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 贝 尔 奖 得 主 : 用 自 己 的 方 式 寻 找 真 理
据 中 国 消 息, 在 普 通 公 众 的 眼 中, 科 学 家 是 一 群 神 秘 人 物 : 他 们 表 情 严 肃 讳 莫 如 深, 终 日 穿 梭 在 实 验 室 的 瓶 瓶 罐 罐 中, 常 常 为 那 些 晦 涩 难 懂 的 研 究 而 放 弃 假 日 休 息。

正 在 北 京 清 华 大 学 举 办 的 "前 沿 科 学 国 际 研 讨 会" 上, 4 位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的 物 理 学 家, 与 百 余 位 清 华 学 子 开 展 座 谈, 进 行 "零 距 离" 接 触。 在 大 学 生 们 的 眼 中, 大 师 们 幽 默 机 智, 拥 有 充 实 而 富 有 情 趣 的 生 活。 交 谈 间, 他 们 时 而 认 真 倾 听, 时 而 开 怀 大 笑, 看 起 来 更 像 是 一 群 聪 慧 的 "顽 童"。

罗 伯 特 拉 夫 林 说, "我 们 是 这 样 一 个 特 殊 群 体 : 我 们 用 自 己 的 方 式 寻 找 真 理。"

父 母 不 应 该 给 孩 子 施 加 压 力

教 育 应 该 是 顺 其 自 然 还 是 刻 意 雕 琢, 这 个 问 题 一 直 困 惑 着 中 国 父 母。 诺 贝 尔 奖 得 主 们 的 经 验 是 : 孩 子 不 是 靠 父 母 施 压 能 成 材 的。

很 多 时 候, 父 母 无 法 预 知 什 么 道 路 才 真 正 适 合 孩 子。 朱 棣 文 说, 他 从 小 绘 画 成 绩 很 好, 父 亲 认 为 他 应 该 学 建 筑 业, 但 是 他 喜 欢 的 是 物 理。 父 亲 反 对 说, "学 物 理 是 无 法 生 存 的。" 朱 棣 文 上 高 中 时 发 现, 有 些 思 想 可 以 通 过 物 理 实 验 来 证 明, 然 后 进 行 调 试, "这 实 在 太 有 趣 了, 实 验 是 最 后 的 裁 决 者。" 可 是 父 母 并 不 看 好 他 的 未 来。 家 族 中 有 着 1 2 个 博 士 和 硕 士 的 朱 棣 文 小 时 侯 学 习 成 绩 很 差, 家 长 警 告 说, 等 他 拿 到 博 士 学 位 才 准 结 婚。 他 的 弟 弟 更 糟, 甚 至 高 中 都 没 有 毕 业。 但 是, 朱 棣 文 后 来 获 得 了 诺 贝 尔 奖 ,弟 弟 则 开 了 家 律 师 事 务 所, 是 家 中 挣 钱 最 多 的 人。

霍 夫 特 说, 父 亲 希 望 我 当 工 程 师, 可 是 我 从 小 希 望 当 科 学 家, 我 想 飞 机 轮 船 都 有 人 发 明 了, 没 意 思。 物 理 学 的 核 子、 原 子 没 人 懂, 我 觉 得 自 己 聪 明, 有 能 力 了 解 那 些 是 怎 么 回 事。

他 们 不 约 而 同 地 提 到, 不 要 让 父 母 的 期 望 改 变 了 孩 子 自 己 真 实 的 想 法。 罗 伯 特 拉 夫 林 的 父 母 希 望 他 当 大 学 问 家, 他 们 失 败 了。 "我 想 做 科 学 家, 我 要 走 自 己 的 路。" 回 顾 走 过 的 道 路, 他 们 认 为 即 使 在 选 择 目 标 的 过 程 中 遇 到 挫 折 也 不 要 太 在 意。 康 奈 尔 说, 虽 然 学 理 科 很 好, 可 是 我 喜 欢 有 挑 战 的 事 情。 上 大 学 时, 这 位 勇 敢 的 年 轻 人 中 途 休 学, 改 学 中 文 和 东 亚 文 化, 还 跑 到 台 湾 教 英 语。 可 是 为 什 么 最 终 还 是 回 到 了 物 理 上 ? 他 笑 着 说 : "这 个 挑 战 实 在 太 大, 我 发 现 自 己 还 是 更 能 胜 任 物 理 工 作。"

好 奇 心 是 成 功 的 重 要 法 宝

对 于 公 认 的 成 功 者 来 说, 最 通 常 遇 到 的 问 题 是 别 人 向 其 讨 教 关 于 如 何 成 功 的 秘 诀。 在 一 般 总 结 的 各 种 要 素 中, 4 位 大 师 共 同 强 调 了 好 奇 心 的 重 要 性。

