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海 为 什 么 成 了 台 湾 人 的 最 爱?
据 中 国 消 息, 上 海 的 台 湾 热 和 台 湾 的 上 海 热, 这 是 一 段 时 间 以 来 两 岸 的 热 点 话 题。 台 湾 的 《商 业 周 刊》 曾 搞 过 一 个 "年 度 风 云 产 品" 评 选, 十 位 评 选 人 竟 然 全 数 通 过, 把 "去 上 海" 选 为 2000 年 最 热 门 的 "商 品"。 在 上 海 的 台 商 中, 有 这 样 一 种 说 法 颇 为 流 行: 两 个 台 湾 商 界 骄 子 互 相 只 闻 名, 从 未 谋 面, 平 生 第 一 次 见 面, 却 是 在 上 海 的 古 北 新 区, 原 来, 他 俩 已 双 双 移 居 上 海。

据 权 威 部 门 统 计, 目 前 在 上 海 市 区 的 常 住 人 口 中, 外 地、 外 籍 人 士 已 达 30%, 而 其 中, 台 商 的 数 量 更 是 不 下 20 万 人。 来 自 上 海 台 湾 同 胞 投 资 企 业 协 会 的 统 计 数 字 显 示: 截 至 2001 年 11 月 已 有 4200 家 台 企 在 沪 投 资, 总 投 资 额 达 66 亿 美 元, 仅 2001 年, 上 海 就 吸 引 了 3 亿 多 美 元 的 台 商 投 资。 虽 然, 无 论 从 投 资 额, 还 是 投 资 主 体 的 数 量, 台 资 与 美 资、 欧 资, 甚 至 港 资 都 不 能 匹 敌, 但 或 许 是 两 岸 分 离 得 太 久, 或 许 是 台 商 在 沪 的 起 起 伏 伏, 沪 上 台 商 已 成 为 众 人 的 焦 点。

为 什 么 有 如 此 多 的 台 商 选 择 上 海? 上 海 到 底 有 什 么 在 吸 引 他 们? 他 们 又 是 如 何 在 上 海 工 作 和 生 活 的?

冬 日 里, 徜 徉 在 淮 海 中 路, 和 煦 的 阳 光 时 常 被 与 日 俱 增、 鳞 次 栉 比 的 摩 天 大 楼 遮 挡; 夕 阳 中, 漫 步 在 外 滩 黄 浦 江 畔, 陆 家 嘴 的 繁 华 让 老 一 代 上 海 人 乍 一 看 有 如 海 市 蜃 楼。 的 确, 十 年 间, 上 海 发 生 了 翻 天 覆 地 的 变 化。 "仅 从 城 市 建 设 来 看, 十 年 前, 上 海 要 落 后 台 北 30 年, 而 今 天, 它 已 远 远 超 过 台 北 了。" 作 为 台 商, 好 易 通 科 技 (中 国) 有 限 公 司 总 经 理 胡 牧 群 坐 在 自 己 位 于 中 环 广 场 宽 敞 的 办 公 室 里, 指 着 窗 外 的 繁 华 对 记 者 说。

上 海 为 何 如 此 多 娇?

