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博 士 批 判 中 国 经 济 界 十 巨 头
据 中 国 消 息, 要 对 中 国 的 吴 敬 琏、 厉 以 宁、 萧 灼 基、 茅 于 轼、 林 毅 夫、 张 维 迎、 樊 纲、 温 铁 军、 胡 鞍 钢、 张 五 常 这 些 知 名 的 经 济 学 家 进 行 指 名 道 姓 的 集 中 批 评, 是 需 要 一 点 勇 气 的。 近 来, 就 有 人 干 了 这 样 一 件 "捋 龙 鳞" 的 事。

据 报 道, 南 开 大 学 的 10 位 博 士 合 著 了 一 本 书 《中 国 十 位 著 名 经 济 学 家 批 判》。 对 当 今 中 国 最 炙 手 可 热 的 十 位 经 济 学 家 的 部 分 学 术 观 点, 挨 个 儿 地 进 行 了 一 番 质 疑。 这 些 无 名 小 辈 为 什 么 有 这 么 大 的 勇 气 ? 他 们 这 么 做 有 什 么 意 图 ? 为 此,有 关 媒 体 进 行 了 一 番 探 访。

为 什 么 要 知 名 道 姓 地 批 判 经 济 学 家 ?

"不 是 为 了 炒 作, 只 是 为 了 推 动 经 济 学 的 发 展。" 本 书 策 划 王 子 奇 在 接 受 采 访 时 开 宗 明 义 地 说。 王 子 奇 先 生 二 十 年 前 毕 业 于 华 东 师 大 经 济 系, 此 后 长 期 从 事 出 版 工 作, 但 并 未 丢 下 本 行。

当 记 者 问 及 为 什 么 会 选 中 经 济 学 家 作 为 批 判 对 象 时, 他 说, 现 在 中 国 的 经 济 学 研 究 比 较 繁 荣, 随 着 改 革 开 放 的 深 入, 在 中 国 目 前 已 经 形 成 了 一 个 经 济 学 家 的 群 体, 而 在 目 前 中 国 处 于 转 型 期 的 经 济 建 设 环 境 中, 时 时 会 有 很 多 的 经 济 问 题 出 现, 于 是 很 多 强 势 媒 体 就 纷 纷 请 经 济 学 家 出 镜, 请 他 们 发 表 看 法, 这 种 高 出 镜 率, 就 给 了 经 济 学 家 极 强 也 是 极 有 鲜 活 力 的 的 公 众 影 响 力。 有 时, 这 些 经 济 学 家 的 一 两 句 话, 都 会 引 起 第 二 天 的 市 场 波 动。 策 划 这 样 一 本 书, 也 有 意 提 醒 经 济 学 家 注 意 自 己 的 操 守。

王 子 奇 侃 侃 而 谈 : 许 多 经 济 学 家 在 发 表 自 己 的 见 解 时 是 中 肯 的, 但 也 有 很 多 是 在 作 "秀"。 因 为 经 济 学 是 一 门 分 类 很 多, 领 域 很 广 的 学 科, 而 且 各 种 领 域 之 间 是 分 得 很 开 的, 一 个 经 济 学 家, 一 般 只 是 在 自 己 所 擅 长 的 领 域 内 有 所 成 就, 并 发 表 看 法。 但 现 在 我 们 的 情 况 是, 只 要 一 个 经 济 学 家 在 自 己 的 研 究 领 域 内 成 名 了, 媒 体 就 会 不 论 情 况, 所 有 的 经 济 问 题 都 会 请 他 出 来 发 表 看 法。 这 就 在 很 大 的 程 度 上 有 做 秀 的 嫌 疑 了。 通 过 这 样 一 些 质 疑, 目 的 也 是 为 了 告 诉 大 家, 经 济 学 本 身 就 是 一 门 需 要 实 践 检 验 的 学 问, 经 济 学 家 说 的 未 必 都 是 对 的, 不 同 的 经 济 学 家 对 于 同 一 个 问 题 也 会 有 不 同 的 意 见, 所 以 公 众 不 应 盲 从。

王 子 奇 接 着 分 析 : 不 同 观 点 的 论 争, 本 身 也 是 促 进 经 济 学 繁 荣、 发 展 的 传 统, 经 济 学 的 正 确 观 点 从 来 就 是 在 论 争 中 产 生 和 发 展 起 来 的。 指 名 道 姓 的 批 判, 有 助 于 加 强 双 方 的 责 任 感, 共 同 为 推 动 中 国 经 济 学 的 发 展 做 一 点 自 己 的 贡 献。

