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 家 宝 哈 佛 演 讲 受 欢 迎 (全 文)
(2003 年 12 月) 据 美 国 消 息, 中 国 总 理 温 家 宝 于 美 国 时 间 10 日 上 午 在 美 国 哈 佛 大 学 商 学 院 发 表 演 讲, 演 讲 的 题 目 是 《把 目 光 投 向 中 国》, 全 文 如 下:

女 士 们, 先 生 们, 校 长, 我 一 开 始 要 非 常 感 谢 哈 佛 校 长 的 邀 请, 哈 佛 是 一 个 国 际 著 名 的 学 府, 它 培 养 了 一 代 又 一 代 的 学 者 和 伟 人, 在 它 360 多 年 的 历 史 里 面, 哈 佛 已 经 产 生 了 7 名 总 统 以 及 40 名 诺 贝 尔 得 奖 者, 你 们 应 该 相 当 的 骄 傲。 我 非 常 荣 幸, 非 常 高 兴, 现 在 在 你 们 的 校 园 里, 讲 台 上, 和 你 们 面 对 面 的 交 流。

我 非 常 喜 欢 年 轻 人, 因 为 年 轻 人 他 们 蛮 开 放, 而 且 不 会 保 守, 他 们 代 表 了 我 们 的 未 来,今 年 在 SARS 爆 发 期 间, 我 想 到 了 学 生 们, 非 常 关 心 他 们, 然 后 我 又 想 从 他 们 身 上 可 以 得 到 一 些 力 量, 这 就 是 为 什 么 当 时 我 到 了 清 华 大 学 和 他 们 共 进 午 餐, 同 时 我 也 到 了 北 京 大 学 和 他 们 交 谈, 在 图 书 馆 里 面 和 他 们 交 谈, 在 那 个 时 候, 你 也 许 感 受 不 到 我 们 所 处 的 气 氛,但 是 就 是 这 些 年 轻 人 还 是 那 样 的 乐 观, 他 们 憧 憬 着 美 丽 的 将 来, 他 们 和 我 说, 人 们 喜 欢 说, 当 树 叶 出 叶 的 时 候, 整 棵 树 都 是 绿 的。 他 们 都 希 望 作 为 树 上 的 叶 子。 他 问 我,总 理, 你 喜 欢 成 为 这 棵 树 的 哪 一 部 分 ? 我 马 上 就 回 答 说, 我 也 是 其 中 一 片 叶 子, 就 像 你 们 一 样。

作 为 一 个 演 讲 者, 首 先 听 演 讲 的 人 要 知 道 他 是 一 个 什 么 人, 这 样 才 可 以 彼 此 交 心。

大 家 知 道, 我 出 身 在 一 个 教 师 的 家 庭, 我 的 童 年 是 在 战 火 中 度 过 的, 我 没 有 在 座 的 同 学 们 那 样 一 个 美 好 的 童 年, 在 日 本 侵 略 者 用 刺 刀 把 人 们 赶 到 广 场 的 时 候, 我 曾 经 依 偎 在 妈 妈 身 边,后 来 战 火 无 情 的 烧 掉 了 我 的 全 家, 连 我 祖 父 在 农 村 办 的 那 所 小 学。 我 的 工 作 大 部 分 时 间 都 是 在 中 国 最 艰 苦 的 地 方 度 过 的。

因 此, 我 对 我 的 国 家, 对 我 的 人 民, 了 解 的 深, 爱 的 深。

我 今 天 演 讲 的 题 目 是 《把 目 光 投 向 中 国》, 中 美 两 国 相 隔 遥 远, 经 济 水 平 和 文 化 背 景 差 异 很 大。

女 士 们, 先 生 们, 我 坚 信 3 亿 美 国 人 民 对 中 国 人 民 有 着 友 好 的 感 情, 我 坚 信 发 展 和 改 善 中 美 关 系 不 仅 会 造 福 两 国 人 民, 而 且 有 利 于 世 界 的 和 平 与 稳 定。

我 知 道, 中 美 两 国 相 隔 遥 远, 经 济 水 平 和 文 化 背 景 差 异 很 大, 但 愿 我 的 这 篇 演 讲 能 够 增 进 我 们 之 间 相 互 了 解, 要 了 解 一 个 真 实 的 发 展 变 化 着 的、 充 满 希 望 的 中 国, 就 有 必 要 了 解 中 国 的 昨 天、 今 天 和 明 天。 昨 天 的 中 国 是 一 个 古 老、 并 创 造 了 灿 烂 文 明 的 大 国。

大 家 知 道, 在 人 类 发 展 史 上 曾 经 出 现 过 西 亚 两 河 流 域 的 巴 比 伦 文 明, 北 非 尼 罗 河 流 域 的 古 埃 及 文 明, 地 中 海 北 岸 的 古 希 腊 和 罗 马 文 明, 南 亚 的 印 度 河 流 域 的 古 文 明, 还 有 就 是 发 源 于 黄 河、 长 江 流 域 的 中 华 文 明, 由 于 地 震、 洪 水、 瘟 疫、 灾 荒, 由 于 异 族 的 入 侵 和 内 部 的 动 乱, 这 些 古 文 明 有 的 衰 落 了, 有 的 消 亡 了, 有 的 融 入 了 其 它 文 明, 而 中 华 文 明 以 其 顽 强 的 凝 聚 力 和 隽 永 的 魅 力, 历 经 沧 桑, 而 完 整 的 延 续 下 来。 拥 有 5 千 年 的 文 明 史, 这 是 我 们 中 国 人 的 骄 傲。