在 回 答 这 个 百 问 不 厌 的 问 题 之 前, 不 妨 简 单 扫 描 今 天 的 台 湾 经 济。 自 上 世 纪 六 十 年 代 以 来, 台 湾 GDP 基 本 上 维 持 了 5% ~ 10% 的 高 速 增 长, 但 随 着 天 灾 (地 震、 台 风) 不 断, 台 湾 的 人 祸 (主 要 指 政 局 不 稳) 更 是 迭 迭 不 休, 台 湾 经 济 开 始 风 雨 飘 摇, 2001 年, 终 于 难 逃 负 增 长 的 恶 运, 失 业 率 上 升, 新 台 币 贬 值, 股 市 更 是 一 泻 千 里。 一 位 长 期 研 究 台 湾 经 济 的 人 士 用 "阵 痛" 一 词 概 括 了 今 天 的 台 湾, 在 他 看 来, 台 湾 正 在 为 台 独 付 出 代 价, 这 种 代 价 是 痛 苦 的, 也 是 有 尽 头 的。 但 商 人 永 远 是 逐 利 的, 台 商 也 不 会 例 外。在 台 湾 为 台 独 而 激 烈 动 荡 的 今 天, 商 人 们 在 内 地, 尤 其 是 上 海 更 能 找 到 商 人 的 感 觉 - 一 种 带 有 些 许 特 权 阶 层 味 道 的 感 觉。 毕 竟, 中 国 在 发 展, 上 海 更 在 成 长。 在 上 海 采 访 台 商, 本 来 对 困 难 有 着 充 分 的 估 计, 但 现 实 让 我 倍 感 欣 慰, 所 有 接 受 采 访 的 台 商 都 不 约 而 同 地 表 现 出 对 祖 国 的 认 同, 对 内 地 的 称 赞, 更 有 对 上 海 的 流 连。 "上 海 虽 没 有 悠 久 的 历 史, 但 上 海 有 独 特 的 文 化。" 中 芯 国 际 公 关 部 管 理 师 黄 贵 美 说 她 和 许 多 台 商 都 格 外 赞 赏 历 史 渊 源 的。

另 一 方 面, 由 于 皇 权 的 真 空, 轻 松、 戏 谑、 玩 世、 自 私 的 小 资 产 阶 级 情 调 在 上 海 大 有 市 场。 无 论 衡 山 路 上 的 文 化 称 为 "异 文 化"。 "各 国 人、 各 地 人 都 能 在 上 海 找 到 与 自 己 相 亲 近 的 文 化, 有 了 这 种 '大 同' 的 感 觉, 也 就 拥 有 了 一 种 可 贵 的 平 等。" 黄 贵 美 的 话 平 凡 但 却 充 满 真 谛。

平 等 的 商 业 文 化

历 史 上 的 上 海 是 没 有 厚 重 可 言 的。 自 1843 年 开 埠 以 来, 这 个 位 于 长 江 入 海 口 处 的 小 渔 村 便 成 为 西 方 列 强 觊 觎 东 方 睡 狮 的 跳 台。 高 鼻 蓝 眼 的 英 国 人 经 过 鸦 片 战 争, 终 于 在 笼 罩 大 清 帝 国 的、 壁 垒 森 严 的 帷 幕 的 最 薄 弱 处, 撕 开 了 一 个 破 口。 今 天 的 上 海 便 是 在 这 个 破 口 处 逐 渐 成 长 的。

这 的 确 是 一 个 微 小 的 破 口, 统 治 中 国 两 千 多 年 的 至 高 无 上 的 皇 权 甚 至 不 屑 去 弥 补 (其 实 也 无 能 力 弥 补)。 但 对 于 西 方 列 强 们, 这 却 足 以 是 一 个 巨 大 的 突 破, 在 以 后 的 一 个 多 世 纪 里, 市 场 经 济 与 自 由 贸 易 的 观 念 加 杂 着 炮 舰 的 轰 鸣 鱼 贯 而 入。

就 这 样, 皇 权 的 不 屑, 当 权 者 的 逃 遁, 与 侵 略 者 卑 鄙 的 自 私, 为 上 海 作 为 一 个 城 市 奠 定 了 发 展 的 基 调: 契 约 式 的 平 等 与 充 满 私 欲 的 小 资 情 调。

