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正英:水利界应反思中国河流开发
不要说作报告、说谈心,我今天说说我以往工作中的失误,以便向大家求教。"钱正英院士此言一出,台下有点"骚动"。

此时此地是11月24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水论坛"讲座现场。台下坐满了来自水利部、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北京市水务局、建设部及清华、北大、北师大的听众。

钱正英直言,自己过去主持水利部工作,犯了一个错误。"只注重社会经济用水,没认识到首先需保证河流的生态与环境需水。现在我们水利部门留下来的传统思维仍是注重社会经济用水,对生态与环境需水注意不够,这个错误的源头在我。"

而钱正英此间的讲座主题便是《人与河流和谐发展》。此前,同一标题的文章已在本报公开发表,约八千字。

谈到人与河流的和谐发展,当前人们关注的热点是必谈话题。"近段时间,水利界存在三大焦点。第一是河流是否该修大坝?大坝到底是洪水猛兽,还是人 类福音?第二是水利界内部目前正在关注的河流健康问题。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部分水利部门提出的'维持黄河健康生命',并在郑州组织了国际论坛讨论。第 三是河流生态需水的计算,各方面学者就此发表了较多文章。"

钱正英对三大焦点点评:"对第一个焦点--修不修坝?应该具体分析。对第二个焦点--有些部门倡导用意很好,不过用词还需斟酌。如,有同志就曾经 向我提出'什么是维持健康生命',如果讲'维持'那就说明黄河过去是健康的,但黄河被认为是中国的忧患。'生命'是一个过程,有生就有死,那就必然会从健 康到亚健康到不健康到衰亡,因此怎么才叫'健康生命'?

"就第三个问题,世界上关于生态需水量计算的方法很多,哪种方法才更好地结合中国的实际呢?我们撰写的文章第一稿主要就是针对这些问题而展开,经 过大家集体反复讨论,感到就事论事不能全面地说明情况。各种问题和议论的出现,标志着中国河流开发进入了一个新的关键阶段。这个时候水利界应该全面回顾过 去河流的开发情况,探讨今后的发展方向。"

钱正英说:"地球为了维持她的环境功能需要河流,河流的环境功能体现为水文功能、地质功能和生态功能。一方面河流要维持自身功能,另一方面人类的 发展也要改造河流,开发利用河流的人工功能,这两者能否统一?人与河流能否和谐?国内外发展历史上有很多成功例证,中国的典型就是都江堰,经过两千多年的 时间证明,它既开发了成都平原、利用了岷江的水资源,同时又没影响岷江的自然功能、没有影响当地的自然环境。"

钱正英指出,人与河流的关系应当是和谐发展,这在实践上是可能的,从人类的发展来讲也是必须的,不过利用要适度、改造要适当。目前中国的河流就已经出现了好多问题,中国河流的开发利用已经到了一个关键阶段,需要进一步明确它的发展方向。他指出,海河、辽河等许多河流的开发利用率都大于40%,超过国际公认的合理值。

报告会上,钱正英特地声明《人与河流和谐发展》一文的成文背景: "《人与河流和谐发展》是集体创作,不能算我个人的文章。文章署名作者有三--我、北京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第一任所长陈家琦、河海大学副教授 冯杰;参与讨论审核的有7位专家:中国科学院林秉南院士,两院院士潘家铮,中国工程院徐乾清院士及陈志恺院士,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水利部规划设计总院 前院长宁远,水利部总工程师刘宁,水利部科技司前司长戴定忠。这篇文章从今年4月写出初稿,到10月份最终定稿曾作过大的修改3次,历经半年才完成第四 稿。我们写这篇文章的态度是严肃的,文字是比较严谨的。"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