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全球GDP猛增的反思

杨振宁

各位贵宾:

我今天的题目是"对全球GDP猛增的反思"。

我是1922年出生于安徽合肥,合肥当时有十万人,我在那个地方度过了六年的童年时光。合肥是个古老的城市,位于中原的农业地区,很多个世纪都没有变化。今天合肥是一个人口超过100万的现代化的城市,它拥有许多著名的大学,比如中国科技大学,跟中国科学院附属的好多个研究所。合肥的巨大改变绝对不令人惊叹,可是合肥的巨大改变,绝对不是一个个别的例子。

全世界很多城市,在印度,在巴西,在中亚洲也正在发生类似的巨变。当然,我们更不必讲像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像日本的这些大城市,它们的发展比中国的发展,恐怕要早了七八十年。这个全世界的巨变这个背景,当然是十分地复杂。可是其中的一个关键的因素,是19世纪跟20世纪的科技的发展。20世纪、19世纪这些科技发展,引导出来今天全球生产力的猛增。2005年全球的GDP,已经达到了36万亿美元,而且2006年全球的GDP又猛增了6.8%。这个猛增的结果,就使得现在全世界很多人都注意到这个,又加上了全球化,这个近代20多年的一个影响,就使得生产力现在传播到整个世界上。

两年以前,一个美国有名的记者,叫做Thomas Friedman,他写了一本书叫做The World Is Flat,这就变成了现在美国最重要的一个畅销书。他的意思就是说是,通过了科技的发展,通过了信息工业,通过了全球化,现在全球的生产变成平的,大家都是在加入这个生产。这个话有他的道理,当然也有他的矛盾。不过,我所以举这个例子,就只是说这个代表现在大家看出来,有了新的趋势。

而GDP增长最快的国家是中国。这个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1986年到2005年这个升长,这个图只到2005年。而国内生产增长的百分比,从2001年到2006年,你看这个平均起来差不多每年是10%,2006年超过了10%。这样持续20多年,每年增长大概10个百分比的大国,是人类历史上没有前例的,而且这个增长率今天仍然在上升。2007年第一季度,我根据报纸上讲,是说要增长11.1%,第二个季度增长是11.9%。这个猛增的这个情形,是全世界都非常注意的。

当然大家也都知道,尤其是中国的政府非常知道,猛增得太厉害可能要有不好的后果。所以现在在采取种种的措施,希望把这个猛增的势头压下来。而这个猛增,中国这么大的国家,长期的GDP猛增,它的影响遍及全球。这个影响带动了全球的经济成长,用西方人的说法,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今天全世界的火车头。我想我们今天在日本,日本就是深深知道了这个中国的这些年的经济成长,对于日本有巨大的影响。

我们很自然地要问,中国能如此高速发展的基本理由是什么?下面我以一个外行的身份,谈一下我个人对于这个重要问题的看法。就跟我刚才跟曾女士讲的,我不是一个经济学家,不是一个政治学家,不是一个社会学家。可是,我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所以我以一个喜欢思考的人的外行的身份,来讲一下我对于这个问题的大概的回答是什么。

我觉得,我可以列出来七个重要的道理,每一个都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个,勤俭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美德,这个大家都知道。我们大家都熟悉的《三字经》上面说:"勤有功,戏无益;古圣贤,尚勤学;家虽穷,学不辍;身虽劳,犹苦卓"。或者是《曾国藩家书》里讲,《曾国藩家书》里再三地讲:"虚心实力,勤苦谨慎"。另外一个地方说:"累世俭朴之风,不可尽改"。又一个地方说:"除却勤俭二字,别无做法。余欲上不愧先人,下不愧沅弟,惟以力教家中勤俭为主"。

勤是中国有名的美德。我们仔细想想,这个就解释了为什么在19世纪,美国人在修横跨美洲大陆的铁路的时候,要引进很多的华工。我们也会了解到,为什么今天中国留学生在外国的成绩,是非常好。这些都与中国传统里头"勤"这个美德,我认为有密切的关系。

至于"俭"的影响,直接促成了今天中国有1.3万亿美元,这个巨大的外汇储备。这个我想全世界研究经济学的人,都非常看得清楚的。而且我想尤其是美国,是在一个负债累累的国家,在这点上非常羡慕中国这个传统的、一个道德的观念。

