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新思维:不一样的管理教育
统筹:陈志辉教授(中大EMBA课程主任)
主持:冼日明教授、陈志辉教授、李静宜小姐
嘉宾:佐丹奴国际有限公司学习及发展总监冯淑芬
整理:谢冠东、黎嘉欣
冼日明教授刚於暑假获邀前往哈佛大学商学院修读了一个十天的密集式课程。学成归来,希望与大家一起反思管理教育的问题。

MBA课程内容的问题

陈:今天的题目是"不一样的管理教育"。为什么从哈佛归来後会选择这个题材呢?
冼:我在美国看见一本叫U.S.News & World Report(美国新闻及全球报告)的杂志,最近有一个关於MBA的专题。文章提到一个问题--"现在的MBA课程是否已经落伍,是否与时代脱节?"我觉得这个题目相当有趣。

文章指出,许多公司以高薪聘请MBA毕业生,但他们的工作表现与期望不符。他们拥有MBA学位,但不是一个manager(经理)。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陈:究竟MBA跟manager有什么分别?
冼:MBA是一个课程,而manager是一份工作。
陈:为何大学费尽心思开办MBA课程,训练出来的学生却当不成经理呢?
冼:它主要提到MBA两方面的问题:第一是课程内容,第二是教学方法。

先谈课程内容。有学者做过一个研究,分析美国五十间最顶尖学府的MBA课程内容,发现某些课程是所有大学必备的,包括市场学和财务管理。

可是某些课程不是所有学校都开办的,例如宏观经济学,只有约六成的学校开办。其实现在的公司很受外部环境影响,尤其是经济,好像近日油价上升,经营成本便立即飙升。假如你在内地经商,人民币升值会对你造成极大压力。这些转变会对公司的运作和盈利带来什么影响?如果没有宏观经济学的知识,便无法分析。

然而,有些课程开办的百分比更低,好像Corporate Ethics(企业道德)课程,只有四成。近日西方企业出现不少贪污舞弊的情况,好像著名的Enron事件。可是大学的反应很慢,仍然只有少数学校提供这个课程。

陈:上星期纪文凤小姐发了一份传真问我:"你有否读过这篇文章?文章指大学教授的商业道德课程只值C+。"意思是我们课程的涵盖面未够完善,水平不足。
冼:MBA常常以利润挂帅,於是MBA的内容便很少谈及道德。
李:百分比最低的科目是人事管理。
冼:大约两成吧。经理总需要管理下属,但大学很少提供这类课程,造成极大问题。

根据那份报告,有关IT(资讯科技)的课程亦较少。为什么许多重要的课程都没有开办?

陈:看到这个研究,我不禁猜想:"开办这些课程的人是否以利益为首呢?"他们可能尽量迎合学生的需要,而学生往往只看:"哪种课程能够带来即时回报?"那当然是财务学和市场学吧。在市场上做买卖立即能够赚钱。

虽然一些我们觉得必须的课程不能带来即时回报,好像人事管理,但如果公司缺乏人才,又有谁能负责市场推广,谁能负责财务管理?又假如不认识整体经济状况,又怎能作出三年、五年的长远计划呢?

有些人只求急功近利,如果开设科目只单为满足这些人的需要,必会造成问题。

哈佛曾失去世界第一排名,急谋改革
冼:那作者又提出,如果将现在的课程跟二十年前的课程作比较,就会发现内容的改动甚少,但世界已变化极大。他解释说,因为大学招生的市场竞争激烈,大学不敢离开固有的规范,抱著"人有我有"的心态,不肯改动,因而令课程跟时代脱节。