中 华 民 族 的 传 统 文 化、 博 大 精 深, 源 远 流 长。 早 在 2000 多 年 前, 就 产 生 了 以 孔 孟 为 代 表 的 儒 家 学 说, 和 以 老 庄 为 代 表 的 道 家 学 说, 以 及 其 他 许 多 也 在 中 国 思 想 史 上 有 地 位 的 学 说 和 学 派。 这 就 是 有 名 的 诸 子 百 家。

从 孔 夫 子 到 孙 中 山, 中 华 民 族 的 传 统 文 化 有 它 的 许 多 珍 贵 品 质, 许 多 人 民 性 和 民 主 性 的 好 东 西。 比 如, 强 调 仁 爱、 强 调 群 体、 强 调 和 而 不 同、 强 调 天 下 为 公, 特 别 是 天 下 兴 亡, 匹 夫 有 责 的 爱 国 情 操, 民 为 邦 本, 民 贵 君 轻 的 民 本 思 想, 己 所 不 欲 勿 施 于 人 的 待 人 之 道。 吃 苦 耐 劳, 勤 俭 持 家, 尊 师 宗 教 的 传 统 美 德, 世 代 相 传, 所 有 这 些, 对 家 庭、 对 国 家 和 社 会 都 起 到 了 巨 大 的 维 系 和 调 节 作 用。

今 年, 9 月 10 日 是 中 国 的 教 师 节, 那 天 我 专 程 到 医 院 去 看 望 了 北 京 大 学 的 老 教 授 季 羡 林, 他 已 经 是 92 岁 的 高 龄, 学 贯 中 西, 专 攻 东 方 学, 我 非 常 喜 欢 他 的 散 文。 他 有 个 很 好 的 习 惯, 就 是 住 在 医 院 里 每 天 还 把 所 见 所 闻 写 一 篇 很 好 的 散 文, 我 们 在 促 膝 交 谈 中, 谈 到 近 代 有 过 西 学 东 渐, 也 有 过 东 学 西 渐, 十 七 到 十 八 世 纪, 当 外 国 传 教 士 把 中 国 的 文 化 典 籍 翻 译 成 西 文 传 到 欧 洲 的 时 候, 曾 经 引 起 西 方 一 批 着 名 的 学 者 和 启 蒙 的 思 想 家 极 大 的 兴 趣。

其 中 就 有 笛 卡 儿、 莱 布 尼 茨、 孟 德 斯 鸠、 伏 尔 泰、 歌 德、 康 德 等, 他 们 都 对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有 过 研 究, 我 年 轻 的 时 候 读 过 伏 尔 泰 的 著 作。 他 说 过, 作 为 思 想 家 来 研 究 这 个 星 球 的 历 史 时, 首 先 要 把 目 光 投 向 包 括 中 国 在 内 的 东 方。 他 说, 当 其 他 许 多 国 家 的 人 们 还 在 争 论 人 的 起 源 的 时 候, 中 国 人 已 经 在 认 真 写 自 己 的 历 史 了。

非 常 有 意 思 的 是, 一 个 半 世 纪 以 前, 贵 国 著 名 的 哲 学 家、 杰 出 的 哈 佛 人 艾 莫 斯 先 生 也 对 中 国 的 传 统 文 化 情 有 独 钟, 他 在 文 章 中 载 引 孔 孟 的 言 论 很 多, 他 还 把 孔 子 和 苏 格 拉 底、 耶 稣 相 提 并 论, 认 为 儒 家 的 道 德 学 说 虽 然 是 针 对 一 个 与 我 们 完 全 不 同 的 社 会, 但 是 我 们 今 天 读 起 来 仍 然 受 益 不 浅。

今 天 我 们 重 温 伏 尔 泰 和 艾 莫 斯 先 生 的 这 句 名 言, 不 禁 为 他 们 的 睿 智 和 远 见 所 折 服。

今 天 的 中 国 是 一 个 改 革 开 放 与 和 平 崛 起 的 大 国, 费 正 清 先 生 关 于 中 国 人 多 地 少 有 过 这 样 的 描 述, 他 说, 美 国 的 一 户 农 庄 所 拥 有 的 土 地, 到 了 中 国 去 居 住 着 整 整 一 个 拥 有 数 百 人 的 村 落。 他 还 说, 美 国 人 尽 管 在 历 史 上 也 曾 经 以 务 农 为 本, 但 是 体 会 不 到 人 口 稠 密 的 压 力。人 多, 不 发 达, 这 是 中 国 的 两 大 国 情。

