 四 十 岁 的 年 轻 一 代 推 向 课 题 组 长 和 学 术 领 导 层。 这 一 代 人, 缺 少 了 一 个 在 业 务 上、 在 管 理 上 的 稳 步 上 升 阶 段, 加 上 他 们 正 处 在 上 有 老、 下 有 小 时 期, 家 庭 生 活 不 够 稳 定, 因 此 更 容 易 产 生 焦 虑 情 绪 和 过 多 的 压 力 感。

而 对 那 些 更 年 轻 的 一 代 来 说, 现 实 的 压 力 和 竞 争, 则 挤 压 了 他 们 的 成 长 空 间。 接 受 采 访 的 那 位 院 士 说, 现 在 的 博 士 生 面 临 的 是, 在 毕 业 两 年 后, 就 必 须 承 担 课 题 重 任, 也 就 是 说 在 两 年 里 他 必 须 弄 到 经 费, 否 则 他 就 没 有 课 题, 提 不 了 副 教 授; 提 不 了 副 教 授, 就 没 有 学 生, 他 的 论 文 任 务, 就 没 有 人 协 助 完 成, 他 就 有 被 淘 汰 的 危 险。

在 成 长 空 间 的 问 题 上, 那 位 院 士 和 这 位 博 士 生, 一 老 一 少, 有 相 当 一 致 的 看 法, 他 们 都 认 为, 一 个 博 士 毕 业 以 后, 应 该 有 至 少 5 年 的 成 长 时 期, 在 这 5 年 里 他 应 该 一 心 一 意 做 学 问, 以 确 保 他 在 学 术 上 的 充 分 积 累。

对 更 宽 松 环 境 的 渴 求

七 八 十 岁 的 老 一 代 知 识 分 子 谈 到 现 今 的 压 力 时, 大 多 对 自 己 所 处 相 对 宽 松 和 谐 的 环 境 表 示 庆 幸 与 留 恋。 化 学 所 前 所 长 胡 亚 东 说, 当 年 蒋 筑 英 并 不 是 受 环 境 逼 迫 才 积 劳 成 疾 的, 他 是 自 觉 自 愿 地 出 于 一 种 奉 献 精 神 而 拼 命 工 作 的。 这 之 间 有 着 本 质 的 区 别。 而 在 20 年 后, 当 这 个 话 题 又 回 到 我 们 的 视 野 中 来 时, 很 多 人 表 示, 应 该 采 取 相 应 的 措 施, 改 善 竞 争 过 于 激 烈 的 科 研 环 境。

那 位 院 士 说, 首 先 要 改 善 评 价 的 周 期, 一 两 年 一 评 估, 密 度 太 大, 周 期 太 短, 使 中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疲 于 奔 命。 他 建 议 说, 三 年 到 五 年 的 时 间 或 许 会 更 合 理 一 些。

父 亲 曾 担 任 地 质 所 第 一 任 党 委 书 记, 长 期 生 活 在 科 学 家 群 体 中 的 社 科 学 者 边 东 子, 作 为 科 学 家 生 活 的 旁 观 者, 他 认 为 这 个 周 期 应 该 更 长, 评 价 的 办 法 也 应 该 更 灵 活。 他 认 为, 管 理 科 研 不 应 该 像 管 理 企 业 一 样, 拿 精 确 的 标 准 来 衡 量, 更 不 能 以 时 间 的 标 准 来 界 定, 一 定 要 在 特 定 时 间 内 出 成 果 的 做 法, 是 功 利 主 义 的, 因 为 科 学 会 有 很 多 失 败, 失 败 也 是 一 种 财 富。

对 片 面 量 化 考 核 提 出 质 疑 的 不 在 少 数, 记 者 提 到 那 位 候 选 博 士, 是 政 策 所 的 研 究 实 习 员 王 俭, 他 说 : "我 自 己 就 是 搞 量 化 考 核 的, 却 对 这 种 考 核 办 法 持 保 留 态 度。" 边 东 子 说, 用 量 化 的 方 法 进 行 考 核 本 来 是 不 全 面 的, 再 把 考 核 结 果 和 收 入 直 接 挂 钩, 一 些 带 有 理 想 主 义 色 彩 的 人 会 有 很 强 的 挫 折 感, 在 收 入 上 也 比 较 吃 亏。

用 郭 可 信 院 士 的 观 点 说 : "收 入 差 距 拉 得 过 大, 在 给 研 究 人 员 带 来 难 以 承 受 的 压 力 的 同 时, 还 会 助 长 不 正 之 风。" 胡 亚 东 说 : "我 们 那 时 候 尽 管 收 入 也 会 有 七 八 倍 的 差 距, 但 那 是 稳 步 上 升 的 结 果, 不 像 现 在 这 样 可 能 大 起 大 落, 工 作 的 心 态 也 比 较 从 容。" 他 们 说, 有 些 人 其 实 不 太 适 合 搞 科 研, 坐 在 这 个 位 置 上 压 力 大 也 是 正 常 的。 段 异 兵 提 出, 应 该 为 这 些 人 建 立 一 种 "退 出 机 制", 使 他 们 可 以 心 态 从 容、 颇 为 顺 畅 地 从 科 研 岗 位 上 转 移 到 其 他 更 适 合 的 岗 位, 如 教 学、 行 政、 开 发 和 技 术 支 撑 等 工 作。

那 位 不 愿 公 开 姓 名 的 所 长 说, "过 劳 死" 不 仅 仅 是 科 学 家 面 对 的 问 题, 在 农 村, 每 年 都 会 有 很 多 青 年 农 民 因 劳 累 致 死, 你 们 关 注 了 吗 ? 报 道 了 吗 ? 而 科 学 家 的 生 命 就 比 他 们 珍 贵 吗 ? 据 说, 这 位 搞 自 然 科 学 的 所 长, 酷 爱 文 学, 他 提 出 的 批 评 让 人 感 动。 这 是 一 个 生 存 状 况 的 大 话 题, 也 是 一 种 人 类 平 等 的 大 关 怀。 也 许 这 种 关 怀, 才 是 真 正 结 束 科 学 家、 出 租 车 司 机、 农 民 等 各 阶 层 因 劳 累 和 压 力 而 死 亡 的 终 极 动 力。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