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第一位网民:首封电邮网络上走6天
1998年7月8日,全国科技名词审定委员会公布了56个科技新名词."网民"一词,被确定为"互联网用户"的中文名字.10年后,中国网民突破2亿,居世界第二.

众多媒体曾报道:1987年9月20日,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钱天白发出了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揭开了国人使用Internet的序幕,钱被认为是"中国第一上网人".然而,本报采访知悉,虽然钱先生对中国互联网发展卓有贡献,但"中国第一封EMAIL的发出者"其实存有争议.

逼出来的一封"电邮"

Ⅰ模拟电邮

主要人物:吴为民

事迹:通过远程登录的方式,向瑞士发出一封"电子邮件"

1986年8月25日,盛夏的北京。43岁的吴为民坐在一台IBM计算机前,指尖急促、略显凌乱地敲击着键盘。

d-e-a-r j-a-c-k……一封信的抬头出现在屏幕上。

收信人,在瑞士,是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斯坦伯格教授。

写信人有点紧张。-些拼写、大小写、换行的错误,断断续续地出现在邮件里。

吴为民没在意,他也许没想到:这短短几行、错误不少的英文信,会是"中国计算机网络时代的开始"。他甚至在邮件末尾问老朋友:"您在上海买的地毯如何?"

科学家归国扛资料像"唐僧取经"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和海外的沟通,还停留在写信、打电话的方式上。

中科院高能计算中心研究员许榕生当时在美国留学。"那时候科研人员归国,总要手提肩扛或邮运带回大量材料",他笑道:"如同唐僧取经回国!"

时任高能所所长的叶铭汉回忆:每次拨国际长途,都要到民族宫附近的电话局。3分钟要十几块钱.而-个大学毕业生每月工资才56块"。

吴为民此时是中科院高能所一个国际合作组的组长。这个合作组隶属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总部在瑞士。如何与海外保持实时沟通,是迫在眉睫的难题。

六旬院士爬梯翻窗策划通讯方案

吴为民想效仿国外同行的经验,利用计算机远程登录,共享双方的资源。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建立远程计算机终端,也就是收发邮件的"站点"。其次是找一条卫星通信线路,类似于"邮路"。

受条件所限,当时高能所大部分的模拟计算工作要借用水利水电科学院的计算机。据吴为民回忆,两家单位分别在玉泉路和木樨地,"为了一点修改,在路上要花2个小时"。

他向当时主管软件开发的肖健院士建议:把高能所的"邮站"和水利水电科学院的计算机连接起来。换句话说,让后者成为一个"中转站"。

这一想法得到了肖健的支持。60多岁的肖健带着吴为民,一起爬梯翻窗,站上高能所六层楼的屋顶,观察地形,策划通讯方案。

1984年7月1日,两家单位分别安装了一台微波通讯机以传输信号。据叶铭汉回忆,由于使用微波要公安部门批准,他一度担心手续繁复。所幸,在讲明意图之后,很快得到公安部门的配合。

建成的"邮站"被迫弃用

难题出在"邮路"上。

当时仅查到-条可利用的卫星通信线路,连接维也纳广播电台和北京。这条线路1986年6月1日后才能开放。更糟的是,它的接口设在北京信息控制研究所(航天710所),在航天桥附近。

难道要将"中转站"转移到710所?这不仅是技术问题,还有行政问题,譬如微波信号的重新审批等。

吴为民等不及了。他决定弃用已经建好的"邮站",直接在710所开始联机试验。

高能所分别与维也纳、710所等方面协商,经过两个多月努力,最终订购到设备,当年8月11日开始联机试验。

1986年8月25日,吴为民开始试验发送"电邮",内容主要是说明联机试验的情况。

这封"信"有点贵:每分钟6毛、每写500字,另收1块2。

这就是文章开头,吴为民紧张的原因。

他尽可能快地敲着键盘,但通讯缓慢,敲下的字母总是"慢慢地蹦到屏幕上"。

11点11分24秒,邮件发送成功。吴为民立即返回高能所汇报。据叶铭汉回忆,邮件发出后,1986年9月10日,欧洲核子中心同时向吴为民和斯坦伯格做出回复,同时正式向外界宣布此事。

首封电邮网络上走6天

Ⅱ飞跃长城

主要人物:李澄炯 王运丰

事迹:发出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飞跃长城,走向世界!"

