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民 工 之 歌" 引 发 争 议

(2003 年 3 月) 据 中 国 消 息, "我 不 想 离 我 代 表 的 人 群 太 远。" 这 是 来 自 山 东 省 泰 安 市 的 中 国 全 国 人 大 代 表 王 元 成 的话。 3 月 5 日 全 国 人 大 会 议 在 北 京 开 幕,会 议 间 隙, 王 独 自 来 到 北 京 月 坛 公 园劳 务 市 场, 向 进 城 务 工 者 了 解 情 况。 那 个 劳 务 市 场 约 有 二 三 千 人。 他 对 着 他 们 喊 话:"我 是 全 国 人 大 代 表, 也 曾 经 进 城 务 过 工, 大 家 有 什 么 困 难 和 建 议, 可 以 通 过 我 向 上反 映。"

人 群 一 下 子 涌 了 过 来, 把 他 围 了 个 水 泄 不 通, 黑 压 压 一 片。 他 们 情 绪 很 激 动, 有 的 还很 愤 怒。有 人 嚷 嚷: "为 什 么 警 察 动 不 动 就 抓 住 我 们 往 地 上 摁 ?" "为 什 么 老 板 总 要 克 扣 我 们 的 工 资 ?" "凭 什 么 北 京 人 要 歧 视 我 们 这 些 民 工 ?" 事 后, 王 说: "他 们 所 说 的 遭 遇, 我 都 经 历 过, 但 听 了 他 们 的 话, 我 仍 然 感 到自 己 的 心 在 淌 血。" 回 到 代 表 驻 地, 他 写 了 一 份 关 于 建 议 制 定 "进 城 务 工 人 员 权 益 保 护 法" 的 议 案 , 并 在会 上 找 到 30 个 代 表 签 名, 使 这 份 建 议 形 成 议 案。

民 工 的 呼 声

35 岁 的 王 元 成 曾 当 选 2001 年 全 国 十 大 杰 出 进 城 务 工 青 年 的 代 表, 翻 开 人 大 代 表 简 历 手册, 他 是 研 究 生 学 历, 高 级 经 济 师、 泰 安 市 政 协 常 委、 泰 安 青 联 副 主 席、 泰 安 工 商 联 副 会 长、 泰 安 东 方 计 算 器 学 校 校 长。 在 现 行 的 体 制 和 选 举 制 度 下, 选 民 很 难 与 代 表 直 接 见 面 ,北 京 人 大、 政 协 会 议 期 间, 一 市 民 到 人 大 代 表 下 榻 的 宾 馆 递 交 一 封 致 人 大 代 表 的 信, 反 映 他 对 一 项 地 方 政 策 的 看 法, 却 被 公 安 关 到 警 署 地 下 室, 滞 留 7 小 时, 并 被 勒 令 写 下 承 认 如 此 上 访 犯 法 的 认 错 书 才 放 人。

王 凭 着 自 己 的 奋 斗, 已 脱 离 原 来 所 处 的 弱 势 群 体, 但 仍 保 持 着 与 这 一 民 工 群 体 情 感 的、 精 神 的、 经 验 的 联 系, 自 觉 寻 找 自 己 所 代 表 的 人 群, 反 映 他 们 的 呼 声。

民 工 是 中 国 改 革 开 放 以 来 出 现 的 新 兴 特 殊 劳 动 群 体。 据 中 国 农 业 部 最 新 统 计, 目 前 在 中 国 大 陆 离 开 户 籍 所 在 地 半 年 以 上 而 进 入 城 镇 务 工 的 农 民 有 9200 万 人, 如 果 加 上 在 乡 镇 企 业 就 业 的 农 民, 人 数 达 1.3 亿, 他 们 的 平 均 年 龄 不 到 25 岁。 根 据 全 面 小 康 指 标, 到 2020 年, 中 国 大 陆 城 镇 化 率 达 56%, 即 今 后 每 年 要 有 1300 万 农 民 进 入 城 镇。

在 人 大 和 政 协 两 会 期 间, 一 首 "民 工 之 歌" 引 发 了 北 京 人 的 一 场 讨 论。 民 工 进 城 后,与 城 里 人 反 差 很 大, 他 们 渴 望 融 入 都 市, 又 往 往 不 被 城 里 人 理 解, 于 是, 两 者 隔 阂 越 来 越 大。 北 京 朝 阳 文 化 馆 推 出 《民 工 兄 弟 三 大 纪 律 八 项 注 意》 歌。 歌 词 如 下:

"第 一, 小 农 意 识 要 去 掉, 说 话 粗 鲁 让 人 受 不 了; 第 二, 装 修 进 了 房 主 家, 手 脚 不 净 (指 偷 盗) 就 要 犯 事 了; 第 三, 不 要 老 乡 泪 汪 汪, 五 湖 四 海 大 家 要 帮 忙; 第 四, 不 许 随 地 大 小 便, 刮 胡 子 剃 头 天 天 要 洗 脚; 第 五, 不 看 黄 盘 (指 色 情 光 盘) 和 小 报, 学 习 文 化 素 质 要 提 高; 第 六, 不 要 轻 信 小 广 告, 头 疼 脑 热 医 院 去 治 疗; 第 七, 盖 房 结 婚 要 用 钱, 年 终 算 账 不 能 差 分 毫; 第 八, 回 家 早 订 火 车 票,小 心 路 上 被 人 掏 腰 包。"