在 谈 到 另 一 点 策 划 原 由 时, 王 子 奇 说, 因 为 目 前 市 场 上 还 并 无 此 类 图 书 的 出 现。 他 说, 目 前 的 图 书 市 场 上, 经 济 类 的 图 书 很 多, 但 内 容 大 多 是 切 合 热 点 的, 缺 乏 理 论 深 度 和 思 想 深 度, 经 济 学 类 的 专 业 图 书 更 少, 且 大 多 数 都 是 一 些 互 相 吹 捧 之 作, 对 多 位 经 济 学 家 的 观 点 集 中 进 行 批 判 的 书, 除 此 之 外, 更 无 第 二 本, 即 使 有 批 判 经 济 学 家 的 观 点 的 文 章, 也 都 是 散 见 于 报 端 或 网 上 的 零 星 小 文。 而 且 这 些 观 点 也 只 是 对 部 分 经 济 学 家 的 部 分 观 点 进 行 质 疑, 既 不 成 系 统, 也 没 有 理 论, 因 此 也 就 没 有 很 大 的 影 响 力。

怀 着 忐 忑 不 安 的 心 情 编 书

当 这 个 选 题 落 定 之 后, 王 子 奇 就 开 始 寻 找 写 书 人。 因 为 是 对 名 家 发 难, 所 以 他 对 作 者 的 遴 选 也 就 格 外 的 严 格。 这 个 作 者 首 先 是 要 对 经 济 学 这 个 圈 子 里 的 "游 戏 规 则" 比 较 了 解, 二 是 得 有 自 己 的 见 解 和 看 法, 否 则 就 成 了 泼 妇 骂 街 了, 徒 给 人 添 笑 柄。

鉴 于 书 所 批 判 的 对 象 的 身 分 和 地 位 及 在 社 会 上 和 经 济 学 界 内 的 威 望, 王 和 出 版 社 决 定 邀 一 批 博 导、 教 授 级 的 名 家 学 者 作 为 写 作 班 底, 但 因 为 顾 及 到 诸 多 的 原 因, 这 些 名 家 纷 纷 辞 谢, 于 是 这 个 选 题 就 被 搁 置 了 下 来, 直 到 一 个 偶 然 的 机 会, 让 他 碰 到 了 10 位 作 者 之 一 的 梁 正 博 士。

梁 正 博 士 就 读 于 南 开 大 学。 2001 年 9 月, 在 北 京 召 开 的 一 次 学 术 交 流 会 上, 王 和 梁 在 很 偶 然 的 机 会 下 碰 上 了, 于 是 他 们 就 聊 起 了 这 个 话 题。 会 开 完 之 后, 批 判 10 位 名 家 的 任 务 就 落 在 了 南 开 大 学 的 10 位 博 士 的 头 上 了。

向 名 家 权 威 发 难, 却 由 10 个 籍 籍 无 名 的 小 子 上 场, 就 不 怕 玩 砸 了 ?据 王 介 绍, 当 初 他 是 有 这 种 顾 虑, 主 要 是 害 怕 两 点, 一 是 别 人 说 他 们 哗 众 取 宠, 二 是 书 出 来 之 后, 因 为 水 平 不 够, 贻 笑 大 方。

因 为 该 书 所 质 疑 的 对 象, 都 是 当 今 中 国 经 济 学 界 大 腕 级 的 人 物, 他 们 的 学 术 影 响 不 仅 限 于 国 内, 声 名 还 远 播 于 海 外, 在 社 会 上 也 都 有 极 强 的 影 响 力, 对 他 们 进 行 质 疑, 一 不 小 心, 就 给 人 以 "借 骂 名 人 出 名" 的 嫌 疑。

而 最 大 的 风 险 还 是 怕 10 个 小 辈, 功 力 不 够, 怕 他 们 质 疑 的 不 是 地 方, 到 时 候 画 虎 不 成 反 类 犬, 那 就 成 笑 话 了。

