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时 报》 社 论我 们 距 离 人 权 保 障 的 愿 景 还 很 远

2000 年 5 月 22 日

陈 总 统 的 就 职 演 说, 除 了 处 理 两 岸 关 系 的 部 分 极 其 引 人 注 目 之 外, 最 具 新 意 的, 应 属 其 中 提 出 对 于 维 护 国 际 人 权 做 出 积 极 贡 献 的 承 诺。 我 们 高 度 肯 定 这 项 提 法, 也 要 藉 此 机 会, 陈 述 政 府 提 倡 人 权 应 有 的 观 念 与 做 法。

陈 总 统 提 到, 中 华 民 国 不 能 也 不 会 自 外 于 世 界 人 权 的 潮 流, 我 们 将 遵 守 "世 界 人 权 宣 言"、 "公 民 与 政 治 权 利 国 际 公 约" 以 及 维 也 纳 世 界 人 权 会 议 的 宣 言 和 行 动 纲 领, 将 中 华 民 国 重 新 纳 入 国 际 人 权 体 系。 他 并 指 出, 新 政 府 将 敦 请 立 法 院 批 准 "国 际 人 权 法 典", 使 其 国 内 法 化, 成 为 正 式 的 "台 湾 人 权 法"; 也 希 望 实 现 联 合 国 长 期 推 动 的 主 张, 在 台 设 立 独 立 运 作 的 国 家 人 权 委 员 会, 并 邀 请 国 际 法 律 人 委 员 会 和 国 际 特 赦 组 织 这 两 个 非 政 府 人 权 组 织, 协 助 我 们 落 实 各 项 保 障 人 权 的 措 施, 中 华 民 国 成 为 21 世 纪 人 权 的 新 指 标, 是 陈 总 统 许 诺 的 世 纪 愿 景。

这 项 愿 景 的 提 出, 本 身 已 是 件 不 容 易 的 事; 如 果 要 达 到 这 项 愿 景, 坦 白 地 说, 我 们 必 须 超 高 度 的 努 力。 因 为, 长 期 以 来, 虽 然 自 由 民 主 逐 渐 在 台 湾 实 现, 但 是, 保 障 人 权 的 观 念, 并 未 真 正 在 台 湾 的 社 会 土 壤 中 生 根, 单 看 我 们 的 法 典 中, 不 但 还 保 有 像 "惩 治 盗 匪 条 例" 这 种 唯 一 死 刑 充 斥 的 老 旧 法 律, 行 政、 立 法、 司 法 释 宪 者 迄 今 拿 不 出 应 有 的 魄 力 彻 底 地 加 以 拒 斥 废 弃; 也 继 续 纳 入 像 "就 业 服 务 法" 这 样 高 度 歧 视 "外 国 人" 而 将 主 权 高 置 于 人 权 之 上、 拒 "外 国 人" 于 千 里 之 外 的 新 兴 规 范, 阻 碍 台 湾 真 正 融 入 国 际 社 会、 地 球 村 落; 我 们 的 刑 罚 体 系, 还 供 奉 着 治 乱 世 用 重 典 的 应 报 主 义 思 想; 在 推 行 替 代 役 的 同 时, 我 们 的 监 狱 里, 却 还 囚 禁 着 因 为 坚 持 和 平 思 想 而 反 覆 入 狱 的 "耶 和 华 见 证 人" 良 心 犯, 成 为 国 际 民 主 社 会 的 话 柄; 我 们 的 检 警 人 员 还 迷 信 自 白 万 能, 习 于 刑 求 取 代 科 学 举 证 的 办 案 方 式; 我 们 的 法 官 也 还 未 普 遍 使 用 "超 越 合 理 怀 疑" 证 据 法 则 要 求 检 方 善 尽 举 证 责 任 …… 即 可 知 道 我 们 还 有 多 长 的 道 路 要 走。

保 障 人 权 的 思 想 未 在 台 湾 的 社 会 中 生 根, 其 实 并 不 足 怪。 东 方 的 传 统 哲 学 思 想, 本 来 就 不 是 建 筑 在 以 个 人 为 单 位 的 基 础 之 上, 人 权 观 念, 则 必 须 以 个 别 的 "人" 为 主 轴, 才 能 发 展。 台 湾 虽 然 近 年 来 颇 受 西 方 思 想 的 影 响, 对 于 人 权 保 障 的 深 层 哲 理, 却 也 还 处 在 一 知 半 解、 欲 迎 还 拒 的 阶 段, 有 心 推 动 人 权 保 障 的 人 士, 特 别 是 立 意 倡 导 人 权 政 策 的 新 政 府, 如 果 不 从 人 权 教 育, 包 括 学 校 及 社 会 教 育 双 管 齐 下, 着 手 努 力, 人 权 政 策 的 前 景, 即 难 乐 观。 因 此, 如 何 普 遍 推 动 人 权 教 育, 应 是 新 政 府 刻 不 容 缓 的 政 策 课 题。 陈 总 统 提 倡 先 以 国 内 立 法 引 进 国 际 人 权 立 法, 也 正 是 促 进 人 权 教 育 极 其 具 体 的 一 种 政 策 主 张。