中 国 有 13 亿 人 口, 我 常 常 给 大 家 介 绍 一 个 13 亿 的、 简 单 但 却 很 复 杂 的 乘 除 法, 这 就 是 多 么 小 的 问 题 乘 以 13 亿, 都 可 以 变 成 很 大 的 问 题, 多 么 大 的 经 济 总 量 除 以 13 亿 都 可 以 变 为 一 个 很 小 的 数 目, 这 是 成 为 很 低 很 低 的 人 均 水 平, 这 是 中 国 领 导 人 任 何 时 候 都 必 须 牢 牢 记 住 的。

解 决 13 亿 人 的 问 题, 不 能 靠 别 人, 只 能 靠 自 己。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成 立 以 来, 我 们 的 建 设 取 得 了 很 大 的 成 就, 同 时, 我 们 也 走 了 一 些 弯 路, 失 去 了 一 些 机 遇, 从 1978 年 开 始 的 改 革 开 放, 我 们 终 于 找 到 了 一 条 发 展 自 己 的 正 确 道 路, 这 就 是 中 国 人 民 独 立 自 主 的 建 设 中 国 特 色 社 会 主 义 这 条 道 路 的 精 髓, 就 是 调 动 一 切 积 极 因 素, 解 放 和 发 展 生 产 力, 尊 重 和 保 障 中 国 人 民 追 求 幸 福 的 自 由。

中 国 的 改 革 开 放 从 农 村 到 城 市, 从 经 济 领 域 到 政 治 文 化, 社 会 领 域, 它 的 每 一 步 深 入 说 到 底 都 是 为 了 放 手 让 一 切 劳 动、 知 识、 技 术、 管 理 和 资 本 的 活 力 竞 相 迸 发, 让 一 切 创 造 社 会 财 富 的 源 泉 充 分 涌 流。

中 国 在 相 当 长 的 时 期 内 实 行 高 度 集 中 的 计 划 经 济 体 制, 随 着 社 会 主 义 市 场 经 济 体 制 改 革 的 深 入 和 民 主 政 治 建 设 的 推 进, 过 去 人 们 在 择 业、 迁 徙、 致 富、 投 资、 咨 询、 旅 游、 信 仰 和 选 择 生 活 方 式 等 方 面 有 无 形 和 有 形 的 不 合 理 的 限 制 被 逐 步 的 解 除 了, 这 就 带 来 了 前 所 未 有 的 广 泛 而 深 刻 的 变 化。 一 方 面 广 大 城 乡 劳 动 者 的 积 极 性 得 以 释 放, 特 别 是 数 以 亿 计 的 农 民 得 以 走 出 传 统 的 村 落, 进 入 城 市, 特 别 是 沿 海 地 区。 数 以 千 万 计 的 知 识 分 子 的 聪 明 才 智 得 到 充 分 发 挥。

另 一 方 面, 规 模 庞 大 的 国 有 资 产 得 以 盘 活, 数 万 亿 元 的 民 间 资 本 得 以 形 成, 5000 亿 美 元 的 境 外 资 本 得 以 流 入, 这 种 资 本 和 劳 动 的 结 合 就 在 中 国 960 万 平 方 公 里 的 国 土 上 演 进 着 人 类 历 史 上 规 模 极 为 宏 大 的 工 业 化 和 城 市 化。

过 去 25 年 间, 中 国 经 济 之 所 以 按 年 均 9.4 % 的 速 度 迅 速 增 长, 其 奥 秘 就 在 于 此。

25 年 间, 中 国 创 造 的 巨 大 财 富 不 仅 使 13 亿 中 国 人 基 本 解 决 了 温 饱, 基 本 实 现 了 小 康, 而 且 为 世 界 发 展 做 出 了 贡 献。 中 国 所 有 的 这 些 进 步 都 得 益 于 改 革 开 放, 归 根 到 底 来 自 于 中 国 人 民 基 于 自 由 的 创 造。

我 清 醒 的 认 识 到, 在 中 国 现 阶 段, 相 对 于 有 限 的 资 源 和 短 缺 的 资 本, 劳 动 力 的 供 应 是 十 分 充 裕 的, 不 切 实 保 护 广 大 劳 动 者, 特 别 是 进 城 农 民 工 的 基 本 权 利, 他 们 就 有 可 能 陷 入 像 狄 更 斯、 德 莱 塞 小 说 所 描 述 的 那 种 痛 苦 的 经 历。 不 切 实 保 护 公 民 的 财 产 权 利, 就 难 以 积 累 和 吸 引 宝 贵 的 资 本。 因 此, 中 国 政 府 致 力 于 两 个 保 护, 一 个 是 保 护 劳 动 者 的 基 本 权 利, 一 个 是 保 护 财 产 权 利。 既 要 保 护 共 有 财 产, 又 要 保 护 私 人 财 产, 关 于 这 一 点, 中 国 的 法 律 已 经 做 出 明 确 的 规 定, 并 且 付 诸 实 施。 中 国 的 改 革 开 放 正 是 为 了 推 动 中 国 的 人 权 进 步, 两 者 是 相 互 依 存, 相 互 促 进 的。

