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时 报》 社论陈 水 扁 总 统 的 历 史 机 遇 与 挑 战
阿 扁: 庶 民 的 总 统

2000 年 5 月 20 日

陈 水 扁 今 天 就 任 台 湾 总 统。 台 湾 总 统 是 一 个 方 便 的 说 法, 国 际 上 普 通 采 用; 正 式 的 称 谓 是 陈 水 扁 就 任 中 华 民 国 第 十 任 总 统。 大 陆 既 不 愿 给 予 台 湾 对 等 地 位, 又 不 愿 承 认 台 湾 民 主 选 举 制 度 的 合 法 性, 只 好 含 糊 地 称 之 为 台 湾 地 区 领 导 人。 不 论 如 何 称 呼, 陈 水 扁 上 台 以 及 他 今 天 的 就 职 演 说 举 世 瞩 目, 殆 无 疑 问。

由 于 阿 扁 上 台 及 其 重 要 政 策 宣 示 关 系 到 台 湾 的 和 平 还 是 战 争, 乃 至 关 系 到 中 华 民 族 继 续 复 甦 繁 荣 还 是 迈 向 万 劫 不 复 的 深 渊, 世 人 的 焦 点 放 在 两 岸 关 系 方 面, 十 分 自 然。 其 实 阿 扁 上 台 的 首 要 意 义 在 于 我 们 从 他 的 身 上 看 到 中 国 历 史 上 头 一 位 现 代 的 民 选 政 治 领 袖 及 其 风 范。

中 国 虽 然 在 1911 年 推 翻 了 帝 制, 建 立 了 共 和, 却 空 有 共 和 之 名, 而 无 共 和 之 实。 90 年 来 统 治 大 陆 和 台 湾 的 领 导 人 都 不 是 由 民 众 直 接 选 举 产 生 的, 即 使 李 登 辉, 也 是 利 用 了 他 在 国 民 党 的 地 位, 趁 着 蒋 经 国 去 世 上 台 的, 其 后 则 依 靠 他 掌 握 的 庞 大 政 治 资 源 取 得 96 年 直 选 总 统 的 胜 利。 只 有 陈 水 扁 以 反 对 党 候 选 人 身 份, 在 选 举 中 一 举 取 得 总 统 职 位, 并 实 现 政 权 和 平 顺 利 转 移。

当 选 两 个 月 来, 陈 水 扁 展 示 了 一 位 现 代 庶 民 总 统 的 风 范。 他 具 有 人 道 情 怀 和 人 文 精 神, 尊 重 人 的 尊 严, 人 的 价 值, 一 反 中 国 人 与 近 代 文 明 接 触 以 来 的 工 具 理 性 认 识, 强 调 "人 不 是 工 具, 而 是 目 的", 指 出 治 国 的 精 神 支 柱 是 "公 义、 和 平、 慈 悲、 智 慧", 推 崇 民 主、 自 由、 人 权 的 普 世 价 值。

陈 水 扁 的 现 代 庶 民 总 统 具 有 中 国 特 色。 当 选 之 后 他 马 不 停 蹄, 除 了 答 谢 支 持 者, 感 谢 选 民, 他 敬 重 各 党 各 派 人 士 和 各 派 元 老, 包 括 向 孙 运 璿 到 蒋 仲 苓 等 国 民 党 元 老 嘘 寒 问 暖, 与 新 党 创 党 成 员 赵 少 康 把 酒 言 礼 贤 "国" 士, 为 著 名 作 家 林 海 音 推 轮 椅, 到 医 院 探 访 著 名 科 学 家 孙 观 汉。 阿 扁 的 民 本 精 神 贯 彻 到 国 宴 中, 将 被 人 视 为 不 登 大 雅 的 台 南 小 吃 列 入 国 宴 菜 单 之 中。

我 们 没 有 指 出 陈 水 扁 的 政 治 智 慧 和 政 治 技 巧, 如 提 名 大 陆 出 生 的 国 民 党 政 府 国 防 部 长 唐 飞 为 行 政 院 长, 实 行 不 分 党 派 的 清 流 共 治 以 及 对 其 他 党 派 人 士 的 宽 容 和 谦 和, 不 但 因 为 这 些 品 质 常 见 于 较 有 智 慧 的 政 治 人 物 身 上, 也 因 为 前 此 已 经 有 人 论 及, 更 重 要 的 是, 在 我 们 看 来 陈 水 扁 表 现 的 现 代 人 道 情 怀 为 中 华 五 千 年 历 史 所 未 见。 展 现 庶 民 总 统 姿 态, 尤 其 是 在 当 选 之 初、 在 新 总 统 蜜 月 期 间 展 现 庶 民 总 统 姿 态 并 不 难, 难 的 是 在 四 年 任 内 始 终 保 持 "民 之 所 欲、 长 在 我 心"。

作 为 民 选 政 治 领 袖, 竞 选 辛 苦, 当 选 开 心, 而 真 正 的 考 验 在 于 如 何 使 用 权 力, 如 何 不 被 权 力 所 腐 蚀, 如 何 在 艰 难 的 政 策 取 舍 中 做 出 明 智 的 抉 择。

陈 水 扁 在 竞 选 中 以 消 除 黑 金、 改 革 政 治 为 诉 求, 当 选 前 后 面 对 大 陆 强 大 的 压 力。 从 今 天 起, 在 内 部, 阿 扁 要 兑 现 竞 选 诺 言, 采 取 措 施 应 付 黑 金。 黑 金 之 为 虐, 尽 人 皆 知, 然 而, 由 于 黑 金 深 入 台 湾 各 级 政 府 和 民 意 机 构, 消 除 黑 金 势 必 触 及 利 益 集 团, 能 否 采 取 有 效 断 然 措 施, 是 对 陈 水 扁 的 一 大 考 验。

更 大 的 考 验 是 消 除 两 岸 敌 意, 缔 造 台 海 和 平。 台 海 和 平 虽 然 不 是 台 湾 一 方, 更 不 是 陈 水 扁 一 人 所 能 决 定, 但 是, 陈 水 扁 及 其 政 府 作 为 两 岸 关 系 互 动 的 一 方 承 担 着 重 任。 阿 扁 要 在 台 湾 民 意、 大 陆 压 力 和 美 国 意 图 三 者 的 窄 小 夹 缝 中 取 得 平 衡 需 要 极 高 的 政 治 智 慧。 从 当 选 以 来 的 言 行 看, 陈 水 扁 头 脑 清 晰, 判 断 正 确, 深 刻 了 解 两 岸 问 体 的 复 杂 和 危 险, 表 现 出 惊 人 的 自 制 力。 但 是, 他 的 活 动 空 间 如 此 之 窄, 需 要 超 常 的 政 治 智 慧。 中 国 人 只 有 善 颂 善 祷, 愿 上 天 眷 顾, 不 让 兄 弟 阋 墙, 生 灵 塗 炭。

返回“陈水扁就职演讲评述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