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成桐眼中的朱熹平、曹怀东
"也许是害羞,也许是怕了中国的媒体,我代替他们接受采访。"

6月3日,中国科学院晨兴数学中心,原定的采访对象朱熹平和曹怀东换成了丘成桐--美国哈佛大学讲座教授、晨兴数学中心主任。

"他们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如果说庞加莱猜想是一个雄伟的大厦,那朱熹平和曹怀东就是大厦的封顶者。他们是在前人的工作基础上再往前进了一步。"丘成桐首先介绍了朱熹平和曹怀东的证明过程。

"曹怀东是我的研究生,学问很扎实,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1981年他从清华毕业后,就由我清华的朋友送来跟我,到普林斯顿做研究生。1982年,我听了 Hamilton的演讲,认为非线性偏微方程是一个重要的方法,就让我6个学生中的4个去做这个问题。他们对此兴趣浓厚,做得不错。曹怀东也是其中一个。 那时他很活泼,才20出头,在中国留学生中是很年轻的。他现在是美国里海(Lehigh)大学数学系的A.Everett Pitcher讲座教授,他对自己的母校有感情,受邀担任清华大学讲席教授。"

朱熹平,中山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院长、博 导,早年他师从中国科学院院士丁夏畦进行偏微分方程的研究,后应邀到法国巴黎第九大学数学家、法国科学院院士、菲尔茨奖得主P. L. Lions教授处合作访问一年,这使得他在偏微分方程的紧性结构及多解性方面取得了若干国际领先的工作。1997年,朱熹平开始接触庞加莱猜想。

"1980年,陈省身先生在中国组织召开微分几何和微分方程的国际大会,我在这次大会上提出了100个几何的难题,希望祖国的青年数学家能研究和攻克这些 难题,以此提高他们的水平。"此后,丘成桐每年都抽取一定时间回国讲学。1988年,他将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微分几何讲义》拿到国内,由科学出版社出 版,影响很大,让一批中国数学工作者学习而奠定了中国几何分析的基础。

"1997年,我来到中国开设了一个研讨班,提出一个 口号:全国向Hamilton学习,一定会有成就。希望他们在Hamilton的方程上花功夫。但因为不能很快出成果,而且计算很困难,有些人不愿意继 续,最后研讨班还是停了。只有朱熹平认真听进去了,他相信这个问题一定可以产生重大的结果。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研究中,他觉得在中山大学做研究很愉快, 可以专心致志,他对名利看得很淡,不拿钱没关系,不做院士也没关系,认为最重要还是要拿出真东西。"

"2003年,俄国科学 家Perelman宣称证明了Hamilton框架里的关键步骤,为解决Thurston的几何化猜想跨进了一大步,但是三年多来全世界学者都没有办法给 出完整的证明。于是朱熹平重新考虑他的研究,全部打通,重新来过。2004年,他们产生了很多新的想法;2005年暑假,他们又花很多功夫补充了重要部 分。"

"2005年9月底,受哈佛大学数学系主任邀请,朱熹平到哈佛呆了半年,每星期为教授们讲三个小时,从头开始,一点点 讲,把庞加莱猜想的证明过程讲得清清楚楚。"丘成桐说朱熹平在哈佛的半年没去哪里玩,很用功,天天做研究。"哈佛大学教授们认为他很实干,我也很欣赏这种 实干精神。"

"今年初,一位MIT的朋友跟我说,他对朱兴趣很大,问他有没有兴趣留在美国名校当教授,薪水多,名望高。他不加考虑,摇摇头。相比之下,很多中国年轻人都会很高兴地接受。这件事朱熹平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过,正因为如此,我觉得他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

"数学是年轻人的科学"

"中国数学发展对中国整个科技发展将起到重要作用。作为中国人,我希望中国数学能够做到世界一流。中国是数学大国,但数学大国不等于数学强国,还有相当差 距。所有的科学都是年轻人的科学,特别是数学。所以,我们要将中国最好的年轻人培养起来。所谓最好,是对数学真正有兴趣,而不是企图通过数学获得项目经 费、院士头衔等名利。"

丘成桐29岁攻克微分几何难题"卡比拉猜想",因此获得1982年菲尔茨奖,成为迄今唯一获得该奖的华人。他身居海外,十分关注中国数学事业的发展。

"尽管朱熹平一直强调广州是个做学问的好地方,但我还是希望朱熹平来北京,来晨兴数学中心,这里有不少好的年轻人,这样他就可以带领这批中国年轻人往前走。"

丘成桐强调说,只有像朱熹平、曹怀东这样的实干数学家多了,而老数学家不打压排挤他们,中国数学才有希望。

(易蓉蓉)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