"历 史 上, 无 论 是 中 央 政 府、 地 方 政 府, 还 是 外 国 列 强、 国 内 商 贾, 各 方 在 上 海 都 没 有 绝 对 的 权 威, 如 何 相 互 共 处 成 为 棘 手 问 题。 这 时, 规 则 就 显 得 非 常 重 要, 大 家 只 能 通 过 平 等 谈 判 得 来 的 契 约 关 系 来 维 系 各 自 的 商 业 利 益。 因 此, 上 海 人 最 守 规 矩, 讲 究 按 规 则 办 事。" 上 海 经 济 发 展 研 究 所 所 长、 《经 济 时 刊》 杂 志 社 主 编 沈 晗 耀 在 回 答 上 海 为 何 备 受 台 商 青 睐 的 提 问 时 说。

"这 种 建 立 在 契 约 关 系 上 的 平 等, 形 成 了 今 天 上 海 商 业 文 化 的 主 要 内 容。 诚 实 守 信, 平 等 互 利, 今 天 对 上 海 人 发 展 上 海 经 济 功 不 可 没, 更 对 诸 如 台 商 这 样 因 特 殊 政 治 原 因 而 有 天 然 戒 备 心 理 的 商 业 群 体 起 到 了 安 抚、 鼓 励 的 作 用。" 在 沈 晗 耀 看 来, 台 商 之 所 以 在 上 海 成 就 了 一 番 大 气 候, 上 海 人 的 平 等 观 念、 包 容 性 实 为 关 键。

其 实, 上 海 本 身 就 是 一 座 移 民 城 市, 据 历 史 考 证, 真 正 的 上 海 "土 著" 居 民 只 生 活 在 今 天 南 汇 一 带, 而 其 余 地 方 的 上 海 人, 均 是 近 百 年 来 从 江 苏、 浙 江 等 地 移 民 过 去 的。 可 见, 上 海 人 的 平 等 与 包 容 是 有 历 史 渊 源 的。

另 一 方 面, 由 于 皇 权 的 真 空, 轻 松、 戏 谑、 玩 世、 自 私 的 小 资 产 阶 级 情 调 在 上 海 大 有 市 场。 无 论 衡 山 路 上 的 酒 吧, 还 是 淮 海 路 上 的 商 铺; 无 论 陆 家 嘴 的 现 代, 还 是 城 皇 庙 的 古 朴, 上 海 的 一 切 都 是 那 样 小 巧, 那 样 别 致, 而 这 种 小 巧 别 致 中 所 透 射 的 诙 谐 与 无 畏, 正 是 诠 释 小 资 情 调 的 注 脚。

虽 然 由 于 意 识 形 态 的 原 因, 小 资 情 调 总 让 人 有 些 不 屑, 但 又 有 谁 真 正 思 考 过, 现 代 商 业 文 明 难 道 可 以 没 有 小 资 情 调 这 道 绝 美 的 调 料 吗? 商 业 不 是 政 治, 商 业 就 是 要 逐 利; 商 业 更 非 真 正 的 战 争, 轻 松 幽 默 应 该 成 为 它 永 恒 的 基 调。

总 之, 在 张 爱 玲 与 白 先 勇 所 精 心 营 造 的 "上 海 神 话" 中 长 大 的 一 代 台 商 们, 在 上 海 经 商 所 要 完 成 的 文 化 跨 越, 较 之 他 们 在 任 何 地 方 都 要 简 单。

上 海 的 地 利 与 人 和

如 果 说 一 视 同 仁、 轻 松 逐 利 的 商 业 文 化 吸 引 了 一 批 批 台 商 登 陆 上 海, 那 么, 上 海 优 越 便 利 的 地 理 位 置 则 足 以 让 他 们 流 连 忘 返。

如 果 仔 细 端 详 中 国 "雄 鸡" 状 的 版 图, 不 难 发 现: 从 辽 东 半 岛 的 鸭 绿 江 口 到 广 西 防 城 港 市 的 东 兴 镇, 绵 延 18000 多 公 里 的 大 陆 海 岸 线 轮 廓, 正 恰 似 一 张 拉 满 的 强 弓。 弓 弦 是 南 北 交 通 大 动 脉 - 京 广 铁 路, 滚 滚 东 去 的 长 江 则 是 那 支 着 力 待 发 的 利 箭, 而 上 海, 这 个 远 东 最 大 的 城 市, 就 位 于 这 支 利 箭 最 锋 锐 的 前 沿。 而 台 湾 则 是 "雄 鸡" 高 高 迈 向 太 平 洋 的 前 足。

