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文 和: 华 裔 亚 裔 永 远 是 "外 国 人"

据 美 国 消 息, 虽 然 受 到 美 国 政 府 的 阻 挠, 但 是 李 文 和 的 自 传 终 于 出 版 了, 笑 到 最 后 的 还 是 李 文 和。 如 今, 李 文 和 正 在 美 国 四 处 为 他 的 新 书 举 行 签 名 售 书 活 动。 李 文 和 并 未 就 此 罢 休, 在 李 文 和 的 个 人 网 站 上, 一 场 向 美 国 总 统 施 压 的 签 名 运 动 下 正 如 火 如 荼 地 进 行, 李 文 和 要 求 美 国 总 统 向 他 道 歉, 他 认 为 美 国 政 府 应 该 向 他 道 歉。

据 报 道, 李 文 和 告 诉 采 访 记 者 说: "我 认 为 美 国 总 统 应 该 向 我 道 歉, 这 是 美 国 政 府 欠 我 的。" 使 美 国 联 邦 当 局 恼 火 的 是, 李 文 和 出 自 传 及 拍 电 影 入 账 了 65 万 美 元, 联 邦 当 局 只 有 怪 他 们 自 己, 毕 竟 他 们 极 端 的 策 略 使 得 李 文 和 的 自 传 成 为 畅 销 书。

(以 下 是 部 分 文 章 的 节 选)

联 邦 法 官 给 我 戴 上 手 铐, 用 警 车 将 我 押 往 圣 达 菲 美 国 成 人 教 化 院。 警 车 上 只 有 警 卫 和 我, 我 的 脑 海 里 一 时 充 满 了 无 数 个 疑 问, 我 在 想, 他 们 究 竟 会 如 何 处 置 我, 美 国 政 府 会 找 个 理 由 将 我 害 死 在 狱 中 吗? 我 思 忖 着, 如 果 他 们 没 有 杀 害 我, 我 总 有 洗 刷 沉 冤 的 一 天。

我 被 带 到 一 个 狭 小 的 囚 室 里, 只 有 门 上 有 一 个 小 窗 口。 在 警 卫 的 看 守 下, 我 换 上 了 穿 着 非 常 不 舒 服 的 粗 斜 纹 棉 布 囚 服。 他 们 给 我 戴 上 脚 镣, 然 后 给 我 一 个 装 有 自 己 衣 物 的 箱 子, 里 面 有 两 套 内 衣。

我 的 家 人 非 常 担 忧 我 的 处 境, 因 为 他 们 听 说 FBI 威 胁 要 用 电 椅 处 死 我

由 于 联 邦 法 官 没 有 说 明 我 被 囚 禁 在 哪 里, 所 以 我 的 家 人 和 律 师 全 然 不 知 道 我 身 在 何 方。 在 监 狱 的 头 一 晚, 我 被 允 许 跟 家 人 通 话, 我 告 诉 妻 子, 我 在 圣 达 菲, 一 切 都 好, 那 是 后 来 一 个 月 长 的 时 间 内 我 打 的 唯 一 的 电 话。 电 话 中, 我 的 妻 子 流 露 出 担 忧 和 恐 惧, 她 告 诉 我, 我 的 家 人 非 常 担 忧 我 的 处 境, 因 为 他 们 听 说 FBI 威 胁 要 用 电 椅 处 死 我, "就 像 处 死 罗 森 伯 格 一 样"。 让 他 们 替 我 担 忧 令 我 很 难 受, 我 明 白, FBI 和 美 国 司 法 当 局 企 图 通 过 此 举 对 我 的 家 人 施 压, 对 他 们 进 行 迫 害。

我 想, 如 果 我 不 "承 认", 他 们 会 逼 我 自 杀

我 无 从 知 道 当 局 是 否 对 我 采 取 特 殊 的 处 置 方 法, 但 我 很 快 得 知, 我 是 一 个 非 常 "特 别" 的 囚 犯。 我 感 觉 当 局 正 在 迫 害 我, 他 们 既 不 放 我 出 去, 也 不 枪 毙 我, 企 图 让 我 屈 服, 最 后 让 我 承 认: "好 吧, 你 们 是 对 的, 我 是 一 个 大 间 谍。" 我 想, 如 果 我 不 "承 认", 他 们 会 逼 我 自 杀。 我 清 楚 我 不 会 自 杀, 他 们 的 诡 计 只 会 让 我 非 常 恼 火, 我 绝 不 会 让 理 查 德 森 和 美 国 政 府 的 诡 计 得 逞。 我 不 断 地 告 诉 自 己, 绝 不 要 屈 服, 永 远 不 要 在 他 们 的 诡 计 和 谎 言 面 前 妥 协。

(由 于 争 取 获 释 的 努 力 失 败, 李 文 和 被 押 送 到 一 个 单 独 的 囚 禁 室, 在 那 里 等 待 进 一 步 的 审 判。)

