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光 耀 说 客 角 色 不 易 为

李 光 耀 奔 驰 于 两 岸 之 间, 尽 管 他 本 人 再 三 声 明 不 是 充 当 调 解 人 的 角 色, 只 承 认 是 一 名 说 客。 由 于 说 客 跟 中 间 调 解 人 的 分 别 不 太 明 确, 再 看 他 老 人 家 不 辞 劳 苦 的 大 陆 台 湾 两 边 跟 权 力 人 士 连 场 密 会, 说 客 也 好, 调 解 人 也 好, 李 光 耀 已 经 明 白 的 让 世 人 知 道 他 努 力 充 当 北 京 与 台 湾 之 间 和 事 佬 的 角 色。

了 解 任 务 难 完 成

  早 就 有 人 主 张 由 李 光 耀 出 面 去 做 两 岸 间 政 治 火 灾 的 消 灭 人。 李 光 耀 看 来 费 过 一 番 苦 心 研 究 中 国 民 族 性, 特 别 是 权 力 者 的 内 心 世 界, 理 解 中 国 人 在 权 力、 名 利、 面 子 及 抱 负 各 方 面 的 奥 妙 心 态, 就 算 自 己 能 力 十 足, 也 不 可 能 如 意 的 完 成 两 岸 和 解 这 项 艰 难 任 务。

  近 日, 他 穿 梭 两 岸, 仍 然 否 认 在 扮 演 调 解 人 的 角 色, 他 老 人 家 习 惯 有 话 直 说, 做 着 调 停 的 工 作, 还 是 不 认 为 自 己 是 中 间 调 解 人, 可 见 老 练 的 李 光 耀, 只 是 尝 试 去 帮 助 大 陆 台 湾 双 方 的 当 政 者 减 轻 各 走 极 端 的 险 境, 能 拉 近 双 方 关 系, 这 个 说 客 的 任 务, 就 已 经 不 算 白 做 了。

  熟 悉 中 国 历 史 的 人, 都 得 承 认 中 国 的 权 力 者, 在 发 挥 抱 负 维 护 名 誉 权 利 的 公 与 私 两 方 面, 都 有 十 分 技 巧 的 策 略。 李 光 耀 在 实 行 他 今 次 说 客 的 任 务 之 前, 肯 定 先 做 好 准 备 的 功 夫, 亦 预 备 了 事 情 成 或 败 的 进 退 策 略。 他 先 上 大 陆 去 拜 访 当 权 人 士, 表 面 上 当 然 是 给 江 泽 民 等 人 面 子, 亦 说 明 李 光 耀 明 白, 化 解 中 国 政 治 人 物 之 间 的 仇 怨, 得 先 过 北 京 头 一 关。

  到 李 光 耀 在 台 湾 活 动 的 时 候, 他 的 言 论 比 较 以 中 国 大 陆 为 主, 劝 说 台 湾 不 好 再 同 北 京 方 面 玩 平 等 争 执 的 游 戏。

  不 过, 李 光 耀 在 台 湾, 直 接 批 评 台 湾 政 界, 他 善 用 了 台 湾 言 论 自 由 的 环 境, 不 必 担 心 那 些 意 见 会 引 发 其 他 的 烦 恼 枝 节。 这 种 自 由 畅 言 的 环 境, 令 李 光 耀 坦 然 说 出 他 内 心 的 真 言, 也 帮 助 李 光 耀 深 一 层 理 解 台 湾 政 界 及 台 湾 民 众 对 两 岸 关 系 真 正 的 见 解。

  不 论 大 陆 或 台 湾, 中 国 人 多 数 不 想 再 来 一 次 自 相 残 杀。 到 今 天 为 止, 叫 喊 开 战 打 杀 的, 始 终 是 那 些 权 利 及 职 务 上 不 能 不 叫 喊 动 武 的 人, 并 不 等 于 中 国 人 真 的 还 是 丢 不 掉 用 流 血 杀 伤 来 解 决 争 执 那 么 老 套 的 对 应 办 法。

  不 久 之 前, 马 哈 迪 首 相 就 认 为 中 国 当 政 者 不 会 用 武 力 伤 害 台 湾。 李 光 耀 却 跟 马 哈 迪 的 见 解 相 反, 李 光 耀 不 止 一 次 说 过, 北 京 官 方 会 用 武 力 对 付 台 湾。