不 过, 王 子 奇 说, 他 们 是 有 短 处, 但 是 他 们 也 有 长 处, 一 是 这 10 人 都 是 经 济 学 的 博 士, 对 这 个 圈 子 很 熟 悉, 而 他 们 最 大 的 优 势 就 是 没 有 包 袱。 如 果 写 得 好, 那 就 是 点 正 了 这 些 经 济 学 名 家 的 "穴 道", 也 就 达 到 了 出 书、 以 引 发 起 学 术 讨 论 的 目 的。 于 是 在 写 作 的 过 程 中, 他 就 尽 量 的 叮 嘱 这 10 位 博 士, 既 是 批 判, 就 要 批 判 得 准 : 一 是 只 对 这 些 经 济 学 家 的 个 人 学 术 观 点 进 行 批 判, 不 能 搞 人 身 攻 击, 二 是 要 有 自 己 鲜 明 的 观 点。

半 年 之 后, 新 书 终 于 出 笼

从 书 的 内 容 看, 10 位 博 士 的 质 疑, 观 点 都 是 非 常 鲜 明 的, 也 很 有 冲 击 力 : 每 个 经 济 学 家 一 个 章 节, 在 批 判 的 正 文 前, 是 对 所 批 判 对 象 的 一 个 短 篇 个 人 介 绍, 文 辞 热 情, 在 肯 定 其 学 术 成 果 的 前 提 下, 再 在 正 文 中, 以 一 条 一 条 实 实 在 在 的 质 疑 和 严 谨、 缜 密 的 逻 辑 推 理 进 行 质 疑, 并 严 遵 学 术 讨 论 的 原 则, 绝 无 意 气 用 事, 乃 至 人 身 攻 击 的 痕 迹。 而 在 每 篇 文 章 的 最 后, 他 们 都 用 了 一 句 很 简 单 的 话 概 括 了 自 己 的 看 法 : 包 括 对 前 辈 的 质 疑 和 自 己 的 观 点, 言 简 意 颏, 一 目 了 然。

为 什 么 是 批 判

作 为 后 辈 的 年 轻 学 子, 向 前 辈 学 人 的 学 术 观 点 提 出 质 疑, 为 什 么 不 用 诸 如 "商 榷"、 "探 讨" 之 类 比 较 温 和 的 字 眼, 而 是 选 用 了 一 个 很 霸 气、 且 显 得 咄 咄 逼 人 的 "批 判" 二 字 呢 ? ?

"首 先 可 能 是 想 有 点 轰 效 应 吧 ?" 王 的 回 答 有 些 狡 黠 的 味 道, 但 随 即 他 就 用 一 种 很 严 肃 的 口 吻 说, "其 实, 批 判 是 经 济 学 界 的 传 统。 国 内、 同 外 的 任 何 一 种 经 济 学 观 点 的 提 出 和 流 派 的 创 立, 都 是 建 立 在 对 前 人 成 果 的 批 判 继 承 的 基 础 上 的, 没 有 批 判, 就 不 可 能 有 经 济 学 今 天 的 繁 荣。"王 说, 他 的 本 意 也 是 想 通 过 质 疑 的 方 式, 与 名 家 权 威 的 学 术 观 点 的 交 锋,, 达 到 促 进 经 济 学 研 究 发 展 的 目 的, "对 热 点 问 题 的 热 点 人 物 的 关 注 是 有 的, 但 绝 没 有 炒 作, 借 机 成 名 的 想 法。"

附 1 : 樊 纲 批 判 (节 选)

"新 经 济" 真 的 不 "新" 吗 ?

南 开 大 学 陆 长 平

为 什 么 要 给 "新 经 济" 泼 冷 水?

1996 年 以 来, 国 际 经 济 组 织 和 一 些 国 家 政 府 都 广 泛 地 开 始 接 受 并 应 用 新 经 济 即 知 识 经 济 的 理 论。 知 识 经 济 日 益 成 为 国 内 外 社 会 各 界 的 热 门 话 题。 但 多 数 人 对 知 识 经 济 只 是 一 种 热 衷, 而 对 其 内 核 并 不 是 十 分 了 解。 理 论 界 对 知 识 经 济 观 点 的 差 异, 特 别 是 对 知 识 经 济 特 征 缺 乏 整 体 上 的 了 解, 全 社 会 几 乎 都 陷 入 了 一 种 对 知 识 经 济 的 盲 目 崇 拜。 就 在 这 个 时 候, 樊 纲 勇 敢 地 站 出 来, 用 批 判 的 眼 光 劝 说 人 们 需 要 冷 静 地 对 待 知 识 经 济。