2006年,中科院高能所曾开研讨会纪念吴为民"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发出20年。然而,这个"第一"却未得到兵器工业部下属的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ICA)的认可。

"这种方式类似电传真,还远不是真正的电子邮件系统。"ICA原所长李澄炯说。

远程登录虽然能互换信息,但中方没有自己的邮件服务器,无法实现邮件存储、转发等基本的邮件功能。

要真正实现中国的邮件服务,必须建立自己的服务器,再加入国际网络大家庭。

专家"隐藏"身份赴德求助

上世纪80年代,美国对社会主义中国存有戒心,"重要设备、技术都不向中国开放"。为摆脱困境,李澄炯与当时的ICA技术顾问王运丰,到当时的联邦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拜访措恩教授。

措恩被誉为"德国互联网之父",是德国发出电子邮件的第一人。

由于是兵器工业部的下属单位,这次访问是刺目的。为此,李王二人在德国以"doctor lee"、"professor wang"相称,说自己是"北京一所大学"的成员。

后来措恩等外国专家曾访问ICA,也曾问过"为什么没见校舍、没有学生"。李澄炯等人都以"这里是研究所"为由,解释过去。

李澄炯透露,时隔十余年后,他们才向措恩坦露当年的"实情"。让人吃惊的是,措思并不以为意,也没再追问下去。

在措恩家中,李、王二人吐露了当时国内面临的困境。措恩十分理解并伸出了援手,中德的合作开展起来。

试验成功之前意外突生

措恩复制了自己在德国成功的经验。邮件交换涉及的一切软件问题,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全部解决。

1987年9月14日,ICA的研究所里,工作组又忙到晚上9点多。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今天他们将尝试一次历史性的突破。

邮件传输的调试已全部完毕,只剩下写邮件内容了。

该写点什么呢?措恩坐在电脑前,回望两位中国人。

李澄炯问王运丰:"国内正在改革开放,我们应该传达中国人要走出去,向世界问好,你觉得如何?"

王运丰接连点头赞许,并俯身向措恩说了一句话。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措恩分别用英语、德语输入。

"飞跃长城,走向世界!"李澄炯脱口翻译道。

随后,措恩将邮件发送给包括自己在内的10位科学家。

谁知,即将大功告成之时,意外再次发生。卡尔斯鲁厄大学的德方工作组迟迟未收到邮件。

检查后发现,邮件传输环节有了漏洞,信号出现死循环、无法传输出去。

修补工作立即展开。9月20日欧洲中部时间17时许,邮件终于被德国人收到了。中国第一封电邮在网上走了6天。

邮件发出后,第一个回信的是一位美国计算机教授。随后回信的人越来越多,以至李澄炯无法记起发件人的身份和信件内容。

发封邮件花半个月薪水

邮路虽然通了,但昂贵的费用仍是个难题。当时核算,发一封邮件的钱,相当于中国教授半个月的薪水。

直到6年后,中美双方建立科研专线,全国1千余位国家重大科技项目的负责人,开通了拨号终端服务。

"当时装个电话还得四五千,但这批科学家只要一次性交2000元就能接入互联网",许榕生回忆,不过,为了节省网络资源,科学家们还是被叮咛"每次发邮件前先拟好文稿。接入网络后,点击发送即可"。

.CN服务器德国流浪4年

Ⅲ中国域名

主要人物:钱天白

事迹:负责联络,参与完成中国顶级域名".CN"注册

曾有媒体报道:已故的ICA研究员钱天白发出了中国首封电子邮件。但据李澄炯回忆,钱天白1987年全年都在美国学习。1990年,时年约36岁的钱天白才加入该项目,并无缘"飞跃长城"。

钱天白的突出贡献在于,负责行政联络,参与完成中国顶级域名".CN"的注册工作。

王运丰确定".CN"域名

在成功用电邮向世界问好后,中国科学家开始考虑如何以中国的姿态出现在互联网中。

中德往来的邮件显示,1990年10月10日,王运丰与措恩在卡尔斯鲁厄大学商讨了这一事宜。中方根据英文单词"China",由王运丰定下"CN"两个字母作为域名。

随后,措恩向国际互联网信息中心发申请,1990年12月3日,这一申请被顺利批准。据李澄炯介绍,当时中方负责与措恩接洽的都是钱天白。

为此,填报申请单时,措恩在"技术联系"一目中填了卡尔斯鲁厄大学计算机系,而在"管理联系"一目中填上了ICA的地址和钱天白的名字。

中国域名服务器德国管四年

李澄炯回忆,".CN"域名注册完成后,由于中国尚未接入国际互联网,因此,".CN"的域名服务器一直暂由卡尔斯鲁厄大学代为运行。

国家域名相当于互联网上的国家标识,中方科研人员一直希望域名服务器能早日"回家",行使域名管理权。

1994年,中科院高能所与美国有关方面正式建立TCP/IP连接。许榕生说,使用这一互联网环境下的最基本的传输协议,意味着"中国全功能接入互联网"。

随即,钱天白等人与措恩一道,向国际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提出申请。

1994年5月21日,".CN"域名服务器最终回家了。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完成了服务器设置,并负责起服务器的管理维护工作。

对于"究竟是谁发出了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的问题,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研究员钱华林不愿置评。他只是表示:"关键不在于是谁发出的第一封邮件。这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消息来源:新京报)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