改 革 开 放 为 人 权 进 步 创 造 了 条 件, 人 权 进 步 为 改 革 开 放 增 添 了 动 力, 如 果 把 两 者 割 裂 开 来, 以 为 中 国 只 注 意 发 展 经 济 而 忽 视 人 权 保 护, 这 种 看 法 不 符 合 实 际, 正 如 贵 国 前 总 统 罗 斯 福 曾 经 指 出 的, 真 正 的 个 人 自 由 在 没 有 经 济 安 全 和 独 立 的 情 况 下, 是 不 存 在 的。 贫 者 无 自 由。

我 并 不 认 为 今 天 中 国 的 人 权 状 况 是 尽 善 尽 美 的, 对 于 人 权 方 面 存 在 的 这 样 那 样 的 弊 端 和 消 极 现 象, 中 国 政 府 一 直 认 真 努 力 加 以 克 服。

在 中 国, 把 发 展、 改 革 和 稳 定 三 者 结 合 起 来, 具 有 极 端 的 重 要 性 和 艰 巨 性。 百 闻 不 如 一 见, 只 要 朋 友 们 到 中 国 实 地 看 一 看, 对 改 革 开 放 以 来 中 国 的 人 权 的 进 步 和 中 国 政 府 为 保 障 人 权 所 做 的 艰 苦 努 力, 就 会 有 个 客 观 的 理 解 和 认 识。

中 国 是 个 发 展 中 的 大 国, 我 们 的 发 展 不 应 当 也 不 可 能 依 赖 外 国, 必 须 也 只 能 把 事 情 放 在 自 己 力 量 的 基 点 上, 这 就 是 说, 我 们 要 在 扩 大 对 外 开 放 的 同 时 更 加 充 分 和 自 觉 的 依 靠 自 身 的 体 制 创 新, 更 加 充 分 和 依 靠 开 发 越 来 越 大 的 国 内 市 场, 更 加 充 分 和 依 靠 把 庞 大 的 居 民 储 蓄 转 化 为 投 资, 更 加 充 分 依 靠 国 民 素 质 的 提 高 和 科 技 进 步 来 解 决 资 源 和 环 境 问 题。 中 国 和 平 崛 起 的 发 展 道 路 的 要 义 就 在 于 此。

当 然, 中 国 仍 然 是 一 个 发 展 中 国 家, 城 市 和 农 村, 东 部 和 西 部 存 在 着 明 显 的 发 展 差 距,如 果 你 们 到 中 国 东 南 沿 海 的 城 市 去 旅 行, 就 会 看 到 高 楼 林 立, 车 流 如 织, 灯 火 辉 煌 的 现 代 景 观, 但 是 那 不 是 中 国 的 全 部。 在 中 国 的 农 村, 特 别 是 中 国 西 部 农 村 还 有 不 少 落 后 的 地 方。 前 不 久, 美 国 的 商 务 部 长 埃 文 斯 和 我 谈 中 美 贸 易 问 题, 他 先 去 了 中 国 西 部 的 农 村, 带 来 了 两 张 照 片, 这 两 张 照 片 反 映 了 中 国 西 部 农 村 的 落 后 情 况, 他 深 有 感 触, 说 永 远 不 会 忘 记 那 里 的 人 民。 我 说, 中 国 2500 个 县, 我 跑 过 了 1800 个, 最 穷 困 的 地 方 我 都 到 过 了, 你 看 到 的 还 不 是 最 穷 的, 我 说 你 如 果 懂 得 了 中 国 的 真 实 情 况, 今 天 我 们 两 个 会 谈 的 问 题 都 很 好 的 能 够 解 决 了。

在 那 些 贫 穷 的 偏 僻 的 山 村, 人 们 还 在 使 用 人 力 和 畜 力 耕 作, 居 住 的 是 土 坯 房, 大 旱 之 年 人 畜 饮 水 十 分 困 难, 我 的 心 里 常 默 念 着 郑 板 桥 的 两 句 诗, 就 是 "衙 斋 卧 听 萧 萧 竹,疑 是 人 间 疾 苦 声" 。 作 为 中 国 的 总 理, 每 念 及 我 们 还 有 3 千 万 的 农 民 同 胞 没 有 解 决 温 饱, 还 有 2300 万 领 取 最 低 生 活 保 障 金 的 城 镇 人 口, 还 有 6 千 万 需 要 社 会 帮 助 的 残 疾 人, 我 忧 心 如 焚, 寝 食 难 安。 中 国 要 达 到 发 达 国 家 的 水 平, 还 需 要 几 代 人, 十 几 代 人, 甚 至 几 十 代 人 的 长 期 的 艰 苦 奋 斗。

