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光 耀 带 着 关 怀 到 台 湾

- - 点 出 没 有 李 登 辉 的 李 登 辉 时 代

台 湾 的 朋 友、 新 加 坡 内 阁 资 政 李 光 耀 与 夫 人 飞 抵 台 湾 访 问。

李 光 耀 此 行 强 调 是 以 私 人 身 份 访 台, 全 程 保 持 低 调, 不 愿 曝 光; 当 局 考 虑 到 安 全, 干 脆 决 定 由 国 安 局 安 排 行 程。 于 是 安 排 住 进 桃 园 大 溪 鸿 禧 山 庄, 而 这 正 是 卸 任 总 统 李 登 辉 居 住 的 地 方。 所 幸 地 方 相 当 大, 不 在 一 个 屋 檐 下。 李 登 辉 有 自 置 房 舍, 亦 即 李 敖 出 面 举 告 有 弊 端 之 所。 李 光 耀 则 是 在 寰 鼎 大 溪 别 馆 下 榻。 而 且, 李 登 辉 已 经 暂 避 往 宜 兰, 以 免 尴 尬。

李 光 耀 原 定 就 在 下 榻 处 会 见 三 党 领 袖, 但 民 进 党 秘 书 长 吴 乃 仁 (就 是 带 头 批 评 唐 飞 的 那 位 先 生) 指 为 不 符 合 国 际 礼 仪 与 惯 例。 民 进 党 主 席 谢 长 廷 说, 他 若 与 李 光 耀 单 独 会 晤, 难 免 引 起 外 界 揣 测, 对 双 方 都 不 好, "反 正 中 国 领 导 人 讲 的 话, 我 们 都 听 得 懂; 透 过 李 光 耀, 有 时 还 需 要 翻 译。" 流 露 一 股 酸 溜 溜 的 味 道。

国 民 党 主 席 连 战 也 在 大 溪 别 墅 置 有 房 产, 决 定 25 日 在 别 墅 宴 请, 到 底 是 房 产 多 的 人 方 便。

否 认 曾 做 两 岸 调 人

亲 民 党 主 席 宋 楚 瑜 坦 率 地 表 示 愿 意 以 李 光 耀 的 方 便, 与 李 就 亚 太 安 全 和 两 岸 关 系 交 换 意 见。 而 且 说, 李 光 耀 对 台 湾 的 支 持 与 感 情 令 他 印 象 深 刻。

如 果 按 照 谢 长 廷 的 说 法, 李 光 耀 此 行 显 然 是 为 中 共 做 说 客。 而 李 光 耀 本 月 14 日 在 新 加 坡 为 其 回 忆 录 下 册 发 行 举 行 的 记 者 会 中, 却 郑 重 否 认 他 曾 做 台 海 两 岸 调 人。

台 北 明 显 支 持 李 登 辉 的 一 家 报 纸, 在 李 光 耀 此 次 抵 台 前 夕, 发 表 "欢 迎 李 光 耀 来 台 体 验 民 主 经 验" 为 题 的 社 论, 指 出: 对 于 采 取 "精 英 统 治" 的 李 光 耀 来 说, 当 然 无 法 认 同 "主 权 在 民"、 "人 民 意 志" 的 民 主 理 念。 台 湾 的 前 途 必 须 由 台 湾 人 民 以 自 己 的 意 志 去 完 成, 这 就 是 "住 民 自 决" 的 普 世 人 权 精 神。 李 光 耀 以 北 京 的 观 点 思 考 台 湾 问 题, 他 似 乎 忘 了 30 多 年 以 来, 新 加 坡 正 是 运 用 "新 加 坡 国 民 主 义, 对 抗 大 马 来 西 亚 主 义。 何 以 李 光 耀 以 双 重 标 准 看 待 台 湾 问 题, 对 李 登 辉 总 统 的 贡 献 做 出 曲 解, 甚 至 无 视 于 台 湾 人 民 的 自 由 意 志 呢?"

