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范曾公开演讲集录

范曾:美的解释-单纯、混沌与秩序

杨振宁:也谈美的解释

11月3日
南洋理工大学大礼堂

范曾:

其实今天很多大科学家在下面,像郝柏林。我仅仅从他们的科普读物里得到一些科学知识。所以这么大的研讨会,我是不可能去听的。有次我去听陈省身先生的一个科学研讨会,整个会上我只听懂了一句,就讲陈省身先生从宇宙拿了一小块块,吴文俊先生讲,用南方口音讲"拿了一小块块",拿下来了,就听懂了这句话。所以当时葛墨林看到我很认真听,他在旁嘲笑我,嘲笑就嘲笑。不过我今天还要谈到一些科学,诸位是科学院的才智之士,不要笑话。

从遥远的上古,人们就咄咄追问宇宙的本相、它的起始、它的边界、它的过去和未来。其间有逻辑推演的,也有感悟归纳的,虽言说各异,而其指向总一步步地趋向宇宙的本体。然则,宇宙大不可方,无穷无极,由于这种无限性,我们可以断言,对宇宙的认识是一个无限的过程,决不会有它的终结。

我们知道,在十九世纪康德的时代,康德在他的《纯粹理性批判》里就谈到,时间有没有开始?宇宙有没有边沿?康德非常详细地辨析正方负方,两方的代表他一个人当。正方讲时间有开始,负方讲时间没有开始,这样辩说数百页书。一直到现在英国剑桥大学的霍金,他在他《时间简史》里还在讲这个问题,时间有没有开始?宇宙有没有边缘?宇宙外空之外还有没有个空?我想这个问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一世纪还会继续谈下去。用霍金的话讲可以谈论一千万年,因为霍金经常用的词就是几千万年,而且霍金的书非常有趣,我想是给我们这种人的普及读物。他说整个宇宙有多少粒子呢,他说1后面有80个零,80个零的粒子他怎么计算的?这是讲着玩的,大家都不会相信,是不是?

杨振宁:

潘国驹教授说他想安排范曾跟我有一个关于"美"的对话,而且他跟我说范曾已经选了一个题目叫做:《美的解释》。我想了想,我说好,那我就《也谈美的解释》。我相信,大家听了我们的演讲,会发现范曾对于美的看法,跟我有很多相近的地方,当然,我们是用不同的角度,通过不同的经验,用不同的表示的方法,来谈论这个非常复杂的题目。

美,是全世界所有的语言都有的词。不管是汉藏语系,印欧语系,或者美洲的印第安语系,或者非洲的很多语系,都有这个观念、这个词,可是它的含义却很难讲得清楚。美,是十分简单的,三岁小孩都懂。美又是十分复杂的,这首李商隐的《无题》"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己惘然。"意义争论了一千多年还未弄清楚,虽然大家都欣赏它的朦胧美。

欲知两位大师演讲全部内容,请看:--

返回 “诺贝尔奖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