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导报》2006年第1期

老老实实做研究

卷首寄语
郝柏林

我国科学界存在的不正之风,正在受到社会各界首先是学术界的关注。其实,净化学术环境,关键就在于"老实"二字。

农民种地,工人做工,天经地义。科学家是劳动者,首先就要老老实实地劳动。科学院院士要亲身做研究,而不是靠旧日老本和科学新闻到处提供咨询。年轻力壮的研究人员要把最宝贵的时间花在实验室里,而不是终日在"论证"、"申请"、"评审"、"会议"之间疲于奔命,带着一套变化不大的幻灯演示片"欺上瞒下"。大学教授要亲自教书,而不是挂其名而务它。博士生导师要直接指导弟子,而不是把学生交给"保姆",且在发表文章时署名不误,甚至还不许学生提及"保姆"的名字。科学界的领导干部要全力研究政策,做好服务,而不是借助"权钱"进行名利交易,同许多实验室和课题任务形成特殊的共生关系,以至于"官"做得越大出文章越多,甚至"创新"出每周一篇SCI论文或更高的记录。

为什么上面所点的各种负面现象屡见不鲜,而老老实实做研究的人的经费和奖励却步履艰难,甚至受到"下岗"威胁呢?为什么科研第一线常有"负戟长叹"者,而研究基层的许多真知灼见难于"上达天听"呢?依我看来,关键在于政策的制订者、管理者和相关的领导干部的表率作用还不到位,科学家的老实劳动还没有从根本上受到法律和制度的保护以及管理部门的应有鼓励。我们50多年来特别是最近20年来的科学管理实践,应当认真、审慎地予以回顾和反思。

国家科学研究资源的分配,要做到公开、公正、透明,必须改变"小钱大审、大钱乱花"的局面;要消除"背靠背"决策评审的弊病,提倡公开地、面对面地比较论证,不允许少数管理人员黑箱操作甚至假公济私。择优支持是国家科学研究资源分配的基本原则,不应搞部门之间的平衡照顾。科学上的判断错误是允许发生的,但要给后人留下经验教训;个人和部门的偏见理应受到批评。国家级的重要奖项和重大课题的评审过程,应当有完整的文字或录音记录并实行秘密记名投票表决,讨论记录和投票结果必须长期存档并在30年后向科学史界公开,50年后向全社会公开。科学界对某项决定有争议时,可以通过法律程序,组织独立调查委员会、提前阅档并提交报告。

凡是国家给予资助的课题,除涉及安全保密者外,都应在网上长期公布,接受科学界和社会的监督。过去20年受到过资助的已结课题,应选取一定资助经费限额以上者进行回顾性审查,看看立项和验收时列举的目标、成果以及专家们的结论有多少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或后续工作可查。保密和国防研究,也应当在相应的范围内接受检查监督。

"脱产"到科学技术领导部门和经费管理部门工作的科学家,要和原来所在的研究单位或实验室脱钩,回避相关的经费和成果评审,更不许为原单位谋取利益。科学管理部门的主要任务是了解情况、做好服务,而不是干预研究过程,更不要试图抛开科学家去独断专权。在自然科学基础研究领域,不会"管理出效益"。基础研究领域要想做出突破性成果,关键是"得其人";"得其人"之后,就要长期、稳定地予以支持,而不中途干扰;研究工作好坏,学术界自有公论,不要频繁地去检查、评审。要提倡国内同行分工合作,齐心协力到国际上为祖国争荣誉,不要制造同行"竞争",以至互相保密、扩大内耗,浪费有限的人力物力。

科学研究上的战略方向,需要30年、50年稳定支持,造就几代人才之后,才能成点"气候"。一个人、一个集体,每5年、10年出一些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已很不容易。要废除逐年统计SCI文章数目的做法,应主要根据前5年中不超过10篇最重要文章的国际影响来评估其成绩。

当前,我国自然科学基础研究发展的关键问题,是生产关系束缚着生产力。因此,必须大刀阔斧地解放生产力,撤销一大批管理和评估机构,让这些机构的人员回到科学研究第一线去劳动。不要以为管理者比劳动者高明。要相信广大科学工作者振兴中华的决心和行动,让他们自由自在地从事研究,老老实实地进行创造。

"什么人是老实人?…科学家是老实人","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任何一点调皮都是不行的,我们还是老实一些吧!"我国老一代科学工作者熟知的毛泽东同志的话,需要和年轻的朋友们特别是走上各种领导岗位的同志们不断重温。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