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望眼:2020年的中国科技

----对未来十五年科技发展《纲要》的几点看法
潘国驹

今年2月,中国国务院发布了《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这份重要的官方文件指出,到2020年,也就是十五年后,中国科技发展的总体目标是:自主创新能力显著增强,科技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保障国家安全的能力显著增强,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基础科学和前沿技术研究综合实力显著增强,取得一批在世界具有重大影响的科技成果, 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为在本世纪中叶成为世界科技强国奠定基础。

《纲要》确定了11个在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安全的重点领域及68项优先主题;4个重大科学研究计划;8个技术领域的27项前沿技术;18个基础科学问题;16个重大专项。

4万多字的《纲要》是新世纪中国第一个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它站在历史的新高度,对中国未来15年科学和技术的发展作出了全面规划和部署,意义非同寻常。看到这样一个目标,可以试想15年后中国将以新的姿态屹立在东方,我想,全世界的华人都会从心底自豪。自豪归 自豪,但绝不可盲目乐观,或者袖手旁观。有了这个宏伟蓝图,接下来,当然就必须脚踏实地、步步为营,向目标迈进。以我个人的观察,中国要实现这个目标,至少下面几点有待进一步落实和完善。

一、高等教育问题。

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国高等教育还存在不少问题。譬如,"填鸭式教育"一直没有得到纠正,培养的学生大多都是考试高手,但高分低能、没有个性、没有思想、缺乏创造力,就像工业生产线上产出的同一规格、同一型号、同一品质的物质产品。很多这样的学生,到了美国留学,经过一番新体制、新思维的"洗礼",很快就脱胎换骨,冒尖了。我一直觉得很遗憾,为什么这"最后一道工序"要让美国来加工。中国学生的基础大多很扎实,如果高等教育的方式能够改善,在国内就能培养出有独立思考及创新能力的顶尖学子。

再说,大学评定教师职称的制度也不尽合理。是否在国内外一流学术杂志发表论文,成了一项重要指标。去年韩国"黄禹锡论文造假事件"震撼全球,同时也引发了科学界的思考。这实在不是一时一地的偶然现象。在中国,教师论文造假、花钱出版著作,花钱发表论文,已经不是个别现象。教师队伍的学风问题如此严重,必有其体制根源。师道尊严,扫地以尽!谈什么德才兼备的教师队伍!怎么可能产生杰出的教育家!

教育问题是根本问题,若解决不好,势必拖《纲要》的后腿。

二、政府的功能有待从管理型向服务型过渡。

《纲要》实在是一项颇具"野心"的计划,需要中国政府协调各种力量去完成。政府的职能除了行政管理、发布命令,更多的应该是为各个科研机构、企业单位做好服务工作,逐渐从管理型向服务型过渡。

这一点,我觉得新加坡政府的做法值得中国效法,我知道很多中国企业家、科学家来新加坡访问,他们被新加坡政府尊重企业及大学的诚恳精神所感动,并感慨地说:"真希望中国政府少一点行政干涉,多一点诚心服务。"

三、企业应成为自主创新的主体。

目前中国还不是经济强国的一个根本原因就在于企业创新能力薄弱。企业没有自主创新、老嚼"别人嚼过的馍",中国的产业发展就缺乏灵魂。当今世界,企业竞争力已成为国家竞争力最重要的体现,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都有若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而这些企业的竞争力很大程度来自于技术创新。目前,国际上有6万多家跨国企业,控制了世界技术转移的90%、投资的80%。由此可见,企业在科学技术领域所占的地位。

企业具有把科技成果转化为产品的先天优势,有直接面向市场并了解市场需求的灵敏机制,有实现持续的技术创新的条件。因此,企业最有条件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

然而,长期以来,在传统思维里,中国的科技活动主要集中在科研院所,企业被边缘化。现在务必要纠正这个观念,要把企业从边缘推到中心位置,使之成为自主创新的主体。

四、企业优秀人才培养及吸引留学人才回国。

这个问题与上面提到的问题有关联,既然企业应成为自主创新的主体,那么企业管理及科研人才的培养就甚为迫切。因为企业自主创新归根结底是人才问题。我想德国西门子公司(Siemens) 、日本丰田公司(Toyota) 的经验对中国企业当有所启示。以西门子为例,在人才培训方面,西门子创造了独具特色的培训体系:从新员工培训、大学精英培训到员工再培训,涵盖了业务技能、交流能力和管理能力各个方面。

另外,中国政府要鼓励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人员到企业兼职进行技术开发;引导高等院校毕业生到企业就业;鼓励企业与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共同培养技术人才。多方式、多渠道培养企业高层次工程技术人才。

现在,中国日渐崛起,吸引了很多留洋人才回国,形成所谓的"海龟派"。中国当然需要杨振宁、李政道、林家翘这样的大科学家"归宗认祖",但也需要招揽更多年轻有为的留学人员回国服务。我注意到《纲要》里的一段话:"重点吸引高层次人才和紧缺人才。采取多种方式,建立符合留学人员特点的引才机制。加大对高层次留学人才回国的资助力度。"如果付诸实践,就一定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台湾在上世纪50-70年代输出大量留学生,很多陆续回台,随后台湾经济的起飞,就与这批留学人才的贡献密不可分。

中国留学人才回流想必是大势所趋!关键就在政府如何安抚他们,让他们回得没有遗憾。

(作者为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所长、报业集团华文报咨询团成员)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