哈佛在九十年代中,曾经在世界排名失去盟主宝座。後来他们发现如果不实施改革,将失去领导地位。

於是他们在1995年开始改革,在课程中加入新元素,结果在十年後重拾冠军宝座。

冯:哈佛要失去领导地位才开始改革。其实更高层次的是,我们应在顺境中也不断改革。
陈:中国人的智慧说:"创业难,守业更难。"现在的新趋势是,不改革必死无疑。
冼:改革需要很大的魄力。哈佛就相当具前瞻性,他们和中国首屈一指的大学结盟,并且在中国训练一班人才为他写个案。最近他们在内地出版了十本个案书,可作为内地MBA课程的教科书。结果大家一想起MBA就立即联想到哈佛,远远抛离其他大学。
李:如果我是美国人,我必定会研究中国企业的营商方法,因为中国企业已经开始反过来购买美国的品牌和公司。
陈:美国人积极往大陆发展,那么我们香港人又做了些什么?我们在这方面本身有优势,但这优势可能越来越小。如果我们再不采取行动,日後可能前无去路了。
冼:香港的大学曾努力,但可能力度不够。我们有七间大学,如果能够团结一致,相信能在亚洲发挥一定的影响力,而且能够对中国的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MBA教学方法的问题
冼:除了教学内容外,教学方法亦十分重要。现在MBA的教学方法主要有两种:第一是个案研究,哈佛是表表者。以两年制的MBA课程为例,他们要求学生两年内至少要做五百个个案研究,工作量很大,但他们很成功。我想过,香港和其他地区可否采用哈佛的个案方式?

哈佛的信念是:"教师是不教学生的",因为教师所教的有限,而且教了之後学生只会牢记而不懂发挥,所以最重要的是引导学生发挥。因此教授不会传授知识,只会给个案让学生讨论。可是因为学生的水准高,所以能够互相刺激。

教授只会引导,当你提出一个问题,他会继续向其他同学提问,以求带出不同角度。我觉得管理最难的是trade off(取舍),当你落实一个决定,往往要牺牲其他事物。讨论时我们要考虑所有因素,刺激思维。

李:Queenie,好像你们亦利用这个方法训练员工。
冯:我们比较著重经验,主张他们从工作中学习。我们的管理生会在店铺实习九个月,然後安排他们在同一间店铺实习。
李:整间店铺的员工都是管理生?这样会带来正面还是负面影响?
冯:很视乎那批同学的素质,可能他们的斗心很强,最後多数能够赶上其他店铺。他们遇到问题时,我们不会即时解答,却会通过提问让他们带出解决方法,然後尝试实行,藉此刺激他们思考。举个例。有一届的管理生希望增加内裤的销售,我们不会教他们怎样摆放货品,却会反问"你们会怎样吸引顾客?",於是他们利用创意,将一些东西放入穿著内裤的人形公仔内,令某部分变大,结果真的刺激了生意。
李:可是目标是你们定的,还是他们自己决定要增加内裤的销售?
冯:两种都有。因为我们内部资讯的透明度高,他们能够一览其他店铺的数据。"为什么我们的销售比例是这样的呢?""这区的数据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个时间应该有这样的趋势。"他们会想究竟怎样做才可以提高销售呢?
中大选择因材施教
冼:前面提到个案研究的教学方法。此外还有另外一个学派采取纯理论方式。这是两个极端:有些学校担心学生没有吸收足够知识,主张向学生灌输内容、理论;而哈佛假设学生懂得所有东西,只需刺激学生发挥,因而采用个案形式。
李:那么中大属於理论派还是实践派?
陈:最重要是因材施教,要视乎学生的背景、念过什么课程、受过什么基本训练,及有多少年工作经验。我们多数先从理论开始,以实践作结,然後看看那些实践能否带出新理论。我们不能选择纯实践或纯理论,应该一炉共冶,由理论进入实践,再由实践建立出学生自己独有的一门理论,这是我们的基本教法。

基本我是中大市场学理学硕士课程学生陈鸿基。我很同意要"因材施教"。不同学生进来时,有一些可能没有钱,即没有什么知识,什么也不知道;有些可能有不少钱,但不懂得怎样花,所以面对不同的学生要运用不同的教学方法。

好像我是完全没有钱,入读以後要多赚钱,所以理论对我来说比较实用。但有些学生可能已工作了十多年,经验相当丰富。他们可能只不过有时遇上一点困难,你只要教一教他们,启发他们一下,他们已经懂得处理。

读MBA前应否有工作经验?
李:有些人会问读MBA,到底应该一毕业便读,还是先累积一些经验。
基:我觉得先出来工作会较好。我发觉工作经验对思维很有帮助。还有,上课做个案研究时,自己也会回想假如是自己会怎么做,从而再学理论会方便些及更易於掌握。
冯:我同意鸿基的说法。你接触过工作後再回去校园,你会有另一个思维模式或想法。还有,你学到的新东西亦可以立即应用。这便像之前陈教授所说由理论到实践,再回到理论,你的空间便会一直进步,像Stephen Covey 所说的 "a upward spiral",一路向上转。
陈:是不是不应该马上读MBA呢?我看又未必。如果你本来不是读商科,而你又打算最终会读商科,那你便不应该选择兼读,而应选择全职。因为全职课程预算了你的经验不会太多,他们便会从头开始帮你重新调校。譬如对於人生、管理、创业等全部都帮你整理一次,然後给你工作经验。

