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远哲的难题
李远哲民国八十三年回台湾以前,本来已决定在八十五年自己六十岁的时候,要回到台湾来工作的。民国八十二年,他大学时代的老友张昭鼎突因气喘病发作去世,那年五月间,李远哲在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发表"该回家的时候--忆昭鼎兄"一文,自况心境,说起老友张昭鼎生前老要他早些回到台湾,一起努力打拼的往事,他在文章中为老友猝逝伤怀泪下,感性的说出"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那 一年的下半年,他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奔波,到第二年就正式接任了中研院的院长。李远哲和中研院的前任院长吴大猷,年岁出身和背景都大不相同,两人在许多事情 上有许多看法的差异,确是事实,但是坊间有李敖出版的一本书,说是李远哲逼走了吴大猷,那个说法所根据的,确不是正确的传闻。

在具有 中国血统的诺贝尔奖得主中,杨振宁和李政道是在中国大陆受的教育,丁肇中在台湾念过中学和一年大学,李远哲则是在台湾清华大学读完硕士,才到美国去深造, 他又是道地的本省籍人士,所以李远哲的回到台湾,确实让所有的台湾人同感兴奋,他诚恳"古意"的人格特质,也使得所有在台湾的人都非常欣赏他,对他有所期待。

李远哲在加州柏克莱大学,是一个被保护的"校宝",学校刻意地不要他做行政工作,好能够在科学上全力投入。李远哲回到台湾来,接 下中研院院长的行政工作,遇到的又是一段台湾政治的转型时期,李远哲有限的行政经验,有时过度天真的一种理想主义抱负,很快使得他一方面在政治上不受到主 流力量的全力支持,又因为使命感作祟,接下了如果没有政治力全力支持,绝对不可能成功的教改任务。李远哲的难局,似乎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早 年的李远哲,曾经对社会主义有过知识性的向往,他虽然在学校中思想算是激进,但确实没有搞过实际运动。李远哲回到台湾之後,如果说有什么最明显的进步,那就是他的演说技巧。早年李远哲回台访问,偶而有公开的演讲,大多并不使人印象深刻,回台几年之後,他的演说已然有引动气氛的效果,甚至使听者动容。但是, 从"化学反应动力学"到"政治反应动力学"的巨大差异,使得他言辞具有的政治意义,日益扩大。

在那个时候之後,原本代表"台湾人光 荣"的李远哲,已经变成一部分台湾人批评的对象。自己依然认为怀抱理想和使命感的李远哲,渐渐感受到这许多对他的批判,是怀有深重的敌意,他也逐渐相信 了,有一些集团在刻意的要打击他,他坚持信念的个性和受到打击的心中不快,都使得李远哲在这个两极化的局面中,越走越深。

在最近爆出 中研院六位院士发起连署,要求李远哲续任中研院长之前,他其实已经为下任院长选举的办法,大伤脑筋。立法院所设定的新的中研院组织法,将原来新院长是由评 议员选出三人,送总统择定一人的办法,改为只由评议员选出一人,剥夺了总统的最後选择权,这种组织法的设计,源於包括去年总统选举和年来许多事件所造成在 野党对总统的不信任,虽然李远哲和曾志朗副院长曾经亲自出马,分别和立法院王金平院长与国民党马英九主席沟通,但到目前依然没能改变立法院版本的中研院组织法。

日前李远哲在自己是否续任的消息公开之後,曾经开记者会说明立场。中研院院长任期的制度,是李远哲主动提议建立的,四年前新的 办法出炉,曾经有人希望他以那个时候为第一任的起始点,再做十年。李远哲当时就没同意,坚持那是他第二个任期的开始,因此明年的十月十八日,就是他任期届 满之时。近半年多以来,由於有许多人希望他续任院长,李远哲公开和私下的谈话,都相当一致的坚持制度的建立,和交棒的决心。

但是李远 哲的去留,於他自己并不是没有难处。如果不提在政治上他所受到的期待,光是中研院内部,譬如说像翁启惠这种他再三邀请而回来的顶尖科学家,会不会因为他离 去而受到影响,都是李远哲所担心的。他在日前的记者会上,很巧妙的把中研院选举新院长的办法,和他自己的去意已坚,做了一种建设性的关联。当然,他说起自 己多年来为台湾和中研院工作,觉得没有好好对待太太,退休後希望带太太到处走走、玩玩,更是情真意挚的神来之笔。

知识通讯评论半月刊022 2005.10.16

返回“各地新闻”