樊 纲 认 为, 对 知 识 经 济 "不 能 过 于 狂 热, 更 不 能 盲 目"。 他 特 别 提 醒 人 们 注 意 新 经 济 (知 识 经 济) 所 没 有 改 变 的 东 西。

首 先, 关 于 新 经 济 是 由 知 识 所 推 动 的 经 济 的 说 法, 他 认 为 并 不 新 鲜。 事 实 上, 人 类 历 史 上 任 何 一 次 技 术 进 步 都 是 由 知 识 推 动 的, 例 如, 纸 张 和 印 刷 术 的 发 明 大 幅 度 降 低 了 知 识 传 播 的 成 本, 电 报 电 话 的 发 明 使 人 类 可 以 远 程 交 换 信 息, 等 等, 这 些 发 明 的 重 要 性 并 不 亚 于 互 联 网 的 出 现。 因 此, 知 识 并 不 是 到 了 新 经 济 时 代 才 起 作 用, 知 识 的 重 要 性 一 直 不 曾 改 变 过。

其 次, 新 经 济 并 不 能 改 变 体 制。 樊 纲 认 为, 现 在 不 少 人 以 为 新 经 济 发 展 了, 我 们 的 体 制 也 会 随 之 改 善 - 并 非 如 此! 虽 然 好 的 体 制 可 以 促 进 新 经 济 的 发 展, 但 新 经 济 本 身 不 会 带 来 新 体 制, 所 以 该 干 什 么 还 得 干 什 么, 痛 苦 的 改 革 过 程 是 绕 不 过 去 的。

再 次, 新 经 济 并 没 有 导 致 资 本 定 价 方 式 的 改 变。 纳 斯 达 克 市 场 的 大 起 大 落, 使 很 多 人 感 叹 资 本 定 价 方 式 已 经 改 变 了, 不 能 再 按 常 规 来 判 断 股 票 价 值; 这 果 真 是 一 种 新 变 化 么? 樊 纲 明 确 地 说 : "不 是"。 他 指 出, 资 本 的 价 值 从 来 就 是 未 来 预 期 收 益 的 折 现 值, 从 来 没 有 改 变 过。 全 球 股 市 对 新 经 济 的 反 应 无 非 是 过 去 几 次 重 要 技 术 革 命 发 生 时 的 "翻 版" 而 已。 他 举 例 说, 铁 路 技 术 刚 刚 出 现 时, 铁 路 股 票 在 市 场 上 一 路 飚 升; 刚 刚 发 明 塑 料 时, 凡 是 和 塑 料 沾 点 边 的 股 票 个 个 "牛 气" 冲 天。 可 以 说, 每 一 项 重 要 的 新 技 术 产 生 后, 市 场 都 会 如 此 反 应。

樊 纲 还 指 出, 强 调 新 经 济 不 新 在 哪 里, 绝 不 是 要 否 认 新 经 济 的 作 用, 而 只 是 想 说 明, 新 经 济 没 有 改 变 经 济 规 律, 人 们 应 冷 静、 客 观 地 分 析 新 经 济, 不 要 被 暂 时 的 现 象 所 迷 惑。

可 以 由 衷 地 说, 樊 纲 对 新 经 济 也 即 知 识 经 济 的 这 盆 冷 水 是 泼 得 非 常 及 时 和 非 常 中 肯 的, 这 在 很 大 程 度 上 抑 制 了 对 知 识 经 济 的 盲 目 崇 拜。 但 同 时 笔 者 也 认 为, 樊 纲 在 知 识 经 济 方 面 的 观 点, 稍 稍 地 保 守 了 一 点, 因 而 在 鼓 励 知 识 经 济 发 展 方 面 未 免 使 人 感 到 悲 观。 从 其 对 知 识 经 济 含 义 和 特 征 的 阐 释 就 可 以 看 出 这 一 点。 樊 纲 认 为, "'新 经 济' 这 样 一 个 语 义 含 混 的 词, 事 实 上 被 人 们 在 不 同 的 场 合 赋 予 着 不 同 的 涵 义"; "就 '广 义' 的 新 经 济 概 念 而 言, 主 要 是 以 美 国 经 济 为 代 表 的 发 达 国 家 经 济 为 基 础 所 产 生 的 概 念, 指 的 是 发 达 国 家 当 前 的 一 些 经 济 现 象"; "就 '狭 义' 的 新 经 济 概 念 而 言, 我 们 要 认 清 以 下 一 些 问 题 : 第 一, 对 于 一 些 发 达 国 家 来 说 的 '旧 经 济', 对 我 们 来 说 可 能 还 是 '新 经 济'; 第 二, 传 统 产 业 在 相 当 长 时 间 内 仍 是 我 们 增 长 率 的 源 泉; 第 三, 经 济 成 长 的 不 同 阶 段 所 具 有 的 '有 竞 争 力 的 产 业 结 构' 是 不 同 的; 第 四, 我 们 新 兴 产 业 的 发 展 目 前 还 面 临 许 多 局 限; 第 五, 在 发 展 新 经 济 的 时 候, 我 们 要 注 意 利 用 '后 发 优 势', 以 减 少 投 资 的 风 险 成 本; 第 六; 利 用 网 络 技 术, 不 等 于 就 是 要 经 营 网 络 公 司"。