罗 伯 特 拉 夫 林 说, 每 个 人 在 孩 提 时 都 具 有 好 奇 心, 但 是 成 年 后 就 没 有 那 么 大 了, 这 非 常 可 惜。 一 个 人 只 有 具 有 好 奇 心, 同 时 加 上 努 力 才 会 成 功。 "必 须 记 住, 你 要 听 从 内 心 世 界 的 召 唤, 天 赋 是 父 母 给 的, 而 执 著 是 自 己 决 定 的。" 拉 夫 林 从 小 喜 欢 拆 装 家 中 的 电 器, 试 图 了 解 那 些 玩 意 内 部 的 结 构。 他 最 冒 险 的 经 历 是 把 家 里 的 彩 电 完 全 拆 开 了。虽 然 这 样 做 很 危 险, 但 是 他 感 谢 父 母 的 宽 容 : "我 希 望 知 道 为 什 么 是 这 样 的 原 理, 你 必 须 要 知 道 真 理。"

朱 棣 文 说, 科 学 家 要 对 自 己 从 事 的 事 情 有 真 正 的 喜 欢, 要 有 兴 奋 感。 他 在 选 择 学 生 时 注 重 考 察 其 是 否 对 研 究 项 目 有 巨 大 兴 趣。 "当 你 对 事 业 有 好 奇 心 时, 所 有 的 热 情、 执 著 就 会 自 然 被 激 发 出 来。" 科 研 生 活 是 如 此 令 人 着 迷, 朱 棣 文 说, 在 一 个 成 功 的 团 队 里, 你 会 与 最 优 秀 的 人 近 距 离 接 触, 了 解 他 们 是 怎 样 思 考 的, 关 心 哪 些 问 题, 这 些 都 会 对 你 取 得 成 功 有 很 大 帮 助。

最 丰 富 多 彩 的 职 业 生 涯

每 天 和 一 些 没 有 生 命 的 烦 琐 计 算 和 冰 冷 机 器 打 交 道, 忍 受 无 数 失 败 和 难 挨 的 寂 寞 - 这 是 科 学 家 生 活 的 真 实 写 照 吗 ?

几 位 大 师 用 自 己 的 亲 身 经 历 否 定 了 这 种 肤 浅 错 误 的 描 述。 拉 夫 林 喜 欢 骑 自 行 车 上 班、 爬 山 和 露 营; 朱 棣 文 喜 欢 打 网 球、 游 泳 和 每 星 期 做 一 次 中 餐; 康 奈 尔 经 常 到 操 场 上 奔 跑 锻 炼。

真 正 鼓 舞 科 学 家 们 的 是 每 天 能 够 获 得 新 的 发 现, 到 处 洋 溢 着 令 人 兴 奋 的 新 鲜 感。 霍 夫 特 说, 讨 论 物 理 一 点 都 不 枯 燥, 真 正 让 人 感 到 枯 燥 的 是 开 会、 委 员 会 推 举 候 选 人 那 些 事。 你 设 想 一 下 , 有 很 多 人 跑 到 你 的 办 公 室, 告 诉 一 些 有 创 意 的 想 法, 我 喜 欢 鼓 励 他 们 继 续 深 入。 我 在 年 轻 的 时 候 也 这 样 做, 我 常 常 惊 喜 地 喊 出 声 : "我 有 一 个 天 才 的 想 法", 那 时 父 亲 常 说 : "别 着 急, 慢 慢 说。"

无 法 回 避 的 是, 在 这 个 现 实 的 社 会, 治 学 理 想 似 乎 难 以 抵 御 物 质 力 量 的 冲 击, 很 多 有 才 干 的 人 选 择 更 加 实 用 的 领 域。 这 使 科 学 家 们 很 担 心。

朱 棣 文 说, 科 学 需 要 最 优 秀 的 人, 科 学 研 究 如 果 没 有 好 的 人 才 就 会 受 到 伤 害, 导 致 衰 落。 那 些 有 能 力 的 人 在 赚 钱 的 同 时 也 应 该 想 着 少 赚 一 点, 把 精 力 放 在 满 足 人 类 好 奇 心 上。他 进 一 步 开 导 说, 物 理 是 最 开 放 的 学 科, 完 全 可 以 靠 自 己 学 习, 如 果 经 过 好 的 物 理 训 练, 可 以 很 好 地 胜 任 其 他 工 作。

与 此 同 时, 透 彻 的 洞 察 力 使 科 学 家 们 对 世 界 抱 有 非 常 宽 容 的 态 度。 拉 夫 林 说, 我 的 一 个 学 生 是 生 物 医 药 公 司 的 C E O, 另 一 个 学 生 是 某 公 司 的 副 总 裁。 "我 不 强 迫 他 们 做 任 何 事, 我 提 醒 他 们, 每 个 人 要 对 社 会 负 责, 要 把 最 重 要 的 做 好。"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