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 庭 耀 事 件 恩 怨 难 断

范 中 流
选 自 《信 报》

港 大 就 钟 庭 耀 事 件 进 行 的 聆 讯 已 经 差 不 多 两 周, 接 近 尾 声, 下 周 左 右 (8 月 底) 各 人 将 作 结 案 陈 词, 然 后 由 委 员 会 作 出 结 论。

过 去 两 周 的 聆 讯, 全 城 关 注, 接 受 聆 讯 者 恍 如 进 入 斗 兽 场, 拼 个 你 死 我 活。 由 于 这 不 是 个 真 正 的 法 庭, 只 是 校 内 聆 讯, 不 必 发 誓, 即 使 讲 大 话, 除 非 有 人 提 出 证 据, 自 己 寻 民 事 控 告 你, 否 则 谁 也 无 可 奈 何。 事 情 演 发 下 来, 好 像 是 罗 生 门, 但 整 幅 图 画 又 好 像 很 清 晰, 没 有 真 相, 大 家 只 有 从 各 人 的 供 词 中 看 你 究 竟 相 信 谁。 看 官, 这 些 全 是 非 泛 泛 之 辈 的 学 术 界 翘 楚, 有 校 长、 副 校 长、 教 授、 博 士, 每 天 的 聆 讯, 像 是 电 视 连 续 剧 般 引 人 入 胜, 高 潮 迭 起, 连 那 些 升 斗 小 市 民 都 看 得 津 津 有 味, 街 头 巷 尾 人 人 都 是 "评 论 员"。

钟 庭 耀 欲 退 缩

两 周 来, 最 大 的 输 家 很 明 显 的 是 香 港 大 学, 电 视 荧 幕 前, 虽 然 看 到 人 人 讲 "高 贵 的 英 文", 但 人 人 为 求 自 保, 愈 掀 愈 臭, "宫 廷 内 变" 众 生 相 完 全 献 于 人 前, 惨 不 忍 睹。

结 果 昨 天 连 事 件 的 "始 作 俑 者" 钟 庭 耀 自 己 也 尝 试 出 来 "叫 停", 说 过 程 中 可 能 多 个 传 话 者 各 有 扭 曲, 但 是 鲍 伟 华 法 官 可 不 放 过, 事 情 已 经 发 展 至 此, 怎 可 你 一 句 说 "可 能 是 误 会" 便 算。

聆 讯 过 程 中, 上 周 尾 已 看 到 钟 庭 耀 自 己 的 退 缩, 开 始 有 息 事 宁 人 的 心 态。 当 时 他 接 受 路 祥 安 的 代 表 大 律 师 胡 汉 清 质 询 时, 胡 氏 成 功 将 焦 点 转 向 传 媒, 尤 其 是 将 这 件 事 扯 大 报 道 的 英 文 《南 华 早 报》, 指 其 编 辑 更 改 其 原 文 句 子, 扭 曲 了 他 的 原 意。

郑 耀 宗 表 现 糟 糕

问 题 是 钟 庭 耀 事 后 又 承 认 他 给 《南 早》 编 辑 的 电 邮 内 提 到 "特 首 想 打 压 民 意 调 查", 可 以 想 像 《南 华 早 报》 的 编 辑 跟 钟 庭 耀 谈 过, 看 完 他 的 原 文 觉 得 他 写 得 太 隐 晦, 于 是 就 改 了 句 子, 等 其 直 接 一 点, 但 "鬼 佬" 习 惯 直 接, 哪 里 懂 得 中 国 人 的 含 蓄, 钟 庭 耀 本 人 当 时 可 能 情 绪 也 有 点 迷 乱, 所 以 他 写 给 信 报 的 版 本 又 含 蓄 了 一 点。

回 头 想 来, 钟 庭 耀 写 文 章 的 时 候, 面 对 恩 师 的 "施 压", 的 确 情 绪 不 稳。 笔 者 听 一 些 电 台 和 传 媒 人 表 示, 其 实 在 七 月 七 日 之 前, 钟 庭 耀 在 出 席 某 些 场 合 的 时 候, 已 多 多 少 少 透 露 他 的 "担 忧" 情 绪, 说 "希 望 民 意 调 查 可 以 继 续 做 下 去", 当 时 大 家 不 以 为 意, 事 后 才 知 原 来 如 此。

整 个 聆 讯 表 现 最 糟 糕 的 是 港 大 校 长 郑 耀 宗, 吞 吞 吐 吐、 词 不 达 意、 闲 歇 性 失 忆, 一 问 三 不 知。 有 一 天 笔 者 坐 在 电 视 机 前 看 了 一 个 多 小 时, 见 他 脸 色 苍 白, 有 点 慌 张, 大 概 在 冒 汗, 又 不 敢 拿 手 帕 擦 脸, 总 之 尴 尬, 连 喝 水 都 有 点 抖, 那 时 真 的 同 情 这 位 大 学 祭 酒, 何 事 弄 至 如 此 狼 狈, 众 叛 亲 离。 两 位 副 校 长 程 介 明、 麦 列 菲 菲 的 供 词 对 他 简 直 是 致 命 一 击, 所 以 连 胡 汉 清 也 只 保 住 自 己 的 雇 主 路 祥 安 算 了。 总 之, 切 断 特 首、 路 祥 安 和 郑 校 长 有 特 殊 联 系, 全 是 港 大 的 内 部 处 事, 他 们 自 我 紧 张, 自 我 打 压, 全 部 是 港 大 的 事。 所 以 说, 港 大 是 第 一 输 家。

调 查 的 可 能 结 局

事 情 至 此, 有 些 基 本 事 实 成 立, 路 祥 安 到 大 学 见 过 校 长, 关 注 过 钟 庭 耀 所 做 民 调, 质 疑 过 他 的 评 论 员 身 份。 校 长 非 常 紧 张 校 誉, 在 高 层 职 员 会 议 上 提 出 讨 论, 黄 绍 伦 基 于 爱 徒 心 切, 自 己 去 找 钟 庭 耀 "谈 心"。 谁 料 钟 觉 得 "受 压", 郑 耀 宗 亲 自 来 说 他 还 不 觉 得 怎 样, 黄 绍 伦 来 说 项 他 就 更 加 "受 伤"。 其 后 几 个 月 内, 高 层 已 打 算 另 设 一 个 研 究 中 心, 打 算 索 性 将 钟 调 过 去 完 事, 这 件 事 大 学 高 层 都 "理 解", 因 为 "港 大 似 乎 失 去 天 子 门 生 的 优 势", 不 再 与 权 势 挂 勾。

郑 耀 宗、 黄 绍 伦 似 乎 已 脱 不 了 关 系, 特 首 和 路 祥 安 是 否 为 幕 后 施 压 黑 手, 各 人 各 自 论 断, 可 能 委 员 会 的 结 论 是 "事 出 有 因, 查 实 无 据", 反 正 聆 讯 不 是 真 正 的 法 庭, 根 本 入 不 了 罪。 政 治 上, 只 看 新 一 届 的 立 法 会 是 否 追 究? 但 是 这 事 背 后 要 处 理 的 恩 怨 可 多 了, 聆 讯 后, 港 大 多 名 高 层 日 后 如 何 相 处, 会 否 影 响 校 政 处 理, 后 遗 症 多。 又 此 事 若 然 与 特 首 有 关, 整 个 处 理 手 法, 怎 会 叫 港 大 人 不 心 寒?
返回“钟庭耀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