为 什 么 说 "知 识 经 济" 是 "新 经 济"

樊 纲 在 这 里 所 阐 述 的 新 经 济 或 知 识 经 济 特 征 的 观 点, 在 很 大 程 度 上 受 到 了 "渐 进 式 改 革" 思 想 的 束 缚。 他 更 多 地 是 从 产 业 结 构、 技 术 竞 争 能 力 等 微 观 决 策 角 度 考 虑 问 题, 对 "新、 旧" 的 理 解 更 多 地 是 从 产 业 结 构 的 历 史 更 替 角 度 切 入。 而 笔 者 认 为, 对 新 经 济 的 理 解 应 该 把 它 定 义 在 "知 识 经 济" 上, 而 不 应 该 定 义 在 新 旧 的 "新" 字 上 面, 若 把 "新 经 济" 理 解 为 后 一 种 含 义 上 的 "新", 则 这 种 新 经 济 就 没 有 一 个 确 切 的 内 涵。 历 史 地 看, 每 一 个 今 天 针 对 于 昨 天 而 言 都 是 新 的, 而 今 天 总 是 要 成 为 明 天 的 历 史, 新、 旧 经 济 是 一 个 永 远 相 对 的 概 念, 这 样 就 很 难 把 握 现 今 人 们 所 特 指 的 新 经 济 的 含 义 即 知 识 经 济。

笔 者 认 为, 应 该 更 多 地 从 知 识 含 量 程 度 的 角 度 来 谈 论 我 们 今 天 所 说 的 "新 经 济", 也 许 "知 识 经 济" 是 比 "新 经 济" 更 好 的 一 个 称 谓。 若 从 知 识 的 含 量 程 度 来 理 解 知 识 经 济, 它 就 应 该 是 "以 知 识 为 主 要 投 入 要 素, 以 信 息 产 业 为 基 础, 以 高 附 加 值 的 高 科 技 产 业 群 为 核 心, 以 人 力 的 智 能 开 发 为 关 键, 直 接 依 据 知 识 和 信 息 的 生 产、 分 配、 使 用 和 消 费 的 一 种 与 农 业 经 济 和 工 业 经 济 相 对 应 的 经 济 形 态"。

笔 者 认 为, 对 新 经 济 更 好 的 理 解 角 度 应 该 是 知 识 及 其 结 构 在 社 会 经 济 活 动 中 的 系 统 作 用, 并 不 是 新 的 产 业 结 构 对 旧 的 产 业 结 构 "在 时 间 上" 的 简 单 替 代, 也 不 仅 仅 指 "以 美 国 经 济 为 代 表 的 发 达 国 家 经 济 的 现 象", 而 是 这 种 现 象 背 后 所 反 映 的 "知 识 及 其 结 构 在 经 济 生 活 中 的 系 统 作 用", 这 里 有 一 点 很 容 易 引 起 误 解 : 似 乎 在 20 世 纪 90 年 代 以 前 知 识 在 生 产 实 践 中 就 不 重 要 了。 实 际 并 不 是 这 样, 笔 者 所 认 为 的 知 识 的 "系 统 的 重 要 作 用" 可 以 从 两 个 方 面 来 理 解 : 一 是 指 人 们 开 始 系 统 性 地 认 识 到 不 同 知 识 及 其 结 构 在 生 产 中 的 重 要 作 用; 二 是 指 直 接 源 于 知 识 的 产 值 在 国 民 生 产 总 值 中 的 比 重 日 益 提 高, 并 占 有 较 大 比 重。

