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光 耀 台 湾 之 行 和 两 岸 关 系

作 者 认 为, 李 光 耀 的 台 湾 之 行, 对 中 国 和 两 岸 关 系 都 是 有 利 无 弊 的。 同 时 由 于 两 岸 之 间 的 和 战 关 系 到 东 亚 与 西 太 平 洋 地 区 的 安 危, 两 岸 真 的 一 旦 引 起 战 火, 新 加 坡 与 邻 近 国 家 受 到 危 害 势 所 难 免。 这 也 就 是 李 光 耀 密 切 关 注 并 尽 力 促 成 汪 辜 会 晤, 即 使 历 经 台 海 危 机, 而 依 然 愿 意 勉 为 其 难 的 原 因 所 在。

新 加 坡 资 政 李 光 耀 访 问 台 湾 的 一 阵 旋 风 已 经 刮 过 多 天, 关 于 此 行 之 目 的、 使 命 与 结 果 还 是 个 谜。 由 于 主 客 双 方 讳 莫 如 深, 外 人 至 今 仍 难 了 解 这 次 访 台 的 真 相。

但 是 《联 合 早 报》 10 月 1 日 关 于 李 光 耀 谈 话 的 报 导, 却 透 露 了 陈 水 扁 目 前 在 两 岸 关 系 问 题 上 的 处 境、 思 路 和 立 场, 有 助 于 人 们 对 今 后 台 湾 大 陆 政 策 与 两 岸 关 系 走 向 的 了 解。

回 顾 今 年 6 月 间, 李 光 耀 在 北 京 会 见 江 泽 民 之 后, 曾 对 新 加 坡 《联 合 早 报》 记 者 发 表 谈 话。 对 台 湾 大 选 后 的 政 局 剧 变 与 两 岸 关 系 前 景 表 示 关 切。 他 赞 赏 陈 水 扁 执 政 后 表 现 的 "理 智" 和 "机 智"、 告 诫 这 位 台 湾 新 领 导 人 必 须 在 台 独 与 北 京 之 间 采 取 "维 持 现 状" 的 中 间 路 线。 另 一 方 面, 李 光 耀 也 担 心 北 京 因 为 看 不 清 陈 水 扁 对 统 一 问 题 的 "终 极 立 场" 而 错 估 形 势。 因 此, 他 表 示 要 等 陈 水 扁 认 清 中 美 台 三 方 棋 局, 对 局 势 作 出 评 估 之 后 前 往 台 湾 访 问。

实 际 上, 李 光 耀 此 次 访 台 的 目 的 和 内 容, 似 可 用 六 个 字 来 概 括, 就 是 "传 话"、 "察 情" 和 "建 言"。

并 非 传 北 京 的 话

所 谓 "传 话", 并 非 传 北 京 的 话。 因 为 两 岸 目 前 还 处 于 "放 话" 阶 段, 中 国 领 导 人 并 没 有 委 托 李 光 耀 去 向 台 湾 当 局 传 什 么 话。 李 光 耀 要 向 台 湾 "传" 的 "话", 是 他 本 人 与 中 国 领 导 人 接 触 交 谈 中 所 得 到 的 印 象 和 理 解。 作 为 一 位 高 瞻 远 瞩 并 密 切 关 注 台 海 局 势 的 老 练 政 治 家, 李 光 耀 必 然 感 触 得 到 中 国 领 导 人 在 历 经 李 登 辉 访 美、 "两 国 论" 与 台 湾 选 举 险 象 环 生 之 后 的 对 台 决 策 考 虑, 认 定 他 们 决 不 可 能 从 "一 个 中 国" 底 线 后 退, 具 有 谋 和 不 成 则 "以 战 逼 和" 的 决 心。 虽 然 目 前 台 海 风 平 浪 静、 北 京 继 续 保 持 观 望 态 度, 但 两 岸 关 系 前 景 依 然 孕 育 危 机。 如 果 台 湾 当 局 对 此 认 识 不 清 而 心 存 侥 幸, 一 心 寄 望 于 美 国 来 保 驾, 企 图 无 限 期 地 "以 拖 待 变", 台 海 局 势 难 免 会 有 引 爆 的 一 天。

有 鉴 于 此, 李 光 耀 访 台 是 要 告 诫 台 湾 当 局 对 局 势 有 所 清 醒 估 计 和 认 真 对 待。 台 湾 当 局 之 所 以 反 客 为 主, 让 李 光 耀 坐 镇 鸿 禧 山 庄, 轮 番 "召 见" 台 湾 朝 野 政 要, 由 陈 水 扁 三 天 之 内 与 他 两 度 会 见, 其 原 因 之 一 就 是 想 当 面 听 听 李 光 耀 的 解 读, 以 便 摸 清 中 共 对 台 政 策 底 细。 这 似 乎 表 明, 台 湾 当 局 尽 管 口 头 上 表 现 强 硬, 实 际 上 内 心 却 颇 为 虚 弱 被 动, 因 此 竭 力 捉 摸 北 京 的 政 策 意 向。