人 权 立 法 与 人 权 教 育, 是 人 权 政 策 的 起 点, 但 还 不 是 人 权 政 策 的 全 部, 联 合 国 提 倡 建 立 国 家 人 权 委 员 会, 则 是 标 举 国 家 必 须 建 立 专 以 推 动 人 权 为 职 责 的 独 立 机 关, 才 有 推 展 人 权 政 策 的 长 期 动 力。 之 所 以 强 调 "独 立" 的 机 关, 乃 是 因 为 政 府 的 权 力, 其 实 正 是 人 权 的 最 大 威 胁 来 源。 如 果 没 有 独 立 的 政 府 部 门 主 管 人 权 事 务, 很 难 产 生 抵 御 政 府 权 力 威 胁 人 权 的 公 共 力 量, 达 成 保 障 人 权 的 目 标。 当 然, 在 现 代 权 力 分 立 的 制 度 之 下, 独 立 的 人 权 保 障 机 关, 仍 然 不 能 自 外 于 权 力 分 立 的 体 系 运 作; 联 合 国 提 倡 的 构 想, 也 只 是 一 个 方 向, 每 个 国 家 都 必 须 在 自 己 的 政 府 体 系 设 计 中, 寻 求 适 当 的 定 位 落 实 之 道。 在 这 个 问 题 上, 我 们 的 选 择 颇 为 明 显: 如 果 不 是 在 总 统 之 下 设 置 国 家 人 权 委 员 会 作 为 协 调 人 权 政 策 的 部 门, 就 应 该 促 成 独 立 的 监 察 院 成 为 发 挥 国 家 人 权 委 员 会 机 能 的 单 位, 监 督 政 府 的 人 权 措 施, 并 且 积 极 有 效 节 制 行 政 部 门 侵 犯 人 权 的 举 动。 从 这 个 角 度 切 入, 就 很 有 理 由 思 考: 让 监 察 院 掌 理 追 究 政 府 人 员 侵 犯 人 权 刑 事 责 任 的 检 察 权, 独 立 地 制 衡 政 府 侵 犯 人 权 的 滥 权 行 为, 最 后 则 由 司 法 权 担 任 终 极 的 公 平 裁 判 者, 这 或 许 是 让 国 家 人 权 委 员 会 的 构 想 真 正 发 挥 作 用 的 有 效 途 径。

以 上 的 讨 论, 显 示 保 障 人 权 的 努 力, 在 台 湾 仍 是 百 废 待 举。 陈 总 统 领 导 的 新 政 府 提 倡 人 权, 是 世 纪 性 的 空 谷 足 音, 十 分 适 时, 也 十 分 可 贵。 不 过, 我 们 也 要 在 此 提 醒, 人 权 观 念 是 要 发 展 为 一 种 普 世 的 价 值, 以 "人" 为 本, 建 立 "人" 的 价 值 与 尊 严, 实 现 且 升 化 "人" 性。 人 权 不 能 成 为 政 治 工 具, 甚 至 成 为 权 力 者 伸 扬 主 权 的 凭 藉, 人 权 发 展 的 现 代 教 训 显 示, 主 权 的 观 念, 正 是 人 权 的 天 敌。 主 权 是 集 体 主 义 的 一 种 代 号, 也 是 吞 噬 人 权 的 思 想 流 沙。 人 权 伸 扬, 主 权 观 念 自 然 退 却 消 失; 反 之, 如 果 人 权 只 是 主 权 相 互 对 抗 的 工 具, 则 人 权 只 会 成 为 集 体 主 义 思 想 主 导 下 的 权 力 牲 品。 新 政 府 掌 握 推 动 崭 新 人 权 政 策 的 权 力, 载 舟 覆 舟, 必 须 自 我 戒 慎 惕 厉, 我 们 对 之 寄 以 期 待 与 厚 望!

返回“陈水扁就职演讲评述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