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马兰牵手音乐剧《长河》
对于中国音乐剧历史来讲,昨天这个日子,未来是需要被记取的--中国原创音乐剧《长河》昨天在上海宣布组建,该剧12月12日将在上海大剧院首演。其幕后人员已经令整个文化圈震动。本音乐剧的主创囊括了大中华区数位重要的文化名人,总策划和编剧是余秋雨,导演是关锦鹏,音乐是鲍比达,服装造型是张叔平,主演是马兰……马兰是蛰伏八年后再度出山,与丈夫余秋雨牵手趟《长河》。   

《长河》   
余秋雨鲍比达联手打造   

昨天的媒体发布会,除了制作演出单位的负责人外,音乐剧的几位大牌主创只有导演关锦鹏、联合导演魏绍恩、主演马兰等人出现。马兰等主演更率领一群演员当众向媒体表演了已经排练小有成果的《长河》的几个小段落。与一般"媳妇"见"公婆"的那份不安与忐忑心情不一样,每个主创的脸上都是一种激动、昂扬、自信的神情。记者注意到,关锦鹏在演员们的表演期间,还远远地坐在一角,脸上含笑而满足地看着每一个人。看得出,这是一场每个人都很陶醉,并且有所"收获"的创作工作。   

谈到这次沉浸在《长河》中的感受,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说了一段让每个听众都动容的话,"这次排练比任何一次都开心,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而关锦鹏显然将他对参与此音乐剧的一腔喜悦放到了对每个细节的关注上。他在发布会现场,将即将毕业的音乐剧班学生的名字一一报出,请他们站在媒体面前,他说:"要记住,12月份,你们在上海大剧院外《长河》演出的海报上的亮相,是你们的一个重要人生开始。"   

从当天表演的几分钟片段来看,《长河》的唱词与音乐都带着中国文化深邃而独有的意象与韵香,但又有着浓浓的现代审美意趣。管窥全豹,足可见此次的编剧余秋雨先生和音乐鲍比达先生把本剧的基础打得相当不凡和出彩。《长河》讲述了一个宋代由上京赶考带来的意味深长的故事。马兰扮演的女主角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父亲在她很小时便上京赶考、了无音讯。在母亲去世后,马兰女扮男装,前往京城寻找失踪多年的父亲。在途中的长河上,突然遇到冰雪灾难,年轻人们凿冰护航,之后逐一展开了因凿冰伤手而终身不能写字、发布了状元榜又找不到状元、千里寻父却又突然放弃寻找、妻子对丈夫的思念竟然是一部变形艺术史等等情节,凸现了女性对于男性的探询、后辈对于前辈的探询、灾难对于文化的探询等意涵。   

关锦鹏   
这个戏的水很深   

对待这样一个故事,在电影上以刻划东方女性美著称于世的导演关锦鹏有着很多局外人无法感知的深刻理解。他说,"《长河》的故事是非常华美的。第一次读到它,我就相当地被感动。"让关锦鹏感动的是这两个重要的元素,"父亲的缺席,阴阳的倒错。这样的主题对我来讲,有着特别的意义。"并不避讳自己是同性性取向的关锦鹏,以前曾经拍过一部纪录片《男生女相》,在那个主题下,他自由地展示了"阴阳倒错"的生命体,而昨天他还向记者提示了另外一个对他成长有着重要意义的人生经历,"我13岁就没有了父亲。我想,余秋雨当初来找我当这个剧的导演,是有这些原因的。在这个剧里,我有很多可以发挥的地方。"  

关锦鹏导演的电影作品,诸如《阮玲玉》、《蓝宇》等等都走向了国际影坛。不过,虽然艺术相通,但是电影和音乐剧毕竟还是两个不同的艺术领域,除了1997年他应香港进念二十四体之邀,曾经创作过几分钟的话剧外,这次的音乐剧,是他首次执导的舞台剧。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问他,这次"跨界"有没有信心?有没有障碍?面对这些问题,关锦鹏轻松地笑,"我的朋友也有人问我,那个水深不深?很深,但我不怕!这次组合,是一个创造,一个实验。"关锦鹏说,让他有底气的,是两个后盾,一个是菲律宾籍音乐家鲍比达,一个是著名造型师张叔平。作为一个作曲家,鲍比达的名字与陈百强、张国荣、林子祥、叶倩文、蔡琴等一大批七八十年代的歌手联系在一起,当然他也为香港音乐圈立下汗马功劳,无论是作曲、编曲、演唱会音乐总监,还是电影、广告配乐都有他的份儿。而担任本剧造型的香港著名电影美术指导张叔平,曾获多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美术指导奖,2000年凭电影《花样年华》获得戛纳技术大奖。   

有了这些合作伙伴,关锦鹏在此次"跨界"的过程中,充满了创作的激情和力量。"音乐剧,演员唱的很重要。但是我也会自觉不自觉地将一些电影手法带进来,"在关导的眼里,主演马兰在此次的演出中,有了很大的突破,他说,"《长河》是以中华文化为背景的音乐剧,它不同于百老汇,融合了传统民间戏曲和当代流行音乐的审美元素。所以马兰的唱腔里也保留了一些黄梅调,但是黄梅的符号并不明显。"自称小时候就在母亲的肚子里听广东大戏胎教的关锦鹏,为了能够执导《长河》,居然将他早就在筹备的一部请郭富城当主演的歌舞片电影推迟到了明年三四月份才开拍,他说:"这次的《长河》算是一次预演吧。"   

马兰   
不做百老汇那套   

在观众眼里,马兰,是中国黄梅戏的代表人物,这次她演音乐剧是不是改行了呢?马兰昨天一身黑衣,她用一段特别诗意的话来回应这个疑问,"《长河》是古代故事,戏曲基因,发挥出现代人喜欢的光亮的艺术作品。我不是改行,我实在太喜欢这种方式,就像用魔掌点一下,一切都火起来了。"   

在马兰的眼里,其实戏曲与音乐剧不矛盾,原因是"他们是融合的,每个戏曲也都是融合的一个过程。"事实上,《长河》对于马兰来说,从头至尾都在参与。这是她蛰伏八年后的首次重返舞台,为了这次的亮相,她一直在寻找与摸索着好的艺术形式。在余秋雨创作《长河》前,她曾经专程到香港与海外的艺术家们一起进行捆绑式的学习,并在交流中寻找嫁接的方式,最终找到了这种"用中国戏曲的基因,融进音乐剧,讲述中国古代故事"的途径。她说:"全盘丢掉戏曲成分一开始就不被考虑。戏曲与中国元素要舒服地融合。要用我们观众最熟悉的感情和表达方式。不会在音乐剧中做百老汇那套,一来不会,二来没有必要。我就坚持东方的表达方式,用东方的感情呈现。"   

关于此次加盟与创作音乐剧,马兰这位受到中国戏曲表演滋养一生的表演艺术家有着自己的坚持,她说,"黄佐临先生说,要做中国土地上自己长出来的音乐剧。"对于她此次的"跨界融合",马兰充满了期待,"我努力做这个计划,想通过市场检验一下。我想即使我不是总唱黄梅调,但是只要是好的,大家都会喜欢。"而另据上海戏剧学院常务副院长韩生教授透露,上海戏剧学院已经决定开办一个"戏曲音乐剧专业",拟聘请马兰主持。这出《长河》,会作为教育剧目保留下来。(转自《扬子晚报》)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