我 是 孤 寂 一 人 在 狱 中 度 过 世 纪 的 更 替 的。 那 是 一 间 怎 样 的 囚 室 啊! 没 有 窗 户, 四 周 是 哭 喊 和 呻 吟。 在 狱 中, 相 对 于 新 年, 我 更 期 待 圣 诞 节, 因 为 圣 诞 节 会 有 一 顿 牛 排 供 应, 而 那 是 一 年 中 唯 一 的 破 例。 虽 然 我 时 常 挨 饿, 但 是 我 并 不 想 吃 肉 食, 因 为 它 会 诱 发 我 的 心 脏 病。 因 此, 我 一 点 儿 也 没 有 去 碰 牛 排, 错 过 了 狱 中 唯 一 的 "大 餐"。

新 年 夜 成 为 FBI 将 我 关 押 在 囚 室 内 的 一 大 借 口, 他 们 声 称, 国 际 恐 怖 主 义 分 子 会 利 用 新 千 年 世 界 各 地 电 子 系 统 的 漏 洞 制 造 混 乱, 他 们 没 有 时 间 来 监 视 我。

白 天 囚 室 内 亮 着 灯, 晚 上 我 要 休 息 的 时 候, 灯 也 绝 不 会 熄 灭

我 觉 得 我 的 情 绪 在 这 段 时 间 处 于 最 低 潮。 在 我 被 囚 禁 的 第 一 个 月 里, 每 周 一 至 周 五, 被 允 许 走 出 囚 室 4 米 去 冲 凉, 周 末 的 时 候 我 只 能 在 囚 室 里 呆 着。 白 天 囚 室 内 亮 着 灯, 晚 上 我 要 休 息 的 时 候, 灯 也 绝 不 会 熄 灭。 每 周 有 一 个 小 时 的 时 间, 我 可 以 会 见 我 的 家 人 - 始 终 会 有 两 名 联 邦 调 查 局 的 特 工 在 一 旁 监 视, 我 们 说 的 每 一 句 话, 他 们 都 会 收 入 耳 中。 我 的 律 师 来 访 时, 我 能 与 他 会 面。 但 其 余 的 时 间, 我 24 小 时 都 呆 在 囚 室 内, 没 有 书, 没 有 报 纸, 没 有 电 视, 没 有 收 音 机, 没 有 纸 笔, 没 有 热 水, 除 了 在 被 严 密 监 视 的 情 况 下 会 见 家 人 和 律 师, 我 失 去 了 和 外 界 的 一 切 联 系。

我 向 狱 方 索 要 纸 笔, 他 们 居 然 给 了 我

为 了 保 护 正 常 的 思 维, 我 明 白 我 必 须 思 考 一 些 问 题。 我 花 了 很 多 时 间 考 虑 我 的 案 子, 尽 量 回 忆 对 于 我 的 律 师 有 用 的 细 节。 有 一 次, 我 向 狱 方 索 要 纸 笔, 他 们 居 然 给 了 我, 我 打 算 编 一 本 数 学 课 本。 我 向 监 狱 图 书 室 借 书, 但 是 没 有 得 到 监 狱 当 局 的 支 持。

2000 年 1 月 中 旬, 也 即 我 被 关 押 了 一 个 月 之 后, 监 狱 当 局 将 我 关 押 到 安 全 级 别 最 高 的 A 仓, 我 被 置 于 两 名 警 卫 的 24 小 时 监 视 之 下。 在 A 仓, 他 们 不 允 许 我 打 电 话, 若 要 出 仓, 哪 怕 是 在 看 守 森 严 的 监 狱 内 部, 也 要 戴 上 手 铐 和 脚 镣。 每 次 我 出 来, 一 些 监 狱 的 犯 人 会 从 他 的 窥 视 孔 中 喊 道: "喂, 李 文 和。" 并 提 出 一 些 奇 怪 的 问 题。 他 们 大 多 数 非 常 年 轻, 可 能 只 有 21 或 22 岁, 我 为 他 们 感 到 难 过, 因 为 他 们 中 的 大 多 数 几 乎 没 有 接 受 过 教 育。

我 经 常 想, 我 也 许 犯 下 了 人 生 中 最 大 的 错 误

在 被 囚 禁 的 无 比 孤 寂 的 日 子 里, 我 经 常 想, 我 也 许 犯 下 了 人 生 中 最 大 的 错 误, 不 该 在 1964 年 到 美 国 攻 读 博 士 学 位, 我 一 定 是 做 了 一 些 特 别 糟 糕 的 事 情, 使 自 己 沦 落 到 今 天 的 局 面。 狱 中 面 壁, 我 不 得 不 得 出 一 个 惨 痛 的 结 论: 无 论 多 么 睿 智, 无 论 如 何 勤 奋 工 作, 像 我 一 样 的 华 裔、 像 我 一 样 的 亚 裔 人, 永 远 不 会 被 美 国 社 会 所 接 受, 永 远 是 "外 国 人"。