明 天 的 中 国 是 一 个 热 爱 和 平 和 充 满 希 望 的 大 国, 中 华 民 族 历 来 酷 爱 和 平, 2000 年 前, 秦 始 皇 修 筑 的 长 城 是 防 御 性 的, 1000 年 前, 唐 朝 开 辟 通 向 西 域 的 丝 绸 之 路, 是 为 了 把 丝 绸、 茶 叶、 瓷 器 销 往 世 界, 500 年 前, 明 朝 著 名 的 外 交 家 和 航 海 家 郑 和 下 西 洋 是 为 了 同 友 邦 结 好, 带 去 了 精 美 的 产 品 和 先 进 的 农 业、 手 工 业 技 术, 正 如 俄 罗 斯 伟 大 的 文 学 家 托 尔 斯 泰 所 说, 中 华 民 族 是 最 古 老 的 民 族, 最 伟 大 的 民 族, 世 界 上 最 酷 爱 和 平 的 民 族。

近 代 以 来, 由 于 封 建 王 朝 的 愚 昧 和 腐 败 及 闭 关 锁 国, 导 致 社 会 停 滞, 国 力 衰 竭, 列 强 频 频 入 侵, 中 华 民 族 尽 管 灾 难 沉 重, 饱 受 凌 辱, 但 是 始 终 自 强 不 息。 一 个 民 族 在 灾 难 和 挫 折 中 学 到 的 东 西 会 比 平 时 多 得 多。 中 国 已 经 制 定 了 实 现 现 代 化 的 三 步 走 的 战 略, 从 现 在 起 到 2020 年, 中 国 要 全 面 实 现 小 康, 到 2049 年, 共 和 国 成 立 100 周 年 的 时 候, 我 们 将 达 到 世 界 中 等 发 达 国 家 的 水 平, 我 们 清 醒 的 估 计 到, 在 前 进 的 道 路 上 还 要 克 服 许 许 多 多 可 以 想 见 的 和 难 以 预 料 的 困 难, 迎 接 各 种 各 样 的 严 峻 的 挑 战, 我 们 不 能 不 持 有 这 样 的 危 机 感。

当 然, 中 国 政 府 和 中 国 人 民 有 足 够 的 信 心 励 精 图 治, 艰 苦 奋 斗, 排 除 万 难, 实 现 我 们 的 雄 心 壮 志, 这 是 因 为 当 今 世 界 的 潮 流 是 要 和 平, 要 发 展, 中 国 的 发 展 正 面 临 非 常 难 得 的 机 遇 期, 这 种 大 的 机 遇 期 不 多, 稍 纵 即 逝。 我 们 已 经 下 定 决 心, 争 取 和 平 的 国 际 环 境 和 稳 定 国 内 环 境, 集 中 精 力 发 展 自 己, 又 以 自 己 的 发 展 促 进 世 界 的 和 平 与 发 展, 那 是 因 为 中 国 坚 持 的 是 充 满 生 机 和 活 力 的 社 会 主 义。

我 曾 经 在 我 担 任 总 理 的 那 一 天 做 过 一 个 比 喻, 我 说, 社 会 主 义 是 大 海, 大 海 容 纳 百 川,永 不 枯 竭, 我 们 立 足 国 情, 大 胆 推 进 改 革 开 放, 勇 于 吸 收 人 类 一 切 优 秀 文 明 的 成 果 来 充 实 自 己。 一 个 善 于 自 我 调 整, 自 我 完 善 的 社 会 主 义, 它 的 生 机 和 活 力 是 无 限 的, 这 是 因 为 改 革 开 放 25 年 来 我 们 已 积 累 了 一 定 的 物 质 基 础, 中 国 经 济 在 世 界 上 已 经 占 有 一 席 之 地, 中 国 亿 万 人 民 追 求 幸 福, 创 造 财 富 的 积 极 性 乃 是 推 进 国 家 现 代 化 取 之 不 尽, 用 之 不 竭 的 巨 大 力 量。 这 是 因 为 中 华 民 族 具 有 极 其 深 厚 的 文 化 底 蕴, 和 而 不 同 是 中 国 古 代 思 想 家 提 出 的 一 个 伟 大 的 思 想, 和 谐 而 又 不 千 篇 一 律, 不 同 而 又 不 彼 此 冲 突, 和 谐 以 共 生 共 长, 不 同 以 相 辅 相 成, 用 合 而 不 同 的 观 点 观 察 处 理 问 题, 不 仅 有 利 于 我 们 善 待 友 邦, 也 有 利 于 国 际 社 会 化 解 矛 盾。

女 士 们, 先 生 们, 加 深 理 解 是 相 互 的, 我 希 望 美 国 青 年 把 目 光 投 向 中 国, 也 相 信 中 国 青 年 会 进 一 步 把 目 光 投 向 美 国。 美 国 是 一 个 伟 大 的 国 家, 从 移 民 时 代 开 始, 美 利 坚 顽 强 气 质 和 拓 荒 的 气 质, 创 新 精 神, 对 知 识 的 尊 重 和 人 才 的 吸 纳, 科 学 和 法 制 的 传 统, 铸 造 了 美 国 的 繁 荣。 美 国 人 民 在 遭 受 "911 恐 怖 袭 击" 时 所 表 现 出 来 的 镇 定, 互 助 和 勇 气 令 人 钦 佩。

