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17 座 主 要 城 市 各 有 性 格 魅 力
据 中 国 消 息 , 不 久 前, 深 圳 的 《新 周 刊》 "动 员" 记 者 兵 分 三 路, 在 全 国 走 南 闯 北, 涉 足 了 主 要 大 中 城 市, 最 后 对 17 座 城 市 作 了 这 样 的 诠 释 :

北 京 最 大 气。 "在 北 京 出 头 难, 因 为 人 才 太 多 了, 个 个 都 是 精 英, 所 谓 '居 长 安 大 不 易'";

上 海 最 奢 华。 "如 果 考 虑 到 中 国 大 部 分 戏 剧 艺 术 都 诞 生 在 上 海 的 话, 你 会 意 识 到 这 是 一 种 已 经 养 成 的 传 统, 它 是 由 奢 侈 品、 舶 来 品 促 成 的, 跟 唐 代 的 长 安 类 似";

大 连 最 男 性 化。 "当 许 多 城 市 煞 费 苦 心 设 计 自 己 的 城 市 标 志 物 的 时 候, 大 连 人 毫 不 犹 豫 地 选 择 了 足 球, 随 著 大 大 小 小 的 足 球 在 这 座 城 市 的 广 场、 公 园 被 树 起 来, 这 个 城 市 的 男 子 汉 的 魅 力 也 被 张 扬 到 了 一 种 无 以 复 加 的 程 度";

杭 州 最 女 性 化。 "在 心 理 感 觉 上, 杭 州 只 是 一 座 小 城, 在 这 里 至 多 只 会 发 生 一 些 琼 瑶 式 的 缠 绵 故 事";

南 京 最 伤 感。 "虽 然 南 京 有 了 马 达 轰 鸣 的 巨 型 工 厂、 昼 夜 繁 忙 的 空 港 车 站、 五 彩 缤 纷 的 街 市 霓 虹、 行 色 匆 匆 的 人 流 车 流, 但 是 留 在 人 们 脑 海 中 南 京 的 气 质 却 仍 是 那 麽 历 史 而 又 感 伤 的";

苏 州 最 精 致。 "苏 州 是 一 座 建 筑 密 度 很 高 的 城 市, 但 是 它 的 建 筑 物 的 高 度 却 可 能 是 全 国 最 低 的。 因 为 苏 州 人 看 重 的 不 是 高 度 而 是 精 致";

武 汉 最 市 民 化。 "武 汉 人 把 那 些 冒 充 的、 次 等 的 东 西 叫 做 水 货, 其 实 从 很 多 方 面 看, 他 们 是 喜 欢 水 货 的。 武 汉 扫 不 尽 的 地 摊, 透 露 了 它 的 农 民 色 彩, 一 个 区 域 性 的 大 集 市 本 色";

成 都 最 悠 闲。 "在 成 都 人 当 中 很 难 找 到 什 么 '工 作 狂', 他 们 宁 肯 少 赚 钱 甚 至 不 赚 钱 也 要 玩。 如 果 你 一 定 要 他 们 工 作, 则 他 们 便 很 可 能 把 工 作 也 变 成 了 玩";    

重 庆 最 火 爆。 "重 庆 人 最 常 吃 的 一 种 东 西 是 火 锅, 说 是 '以 毒 攻 毒', 连 毒 辣 辣 的 太 阳 都 不 怕, 重 庆 人 还 怕 什 麽";

拉 萨 最 神 秘。 "寺 庙 在 其 他 城 市 现 在 大 都 成 了 一 种 单 纯 的 观 光 景 点, 但 在 拉 萨, 它 们 都 是 藏 民 生 活 和 生 命 的 一 部 分, 神 圣 而 且 神 秘";        

广 州 最 说 不 清。 它 什么 都 有, 又 什 么 都 无。 孙 中 山 在 此 风 起 云 涌; 改 革 开 放 之 初 模 范 带 头, 但 往 往 来 势 凶 猛, 却 虎 头 蛇 尾, 无 法 成 为 城 市 的 样 板;        

深 圳 最 有 欲 望。 "深 圳 人 工 作 得 累, 也 玩 得 疯 狂。 人 生 何 求? 深 圳 人 的 幸 福 和 快 乐 一 点 也 不 抽 象, 都 是 基 于 实 实 在 在 的 物 质 体 验";    