第二个道理是,中国人有耐心,能够坚持。这个如果我们仔细想,跟西方的文化传统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的地方,很多人已经讨论过了。我觉得这个想法是对的,就是中国的文化传统,是一个人本文化,西方的文化传统,是一个神本文化。

人本文化和神本文化基本不一样的地方,是人本文化所注重的是群体的关系,是你个人跟你的家庭、父母、子女,跟你的周围的家庭的大家庭,跟社会的关系,这个是占在重要的位置。在神本文化里头,它所注重的是你这个个人跟神的关系,可是只是你跟神的关系,最后是你要去跟神来解释,你是做了什么好事情,做了什么坏事情。这个是以你自己为本的,所以是一个注重个人。那么这两个很不同的文化的根源,就产生出来后来很多的、道德上的跟观念上的不一样。

那么这个我想,与中国人所以能够有耐心,能够努力地工作,有长期的耐心,跟西方不一样的基本的道理。这个的原因我认为,就是因为人本文化跟神本文化,有基本价值观的不一样。传统的中华民族的特色--勤、俭跟有耐心--是今天中国所以能有高速GDP成长的一个主要原因。

第三,中国文化传统中没有种姓的制度,没有许多国家的复杂的人种冲突、宗教冲突。《论语》里头就已经有了"有教无类"。"有教无类"的意思就是说,你要对于所有的人用一样的看法,一样的教育态度。

如果你看了2006年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印度裔作家Naipaul,他是个大文学家。他是在中美洲生长,父母是印度人,然后再英国成长,现在居住在英国。他当然对于印度很关心,所以到印度去参观访问了很多次,写了好几本书。你看他对印度的描述,就会认识到,中国没有种姓制度是多么地幸运。这是他一本书的中文翻译的封面,《印度 百万叛变的今天》。

第四,中国历史上有2000多年,以统一为最高目的的长久传统。这个几千年的长久传统,是没有一个别的国家有的。这个传统促使文字的统一,培养出来极大的向心力。世界上没有其它的大国,有如此长久、几千年的统一的历史。

第五点,新中国建国以来,对各层教育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在外国住了几十年以后,在1971年第一次回国探亲访问,就十分惊讶。新中国的头22年,多么成功地扫除了文盲。我1945年离开祖国的时候,中国文盲恐怕占人口95%以上,没有一个统计。可是我可以自己说,我走在昆明的街上,当时走在北平的街上,那时候看见的尤其是劳苦人民,几乎所有的都是文盲。今天全国文盲看你怎么算法,如果把所有的人口都加起来,不超过10%。如果你只算10岁到50岁的人的话,统计是说不到5%。

这个工作,这个扫盲的工作,是一个了不起的工作,因为这个牵扯的人的数目太多,牵扯的地域太广。这个是一个,我想,中国政府可以引以为傲的一个成就。文盲少,是针对深圳设为特区以后,能几乎立刻吸引几十万识字工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假如没有扫除文盲的工作,深圳成立一个特区,不可能像20多年以前就快速地成长。

第六点,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十年来,全国的基础建设,公路、桥梁、电网、水利工程等,建设之快,全世界震惊。我想任何一个到中国走走看看的人,都会觉得是不可思议的一个速度。长江已建的大桥的数目,在1977年的时候有两座,武汉有一座,在南京有一座,到了今天已经超过60个大桥了。这个高速度成长,也是一个很难想象的一个速度。

这些基建的高速成长有什么好处?它对零件进口、零件生产、机件组装、成品包装、海陆空运输,都有巨大的影响。所以这些影响,也是所以今天中国是世界上工业界,愿意到中国投资的一个主要的道理。因为通过了这些基建的设施,可以减低成本,可以加快成品的速度。

第七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的务实、虚心与灵活的程度,这三个--点务实、虚心跟灵活--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你如果仔细想想的话,确实中国近年来的政策,是符合这些基本的条件的。有了这种政策,创建了安定的社会,所以物价稳定,有良好的治安环境,有大规模的吸引外资的能力。这些政策成功地使两亿人口脱贫,使中国同时成为了一个世界上,也成了一个消费的大国。

这些变化都是在20几年之内发生的。有13亿的人口的国家,能够这么样地高速成长,这个我想是中国政府值得引以为傲的一个成就。我们如果想一下的,我们可以得出底下的结论:中国正在把西方三个世纪以来,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社会发展,压缩到在半个世纪里头,就有别人的三个世纪的成就。