今 天, 这 两 个 中 国 面 向 蓝 色 海 洋 最 前 沿 的 地 带, 正 涌 动 着 一 股 热 潮: "利 箭" 的 "锋 芒" 已 日 益 受 到 "雄 鸡" 前 足 的 青 睐。

今 天, 上 海 作 为 中 国 大 陆 海 岸 线 的 中 心, 长 江 经 济 带 的 龙 头, 正 在 与 北 京、 广 州 形 成 大 陆 沿 海 金 三 角, 更 与 高 雄、 深 圳 连 为 两 岸 新 三 角。 上 海 地 区 公 路 四 通 八 达, 铁 路 纵 横 交 错, 航 空 运 输 更 是 力 拔 头 筹, 规 划 中 的 浦 东 国 际 机 场 将 成 为 亚 洲 最 大 的 国 际 航 空 港。

此 外, 上 海 与 台 北 气 候 的 惊 人 相 似, 也 在 客 观 上 给 予 众 多 台 商 宾 至 如 归 的 感 觉。 在 采 访 中, 几 乎 所 有 台 商 都 认 为 北 京 太 冷, 广 州 太 热, 成 都 太 潮, 西 安 太 燥, 惟 有 上 海, 最 适 宜 创 造 事 业, 享 受 生 活。

有 人 说, 上 海 人 是 水 做 的, 因 为 这 里 河 湖 广 布、 气 候 湿 润。 而 水 最 大 的 特 性 是 包 容 一 切, 因 此, 在 水 边 长 大 的 上 海 人 自 然 包 容 成 性。 但 水 也 有 它 的 劣 性, 人 们 常 说, 水 往 低 处 流。 的 确, 今 天 的 上 海 人 确 实 自 视 不 高, 因 为 他 们 深 知: 海 之 所 以 能 纳 百 川, 是 因 为 它 最 低。

还 有 一 点 足 以 说 明 上 海 人 的 包 容。 在 上 海, 横 七 竖 八 的 街 道 绝 大 部 分 是 用 全 国 各 地 地 名 命 名 的, 这 多 少 让 人 有 一 种 "天 南 海 北" 的 感 觉。 不 是 吗? 如 果 上 海 人 容 不 下 那 些 天 南 海 北 的 聪 明 人 (当 然 也 包 括 台 湾 人), 又 哪 里 有 上 海 繁 荣 的 今 天?

台 商 的 困 惑

上 海 备 受 台 商 之 青 睐 已 有 一 段 时 间, 但 随 着 两 岸 先 后 加 入 WTO, 台 商 的 困 惑 也 与 日 俱 增。

首 先, 由 于 历 史 及 政 治 的 原 因, 到 上 海 投 资 的 台 商 多 是 以 服 务 业 和 制 造 业 为 主 的 劳 动 密 集 型 产 业, 而 面 对 入 世 后 在 国 民 待 遇 原 则 之 下 的 国 内 外 资 本 的 双 重 冲 击, 大 多 数 台 商 面 临 着 日 益 严 重 的 产 业 升 级 换 代 问 题。 因 为, 两 岸 入 世 后, 台 商 原 先 引 以 为 荣 的 国 际 营 销 渠 道、 营 销 经 验 的 优 势, 将 随 着 时 间 的 推 移 而 逐 渐 萎 缩, 取 而 代 之 的 将 是 效 益 更 高 的 国 内 外 新 生 力 量。