事 实 正 如 《李 光 耀 回 忆 录》 所 写 的: "海 峡 两 岸 以 我 (李 光 耀) 为 通 话 的 渠 道, 也 因 此 很 自 然 地 选 择 了 新 加 坡 为 1993 年 4 月 两 岸 首 个 历 史 性 会 谈 的 地 点。" 如 此 而 已。 李 光 耀 会 见 汪、 辜 两 人 以 后, 才 发 现 台 湾 只 想 谈 技 术 性 事 务, 李 登 辉 不 愿 开 放 "三 通", 更 谈 不 上 统 一。

李 光 耀 在 9 月 14 日 新 加 坡 的 记 者 会 上 郑 重 否 认 做 两 岸 调 人。 他 曾 在 北 京 当 面 问 江 泽 民: "让 台 湾 继 续 作 为 一 个 分 割 的 实 体, 不 是 更 好 吗? 那 么 欧 美 就 能 在 接 下 来 的 四 五 十 年 里, 继 续 让 台 湾 接 触 他 们 的 科 技 和 知 识, 中 国 就 可 以 继 续 通 过 台 湾 的 投 资 进 一 步 获 益。" 反 映 了 在 他 的 视 野 中, 中 国 统 一 是 几 十 年 后 的 事。

为 台 湾 争 取 时 间 和 空 间

李 光 耀 上 面 这 一 段 话, 也 说 明 了 他 并 没 有 无 视 于 台 湾 人 民 的 自 由 意 志, 而 是 在 为 台 湾 人 民 争 取 时 间 和 空 间。

至 于 李 登 辉, 给 李 光 耀 的 印 象 则 是: "他 深 深 沉 浸 于 日 本 历 史 和 文 化 之 中。 对 大 陆, 无 论 历 史 文 化, 或 者 是 现 有 的 共 产 党 领 袖, 他 都 不 放 在 眼 里, 并 且 以 日 本 栽 培 出 来 的 精 英 的 视 角 看 待 中 国 的 一 切。 并 认 为 美 国 必 定 会 抵 御 共 产 党 中 国 以 保 护 他。"

对 于 当 选 中 华 民 国 第 10 届 总 统 的 阿 扁, 李 光 耀 在 回 忆 录 中 指 出: "他 没 让 中 国 有 立 刻 采 取 行 动 对 付 台 湾 的 理 由, 但 是 所 言 也 不 足 以 改 变 大 陆 领 袖 的 想 法。" "他 会 延 续 没 有 李 登 辉 的 李 登 辉 时 代。" … … "北 京 大 概 会 等 到 2000 年 11 月 美 国 下 一 届 总 统 人 选 揭 晓 后, 才 决 定 要 采 取 什 么 对 策。"

李 光 耀 认 为, 新 的 台 湾 总 统 有 两 个 选 择: 一 是 继 续 李 登 辉 的 路 线, 这 意 味 着 两 岸 将 陷 入 冲 突; 一 是 为 那 一 章 画 上 句 号, 在 实 事 求 是 的 基 础 上 掀 开 新 的 一 页。

李 光 耀 为 台 湾 前 途 设 想: "趁 军 事 平 衡 点 倾 斜 到 中 国 大 陆 那 一 边 之 前, 展 开 谈 判, 为 两 岸 最 终 而 非 马 上 统 一 谈 妥 条 件, 才 是 明 智 的"。

他 最 重 要, 也 最 精 彩, 具 有 历 史 价 值 的 观 点 是: "如 果 台 湾 成 为 一 个 独 立 国, 李 登 辉 将 成 为 台 湾 史 册 上 的 英 雄。 如 果 台 湾 是 在 武 力 下 与 大 陆 重 归 统 一, 历 史 将 不 会 宽 容 一 个 为 台 湾 的 中 国 人 民 带 来 不 必 要 苦 难 的 人。"

李 光 耀 到 底 是 政 治 家, 没 有 点 出 那 个 曾 "灼 伤 他 耳 朵" 的 小 日 本 型 大 野 心 家 的 名; 陆 大 声 却 要 点 出 李 登 辉 来。

(选 自 《联 合 早 报》 2000 年 9 月 27 日)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