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 学 之 美
据 中 国 消 息, 北 京 大 学 老 教 授 张 顺 燕 把 一 本 即 将 出 版 的 书 命 名 为 "心 灵 之 花", 这 个 听 上 去 象 散 文 集 的 名 字, 是 容 纳 了 张 教 授 学 生 们 4 0 篇 论 文 的 数 学 论 文 集。

张 顺 燕 想 用 这 个 书 名 表 达 的 意 思 是, 数 学, 在 一 般 人 看 来 干 燥 得 榨 不 出 汁 水 的 数 字 集 合, 在 真 正 已 经 "钻" 进 去 的 人 眼 中, 是 芬 芳 得 无 法 形 容 的 花 朵。

数 学 作 为 众 多 科 学 的 基 础, 其 作 用 甚 至 为 刚 刚 脱 离 文 盲 队 伍 的 人 所 知。 只 要 有 进 行 最 基 本 教 育 的 可 能, 被 设 立 的 两 门 课 闭 着 眼 也 不 会 说 错 : 数 学、 语 文。 从 呀 呀 学 语 开 始, 父 母 就 掰 着 手 指、 踏 着 台 阶 教 我 们 数 : 一、 二、 三、 四 … …

一 群 群 数 字 和 一 组 组 文 字 纵 横 交 织, 构 成 了 人 类 文 化 进 步 的 一 个 个 阶 梯, 也 形 成 了 严 谨 的 数 学 傲 居 科 学 之 母 的 地 位; 但 数 学 美 丽 的 另 一 面 却 往 往 为 他 人 不 知, 看 上 去 刻 板 无 比 的 数 学, 竟 与 音 乐、 造 型、 诗 歌 比 肩, 以 抽 象 而 理 性 的 思 维, 堪 当 美 学 的 四 大 支 柱 之 一。

就 是 在 其 他 的 艺 术 中, 也 少 不 了 数 学 隐 隐 的 笑 脸 : 数 字 按 不 同 的 音 高 排 列, 是 悠 扬 的 乐 谱; 雕 塑 和 绘 画 中, 哪 一 个 少 得 了 数 学 黄 金 分 割 的 定 律 ?

2002 年 8 月 下 旬 正 在 北 京 召 开 的 第 24 届 国 际 数 学 家 大 会 会 场 门 前, 为 大 会 制 作 的 一 幅 巨 大 的 招 贴 画 中, 北 京 天 坛 祈 年 殿 的 恢 宏 身 影 赫 然 在 目; 会 议 的 议 程 册 上, 占 据 一 角 的, 是 故 宫 没 有 一 根 钉 子 的 角 楼。 第 一 次 主 办 国 际 数 学 家 大 会 的 中 国 人, 用 这 种 方 法 传 达 自 己 的 骄 傲 : 世 界, 你 看 到 了 吗 ? 中 国 的 工 匠 都 曾 经 如 此 完 美 地 应 用 过 数 学 知 识。重 檐 斗 拱 的 紫 禁 城, 它 南 半 部 的 对 角 线, 那 么 精 细 地 从 皇 帝 每 天 上 朝 端 坐 的 太 和 殿 中 穿 过!

美 丽 的 数 学, 吸 引 的 是 美 丽 的 心 灵。 "数 学 诺 贝 尔 奖" 菲 尔 茨 奖 有 严 格 的 条 件 限 制 : 要 求 获 奖 者 年 龄 在 40 岁 以 下; 四 年 一 届 的 数 学 大 会, 只 吝 啬 地 把 奖 发 给 不 多 于 4 人, 数 学 家 们 的 获 奖 几 率 , 远 远 小 于 诺 贝 尔 奖。 可 这 个 奖 并 不 象 外 人 想 象 的 那 样, 有 大 额 奖 金 等 待, 相 反, 它 只 有 区 区 1500 美 元, 相 对 于 数 学 家 们 焚 膏 继 晷 的 工 作, 它 简 直 寒 酸 得 不 值 一 提。

如 此, 数 学 家 们 对 菲 尔 茨 奖 的 心 向 往 之, 绝 不 能 用 钱 来 解 释 了, 可 能 的 解 释 只 有 一 条, 那 就 是 数 学 的 魅 力。

孔 子 说 : "致 广 大 而 尽 精 微", 庄 子 道 : "判 天 地 之 美, 析 万 物 之 理", 用 在 数 学 身 上, 竟 象 量 身 打 造 一 般。 古 希 腊、 古 埃 及、 古 代 中 国, 古 今 中 外, 当 一 群 又 一 群 的 人 们 痴 迷 于 数 学 迷 宫, 可 又 没 有 什 么 功 利 色 彩 时, 我 们 只 能 相 信 中 国 数 学 家 田 刚 所 说 的 话 : "数 学 很 漂 亮!"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