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远哲公开批评阿扁政府
曾在2000年临门一脚将陈水扁送进总统府的台湾知识界“教父”李远哲,在陈水扁执政五年后的今天,第一次公开表达自己对扁政府的不满。   

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昨天在立法院面对李敖严厉逼问时承认,对民进党五年来的执政表现“有点失望”,一是“政策精准度不足”,二是“操守有失”。李远哲的公开表态,等于是撤除了陈水扁背后、代表知识界认同的最后一道护身符。   

面对内外夹攻、各界同声讨伐,陈水扁昨晚紧急召集府院党高层进行闭门会谈,要民进党中央成立“超然、独立、客观”的廉政委员会,全面撤查所有弊案,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政务官都须接受调查。他并宣示:“如果证明高捷案阿扁有任何牵扯,我都愿意下台。”   

2000年总统选举前夕,李远哲发表一篇题为《向上提升、不要向下沉沦》的挺扁文章,呼吁选民给陈水扁和民进党一个机会,让台湾社会能“向上提升”。李 敖昨天在立法院以这篇文章反问李远哲:民进党执政以来,陈水扁支持度从75%下跌到25%,台湾过去五年究竟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了?他质问 李远哲:“是否愿意对自己的错误决定,向全民公开道歉?”   

李远哲先是不做正面回应,只强调“2000年总统大选时,有感于社会腐化,需要一股向上提升的力量”,后被李敖逼急了,首度松口承认,对扁政府“感到失望”。   

他说:“这些年,人民对政府的期待提升很多,但是执政者有两点要努力改善。第一,就是政策精准性不足,太粗糙。第二,有些人的操守要更好才对……从这个方向看我有点失望。民进党没有能做得更好。”   

几句轻描淡写,已足以击中陈水扁和民进党政府要害。   

阿扁与民进党四大天王密谈   

面对漫天炮火,陈水扁昨天晚间紧急总动员举行党内密谈。民进党四大天王:副总统吕秀莲、总统府秘书长游锡堃、行政院长谢长廷、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其他党 籍立委、现任县市长和县市长参选人、中执委以上层级的党中央干部,全都到齐。不过,媒体留意到新潮流派系元老林浊水没有露面,据说是为表明不认同陈水扁的 “自清改革行动”。   

陈水扁在会议前发表谈话,表明支持检调单位采取最严厉的标准、尽速侦办高捷案。对于调查工作至今未有结果、引发社会质疑,他表示可以理解,愿虚心受教。但是他说:“办案要讲究证据,证据到哪里、案子就办到哪里;政府没有给予检调单位任何压力,也绝不护短。”   

为了对社会有所交代,他呼吁党中央成立一个“超然、独立、客观”的廉政委员会,由社会上具有信誉的公正人士组成。   

他承诺:“包括阿扁在内的所有从政同事,都愿意接受最高标准、最严厉的检验跟调查。在廉政委员会认为有必要调查阿扁的时候,如果证明高捷案阿扁有任何牵扯,不管是不法、贪渎、或者有任何包庇,我都愿意下台一鞠躬!”   

对李远哲提出的批评,陈水扁避而不谈。民进党团干事长赖清德受询时指出,民进党“感谢李远哲的鞭策”,这是推动民进党深刻反省检讨的支持力量。   

国亲则指李远哲的批评是“迟来的觉醒”,不过呼吁他除了消极的自我反省,应扮演更积极的角色投入新一波改革运动,扭转政府的错误政策。


李远哲:民进党令我失望
林志成/台北报导
  

两度在总统大选中力挺陈水扁总统的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昨天在立法院公开表达对民进党政府的失望。他说,民进党执政以後,人民抱著很大期望,但这几年执 政者有两方面做不好,一是政策精准性太粗糙,另一则是一些人操守应该更好才对。民进党没有做得更好,他觉得有点失望;总统推动改革须负责,不能让有些人获 得不当利益。   

李远哲昨天到立法院科技及资讯委员会报告中研院业务。无党籍立委李敖和李远哲在台大读书时是同一届,李敖昨天带著两人小时候都读过的刊物 《开明少年》及李远哲读清大原子科学所时作答过的试卷送李远哲。李远哲回应说,他读台大时,时常在校园内看到穿著长袍的李敖,并听到很多他发表的言论。   