所 谓 "察 情", 是 要 通 过 当 面 交 谈, 了 解 陈 水 扁 和 台 湾 朝 野 人 士 对 两 岸 关 系 与 中 美 台 三 方 棋 局 的 真 正 看 法 和 想 法。 陈 水 扁 上 台 后, 对 两 岸 关 系 问 题 表 现 得 左 右 摇 摆, 朝 三 暮 四, 仅 表 空 头 善 意 而 始 终 回 避 对 "一 个 中 国" 表 态。 究 竟 他 内 心 如 何 考 虑, 准 备 如 何 决 策, 有 何 难 言 之 隐, 这 关 系 到 两 岸 僵 局 能 否 打 开, 是 李 光 耀 此 行 需 要 实 地 了 解 的 目 的。

陈 水 扁 身 陷 权 力 迷 宫

作 为 一 个 弱 势 总 统, 陈 水 扁 深 知 权 力 基 础 的 薄 弱, 因 此 提 倡 "全 民 共 识", 强 调 台 湾 统 独 必 须 取 决 于 民 意, 为 此 而 让 李 远 哲 主 持 "跨 党 派 小 组" 来 征 集 统 筹 统 独 问 题 的 民 意。 但 是 几 个 月 来, 陈 水 扁 连 民 进 党 内 部 的 意 见 都 未 能 整 合, 遑 论 取 得 "全 民 共 识"。 究 竟 "一 中 各 表" 两 岸 有 无 共 识, 国 统 会 主 席 要 否 兼 任, "三 通" 能 通 不 通。 "两 国 论" 有 效 无 效, 台 独 纲 领 是 存 是 废, 陈 水 扁 都 是 模 棱 两 可, 前 后 矛 盾, 甚 至 出 现 总 统 的 话 由 陆 委 会 主 委 加 以 订 正 的 反 常 现 象。 这 说 明, 陈 水 扁 虽 已 爬 上 权 力 顶 峰, 但 是 深 陷 在 权 力 的 "迷 宫" 中, 受 到 各 方 牵 制, 几 乎 寸 步 难 行, 缺 乏 真 正 的 决 策 能 力。 根 据 《联 合 早 报》 的 近 日 报 道, 李 资 政 此 行 经 过 "观 察" 发 现, "陈 水 扁 还 未 确 立 他 对 两 岸 关 系 的 立 场, 还 处 于 调 整 和 探 索 的 阶 段, 而 且 还 在 探 测 台 湾 人 的 心 意"。 这 是 一 个 很 有 意 义 的 结 论。

所 谓 "建 言", 是 李 光 耀 进 行 "传 话" 和 "察 情" 之 后, 在 对 两 岸 情 势 与 中 美 台 三 方 棋 局 有 切 实 了 解 的 基 础 上, 对 台 湾 当 局 提 出 有 关 两 岸 关 系 的 政 策 建 议。 从 各 种 情 况 来 看, 其 核 心 内 容 不 外 是 奉 劝 陈 水 扁 台 独 "此 路 不 通"、 "一 个 中 国" 问 题 躲 不 过 去。 两 岸 恢 复 会 晤 必 先 取 得 "一 中 各 表" 共 识。 因 为 过 去 是 先 有 共 识 才 有 辜 汪 会 晤。 而 且, 目 前 僵 局 不 宜 拖 延 过 久, 两 岸 复 谈 早 比 晚 好。

当 然, 即 使 陈 水 扁 十 分 重 视 李 光 耀 这 位 "诤 友" 的 "诤 言", 他 也 未 必 能 够 完 全 接 受, 更 不 用 说 付 诸 实 现。 在 明 年 台 湾 立 院 选 举 之 前, 陈 水 扁 不 可 能 改 变 他 弱 势 总 统 的 地 位。 据 民 进 党 知 情 人 士 对 笔 者 估 计, 该 党 要 获 得 一 半 选 票 才 算 胜 利, 仅 有 百 分 之 四 十 五 就 算 失 败, 因 为 那 改 变 不 了 三 党 不 过 半 的 局 面, 仍 要 继 续 受 在 野 党 的 牵 制。 而 且, 将 来 台 湾 还 有 可 能 出 现 按 议 题 而 不 是 按 党 派 来 划 分 的 跨 党 派 政 治 组 合 势 头, 使 政 坛 的 分 野 与 力 量 组 合 更 加 难 以 捉 摸。 这 使 陈 水 扁 的 内 外 决 策 和 施 政 前 景, 以 至 两 岸 关 系 增 添 了 更 多 的 不 稳 定 性。