  中 国 人 民 不 是 个 好 战 的 民 族, 可 是 自 公 元 前 千 余 年 开 始, 到 今 天 为 止 的 三 数 千 年 悠 久 时 间 里, 中 国 大 地 中 国 人 一 直 处 于 自 己 人 杀 自 己 人 的 内 战 苦 难, 原 因 是 当 权 当 政 及 追 求 权 力 利 益 的 人, 有 他 们 战 争 的 一 套 正 当 理 由, 也 掌 握 了 迫 使 民 众 成 为 战 争 工 具 的 支 配 力 量, 这 是 中 国 数 千 年 来 灾 劫 的 祸 源。 过 去 一 个 世 纪, 很 少 国 家 像 中 国 发 生 那 么 长 久 的 自 相 残 杀 战 事, 也 很 少 民 族 像 中 国 人 那 样 死 在 自 己 人 手 上 多 过 被 敌 国 敌 人 所 杀。

韩 朝 方 式 行 不 通

  李 光 耀 已 经 深 入 到 中 国 人 苦 难 的 真 实 境 地, 他 因 此 认 为 共 军 可 能 杀 过 台 湾 去。 9 月 22 日, 他 在 台 北 接 受 电 视 访 谈 时, 明 明 白 白 的 说 中 国 内 战 根 本 还 没 结 束。 他 一 番 善 意 向 两 岸 游 说 和 平, 要 他 那 么 不 客 气 的 指 出 中 国 自 己 人 互 相 打 杀 的 惨 状 依 然 继 续, 是 一 句 很 难 开 口 但 是 又 不 能 不 讲 出 来 的 沉 重 说 话。

  韩 国 与 朝 鲜, 同 样 是 同 族 的 分 裂 国 家, 双 方 的 当 政 者 也 在 过 去 不 惜 死 伤 三 份 一 国 民 大 打 一 番。 但 是, 仇 恨 的 同 时, 却 能 够 考 虑 到 少 牺 牲 民 众 这 个 重 大 问 题, 不 止 不 反 对 敌 对 者 以 国 自 居, 还 能 试 探 免 伤 和 气 的 方 式, 看 是 否 可 以 先 化 解 敌 对 战 意, 再 找 寻 民 族 国 家 大 统 一 的 适 当 机 会。

  韩 朝 的 和 气, 当 然 相 当 程 度 是 当 权 者 的 一 番 表 演, 不 见 得 是 真 心 好 意, 可 是 却 已 经 缓 和 了 同 族 相 残 的 悲 惨 危 机, 给 一 个 悲 剧 国 家 一 个 长 年 灾 难 的 民 族 引 出 一 丝 平 安 的 希 望。

  韩 朝 方 式 的 和 解, 已 经 被 定 为 不 适 宜 两 岸 模 仿 的 例 子, 李 光 耀 在 台 北 语 重 心 长 的 说 出 中 国 内 战 还 没 打 完 这 番 话, 证 实 很 多 可 能 影 射 或 帮 助 中 国 人 免 于 自 己 人 打 自 己 人 的 参 考 办 法, 都 无 法 得 到 具 有 决 定 战 争 的 实 权 人 士 的 认 同。

  有 一 个 大 问 题, 很 少 人 认 真 公 平 又 勇 敢 去 思 考 与 反 省, 难 道 除 了 牺 牲 中 国 人 生 命 财 物 之 外, 又 经 常 自 赞 中 国 民 族 以 和 为 贵 的 同 时, 真 的 没 有 能 力 心 平 气 和 的 找 出 和 平 解 决 争 执 的 办 法 吗 ?

避 免 善 意 被 歪 曲

  就 算 只 是 个 用 心 善 良 的 说 客, 李 光 耀 的 苦 心 已 经 值 得 鼓 掌。 由 于 任 务 非 常 不 易 达 成, 他 最 须 留 意 的, 是 避 免 善 意 被 歪 曲 或 被 一 方 利 用 为 攻 击 打 压 另 一 方 的 武 器。

  李 光 耀 在 过 去 三 数 十 年 的 权 力 舞 台 上, 是 个 反 共 者, 仍 然 坚 持 共 产 主 义 独 裁 的 势 力, 内 心 不 会 接 受 一 个 反 共 成 功 的 人 指 指 点 点, 李 光 耀 即 使 不 说 出 口, 他 过 去 多 年 不 像 更 早 前 时 候 经 常 与 台 湾 方 面 公 开 交 往, 他 有 他 的 解 释, 不 过, 不 少 人 觉 得 是 他 不 太 喜 欢 近 年 来 台 湾 方 面 政 治 民 主 化 的 迅 速 成 长。

  要 成 功 当 一 名 真 正 的 中 立 说 客, 可 真 的 不 容 易。

(原 载 马 来 西 亚 《南 洋 商 报》, 作 者 游 枝, 2000 年 10 月 6 日)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