决策很粗糙 有人操守差   

李敖质询指出,当年一群人在台湾争取自由、民主时,李远哲却在国外当美国人。李远哲为回台湾工作而放弃美国籍,但是他的妻子与女儿仍有美国籍,这与宋楚瑜的儿子拥有美国籍是一样的,应该被质疑不够爱台湾。   

李远哲说,他一九九四年四月在香港放弃美国籍,他太太现有中华民国及美国双重国籍,两个小孩因都在美国出生,所以一直是美国籍。过去两年国外一些大学要他去当校长或教授,但他均婉拒了,他未来退休後也会留在台湾奉献自己。   

李敖又问,二千年总统大选时,李远哲站出来公开挺陈水扁,并提出"向上提升"理论,但台湾现在到底提升没有?李远哲回应指出,政党轮替後, 台湾的自由、民主有进步;媒体扩大很多,但仍不理想。人民对政党轮替有很深期待,但民进党没有做好,譬如决策太粗糙或一些人操守有争议等,让他有点失望。   

二次金改 银行"并"得不佳   

国民党立委赖士葆稍後追问李远哲对民进党两点失望具体内容。李远哲刚开始回答:"如果我能够说明圆满,那就可以当行政院长了"。但赖士葆不放过,继续逼问。   

李远哲说,他不是财经专家,但以一般人立场看二次金改,他不了解金融机构合并为何是私人银行并公营银行?他认为,应该是公营银行并公营银行,私人银行并私人银行,这样才不会产生利益输送问题。   

李远哲又说,他现在是行政院科技顾问组首席顾问,有很多机会接触各部会首长,在这过程中,他发现有些政务官很努力,但也听到一些话,发现有些政治人物"学坏了"。包括许多地方建设,很多钱根本没花在建设上。


为与不为 李远哲的煎熬与遗憾
夏珍、杨维敏/特稿
  

中研院长李远哲列席立法院备询,为教改十年仍无法减轻升学压力致歉,也对民进党执政後的表现表达失望之意。不论是教改或政治,李远哲曾经做了应该做的事,或说了他该说的话。可惜的是,他的话有些说得太早,有些却可能说得太晚。   

教改是李远哲回国後,第一个亲自参与领导的公共议题,他对教改投入的心力之深广,无人能否定。但十年教改,落得失败两字,理应是教改受益者的莘莘学子,反而成为痛苦的教改白老鼠,李远哲内心的感受当更甚於任何人。   

当年是他点燃全国上下革除教育沉 的热情,在人气民心可用之下,针对整个教育体系、由上到下、由政策到执行,全面开刀,从小学到大学,无一不改。然而,改革幅度过大,以致配套政策跟不上,社会观念也来不及建立,终至落得失败的结果。   

如果任何一个以革新为出发点的政策的结局是如此,怎能获得掌声?   

再看他与民进党之间的关系。一九九五年,他自己在中研院刊物中,呼吁院内同仁避免介入政治,因为"个人的意见,很可能会因为具有公信力而影 响他人。"然而,二千年大选前夕,他一个"要向上提升,不要向下沉沦"的长文和助选录影带,关键性的改变了隔天的投票结果。民进党上台执政固然是台湾民主 进程一个无可取代的指标,但也因此开启了数不清的重大施政争议,乃至於政商不分或利益输送疑云。   

坦白讲,政治人物的操守,非知识份子所能背书。二千年李远哲言所当言。然而,扁政府诸多弊端,亦非一天两天,五年多来的任何时刻,李远哲若能秉持道德良知,再发一、二言,针对他口中"操守有问题的政治人物"多所建言,或许不至於让情况恶化至此!   

民意对民进党政府执政失望,李远哲成为承受道义责任的标靶,李远哲的道德光环也无限耗损;五年前他讲了该讲的话,五年来,他该讲的话却始终隐忍或负气不发,这或许也是他的遗憾之一吧。   

知识份子发社会良心之言,但不为政治之趋附,其实不该那 难。已过世的台大教授张忠栋是一个例子,他虽不是诺贝尔奖得主,还曾经是国民党员,但威权时代他离开国民党,积极投入党外运动,甚至一度加入民进党成为不分区国代,民进党成气候後,他再度脱离民进党。   

知识份子在为与不为之间,考量的标准其实不过是一个是非,台湾社会需要更有勇气的李远哲,更多坚持是非的知识份子,而非趋附於权力者的假道德者。

返回“各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