但 无 论 如 何, 有 鉴 于 上 述 各 种 复 杂 因 素, 李 光 耀 证 实 了 陈 水 扁 目 前 在 两 岸 关 系 问 题 上 的 立 场, 并 不 是 一 种 不 会 改 变 的 "终 极 立 场"。 古 人 说, "会 当 临 绝 顶", "一 览 众 山 小"。 陈 水 扁 当 政 后 所 看 到 的 政 治 图 景, 与 他 在 野 时 横 冲 直 撞 是 完 全 不 同 的。 只 有 在 他 爬 上 了 权 力 顶 峰 之 后, 他 才 知 道 山 外 有 山, 天 外 有 天, 懂 得 事 情 的 曲 折 性 与 复 杂 性。 正 因 如 此, 在 对 陈 水 扁 进 行 观 察 与 评 估 时, 既 要 看 到 他 的 不 变 性, 也 要 看 到 他 的 可 变 性。 有 的 他 已 经 变 了, 有 的 他 还 没 有 变, 也 许 不 是 他 不 想 变, 而 是 各 种 内 外 因 素 使 他 不 具 备 变 的 条 件。 笔 者 过 去 在 论 "陈 水 扁 的 可 变 性 与 两 面 性" 一 文 中, 也 已 表 达 过 类 似 的 看 法。

台 湾 的 政 党 政 治 已 经 走 到 了 与 大 陆 完 全 不 同 的 地 步 : 当 政 者 的 政 策 变 化 取 决 于 民 意, 而 不 是 民 意 取 决 于 当 政 者。 因 此, 与 其 寄 望 于 陈 水 扁 变, 还 不 如 设 法 力 求 改 变 民 意 来 推 动 陈 水 扁 变。

北 京 只 能 从 外 部 看

北 京 对 李 光 耀 台 湾 之 行 不 表 欢 迎 是 可 以 理 解 的。 因 为 在 中 国 看 来, 台 湾 问 题 是 中 国 的 内 部 事 情, 新 加 坡 是 第 三 者, 无 须 介 入。 但 李 光 耀 的 台 湾 之 行, 对 中 国 和 两 岸 关 系 是 有 利 无 弊 的。 虽 然 两 岸 都 表 示 有 管 道 可 通, 无 须 第 三 者 来 代 劳。 但 实 际 情 况 是 有 管 道 而 无 沟 通。 而 且 两 岸 公 开 放 话, 只 能 讲 绝 对 冠 冕 堂 皇, 不 能 打 任 何 折 扣 的 大 话。 对 陈 水 扁 来 说, 台 独 理 念 与 总 统 权 力 究 竟 何 者 为 重, 目 前 困 境 究 竟 多 大, 内 心 如 何 想 法, 北 京 只 能 从 外 部 来 看, 不 能 与 之 直 接 交 谈。 现 在 通 过 李 光 耀 的 亲 身 了 解, 表 明 陈 水 扁 还 不 能 作 出 真 正 决 策, 也 就 要 求 北 京 不 要 把 陈 水 扁 眼 前 的 所 作 所 为 当 作 "终 极 立 场" 来 对 待, 而 不 妨 待 以 时 日, 继 续 "听 其 言, 观 其 行"。

至 于 所 谓 "第 三 者", 李 光 耀 之 所 以 如 此 关 切 台 海 局 势, 是 因 为 台 湾 对 中 国 的 统 独 问 题 固 然 是 中 国 内 部 事 务, 但 两 岸 之 间 的 和 战 却 关 系 到 东 亚 与 西 太 平 洋 地 区 的 安 危。 所 谓 "城 门 失 火、 殃 及 池 鱼", 两 岸 真 一 旦 引 起 战 火, 则 新 加 坡 与 邻 近 国 家 受 到 危 害 势 所 难 免。 这 也 就 是 李 光 耀 为 什 么 从 九 十 年 代 初 起 就 密 切 关 注 并 尽 力 促 成 汪 辜 会 晤, 即 使 历 经 台 海 危 机, 而 依 然 愿 意 勉 为 其 难 的 原 因 所 在。

(转 载 《联 合 早 报》 2000 年 10 月 4 日, 作 者 陈 有 为 是 华 盛 顿 中 国 论 坛 社 社 长)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