对 知 识 经 济 的 正 确 理 解, 直 接 影 响 到 国 家 发 展 知 识 经 济 的 政 策 导 向, 正 因 为 如 此, 笔 者 才 认 为, 在 如 今 中 国 的 现 实 条 件 下, 我 们 自 然 不 能 过 分 夸 大 "高 新 技 术" 的 作 用 而 不 计 成 本, 但 也 不 能 因 其 产 值 在 国 民 生 产 总 值 中 的 过 低 比 重 而 对 发 展 知 识 经 济 持 保 守 态 度。 对 于 知 识 经 济 的 发 展, 笔 者 始 终 认 为, 从 国 家 宏 观 决 策 角 度 而 言, 就 如 同 倡 导 "先 进 技 术" 的 使 用 一 样, 国 家 应 积 极 鼓 励 技 术 创 新、 促 进 知 识 经 济 的 发 展, 这 与 前 述 笔 者 积 极 主 张 采 用 "先 进 技 术" 的 观 点 是 一 致 的。 也 就 是 说, 微 观 层 面 的 企 业 在 发 展 知 识 经 济 时 不 应 该 赶 时 髦, 但 从 宏 观 决 策 层 次 而 言 则 应 大 张 旗 鼓 地 宣 传 和 鼓 励 知 识 经 济 的 发 展。

附 2 : 质 疑 胡 鞍 钢 (节 选)

经 济 学 家, 还 是 社 会 学 家 ?

南 开 大 学 李 建 标

翻 阅 了 胡 鞍 钢 的 大 部 分 文 论 (笔 者 没 有 全 部 看 完 胡 鞍 钢 的 所 有 文 论, 有 的 仔 细 读 了, 有 的 只 是 浏 览), 总 体 上 看, 胡 鞍 钢 的 研 究 大 纲 属 于 规 范 式 的 问 题 导 向 研 究。 胡 鞍 钢 选 择 的 都 是 一 些 大 问 题, 在 胡 鞍 钢 的 文 论 中, 标 题 带 有 "中 国" 二 字 的 大 概 占 90%, 像 《中 国 : 走 向 21 世 纪》、 《中 国 经 济 波 动 报 告》、 《挑 战 中 国》 等 等。 尽 管 他 的 研 究, 在 总 体 上 都 可 以 归 类 为 有 关 中 国 国 情 和 未 来 发 展 方 向 的 "大 问 题", 但 仍 然 让 人 感 到 随 机 性 很 强, 不 具 备 理 论 上 的 逻 辑 一 贯 性。

胡 鞍 钢 研 究 问 题 的 基 本 思 路 和 范 式 一 般 是 这 样 的 : 提 出 一 个 很 大 的 题 目, 跟 着 抛 出 一 大 堆 数 据 (有 些 不 告 诉 你 来 源, 也 许 需 要 保 密), 最 后 罗 列 一 些 似 曾 相 识 的 建 议。 这 样 的 研 究 也 许 很 对 政 府 官 员 的 脾 胃, 如 若 不 然, 为 什 么 胡 鞍 钢 的 建 议 屡 屡 被 政 府 部 门 采 纳。 胡 鞍 钢 对 此 的 解 释 是, 经 济 学 家 的 贡 献 可 分 为 两 类, 一 类 是 在 理 论 上 具 有 原 创 性, 一 类 是 积 极 参 与 到 社 会 经 济 的 变 革 之 中 , 而 他 属 于 后 者。

钱 颖 一 教 授 在 《理 解 现 代 经 济》 一 文 中 提 到 他 在 哈 佛 大 学 做 博 士 生 时, 韦 茨 曼 教 授 曾 问 他, 受 过 现 代 经 济 学 系 统 训 练 的 经 济 学 家 和 没 有 经 过 这 种 训 练 的 经 济 学 家 究 竟 有 什 么 区 别? 韦 茨 曼 教 授 问 这 个 问 题 是 从 与 苏 联 经 济 学 家 交 往 中 有 感 而 发 的。 后 来, 韦 茨 曼 的 回 答 是, 受 过 现 代 经 济 学 系 统 训 练 的 经 济 学 家, 其 头 脑 中 总 有 几 个 参 照 系, 这 样, 分 析 经 济 问 题 时 就 有 一 致 性, 不 会 零 敲 碎 打, 就 事 论 事。 如 讨 论 资 源 配 置 和 价 格 问 题 时, 充 分 竞 争 下 的 一 般 均 衡 理 论 就 是 一 个 参 照 系; 讨 论 产 权 和 法 的 作 用 时, 科 斯 定 理 就 是 一 个 参 照 系。

