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能够有效遏制台独?

郑永年
(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研究所教授、研究主任)

陈水扁这次不顾中国大陆的强烈反对和美国的"不乐意",公然宣布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在法理台独的险路上再前行一步。中国方面已经作出了强烈但又理性的反应。但很显然,中国的反应还远远没有结束。陈水扁的"终统"已经给大陆一个严峻的信号,即法理台独仍有可能,危险就在眼前。如何有效遏止法理台独无疑是中国方面今后相当长时期里的一项最为重要的政治甚至军事议程。

去年三月,针对台湾岛内的激进台独,中国大陆全国人大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这个法律的通过避免了大陆的台湾政策被台独势力牵着鼻子走的被动局面,把处理台海问题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法律通过之初,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并不理解中国大陆维护台海稳定的意图。但随后中国方面的一些列动作包括邀请台湾主要反对党访问大陆,单方面开放大陆农业市场给台湾等等营造了一个有利于台海稳定的政治气氛,包括西方在内的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的做法多有肯定。正因为这样,这次陈水扁宣布"终统"之后,国际舆论是在中国这一边的。

但问题是,陈水扁敢于这样做表明法理台独的危险性并没有因为《反分裂国家法》的出台而消除。这倒不是因为激进台独力量本身有多大的能力,而是因为他们在努力"借力"于美国,利用中美两国之间的利益矛盾图台独力量的利益。虽然对这次"终统",美国人表示了很大的不乐意,但也应当看到美国实际上扮演了一种非常复杂的角色,甚至是推波助澜的角色。

美国并非不知道陈水扁的"终统"意图。美国帮助陈水扁玩弄"文字游戏"本身表明美国的反对是半心半意的。如果美国真的反对陈水扁这么做,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容许台湾当局把这件事情提到台面,并且美国所能使用的方法很多。没有美国有意或者无意的默许甚至支持,陈水扁及其台独力量不会作出如此的挑衅。近年来,美国战略东移,处处提防着中国的崛起,急速调整其在亚洲的战略和军事部署。这些经常给台湾的独立势力予错误的信号。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希望通过和美国的交往来处理台湾问题,把台湾问题界定为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这个战略并没有错,也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效。问题在于要对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矛盾态度有个清楚的认识。笔者一直强调,维持台海现状无论对中国还是美国来说都是一种次优利益。中国的最大利益是和平统一,而台湾的和平独立才是美国的最大利益。只有当双方都没有条件实现最大利益的时候,才转而认同维持现状这个次优利益。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经常会默许台独力量,甚至变相地纵容台独。不过,另一方面,美国也明白台湾的"急独"会导致中国方面的"急统"。美国并不希望因为台湾的"急独"而卷入和中国的直接的冲突。

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两面性表明中国要意识到台湾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中国自己的问题,在和美国打交道时要努力进一步掌握主动权。美国战略东移一方面表示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但同时也表明美国亚太地区的利益在其全球利益中的比重大大增加。随着中国本身的崛起和其实际影响力的全球化,中美两国的利益越来越具有相互依赖性。中国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美国在亚太地区甚至全球利益。这也就是近来美国强调中国的责任的重要背景。

很显然,自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尽管中美两国有这样那样的利益冲突,但总体上中国对美国都是采取一种合作态度。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霸权并不表明美国有足够的能力来维持这个霸权地位。美国需要中国的合作。试想一下,如果中国真的成为美国所担心的"麻烦制造者",美国在亚太地区甚至全球利益都会受到相当的挑战。无论是台湾问题、朝鲜半岛问题、中东核危机等等领域都是如此。

无论从经济到战略,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都在增加。这就表明,台湾问题在美国亚太地区和全球利益上的比重也是可变的。美国现在把台湾问题视为是制约中国的一个重要筹码,但随着中美两国之间的共同利益的增加,美国的认知是可以发生变化的。

自《反分裂国家法》通过以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国大陆的台湾战略调整已经在台湾岛内产生了正面的影响。两岸情势朝稳定方向发展对台独基本教义派无疑是个不好的信息。这也就是为什么陈水扁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搞法理台独的原因。

现在陈水扁公然挑衅大陆。但大陆则不可以再次给台独基本教义派予一个机会来动员岛内政治力量从而主导台海局势的发展。相反,中国大陆的理性做法应当努力把陈水扁及其铁杆台独分子边缘化。中国并不用怕台湾的铁杆台独分子,应当担心的是他们来主导台湾的两岸政策。这次陈水扁"终统"以后,大陆仍然继续坚持"依靠台湾人民的做法",同时把矛头指向民进党的少数铁杆台独分子,这种做法应当说相当理性的。

但这并不是问题的解决。要真正有效遏止台独,美国还是关键。如何在和美国交往时掌握台湾问题的主动权,这才是中国领导层所面临的挑战。在美国开始强调"中国责任"的时候,中国也可以至少在台湾问题上强调"美国责任"了。鉴于中美两国之间的共同利益,美国的确应当也必须负起这个责任来。如何和美国构建有效遏止台独的机制应当是胡锦涛四月访问美国最重大的政治议程了。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