这个过程之中,当然产生了问题,而且问题产生的是多得不得了的。如果我们回想一下,就了解到西方的国家,在成长的过程之中,也有过同样的经历。我自己就记得在40年代,一个得到奥斯卡的电影,叫做How Green Was My Valley,当时是很有名的,是Maureen O' Hara演的。Maureen O' Hara,我想在座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不晓得,当时有名的绿眼睛的电影明星。这个电影所讲的,就是爱尔兰煤矿工人的悲痛的故事。我每一次看见报纸上讲,山西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就想到Maureen O' Hara的这个电影。今天中国煤矿上面的事故、三农问题,种种说不完的问题,其实都源于贫富不均。贫富不均,当然是今天全国都关注的大问题,当然也受到了国际媒体的源于不同的动机的批评。

前面我曾经演示过,美国《大西洋》月刊最近的一篇文章。这个作者是一个很有名的记者,叫做James Fallows。这个文章,对于中国贫富不均的问题的说法,我觉得很公正、很中肯。底下这几句话,是我翻译过来他的话:有些西方人士也许觉得,今天的中国工人工作条件像是奴隶劳动,每月仅100美元,整天吃住工作都在工厂里面,工作时间极长,工作完毕,只能倒在拥挤不堪的宿舍中睡觉。下面是我正在等待中国官员可以指出的、一些使人不愉快的事实:自内地来的在深圳工作的女民工,实在比芝加哥的拿最低工资的美国人,经济条件优越。她可以省下来她的几乎全部工资,而知道自己的前途和每天生活条件,都在进步。相反,美国工人省不下钱,看不到前途有什么希望。这是一个美国的有名记者,在《大西洋》杂志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他提到,他们的工资是中国工人的十倍,可是交了税以后,除掉吃住就没有剩余,而中国工人吃住都由工厂支付。他在另外一个地方说,这些人常常夫妻都到深圳去工作,工作三年以后,他们攒了够多钱,就回到老家可以盖一所房子。

这个是中国的现实,也是美国的现实。如果我们把中国跟美国来对比一下,中国今天是一个成功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雄踞世界的经济大国。中国的人均收入,有两种算法。一种算法就是直接的算法,是差不多2000美元一年。可是如果你把物价的差别也算在里头,有些人应该认为,中国的人均GDP是7700美元。而美国的人均收入是44000美元,所以差得还是很多。可是中国的GDP的增长率很高,美国的增长率是平平。

中国的大小的社会的问题非常之多,美国的问题比较少,因为它比较富有,而且它的发展的程度,是已经大大地发展了。中国的大问题是贫富不均,美国的大问题,是贫富不均加上了负债累累。

方才几十分钟,我跟大家提了一下子我的一些外行的分析,认为中国GDP成长,能够20多年这么样子快速的基本的道理。我讲了有七个:勤俭民风、艰苦耐劳、无种姓制度、长久统一的传统、扫除文盲、高速基建跟安定的社会。这个七个道理,头四个是与中国文化的长期的传统有密切的关系,后三个是新中国差不多60年的政绩。我想,把这两个加起来,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能够最近这20多年有这么高的成长。

最后让我讲,我很高兴今天在演讲是在日本。我有很多的日本的朋友,特别我提出来的,是Yukawa先生跟Tomonaga先生。他们两位都是物理学界的前辈。今年是Yukawa先生出生100周年纪念,所以日本有一个庆祝会。在这个庆祝会里头,他们登出来了一篇Yukawa自己在有生之年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这个文章Hundred Years of Science in Japan(《日本的一百年的科学发展史》),最左边是一个他的一章的标题"中国文化的影响跟日本文字的发明"。你看了这以后就知道,像Yukawa先生他们这一辈的人,对于日本的文化,早年从中国传来的影响的了解。

可是在日本引进了近代科学,比中国早了一百多年,所以他们发展得非常之快。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更快地引进了西方的科学思想,所以到了19世纪的末年,日本的近代科技远超过中国。而这个日本很快地引进的科技,转而又影响了中国的发展。今天日本是世界科技大国,中日的贸易近年的猛增,对两国都有好处。我相信是两国人民都非常乐意看到的,也是促成亚洲长久和平繁荣的重要基石。为了我们的后代,我愿意中日两国能长久和平共处。

谢谢!

返回 “诺贝尔奖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