众 说 纷 纭

北 京 人 对 这 首 歌 众 说 纷 纭。 有 人 说, 歌 词 侮 辱 民 工, 小 农 意 识 城 里 人 同 样 存 在, 北 京 人 "傻 B"、 "丫 的" 的 "京 骂" 也 同 样 粗 鲁, 城 里 人 为 什 么 不 创 造 一 点 条 件 让 民 工 能 天 天 洗 澡 呢 ? 有 人 说, 需 要 关 怀 民 工, 但 也 不 必 忽 视 其 缺 点; 有 人 说, 城 市 应 当 宽 容 大 度 些, 如 果 我 们 这 些 早 于 "民 工" 进 城 的 "城 里 人" 能 稍 稍 反 省, 父 辈 祖 辈 不 也 曾 是 一 个 个 漂 泊 的 "民 工" 吗 ?

当 今 中 国 大 陆 一 些 流 行 词, 包 含 着 民 工 的 酸 甜 苦 辣 : 打 工 仔、 炒 鱿 鱼、 暂 住 证、 押 金、 三 无 人 员、 收 容 所、 春 运、 超 生 游 击 队、 外 来 工 犯 罪 等。 在 一 辆 公 共 汽 车 上, 售 票 员 闻 到 一 股 臭 气, 就 找 到 一 个 穿 胶 鞋 民 工, 认 定 臭 气 是 从 他 胶 鞋 里 散 发 的, 于 是 众目 睽 睽 下 竟 将 那 民 工 赶 下 车。

全 国 人 大 代 表 褚 健 谈 到 这 件 事 说: 离 乡 别 土 到 城 市 打 工, 民 工 的 人 格 得 不 到 尊 重, 势 必 造 成 这 一 群 体 中 的 部 分 人 对 社 会 仇 视。 "流 动 大 军" 不 被 关 注, 有 可 能 成 为 一 种 "社 会 病"。 相 形 之 下, 民 工 权 益 受 侵 害 的 事 履 屡 发 生, 民 工 权 益 保 障 更 需 引 起 关 注。 工 资 被 拖 欠, 小 孩 上 学 难, 雇 主 任 意 规 定 招 聘 游 戏 规 则 而 对 民 工 歧 视 和 不 公 平 … …不 少 人 大 代 表 和 政 协 委 员 认 为, 当 今 城 市, 哪 一 栋 大 楼 没 有 民 工 心 血, 应 尽 快 制 定 相 关 法 律, 维 护 民 工 群 体 的 合 法 权 益。

人 大 代 表 翁 礼 华 说: "农 民 连 厂 门 还 没 进, 七 费 八 费 就 掏 空 了 他 们 的 口 袋, 进 城 民 工 的 处 境 非 常 令 人 同 情。"

据 安 徽 省 有 关 部 门 调 查, 一 个 农 民 工 要 去 沿 海 地 区 打 工, 从 出 村 到 进 厂, 中 间 至 少 要 办 十 多 种 手 续, 缴 十 多 种 费 用, 有 的 民 工 好 不 容 易 上 岗, 口 袋 里 除 了 票 据 已 身 无 分 文。

由 于 民 工 流 动 的 盲 目 性, 加 上 他 们 文 化 和 法 律 知 识 相 对 欠 缺, 这 支 "流 动 大 军" 遭 欺 骗、 敲 诈 等 个 案 时 有 所 闻, 一 些 人 则 采 取 极 端 行 为 走 向 犯 罪。 前 不 久, 在 短 短 六 天 中, 三 个 不 到 20 岁 的 农 民 打 工 者, 因 找 不 到 工 作 便 结 伙 连 续 五 次 持 刀 抢 劫, 并 把 其 中 两 路 人 捅 致 重 伤。 出 席 人 大 会 议 的 圣 雄 集 团 董 事 长 林 圣 雄 说 起 此 事, 表 情 凝 重。 他 说: "犯 罪 应 该 依 法 惩 处, 但 教 训 也 是 深 刻 的。 他 们 中 不 少 人 的 迷 茫 情 绪, 一 个 重 要 因 素, 来 自 都 市 人 对 他 们 的 歧 视, 歧 视 的 后 果 往 往 导 致 仇 视。 我 们 应 该 大 力 培 育 社 会 慈 善 救 济 机 构, 用 爱 心 让 流 落 街 头 的 人 喝 上 一 碗 热 汤, 吃 上 一 个 馒 头。" 六 年 来, 已 捐 助 建 了 71 所 希 望 小 学。

在 人 大 和 政 协 大 大 小 小 的 会 议 上, 几 乎 听 不 到 民 工 的 声 音。王 元 成, 并 不 是 民 工 选 出 的 人 大 代 表, 只 是 凭 着 自 己 的 "情 感 和 精 神 联 系", 为 民 工 说 话。 流 动 人 口 在 工 作 当 地 没 有 选 举 权 和 被 选 举 权。 谁 为 民 工 代 言 ? 一 亿 多 民 工 竟 没 有 一 个 "人 大 代 表", 他 们 成 了 被 遗 忘 的 角 落。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