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方 安 生 在 政 坛 最 后 发 布 :《香 港 家 书》
据 香 港 消 息 , 4 月 29 日, 在 公 务 员 生 涯 的 最 后 一 个 工 作 日 里, 香 港 特 区 政 务 司 司 长 陈 方 安 生 特 别 告 诫 港 人 须 从 经 济 逆 境 中 汲 取 教 训, 重 拾 昔 日 逆 境 自 强 的 求 生 技 能, 善 用 中 国 即 将 加 入 世 贸 的 商 机。 陈 方 安 生 以 英 文 亲 手 撰 写 她 首 封、 也 是 最 后 一 封 《香 港 家 书》。

《家 书》 全 文 如 下:

各 位 香 港 市 民:

我 在 工 作 上 发 表 过 的 演 辞, 可 谓 多 不 胜 数, 这 是 我 第 一 次 为 市 民 写 《香 港 家 书》, 也 将 会 是 我 下 星 期 初 卸 任 前 最 后 一 封 《香 港 家 书》。 或 者 可 以 说, 我 刻 意 地 把 最 想 说 的 话 留 到 最 后 才 说。

我 之 所 以 这 样 做, 是 因 为 自 从 一 月 宣 布 退 休 以 来, 我 一 直 在 反 复 思 量, 到 底 香 港 成 功 的 秘 诀 何 在 呢 ? 究 竟 是 什 么 原 因, 令 许 多 首 次 踏 足 香 港 的 游 客, 对 这 块 地 方 留 下 深 刻 的 印 象 呢 ?

当 然, 个 中 的 原 因, 也 许 不 是 三 言 两 语 能 说 清 楚 的, 但 归 根 究 底, 香 港 市 民 ── 是 你 们 令 香 港 取 得 今 天 的 成 就。 香 港 的 未 来 掌 握 在 你 们 手 上。

香 港 当 然 不 是 一 个 完 美 的 社 会。 事 实 上, 没 有 任 何 一 个 社 会 堪 称 完 美。 但 是 每 当 我 念 及 香 港 在 政 治、 社 会、 经 济 各 方 面 所 经 历 过 的 考 验, 以 及 我 们 所 克 服 过 的 难 关, 我 相 信 每 个 香 港 人 都 应 该 为 现 有 的 成 就 自 豪, 并 且 对 未 来 充 满 信 心。

香 港 是 亚 洲 最 国 际 化 的 都 会, 加 上 有 利 的 地 理 位 置, 自 然 成 为 中 西 文 化 和 经 贸 荟 萃 的 枢 纽。 正 因 为 如 此, 我 经 常 强 调, 香 港 必 须 保 留 和 加 强 本 身 的 国 际 特 色。

一 直 以 来, 我 们 欢 迎 世 界 各 地 的 人 士 来 港 旅 游 或 工 作。 事 实 上, 许 多 外 籍 家 庭 世 代 居 于 香 港, 而 不 少 新 来 港 的 人 士 也 迅 速 融 入 社 会, 乐 于 和 我 们 一 样 以 香 港 为 家。

我 们 的 社 会 兼 容 并 蓄、 豁 达 大 方, 既 具 备 国 际 视 野, 亦 愿 意 放 眼 世 界, 这 些 都 是 值 得 我 们 珍 惜 的 优 良 传 统。 除 此 之 外, 许 多 在 自 由 社 会 中 根 深 蒂 固 的 制 度, 也 是 很 值 得 珍 惜 的, 包 括 对 法 治 的 尊 重、 独 立 的 司 法 机 构、 自 由 的 新 闻 媒 体、 廉 洁 负 责 的 政 府, 以 及 用 人 唯 才、 坚 持 政 治 中 立 的 公 务 员 队 伍。

香 港 的 历 史, 既 充 满 挑 战, 亦 不 乏 机 遇。 我 们 的 前 人 克 服 挑 战, 把 香 港 一 个 蕞 尔 小 岛, 发 展 为 今 时 今 日 充 满 活 力 的 经 贸 中 心。 战 后, 世 界 贸 易 迅 速 步 向 自 由 化, 为 我 们 创 造 不 少 发 展 机 会, 而 近 年 内 地 经 济 起 飞, 大 有 机 会 逐 步 发 展 为 世 界 经 济 强 国, 正 是 我 们 现 在 必 须 把 握 的 机 遇。 面 对 挑 战, 香 港 市 民 从 来 不 会 听 天 由 命。 本 地 商 界 人 士 处 处 捕 捉 先 机, 劳 动 人 口 亦 勤 奋 向 上、 适 应 力 强, 两 者 配 合 得 天 衣 无 缝, 是 香 港 取 得 今 日 成 就 的 关 键。

香 港 市 民 这 些 特 质, 早 已 为 人 津 津 乐 道。 海 外 的 朋 友 敬 佩 我 们 坚 毅 能 干、 灵 活 变 通, 他 们 对 于 香 港 奉 行 的 自 由 市 场 经 济 原 则, 以 及 市 民 享 有 的 高 度 自 由, 亦 甚 为 欣 赏。