进 入 21 世 纪, 人 类 面 临 的 经 济 和 社 会 问 题 更 加 复 杂, 文 化 因 素 将 在 新 的 世 纪 里 发 挥 更 加 重 要 的 作 用, 不 同 民 族 的 语 言 各 不 相 同, 而 心 灵、 情 感 是 相 通 的, 不 同 民 族 的 文 化 千 姿 百 态, 其 合 理 的 内 核 往 往 是 相 同 的, 总 能 为 人 类 所 传 承。 各 民 族 的 文 明 都 是 人 类 智 慧 的 成 果, 对 于 人 类 进 步 做 出 了 贡 献, 应 该 彼 此 尊 重, 人 类 因 无 知 或 偏 见 引 起 的 冲 突, 有 时 比 因 利 益 引 起 的 冲 突 更 可 怕。 我 们 主 张 以 平 等 和 包 容 的 精 神 努 力 寻 找 双 方 的 共 同 点, 开 展 广 泛 的 文 明 对 话 和 深 入 的 文 化 交 流。

贵 国 著 名 的 一 位 诗 人 在 一 篇 诗 中 曾 经 这 样 写 道, 无 论 世 界 怎 样 变 化, 树 木 逢 春 便 会 绿 叶 招 展。 青 年 代 表 着 国 家 和 世 界 的 未 来, 面 对 新 世 纪 中 美 关 系 的 广 阔 前 景, 我 希 望 两 国 的 青 年 更 加 紧 密 的 携 起 手 来。

女 士 们, 先 生 们, 中 华 民 族 的 祖 先 曾 追 求 这 样 一 种 境 界, 为 天 地 利 新, 为 生 命 利 命, 为 万 事 开 太 平。 今 天, 人 类 正 处 在 社 会 极 具 大 变 动 的 时 代, 回 溯 源 头, 传 承 命 脉, 相 互 学 习, 开 拓 创 新, 是 各 国 弘 扬 本 民 族 优 秀 文 化 的 明 智 选 择。 我 呼 吁, 让 我 们 共 同 以 智 慧 和 力

量 去 推 动 人 类 文 明 的 进 步 与 发 展, 我 们 的 成 功 将 承 继 先 贤, 泽 被 后 世, 这 样 我 们 的 子 孙 就 能 生 活 在 一 个 更 加 和 平 安 定 和 繁 荣 的 世 界 里。

我 坚 信, 这 样 一 个 无 限 光 明, 无 限 美 好 的 明 天 必 将 到 来。(全 场 鼓 掌 雷 鸣) 谢 谢 诸 位!

现 在 我 愿 意 回 答 同 学 们 的 问 题, 大 家 可 以 举 手 提 问。

问:我 先 提 问, 非 常 感 谢, 感 谢 您, 涉 及 非 常 广 泛, 非 常 有 趣 的。 其 实 我 有 很 多 问 题 想 问 您, 但 是 现 在 不 是 我 问 问 题 的 时 候, 学 生 他 们 递 上 来 小 条 子 问 问 题, 我 就 告 诉 您, 学 生 的 问 题 比 我 的 问 题 其 实 难 多 了, 所 以 说, 我 想 念 几 个 问 题, 是 我 们 学 生 提 出 的 问 题。

温 总 理 刚 刚 讲 了 非 常 丰 富 的 讲 话, 我 自 己 本 来 很 欣 赏 您 的 历 史 角 度 的 发 言, 我 自 己 很 想 向 您 提 问 题, 我 还 是 想 让 我 们 的 学 生 提 出 问 题, 因 为 我 们 学 生 提 的 问 题 恐 怕 比 我 提 的 问 题 还 要 不 好 回 答, 不 过, 我 现 在 就 把 第 一 个 问 题 向 您 讲 讲。

问 : 温 总 理, 您 对 中 国 民 主 的 前 景 怎 么 看, 您 是 否 可 以 预 见 到 共 产 党 的 角 色 会 有 任 何 改 变 吗 ? 也 就 是 说, 您 是 否 可 以 预 见 到 有 竞 争 的 乡 县 或 者 是 省 的 直 接 选 举 ?

温 家 宝 总 理:毫 无 疑 问, 发 展 民 主 是 我 们 奋 斗 的 目 标, 我 们 就 是 要 把 国 家 建 设 成 为 一 个 富 强、 民 主 和 文 明 的 现 代 化 国 家。 我 们 曾 经 讲 过, 没 有 民 主 就 没 有 社 会 主 义, 我 们 为 发 展 社 会 主 义 的 民 主 要 采 取 一 些 具 体 的 措 施 和 步 骤。 首 先, 我 们 要 完 善 选 举 的 制 度, 刚 才 提 到, 中 国 的 县 乡 的 选 举 制 度 在 68 万 个 村 是 实 行 村 民 自 治 和 直 接 选 举, 在 乡 和 县 以 及 不 社 区 的 市 实 行 的 是 间 接 选 举, 在 省 以 上 以 至 中 央 也 实 行 的 是 间 接 选 举, 我 们 还 不 具 备 在 高 层 实 行 直 接 选 举 的 条 件, 因 为 中 国 很 大, 经 济 发 展 不 平 衡, 首 先 人 的 文 化 素 质 就 不 高。