所 谓 我 所 "盗 窃" 的 "机 密", 并 不 是 真 正 的 机 密

在 我 戴 着 手 铐 和 脚 镣 的 最 后 一 天, 美 国 新 墨 西 哥 的 联 邦 地 方 法 院 法 官 正 式 向 我 道 歉。

在 经 历 了 278 个 被 囚 禁 的 日 日 夜 夜 之 后, 2000 年 9 月 13 日, 我 最 终 获 释。 联 邦 法 官 詹 姆 士 帕 克 用 他 深 沉 而 权 威 的 语 调 向 美 国 人 宣 布, 他 被 美 国 政 府 所 误 导。

联 邦 法 官 和 整 个 美 国 的 确 被 误 导 了。 我 非 常 清 楚, 其 它 的 核 武 器 专 家 心 中 也 清 楚, 所 谓 我 所 "盗 窃" 的 "机 密", 并 不 是 真 正 的 机 密, 而 不 过 是 随 手 可 得 的 公 共 信 息。 同 样, 作 为 一 名 程 序 员 的 正 常 工 作 的 一 部 分, 我 下 载 的 文 件 并 不 是 什 么 美 国 政 府 告 诉 民 众 的 "尖 端 武 器 代 码", 它 们 只 不 过 是 一 些 过 时 的 东 西。

当 帕 克 法 官 向 我 道 歉 时, 在 我 身 后 响 起 了 欢 呼 声, 我 又 重 新 见 到 了 家 人 熟 悉 的 面 孔, 我 又 见 到 了 妻 子 Sylvia 脸 上 久 违 的 笑 容, 我 还 看 到 我 的 许 多 朋 友、 邻 居 以 及 同 事 坚 定 地 站 在 我 的 身 旁。

我 生 命 中 的 这 段 时 光 结 束 了, 它 将 成 为 我 新 生 活 的 一 个 遥 远 回 忆

我 曾 经 是 美 国 洛 斯 阿 拉 莫 斯 国 家 试 验 室 受 拥 戴 的 精 英 科 学 家 之 一。 在 洛 斯 阿 拉 莫 斯, 我 生 活 和 工 作 了 20 多 个 春 秋, 在 这 片 超 出 海 平 面 2280 米 的 高 地 上, 我 是 一 名 核 科 学 家, 一 个 爱 好 足 球 的 父 亲, 一 个 野 外 活 动 爱 好 者, 也 是 这 个 特 殊 科 学 世 界 的 积 极 分 子。

但 是, 我 生 命 中 的 这 段 时 光 结 束 了, 它 将 成 为 我 重 新 开 始 新 生 活 的 一 个 遥 远 回 忆 -- 我 记 得 我 的 政 府 和 新 闻 媒 体 污 蔑 我 犯 下 间 谍 罪; 我 记 得, 在 长 时 间 的 关 押 中, 我 居 然 未 经 审 判, 接 受 公 正 的 聆 讯; 我 变 得 不 再 相 信 我 的 政 府 以 及 为 之 服 务 的 人; 我 终 于 知 道, 任 何 人 都 不 应 向 美 国 联 邦 调 查 局 的 探 员 说 真 话, 除 非 有 法 官 和 证 人 在 场; 我 曾 被 视 为 间 谍, 被 打 上 人 们 所 能 想 象 的 最 卑 鄙 最 可 怕 的 烙 印 -- 背 叛 者。

我 可 以 告 诉 你 们 这 些 内 幕, 因 为 我 是 当 事 人。

- 合 作 者

李 文 和 自 传 的 合 作 者 扎 亚 (Helen Zia) 是 一 位 资 深 的 华 裔 作 家, 也 是 一 名 记 者, 定 居 于 美 国 洛 杉 矶, 她 的 著 述 曾 经 多 次 荣 获 大 奖, 是 美 国 著 名 的 传 记 作 家 之 一。


- 书 评

"今 天, 这 桩 案 子 仍 然 是 个 不 解 之 谜 …… 美 国 政 府 仍 在 担 心 李 文 和 会 (在 他 的 自 传 中) 泄 露 美 国 的 核 机 密。"


语 录

"在 被 囚 禁 的 无 比 孤 寂 的 日 子 里, 我 经 常 想, 我 也 许 犯 下 了 人 生 中 最 大 的 错 误, 不 该 在 1964 年 到 美 国 攻 读 博 士 学 位, 我 一 定 是 做 了 一 些 特 别 糟 糕 的 事 情, 使 自 己 沦 落 到 今 天 的 局 面。 狱 中 面 壁, 我 不 得 不 得 出 一 个 惨 痛 的 结 论: 无 论 多 么 睿 智, 无 论 如 何 勤 奋 工 作, 像 我 一 样 的 华 裔、 像 我 一 样 的 亚 裔 人, 永 远 不 会 被 美 国 社 会 所 接 受, 永 远 是 '外 国 人'。"
返 回“李 文 和 事 件 前 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