除 此 之 外, 我 们 还 具 有 中 国 人 的 传 统 美 德, 谨 言 慎 行, 修 身 齐 家, 刻 苦 耐 劳, 重 视 兴 学 教 育。 海 内 外 的 人 士 以 至 竞 争 对 手, 都 不 得 不 承 认, 香 港 的 实 力 确 实 不 容 忽 视。

香 港 拥 有 大 量 的 民 间 团 体, 包 括 教 会、 非 政 府 机 构、 工 会、 慈 善 组 织、 妇 女 团 体、 社 区 和 志 愿 机 构 等。 这 些 民 间 力 量, 是 文 明 社 会 的 坚 强 后 盾。 香 港 市 民 无 论 对 本 地 遭 遇 不 幸 的 人 士, 或 是 内 地 及 其 他 地 方 的 灾 民, 都 乐 于 施 以 援 手, 处 处 体 现 人 间 温 情。 虽 然 有 些 人 误 以 为 香 港 人 "唯 利 是 图", 实 际 上 我 们 是 很 富 于 人 情 味 的。

以 上 种 种 令 香 港 人 充 满 自 信。 我 们 深 知 只 要 自 强 奋 发, 一 定 能 开 创 更 美 好 的 将 来。 我 们 信 奉 力 争 上 游, 因 为 香 港 先 天 不 足 之 处, 使 我 们 早 已 意 识 到, 只 有 积 极 进 取 才 能 出 人 头 地。

但 是, 现 在 我 们 还 有 没 有 这 份 自 信、 这 种 信 念 呢 ? 我 觉 得 近 几 年 来, 连 以 往 最 沉 着 坚 定 的 人, 有 些 也 开 始 信 心 动 摇 了。

这 并 不 是 因 为 政 权 交 接 的 缘 故。 我 相 信 多 数 人 都 会 同 意, 回 归 过 渡 非 常 顺 利, 甚 至 比 许 多 人 所 期 望 的 更 好。 不 过, 金 融 风 暴 确 实 令 不 少 人 饱 受 挫 折。 我 知 道 有 市 民 因 为 不 幸 失 业, 生 意 失 败, 或 者 眼 见 自 己 的 资 产 贬 值, 变 得 心 灰 意 冷。 经 济 逆 转 为 市 民 带 来 的 痛 苦 和 困 扰, 实 在 不 容 低 估, 而 政 府 亦 从 来 没 有 忽 略 它 对 市 民 的 影 响。

但 我 希 望 大 家 不 要 忘 记, 香 港 以 前 亦 曾 经 遇 上 逆 境, 遭 逢 打 击。 我 们 不 单 克 服 了 这 些 挑 战, 而 且 往 往 从 经 验 中 吸 取 教 训, 获 得 进 步。 也 许 过 去 二 十 年 来 从 未 间 断 的 经 济 增 长, 使 我 们 逐 渐 忘 了 以 往 如 何 饱 历 艰 辛, 挣 扎 求 存。 面 对 日 趋 激 烈 的 竞 争, 我 们 必 须 重 拾 昔 日 逆 境 自 强 的 求 生 技 能。 善 用 中 国 即 将 加 入 世 贸 的 商 机, 正 是 我 们 摆 脱 困 境 的 大 好 机 遇。

香 港 要 走 的 路 还 有 很 长, 要 做 的 事 亦 有 很 多。 我 们 要 收 窄 贫 富 差 距, 杜 绝 不 平 等 的 现 象, 并 且 向 贫 苦 无 依 的 人 伸 出 援 手。 我 们 要 鼓 励 自 力 更 生 的 精 神, 克 服 贪 婪 自 私 的 念 头。 我 们 不 单 要 好 好 培 育 下 一 代, 成 年 人 亦 要 重 新 装 备 自 己, 迎 接 资 讯 年 代 的 挑 战。

我 们 必 须 培 养 对 香 港 特 区 和 对 国 家 的 归 属 感, 同 时 保 持 和 巩 固 香 港 的 高 度 自 治。 区 内 有 不 少 城 市 都 渴 望 取 代 香 港 的 国 际 地 位。 我 们 要 维 持 竞 争 优 势, 不 能 盲 目 地 仿 效 他 人, 而 要 着 重 强 调 香 港 的 独 特 之 处。

多 年 的 公 务 员 生 涯, 为 我 留 下 了 很 多 美 好 的 回 忆。 各 位 香 港 市 民, 我 对 你 们 的 支 持、 爱 护 和 体 谅 衷 心 感 谢。 恢 复 普 通 市 民 的 身 分 之 后, 我 仍 然 会 继 续 关 心 香 港。 只 要 我 们 能 够 团 结 一 致, 忠 于 香 港 的 价 值 观, 维 系 我 们 赖 以 成 功 的 要 素, 我 相 信, 香 港 的 明 天, 将 会 前 途 无 量。

陈 方 安 生
2001 年 4 月 28 日

返回“各地新闻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