第 二, 要 让 人 民 监 督 政 府, 批 评 政 府, 只 有 人 民 监 督 政 府, 政 府 的 工 作 才 不 敢 懈 怠, 只 有 接 受 人 民 的 批 评, 我 们 的 政 府 才 不 会 人 亡 政 息, 当 然, 中 国 的 民 主 政 治 的 建 设 是 一 个 相 当 长 的 过 程, 但 是 如 果 看 一 看 美 国 的 历 史, 从 1776 年 独 立 宣 言 的 发 表, 到 19 世 纪 60 年 代 南 北 战 争, 一 直 到 20 世 纪 60 年 代 马 丁. 路 德 金 的 事 件 的 发 生, 民 主 的 发 展 不 是 也 是 一 个 很 长 的 过 程 吗 ? 我 方 才 引 用 了 贵 国 罗 斯 福 总 统 的 一 句 名 言, 贫 者 无 自 由。 其 实 杰 斐 逊 在 写 独 立 宣 言 的 时 候 也 是 把 人 的 生 存 权 摆 在 了 第 一 位, 让 13 亿 的 中 国 人 都 生 活 好 起 来, 这 是 我 们 面 临 的 巨 大 任 务。 谢 谢!

有 人 非 常 愿 意 到 哈 佛 大 学 演 讲, 但 又 害 怕 到 哈 佛 大 学 来 演 讲, 愿 意 到 哈 佛 大 学 来 演 讲,是 因 为 哈 佛 大 学 的 名 气 很 大, 这 里 人 才 荟 萃, 害 怕 到 哈 佛 大 学 来 演 讲, 是 因 为 这 里 的 老 师 和 同 学 有 时 提 出 的 问 题 难 以 回 答。

我 来 之 前, 总 记 着 妈 妈 告 诉 我 的 一 句 话, 她 说 人 要 做 到 真 实、 真 情、 真 挚、 真 切, 如 果 做 到 这 四 个 真, 人 的 境 界 就 不 一 样 了, 我 可 能 回 答 不 好 大 家 的 问 题, 但 是 我 敢 说 实 话。(全 场 掌 声)

问 : 温 总 理 你 好, 我 在 哈 佛 教 育 学 院 读 博 士, 我 两 年 前 从 北 京 大 学 英 语 系 本 科 毕 业 来 到 这 里 学 习 的, 我 现 在 代 表 中 国 学 生 非 常 高 兴 您 能 来 到 这 里 和 我 们 亲 切 会 谈, 我 想 问 的 问 题 是, 您 说 过 2008 年 要 把 北 京 的 奥 运 会 办 成 最 出 色 的 一 次 奥 运 会, 您 指 的 最 出 色 的 指 的 是 哪 一 些 方 面 ?

温 家 宝 : 看 来 她 比 我 还 紧 张, 我 也 不 知 道 坐 在 这 里 的 是 中 国 学 生 多 还 是 美 国 学 生 多, 但 是 中 国 同 学 提 出 办 奥 运 会 这 件 事 引 起 我 一 段 辛 酸 的 回 忆。 那 是 在 解 放 以 前, 我 们 只 有 一 个 运 动 员 能 够 参 加 奥 运 会, 他 是 个 短 跑 运 动 员, 叫 刘 长 春, 他 是 坐 船 到 美 国 的, 他 的 身 体 已 经 很 疲 劳 了, 他 代 表 中 国 虽 然 没 有 取 得 优 异 的 成 绩, 但 是 就 是 这 一 个 人 参 加 奥 运 会 都 牵 动 着 全 国 人 民 的 心。 现 在 中 国 人 能 办 奥 运 会 了, 是 因 为 中 国 强 大 了, 世 界 各 国 瞧 得 起 我 们 了, 因 此 我 们 一 定 要 把 奥 运 会 办 好, 我 指 的 办 的 出 色, 是 指 的 是 我 们 要 把 奥 运 会 办 的 有 水 平, 管 理 的 有 水 平, 但 同 时 我 们 又 要 节 俭 办 奥 运, 因 为 我 们 国 家 还 不 富 裕, 谢 谢 你!

问 : 请 允 许 我 用 英 语 提 这 个 问 题, 您 提 到 过 和 布 什 总 统 谈 话 的 时 候, 您 就 说, 希 望 可 以 促 进 美 国 对 中 国 多 出 口, 所 以 我 想 请 问 一 下 中 国 准 备 采 取 什 么 措 施 来 鼓 励 更 多 美 国 产 品 出 口 到 中 国 去 ?