钱 颖 一 认 为, 现 代 经 济 学 代 表 了 一 种 研 究 经 济 行 为 和 现 象 的 分 析 方 法 或 框 架, 它 由 三 个 主 要 部 分 组 成, 视 角 (perspective)、 参 照 系 (reference) 或 基 准 点 (benchmark) 和 分 析 工 具 (analyticaltools)。 接 受 现 代 经 济 学 理 论 的 训 练, 是 从 这 三 个 方 面 入 手 的。

学 者 的 方 法 论 形 成 是 一 个 长 期 的 过 程, 这 种 方 法 论 上 的 东 西 会 深 深 地 打 上 文 化 信 念 的 烙 印。 我 国 学 者 在 "劳 心 者 治 人, 劳 力 者 治 于 人" 等 中 式 文 化 的 长 期 浸 润 之 下, 大 多 数 都 自 然 而 然 地 具 有 着 一 种 "舍 我 其 谁" 的 社 会 责 任 心 和 使 命 感。 这 种 潜 意 识 下 的 行 为 逻 辑 就 是 非 常 高 尚 的 "人 民" 范 式, 动 辄 就 是 为 了 人 民 的 利 益。 胡 鞍 钢 有 过 北 大 荒 "老 插" 和 华 北 地 质 队 务 工 的 经 历, 估 计 过 去 的 那 些 思 想 曾 经 影 响 过 他。 胡 鞍 钢 的 人 民 情 节 很 重, 这 在 他 文 论 的 字 里 行 间 中 经 常 出 现, 2002 年 4 月 2 日 他 在 给 笔 者 的 一 个 E - mail 回 信 中 也 写 道 : "… … 只 是 一 心 做 学 问 为 人 民 做 学 问"。 在 笔 者 看 来, 这 种 "人 民" 范 式, 对 于 经 历 丰 富 的 学 者 也 许 是 肺 腑 之 言 , 但 如 果 用 诸 于 经 济 学 的 正 规 研 究, 却 有 着 致 命 的 缺 陷。 经 济 学 家 若 将 这 一 范 式 作 为 自 己 的 理 性 信 仰, 那 么 他 所 有 的 分 析 就 不 可 能 是 经 济 学 意 义 上 的 了。

在 笔 者 看 来, 正 是 由 于 这 种 "人 民 情 节"、 "人 民 范 式" 的 存 在, 胡 鞍 钢 的 工 作, 更 像 是 社 会 学 意 义 上 的 研 究 (方 法 论 角 度), 而 不 像 是 经 济 学。 相 对 来 说, 在 效 率 和 公 平 之 间, 经 济 学 家 更 看 重 前 者, 而 社 会 学 家 更 注 重 后 者。 胡 鞍 钢 非 常 关 注 弱 势 群 体, 强 调 公 平, 他 的 政 策 主 张 强 调 对 弱 势 群 体 的 倾 斜, 很 少 考 虑 这 种 倾 斜 的 相 对 效 率 及 其 补 偿 问 题。 笔 者 认 为, 正 是 这 种 价 值 取 向, 才 使 得 胡 氏 在 一 些 重 大 经 济 问 题 上 得 出 了 "似 是 而 非" 的 结 论。

笔 者 在 对 胡 鞍 钢 的 观 点 和 理 念 进 行 梳 理 时, 有 这 样 一 个 总 体 的 印 象 (可 能 非 常 片 面), 他 的 研 究 粗 看 还 行, 有 些 道 理, 一 些 政 策 建 议 也 不 乏 创 造 性 火 花, 在 实 证 研 究 和 数 据 调 查 上 下 过 一 些 功 夫。 但 若 将 这 些 东 西 放 在 比 较 严 格 的 现 代 经 济 学 框 架 下 来 看, 就 不 免 显 得 苍 白。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