除 此 之 外, 上 海 国 际 化 大 都 市 的 城 市 定 位 也 越 来 越 不 适 合 从 事 低 附 加 值 产 业 的 台 商 的 生 存, 一 部 分 台 商 在 面 临 产 业 升 级 的 同 时, 也 将 不 得 以 面 对 经 营 场 所 的 迁 徙。 显 然, 安 土 重 迁, 但 穷 则 变, 变 则 通, 通 则 达, 今 天 的 台 商 注 定 要 比 他 们 的 先 辈 付 出 更 多 的 艰 辛。

其 次, 大 多 数 台 商 在 面 临 产 业 升 级 的 同 时, 也 遇 到 了 资 金 短 缺 的 困 扰。 早 期 来 沪 的 台 商, 多 是 小 本 经 营, 自 有 资 金 与 国 外 借 贷 是 主 要 资 金 来 源。 因 为 在 内 地 现 有 的 银 行 借 贷 体 制 下, 台 商 无 论 在 身 分 和 规 模 上 都 不 能 满 足 内 地 银 行 的 规 定。"不 是 我 们 不 需 要, 也 不 是 我 们 不 想 要, 而 即 使 是 上 海 本 地 的 国 有 银 行, 向 我 们 这 样 的 企 业 贷 款 也 比 登 天 还 难。" 一 位 不 愿 透 露 姓 名 的 台 商 无 奈 地 发 着 牢 骚。(近 日, 有 消 息 称, 上 海 国 有 银 行 已 进 一 步 放 松 了 对 台 商 贷 款 的 审 批 条 件, 但 目 前 尚 不 能 确 认 这 一 说 法。)

第 三, 由 于 众 所 周 知 的 原 因, 台 商 在 内 地 能 够 涉 足 的 产 业 仍 有 诸 多 限 制, 如 证 券、 广 告 等, 有 些 甚 至 与 外 资 所 享 待 遇 有 明 显 的 不 平 等。 "政 府 应 该 注 重 事 后 的 监 管, 而 不 应 在 事 前 设 置 重 重 障 碍。 只 要 不 违 法, 就 应 放 手 让 我 们 去 做。" 这 位 台 商 有 些 激 动。

最 后, 台 商 在 上 海 的 生 活 还 有 后 顾 之 忧, 台 商 在 内 地 的 身 分 前 景 仍 不 明 朗。 后 顾 之 忧 主 要 是 台 商 子 女 入 学 问 题。 由 于 两 岸 经 济 发 展 水 平 及 意 识 形 态 的 差 异, 基 础 教 育 的 进 度 及 内 容 存 在 鸿 沟。 如: 一 位 台 商 在 台 湾 上 小 学 二 年 级 的 女 儿 进 入 上 海 的 一 所 小 学 后, 校 方 非 要 她 重 读 一 年 级, 否 则 不 准 入 学。 至 于 为 子 女 请 家 教 专 门 教 授 简 体 汉 字 的 台 商, 则 比 比 皆 是。

此 外, 目 前 几 乎 所 有 台 商 均 持 台 胞 证 进 出 上 海, 所 谓 的 移 民 上 海, 只 是 台 商 青 睐 上 海 的 情 感 化 表 达, 台 商 在 获 得 上 海 身 分 的 问 题 上 仍 有 诸 多 障 碍。 "虽 然 在 上 海 这 座 移 民 城 市 中, 我 们 几 乎 没 有 异 乡 的 感 觉,但 每 每 想 起 我 们 的 身 分,一 种 难 以 名 状 的 伤 感 便 不 期 而 至。" 一 位 台 商 低 沉 地 对 记 者 说。

尽 管 未 来 有 着 太 多 的 困 惑, 尽 管 明 天 可 能 重 新 奔 波, 尽 管 … …, 但 台 商 作 为 一 个 群 体, 依 然 难 解 悠 悠 上 海 情, 上 海 作 为 一 个 城 市, 在 可 以 预 见 的 未 来 仍 将 成 为 海 峡 那 边 深 挚 的 最 爱。
返回“各地新闻 — 中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