温 家 宝:增 加 美 国 产 品 向 中 国 的 出 口, 确 实 是 美 国 人 民 关 心 的 一 个 问 题, 我 昨 天 同 布 什 总 统 在 会 谈 中 也 涉 及 了 这 个 问 题, 应 该 说, 这 两 年 美 国 产 品 对 中 国 的 出 口 是 增 加 的, 比 如 说 去 年, 美 国 对 世 界 其 它 国 家 的 出 口 产 品 增 长 23 %, 但 对 中 国 出 口 的 产 品 增 长 15 %, 今 年 110 月 份, 美 国 对 中 国 出 口 的 产 品 增 长 26 %。 但 是 我 们 要 承 认, 在 中 美 贸 易 中 确 实 美 国 存 在 着 较 大 的 逆 差, 这 是 事 实。 我 和 布 什 总 统 谈 的 很 好, 没 有 陷 入 到 具 体 问 题, 而 确 实 像 中 国 诗 人 描 写 的 境 界,"会 当 凌 绝 顶, 一 览 众 山 小"。

我 想 布 什 总 统 提 出 进 一 步 发 展 中 美 经 贸 合 作 的 五 条 原 则, 第 一 就 是 双 利 互 赢, 要 从 大 处 着 眼, 每 一 方 都 要 考 虑 对 方 的 利 益; 第 二 把 发 展 放 在 首 位, 解 决 这 个 问 题 的 办 法, 不 能 把 中 国 的 出 口 减 少, 而 应 该 把 美 国 向 中 国 出 口 增 加。 最 近 我 们 派 了 一 些 贸 易 代 表 团 和 采 购 团, 到 美 国 订 了 两 批 合 同, 第 一 批 是 购 买 波 音 飞 机 花 了 17 亿 美 元, 第 二 是 和 通 用 电 信 公 司 签 订 了 一 个 协 议, 就 是 制 造 中 国 直 线 飞 机 的 发 动 机, 花 了 30 多 亿 美 元, 还 有 其 他 项 目, 大 概 一 共 60 多 亿 美 元。 我 们 中 旬 还 准 备 陆 续 派 采 购 团 到 美 国 来 采 购 美 国 生 产 的 棉 花、 小 麦、 大 豆 以 及 机 电 产 品。 但 是 我 也 希 望 美 国 有 关 方 面 应 该 放 宽 对 中 国 出 口 产 品 的 限 制。 我 举 了 个 例 子, 我 说, 中 国 需 要 数 控 机 床, 需 要 计 算 机, 我 们 还 可 以 合 作 搞 核 能 发 电, 我 说 我 们 了 解 美 国 的 最 终 用 户 的 检 查 这 种 体 制, 我 们 也 尊 重 这 种 体 制, 因 为 我 在 我 们 国 家 的 气 象 局 看 到 一 台 由 美 国 进 口 的 中 等 性 能 的 计 算 机, 旁 边 就 坐 着 一 个 美 国 人, 每 天 都 坐 在 那 里 看 着。 我 还 举 了 一 个 大 家 都 知 道 的 中 国 几 年 前 同 美 国 罗 拉 公 司 签 订 发 射 一 颗 卫 星, 我 们 已 经 交 了 预 定 金, 1.3 亿 美 元, 我 并 不 想 要 这 个 钱,但 是 美 方 以 怕 中 国 提 高 火 箭 发 射 能 力 为 由, 不 批 准 卫 星 出 口。 但 是 就 是 在 这 几 年, 中 国 的 卫 星 年 年 上 天, 我 们 连 载 人 宇 宙 飞 船 都 上 天 了。 因 此 我 用 了 一 句 玩 笑 的 话, 我 说 这 种 不 合 时 宜 的 观 点 应 该 扔 到 太 平 洋 里 去。

我 提 的 第 三 条 建 议 就 是 要 平 等 协 商, 遇 到 问 题 要 及 时 磋 商, 不 要 动 辄 限 制 和 制 裁。 我 提 的 第 四 条 建 议, 我 认 为 是 最 重 要 的, 就 是 中 美 应 该 成 立 和 提 升 贸 易 协 调 机 制。 因 此, 我 建 议 中 国 由 吴 仪 副 总 理 担 任 中 方 主 席, 美 方 由 埃 文 斯 部 长 和 佐 力 克 (音) 先 生 担 任 美 方 双 任 主 席 来 共 同 组 成 中 贸 联 合 协 调 委 员 会。 我 提 的 第 五 条 建 议 就 是 不 要 把 经 贸 问 题 政 治 化, 中 美 关 系 来 之 不 易, 一 个 成 熟 的 关 系 不 要 因 为 任 何 一 点 矛 盾 和 摩 擦 而 撕 裂 我 们 合 作 的 纽 带。 我 的 这 些 建 议 布 什 总 统 都 表 示 赞 成。

主 持 人 : 温 总 理, 听 到 您 刚 刚 对 最 后 一 个 问 题 的 回 答, 我 已 经 发 现 我 们 今 天 在 哈 佛 商 学 院 请 您 讲 话 是 最 恰 当 的 地 方 了, 应 该 说 我 今 天 不 幸 的 任 务 就 是 要 指 出 我 们 现 在 已 经 超 过 时 间 了, 所 以 我 和 克 拉 克 院 长 和 波 金 斯 (音) 教 授 和 在 座 的 全 体 师 生 再 一 次 向 您 表 示 感 谢。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