珠 海 最 浪 漫。 "情 人 路 把 珠 海 这 座 城 市 以 及 它 的 设 计 者 们 那 些 超 越 于 世 俗 功 利 目 的 之 上 的 浪 漫 主 义 气 质 表 现 得 淋 漓 尽 致";    

西 安 最 古 朴 。 "西 安 的 历 任 几 位 市 长 也 有 同 感: 我 们 建 设 西 安 实 在 不 易, 周 总 理 曾 有 过 指 示, 西 安 只 能 动 一 步 看 一 步, 看 一 步 动 一 步, 古 朴 得 让 人 无 从 下 手 去 改 造";

厦 门 最 温 馨。 "厦 门 人 无 论 是 在 建 设 自 己 的 城 市, 还 是 在 维 护 自 己 的 城 市 时, 态 度 都 十 分 自 在、 自 如、 自 然, 就 像 是 在 装 修 和 打 扫 自 己 的 小 家, 这 种 从 容 乃 至 安 详, 无 疑 来 自 对 自 己 城 市 的 '家 园 之 感'";        

香 港 最 辛 苦。 "尽 管 城 市 物 质 给 予 的 满 足 十 分 丰 富, 但 香 港 人 永 远 觉 得 贫 乏、 欠 缺 和 不 安, 这 注 定 了 你 不 拿 出 十 二 万 分 的 精 力 出 来 拼 搏, 你 就 会 被 这 个 城 市 淹 没, 你 就 失 去 尊 严";        

台 北 最 陌 生。 "台 北, 是 个 处 处 有 活 力, 处 处 有 怪 招, 处 处 有 机 会 与 失 足, 有 发 财 梦 与 邪 恶 的 陷 阱, 这 里 唯 一 不 变 的 通 则 就 是 变。 立 足 在 台 北 就 像 站 在 一 个 大 漩 涡 中, 什 么 都 绕 著 你 转, 却 什 么 也 抓 不 住"。    

这 些 都 是 中 国 的 城 市, 且 是 666 座 城 中 最 具 性 格 魅 力 的 城 市。 那 么, 城 市 究 竟 表 征 著 些 什 么 呢?

城 市 就 像 一 个 人, 有 自 身 的 形 象 和 内 涵。 而 具 有 特 殊 文 化 品 格 和 精 神 气 质 的 城 市, 无 疑 是 最 具 吸 引 力 而 叫 人 难 忘 的。 记 得 一 位 学 者 说 过, 一 个 城 市 只 有 保 持 它 所 固 有 的 特 色, 在 历 史 和 文 化 的 传 统 上 不 断 塑 造 和 美 化 自 己, 才 会 具 有 真 正 的 魅 力。 的 确 有 这 种 情 况: 通 过 一 条 街 道 和 别 致 的 建 筑 物 人 们 往 往 就 能 识 别 一 座 城 市 的 性 格 特 征。 这 不 论 是 珠 海 的 情 人 路 或 是 大 连 的 足 球, 都 有 力 地 说 明 了 城 市 的 建 设 要 取 得 成 功, 城 市 本 身 必 须 要 有 特 色 有 个 性, 或 说 它 必 须 培 养 出 其 独 有 的 特 长。 但 这 种 特 色 的 形 成 很 大 程 度 上 得 靠 一 种 历 史 的 积 淀 和 文 化 的 凝 结。 只 有 当 人 与 城 市 处 于 一 种 水 乳 交 融 的 状 态 时, 城 市 的 这 种 个 性 魅 力 才 得 以 发 挥 并 且 光 芒 四 射。

在 这 世 纪 之 交, 城 市 的 形 象 策 划 已 经 成 为 新 时 代 新 城 市 的 发 展 趋 势。 尤 其 在 现 今 资 讯 发 达 到 世 界 被 喻 为 地 球 村 而 各 国 竞 争 依 然 不 断 的 年 代, 其 重 要 性 不 容 忽 视。 城 市 的 形 象、 城 市 的 个 性 犹 如 电 脑 网 页 上 的 一 个 子 功 能、 一 个 识 别 码, 它 必 须 不 断 开 发 更 新, 以 迎 接 无 可 估 量 的 挑 战。
返回“各地新闻 —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