我们怎样配合全职同学,给他们工作经验呢?譬如有一科老师会带学生上公司,要学生以这家公司作为案例做习作。老师会和他一起做,然後公司会给一半的分数,学生对此都非常认真。在暑假时我们要安排他们到公司打工。

但如果你是兼读,就没有这个环节。故我建议兼读学生最好先有经验,像Queenie和鸿基的说法。

李:其实这也需要不同的业界帮忙。
陈:香港的雇主如果有机会,请尽量帮忙,我们的同学极度需要这些projects、项目或机会。抽一点时间培育我们的下一代,一方面你的公司会为人所认识,而另一方面那些同学也很能干,能帮助你。你更可以从中拣选人才,把他邀请过来。
管理教育除了著重理论和实践,经验也很重要
冼:在本科生课程方面,中文大学近年亦有不少转变。例如近年我们开始了mentor system (师友计划)。我们会找校友担当本科生的师友,给予他们人生经验。实际上,一位优秀的管理人除了要有专业知识,更重要是善於与人相处。怎样去处事和怎样去做决策都很重要。

游学团也是新趋势。譬如今年我们为本科生组织了游学团前往日本,同学可以自由参加。我们在日本安排了很多公司,公司的负责人会建议我们的学生解释他们的企业是如何运作的,从此让他们吸收到一些真正的经验分享。

我想这些都是好的方向,能提升同学理论以外的知识。本科生的问题是,他们仍然像小朋友,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很多时候我们跟他们谈一些事情,他们没有所谓的context,即缺乏背景去真真正正理解你在说什么。譬如有一个案例说高层人员如何跟下属沟通,但问题是我们的同学都没有下属,在这方面没有人生经历。

陈:可不可以这样说?除了理论和实践,我们还需要很多刚才Queenie所说的经验,你要让他们在读书时已得到经验。或者我多加一点:人脉关系。刚才冼兄所讲的mentor也是一种人脉。我想现在的教育是一炉共治,你不能只著重纯理论或纯实践,两样也不对,一定要安排一些厉害的人在他们身边,去薰陶他们。
李:陈教授刚才说想业界帮忙。但问题是你们有没有定期谘询商界?问问他们希望毕业生加入公司时已具备什么知识?
陈:实际上我们的课程也有谘询委员会,委员会由商界人士组成,会定期谈谈对我们毕业生的看法,及有哪些方面我们应该改善。例如纪文凤小姐,为什么她无缘无故给我发一个传真呢?原来她就是EMBA谘询委员会的委员。她看到香港或世界的商业教育出了什么问题,会觉得有责任告诉我。
好书推介
冼:作者现任加拿大McGill大学的管理学讲座教授,是一名世界级教授。书中内容实际上是他过去几十年的教学经验,他花了五年时间才写成这本书,很值得看。

它里面带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就如他书名所言Managers Not MBAs。他说,大部分MBA课程,包括一些顶级的MBA课程,它们是训练什么呢?它们是训练 MBA。但这些MBA毕业生却和社会完全脱节,所学的未能让他成为社会真真正正的manager。

他讲出了很多原因,有些可能是大学制度的问题。譬如现在很多大学为了争排名,便请一些新教授。他们完全没有工作经验,只是强於出版学术论文。他们为了实授和升级,往往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写文章上,以致没有时间和工商界接触,提升管理知识。有什么老师自然便会出现什么同学。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他也带出另一个问题,就是MBA其实应该让有工作经验的朋友去读,还是给一些刚大学毕业的人去读呢?他带出了很多问题。大家未必会完全同意他的看法,但可以刺激更多思考。我想对教育学者或培训人员来说,都是一本值得一看的书。

*"管理新思维"为香港中文大学行政人员工商管理硕士课程(EMBA)与香港电台合办的一个现场直播节目,逢星期日下午二时至四时在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FM94.4)播出。中大EMBA网址:http://www.cuhk.edu.hk/emba/(请加中大校徽)

*节目预告 九月十一日"以学生为本:左圈理论之三",嘉宾是启基学校校长莫凤仪。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