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美国物理学会推选为会士 潘国驹担心科研人才不足

潘星华

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创所所长潘国驹教授,每月向南大领1元薪水,每年掏腰包50万元推动新加坡科技教育。他以多年"促进亚洲科学研究、加强国际物理教育和学术交流,以及通过创办世界科技出版公司推动科学和教育发展"的贡献,上月获得美国物理学会推选为会士(Fellow)。  

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APS)成立于1899年,是世界第二大物理学组织,是一个非牟利科教组织,致力通过学术刊物、会议及推广活动,探究并弘扬物理学,在全球约有4万多名会员。美国物理学会每年增选新会士,人数不超过其会员人数的千分之五。因其严格的遴选程序,"会士"称号被视为物理学界的荣誉。  

潘国驹是新加坡第三位大学物理教授获得这项殊荣,也是唯一一名新加坡人。他也因对新加坡物理研究与教育做出贡献而获得新加坡物理学会会长奖。  

希望年轻人致力科研  

潘国驹于1970年受黄丽松校长邀请,在英国牛津大学做完博士后研究,回国加入南洋大学为物理系教授,之后,不曾离开过大学。  

他是高能理论物理学家,在粒子物理学的高能碰撞现象学领域做过研究。他说:"我跟着南大被并入国立大学后,成为国大物理系教授。1985年我申请无薪假,出外创业,但仍以兼席教授的名分与国大保持联系,25年来,为国大贡献也不曾支取过半分钱。2006年我向南大徐冠林校长倡议创立南大高等研究所,并担任首届所长,这几年我花很多时间为研究所做构思、运作和策划的工作。我们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高等研究所、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研究中心为楷模,进行理论和纯科学研究。每年邀请大约八位世界顶尖科学家到新加坡进行一星期到四个月的研究访问,并在新加坡召开世界级科学会议和研讨会。顶尖科学家中不少是诺贝尔奖得主。"  

世界科学大师汇集新加坡,潘国驹要让越多年轻人受益越好。他说:"去年开始,我们趁大师云集新加坡的时刻,为本地和区域的学生开办'国际科学青年论坛';论坛在华侨中学举行,250名年轻人有一半是新加坡学生,另一半来自亚太区。这个活动获得教育部大力支持,从去年起,每年举行。今年的论坛,明天就在华中举行。出席的六位科学家,五位是诺贝尔奖得主。大师的出现,希望能引起年轻人对基础科学的向往,从而终身致力科研。"  

潘国驹对新加坡教育太重视实用和经济效益,未能培养足够科研人才,感到忧心忡忡。他说:"国家要发展国防科技,必须借重物理科学,如果年轻人都视学习物理为畏途,那怎么办?"  

不只新加坡政府未能注意发展基础科学,就连中国政府也在这方面做得不够。他说:"中国在研究数学、理论物理等基础科学方面的力度比不上印度。其实做基础科学并不需要太多资源,只要有灵活的制度,给与科学家自由研究的空间,就有出色的成就迸发出来。苏联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候,还培养了世界最优秀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  

我国中学初院物理师资不足  

这几年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致力提高新加坡物理教师的专业知识。  

南大高等研究所所长潘国驹说:"我参加了好几所中学的管委会工作,才知道新加坡中学和初级学院有过半物理教师,没接受大学物理正统的专业培训;他们在大学学工程、化学,有些只有O水准的物理知识,怎么进初院课室教课呢?"  

他目前是华侨中学优才文凭计划咨询委员会主席、新加坡国立大学数理中学管理委员会委员和先驱初级学院咨询委员会主席。  

他说:"我们经常为中学和初院的物理教师开讲习班,每次世界科学大师会议也一定邀请全国物理教师参加。会议期间,必定有一天请世界级大师讨论中学物理教育。下个月在新加坡举办的国际物理大会,请来的其中一位科学家,就是专门研究中学物理教学的。请他来,就为了给我们的物理教师讲解最新的物理教学法,以及最新物理课堂使用的教材等。"  

没有好的物理教师,自然很难引起学生对物理的兴趣。  

他说:"上世纪,物理系是吸引最优秀学生的学科。现在,最优秀的学生却不读物理,这是很可惜的。"  

出版事业红火  

潘国驹于1981年创立的世界科技出版公司,经过29年的苦心经营,至今已成为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英文科技出版公司,并已在英国伦敦、瑞士日内瓦、美国新泽西、三藩市、中国北京、上海、天津、台北、香港、印度新德里、真奈以及澳洲悉尼建立了国际办事处。  

公司去年出版450种新书,130种期刊,领域包括物理、数学、医药与生命科学、工程学、化学、电脑科学、纳米科学、经济与金融、商业与管理、教育、亚洲研究、绘测与建筑管理等。这些刊物已被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英国剑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伦敦帝国理工大学、日本东京大学等知名大学列为指定教材和参考书。他说:"我们的目标是五年内,每年新书出版达到2000种,期刊达300种。"  

虽然出版事业红火,潘国驹说:"我不要做100%的生意人,我的兴趣和志愿是做学术工作。我的时间只有三分之一放在企业上,三分之一给大学,三分之一给公益团体。给大学的三分之一时间,80%给南大高等研究所,20%给国大。" (联合早报)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