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改 革 弊 端 日 益 凸 显
(2003 年 12 月) 据 美 国 消 息, 中 国 的 改 革 选 择 先 易 后 难 的 方 式, 虽 然 成 果 不 小, 但 弊 端 近 年 来 也 日 益 凸 显。 相 对 于 80 年 代 初 中 国 人 普 遍 能 够 从 改 革 得 到 实 惠 的 情 况, 在 当 前 贫 富 差 距 不 断 扩 大 的 中 国 社 会 里, 越 来 越 多 的 人 感 到 经 济 市 场 化 的 好 处 只 向 一 小 部 分 人 倾 斜, 对 改 革 的 失 望 与 不 满 也 在 明 显 增 长。

在 人 们 普 遍 感 叹 世 风 日 下 的 今 日, 社 会 上 时 不 时 就 会 出 现 缅 怀 毛 泽 东 时 代 那 种 均 贫 清 廉 的 声 音。 然 而, 计 划 经 济 所 提 倡 的 人 人 排 除 私 欲, 一 心 为 他 人 服 务 是 否 应 该 继 续 作 为 当 代 中 国 的 精 神 导 向 ? 中 国 知 识 分 子 的 答 案 显 然 是 一 个 坚 决 的 "不" 字。

无 私 奉 献 逻 辑 不 通

天 则 经 济 研 究 所 创 办 人、 中 国 著 名 经 济 学 家 茅 于 轼 日 前 在 一 场 研 讨 会 上, 就 将 计 划 经 济 所 提 倡 的 无 私 奉 献 形 容 为 "逻 辑 不 通, 矛 盾 百 出"。 "听 起 来 是 道 德 高 尚 的 精 神,其 实 是 欺 骗 性 的, 因 为 每 个 人 无 例 外 地 都 是 毫 不 利 己 专 门 利 人 的 话, 请 问 这 利 益 该 给 谁 去 享 受 ?"

这 位 经 济 学 家 指 出, 如 果 全 国 人 都 大 公 无 私, 那 利 益 就 得 出 口, 如 果 全 世 界 的 人 都 大 公 无 私, 那 利 益 "就 得 输 出 到 月 球 上 去", 这 一 荒 谬 的 推 断 正 好 说 明 要 大 家 无 私 奉 献 只 是 少 部 分 人 侵 占 他 人 利 益 的 借 口。 "毛 泽 东 还 要 求 他 的 子 民 们 下 定 决 心, 不 怕 牺 牲, 排 除 万 难, 去 争 取 胜 利。 如 果 人 人 都 敢 于 牺 牲, 不 怕 死, 这 才 是 最 可 怕 的, 因 为 人 人 都 可 能 变 成 恐 怖 分 子。" 茅 于 轼 举 了 坐 飞 机 的 例 子 : "你 为 什 么 敢 坐 飞 机 呢 ? 因 为 你 知 道 驾 驶 员 怕 死 啊。"

人 民 大 学 社 会 系 教 授 郑 也 夫 则 在 同 一 场 合 中 更 直 截 了 当 地 指 出, 计 划 经 济 剥 夺 了 人 在 生 活 许 多 方 面 的 自 主 权, 因 此 无 道 德 可 言。

如 果 说 中 国 的 知 识 分 子 在 经 历 惨 痛 教 训 后, 已 完 全 认 同 哈 耶 克 (Hayek) 的 观 点, 即 标 榜 无 私 奉 献 的 社 会 主 义 只 是 "通 往 奴 役 之 路", 那 他 们 对 市 场 经 济 如 何 影 响 社 会 道 德, 则 仍 然 莫 衷 一 是。 有 人 认 为, 健 康 的 市 场 经 济 体 制, 将 产 生 激 励 人 守 信 用 的 诱 因。 有 人 则 对 市 场 经 济 所 宣 扬 的 享 乐 主 义、 纵 欲 主 义 的 危 害 感 到 担 忧。

这 种 分 歧 大 概 和 中 国 的 改 革 正 处 于 让 人 看 不 清 走 向 的 阶 段 有 关。 正 如 著 名 学 者 吴 敬 琏 所 说 的, 市 场 经 济 取 代 计 划 经 济 已 经 是 不 可 逆 转 的 历 史 定 局, 由 于 计 划 经 济 已 被 证 明 不 可 行, 因 此 改 革 已 没 有 回 头 路, 但 向 前 看, 改 革 最 终 会 把 中 国 引 向 一 个 好 的、 法 制 的 市 场 经 济, 还 是 一 个 坏 的、 让 权 力 干 预 和 腐 败 扭 曲 的 市 场 经 济, 还 很 难 说。

历 史 和 国 际 的 经 验 说 明, 市 场 经 济 可 能 带 来 社 会 的 富 裕 和 人 民 的 幸 福, 但 也 一 样 可 能 制 造 少 数 人 剥 削 多 数 人 的 社 会 不 公。 茅 于 轼 认 为, 中 国 的 市 场 经 济 往 哪 个 方 向 走, 关 键 在 于 社 会 能 不 能 不 再 有 特 权 阶 层。 如 果 以 权 谋 私 的 现 象 难 以 消 除, 产 权 的 不 可 侵 犯、 市 场 的 公 平 竞 争 和 自 由 选 择 等 条 件 无 法 得 到 保 障, 那 么 市 场 机 制 就 很 难 实 现 公 平 和 正 义。

市 场 经 济 不 会 是 万 灵 丹

从 另 一 个 层 面 看, 中 国 人 推 翻 计 划 经 济 时 打 倒 的 不 仅 是 一 个 制 度, 还 是 一 种 信 仰, 现 在 正 在 取 而 代 之 的 市 场 经 济 能 否 在 建 立 新 体 制 的 同 时, 也 弥 补 中 国 社 会 在 信 仰 和 精 神 上 的 空 白 ?

对 此, 茅 于 轼 没 有 简 单 的 答 案, 他 肯 定 的 是, 市 场 经 济 不 会 是 万 灵 丹。

"人 所 追 求 的 不 仅 是 物 质 享 受, 经 济 学 一 开 始 就 认 为 人 的 物 质 欲 望 是 无 穷 的, 资 源 是 有 限 的, 也 就 是 把 人 放 在 一 个 永 远 满 足 不 了 的 痛 苦 中。 真 正 要 解 决 一 个 社 会 的 问 题, 是 要 解 决 每 一 个 人 怎 么 看 待 人 生, 怎 么 看 待 快 乐 的 问 题。" 这 位 在 知 识 界 备 受 尊 重 的 退 休 学 者 强 调, 社 会 价 值 不 能 完 全 用 经 济 效 益 解 释, 因 为 人 或 社 会 的 最 终 目 标 应 是 快 乐 的 最 大 化, 而 不 是 财 富 的 最 大 化。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